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48章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雪花簌簌地飘落,天地静谧,万籁无声。

    仲秋的午后,冬雪初至。阿勒楚喀又换上了洁白的素衣。

    “今年的雪,早了些呢。”完颜霜甯喃喃道。

    美眸始终望着窗外,望着南方。

    “母妃?”莫若离仰着头唤道。心里嘀咕,母妃还真的是不喜欢雪呢。但凡落雪,都会忧神伤心。都怪这雪呢,下起来个没完没了。

    “嗯。”完颜霜甯应了声,不再望向远空。

    笑着垂眸看向怀里的白玉团子。

    莫若离头顶两个小花苞,婴儿肥的小脸,粉嫩嫩,身着白虎裘皮袄,活像年画里蹦出来的喜娃娃。

    红唇轻点,完颜霜甯在团子额头上印上一个浅浅的吻。

    团子笑了起来,小脸蛋儿愈发的红扑扑了。

    “嚓、嚓。”

    院内树枝间或发出声响。

    雪从枝桠上载满,汇聚成雪块,再滑落到地上。个别树枝过细,被雪压弯了,又折了去。算是为这沉寂的深宫,增添了些许响声。

    炭盆里,炭火炽红,温热蒸腾。鎏金狮头炉里,香薰冉冉升起,满室薄荷清香。

    莫若离扭扭身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在完颜霜甯怀里甜甜睡去。

    梦中依稀听见了她母妃的自言自语。

    “雪儿,”完颜霜甯远望,低语道:“又是一年。你可还好。”

    这一年,莫若离三岁。

    她知道了,她母妃并非讨厌落雪。而是一直在想念一个叫雪儿的人。

    。。。。。。。。。。。。。。。。。。。。。。。。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一夜东风,飞雪入户。又是一年初冬。

    十一岁的莫若离,已经逐渐退却青涩,出落得凤仪玉立、落落大方。

    美貌完完全全遗传了她的母妃,皓齿明眸,冰肌玉骨;性子也愈发的像起了她的母妃,沉稳宁静,淡然安怡。

    见过者无不惊叹,长公主的貌美贤德皆神似其母。

    金武帝后宫有佳丽上千,未立皇后。独宠完颜氏霜甯,封为霜妃。完颜氏入宫后先后为武帝诞下长公主莫拉乎尔-若离、十二皇子莫拉乎尔-依巴图。

    武帝甚喜,荣宠更盛。晋封为皇贵妃,赐凤印,统辖六宫。完颜一族因着霜贵妃的专宠,统领白依尔与皇甫两大族,一跃成为大金三大贵族之首。

    今夜是十二皇子的六岁生辰,阿勒楚喀城上下一片欢腾。

    霜贵妃荣宠冠绝后宫。十二皇子又乃是嫡系,母族完颜一族权倾朝野。储君之人再无二选。

    百姓们以行动,欢庆大金未来储君的生辰。

    户户门前挂上大红绸缎,人人见面互相道贺。

    是夜,礼花齐放,丝竹奏鸣。

    听雪宫的宫人们正在伺候完颜霜甯与小主子们用膳。

    “霜姐姐!”皇甫宝宝的脚还没跨过宫门大门的门槛,声音就先传了进来。

    “宝哥哥来啦!!!”十二惊喜。闻声便往外跑去,连小棉袄都顾不上穿。

    “皇弟!”莫若离急唤道。如此出门,要感冒了。

    “随他吧。”完颜霜甯摇头,笑道:“没大没小的,就是喜欢缠着宝宝。”

    十二兴冲冲的去迎接皇甫宝宝,怎知道刚了出门,雪过地滑,一个不注意就摔了个狗抢屎,小脸磕在了地上。

    “。。。”艰难地撑起身子,十二愣了愣。回想起自己刚刚摔了跤,果断炸了毛。

    “呜哇!!!”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泪如雨下。

    宫人们蜂拥而上,扶的扶,哄的哄,乱作一团。

    十二见大家如此关切自己,就愈发的来劲儿了。

    索性躺在地上打起滚儿来,对宫人们连踢带踹。

    “依巴图!!!你又不乖!!!”

    皇甫宝宝刚进内院,