<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49章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娘娘!!!快跑哇!!!”

    一人满身是血,夺门而入。

    “大胆!”皇甫宝宝冲上前去,喝到:“你是何人?!听雪宫也是你敢闯的?!!!”

    暗中吃惊,这寝宫侍卫到底是如何看守的?怎地让这外人如此轻而易举的闯入???

    “是我啊。。。”血人哭嚎,抹了把脸上的污血。说道:“我是白依尔家的。。。”

    “!”皇甫宝宝惊诧,“是你?!!!白依尔家的长子???!”

    “来人!!!”院外一声力喝。

    “啊!!!”血人心惊大骇,呆在原地。失神念叨道:“追来了追来了追来了。。。”

    “把听雪宫给我围起来!!!一只苍蝇也不许飞出去!!!”

    “是!!!”嘹亮的应和声,伴随着多人齐刷刷的脚步声,响彻了夜空。

    “?”皇甫宝宝先喜后惊,“爹?禁卫军???”

    暗想,今夜这是要如何???先是白依尔家的长子浑身是血的闯入听雪宫,接着是爹爹亲自指挥禁卫军包围听雪宫。难不成是这小子犯了什么事?

    “你!”皇甫宝宝上前擒拿住白依尔的胳膊,呵斥道:“你小子到底是干了啥?!!!居然让我爹出动了禁卫军抓你?!!!”

    “呜呜呜。。。”白依尔哭了起来,作势就要下跪,哽咽说:“皇甫!!!快带着娘娘跑!!!快跑吧!!!别管我!!!”

    “啊???”皇甫宝宝彻底乱了,进而大怒道:“娘娘为何要跑?!!!你脑子有病啊你!!!”

    完颜霜甯自白依尔进屋以来,就一直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白依尔浑身伤痕累累,皆是利刃所至,却只是在皮肉之上,好似故意避开几处要害。

    但他言辞恳切,所说话语绝不像是在胡乱编造。

    听雪宫平日护卫重重,却在今日让他轻易闯入,当中必有蹊跷。

    白依尔刚进门来,禁卫军就大肆围宫,于情于理,皆是不合。

    种种的反常迹象表明,有人故意驱逐白依尔,让他来听雪宫报信。醉翁之意不在白依尔,而在听雪宫。

    完颜霜甯心中苦楚难抑,恨意难平。雪儿,你的信。我怕是再也无法回了。

    莫拉乎耳,你竟胆敢食言。

    快步上前牵起莫若离,将她交给皇甫宝宝。

    叮咛道:“宝宝!现在出去怕是已经来不及了!你带着离儿赶快躲到暗室里。一会无论发生了什么,万万不要出来!!!”

    莫若离被她母妃拉扯得差点摔倒,心里困惑不解。

    完颜霜甯蹲下,以手抚上莫若离的脸颊,含泪道:“离儿,答应母妃。不要去恨。这一切都是天意,怨不得任何人。”

    “怪,只怪我命犯天煞。福缘浅薄。”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母妃。。。”莫若离的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儿,颤声唤道。

    从她母妃的神情中,莫若离读出了绝望与悲痛。小小的年纪的莫若离无法猜透到底是因为什么,会让平日里淡然若水的母亲产生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母子连心,见到母妃悲痛欲绝,她此刻心中亦尽是酸涩。

    “来人!!!”门外叫嚣道:“给我进去!!!逐个屋逐个屋的搜!!!一定要抓住图谋不轨的白依尔!!!”

    “是!!!”

    门外响声、呼喊声此起彼伏,却不是搜查引发的杂乱之声。

    “啊!”一内侍惨叫,噗通到底。

    “杀人啦!杀!呃!”婢女奔逃,徒劳无功。

    。。。

    刀斧霍霍,哀鸣遍野。

    死亡步步逼近。

    “这是。。。”皇甫宝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阴谋???”

    完颜霜甯转动墙角处一地砖,大厅的一面墙壁应声而开。

    一处只能容纳半人高的小暗室展现在众人眼前。

    “我要去找我爹!!!”皇甫宝宝说着就要往外冲。爹爹这是在作甚么???怎么敢围杀听雪宫?!!!这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啊!!!

    “傻宝宝!”完颜霜甯将皇甫宝宝与莫若离往暗室拉去,“事情定不是这般简单!你答应姐姐,先躲起来!”

    皇甫宝宝心气难平,但完颜霜甯的话他是肯定要听的。牵起莫若离躲入了大厅墙壁中的暗室。

    暗室石门,应声合上。

    “白依尔大爷。”完颜霜甯双膝跪地。

    “母妃?!!!”莫若离惊呼。暗室的偷窥孔,将大厅景象一览无余。

    “嘘!”皇甫宝宝抬手,捂住了莫若离的嘴。

    “离儿乖。。。”小声哄到。

    莫若离微微点头。

    “娘娘!!!”白依尔哭着也跟着跪了下来。

    “娘娘也快快躲起来吧,”白依尔痛哭流涕,“莫拉乎尔-天旻,他丧尽天良!!!居然在宴会酒中下毒。皇甫一族也被收买了去,带着禁卫军扑杀完颜与白依尔二族。我是拼了命才跑了出来,特意来给娘娘报信啊。”

    “!!!”皇甫宝宝瘫坐了下来,心如针扎。皇甫一族诛杀其他二族???爹爹。。。。。。

    “。。。”完颜霜甯惨笑道,“天旻一贯如此,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凝视白依尔,说:“白依尔大爷冒死报信之恩,霜甯怕是只得来生再报了。霜甯只求大爷,莫不要将离儿与宝宝藏于暗室之事说出。苍天有道,愿能保他二人平安。”

    磕头道:“大恩大德,霜甯无以为报。”

    “娘娘,”白依尔抹了把鼻涕与眼泪,扶起完颜霜甯。正色道:“娘娘放心,白依尔断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否则我也不会不逃亡宫外,而是来给娘娘报信。”

    “白依尔大爷。。。”完颜霜甯泪花闪闪。

    在生与死的紧要关头,白依尔毅然决然地选择来通知自己,而非是独自逃脱。

    且不论这是否是天旻刻意设下的圈套,抑或只是天意。冒死报信的深情厚谊,让完颜霜甯感激不已。

    “哐当!!!”

    房门被从外一脚踹开,一扇门的门轴直接崩裂,门扉歪斜。

    禁卫军手持染满鲜血的大刀冲了进来,顷刻将屋内二人团团围住。

    金武帝莫拉乎尔天旻,缓步踱入屋内。

    “!”莫若离挣扎。父皇!父皇!

    皇甫宝宝赶快将她护在怀里,手上力道加重,捂住莫若离。在莫若离耳边轻声哄道:“离儿乖,我们一会便出去。你再忍忍。”

    莫若离皱起柳眉。父皇来了,为何还不出去???父皇定会惩罚那些作乱的贼人的。

    皇甫老爷满面阴沉,跟在武帝身后也进了屋来。

    “呵呵。”武帝皮笑肉不笑,睨了眼完颜霜甯与白依尔。

    转头对皇甫老爷说:“今天人齐了啊?”

    皇甫老爷躬身道:“齐了。”根本不敢抬头看向完颜霜甯与白依尔。

    “哈哈,好!!!”武帝开怀大笑,转而大手一挥。阴狠道:“给我杀!!!一个不留!!!”

    “唔、唔!!!”莫若离挣扎,泪水滚落。

    “嘘。。。”皇甫宝宝抱紧莫若离。

    “莫拉乎尔-天旻!!!你这般残害忠良,怎么对得起大金历代先祖?!!!”白依尔斥道。

    “凭你?”武帝看向白依尔,满眼轻蔑,“也配直呼朕的姓名?”

    “你!!!”白依尔语塞。

    “天旻。”完颜霜甯沉声唤道,美眸含霜。问道:“当年约定,我在、完颜便在。君无戏言,你怎能背信毁约?!”

    “啊哈哈哈哈。。。”武帝闻言疯笑,战栗起来。

    笑声戛然而止,双目暴瞪,武帝咬牙切齿道:“贱妇!!!罔顾伦常,无耻磨镜!!!还敢跟我提当年的约定?!!!我看你只记得你和你雪儿之间的约定吧?!!!”

    屋内诸人,无人不错愕万分。

    霜贵妃,竟是磨镜。

    “。。。”完颜霜甯阖上双眼,泪珠滚落。

    “如若可以???必然离开?!!!”武帝讽刺道,踱步上前。

    捏住完颜霜甯的下颚,恨道:“我万般宠爱的女儿,大金国的长公主。名字居然是此等的险恶用意。完颜霜甯,你当真是要戏弄我于天下啊。”

    天旻的话如一道晴天霹雳,狠狠地击中了莫若离的心。

    若离,若离。

    若即,若离。

    如若可以,必然离开。

    “呜。。。”莫若离强忍泪水,却是止也止不住,泪如泉涌。豆大的泪珠翻滚不止,一次次打湿了皇甫宝宝的手背。

    厌恶地甩开完颜霜甯的脸,武帝笑道:“不过不要紧。今夜你便会死在这听雪宫,再也无法离去。”

    “天旻,”完颜霜甯垂眸,哀求道:“放过无辜的人。”

    “好啊,”武帝笑着应道,“你求我,我便放。”

    “娘娘!!!”白依尔急道,“天旻早已泯灭了人性!!!”

    美人对白依尔的话充耳不闻。毫不犹豫双膝跪地,磕头道:“罪女完颜霜甯,求皇上开恩。”

    “哈哈哈哈。。。”武帝看着完颜霜甯跪拜在自己脚下,仰头大笑。

    笑罢低腰,抓起完颜霜甯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

    四目对视,眼底杀意尽露。问道:“我的离儿呢?”

    “离儿被宝宝带出宫外,玩耍去了。”完颜霜甯定定的回视天旻,回道。

    “哦?”武帝挑眉。于美眸中没有发觉丝毫的破绽。

    嘴角翘起,左手抬起,双手掐住了完颜霜甯的脖子。指节慢慢缩紧,骨头互相挤压,发出了渗人的嘎嘎声。

    “呃、呃。”完颜霜甯被掐得双脚离地,美丽的脸扭曲起来,写满痛苦。

    “唔!!!”莫若离双目睁大,猛烈挣扎,试图摆脱皇甫宝宝的束缚。

    母妃!!!不要!!!

    皇甫宝宝力道加至最重,死死锁住莫若离的身躯。手将莫若离的呼喊生生的封死在口边。自己阖上了双眼,不敢去看大厅里那令人发指的情形。

    莫若离眼睁睁看着天旻对自己的母亲施暴,却又无能为力。心里恨极、怒极、悲极不得宣泄,死死地地咬住嘴边皇甫宝宝的手。

    泪水与血水,混合出一种异常苦涩的味道,刺激着莫若离的味蕾。

    小小的拳头紧握,指甲将掌心扎出了血。

    “娘娘!!!”白依尔欲冲上前去,却被禁卫军扑到在地上,动弹不得。

    “莫拉乎尔-天旻!!!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啊!!!”白依尔哭嚎道。

    皇甫老爷的头深深的底下,铁拳紧握。

    完颜霜甯的意识逐渐飘远,蹬踏的双脚也松弛了下来。

    雪儿,你等我。

    完颜霜甯没了声息,武帝抽出双手。

    美人重重地砸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给我烧!”武帝转身离去。

    “这屋里的禁卫军也都杀了。”走到皇甫老爷身边,小声吩咐道。

    “是。”皇甫老爷应道。

    “呵呵呵呵,”武帝拍着皇甫老爷的肩膀,满意笑道:“做得好。”

    言罢,起身离去。

    皇甫老爷不忍地看了眼地上的完颜霜甯,算是最后的道别。

    “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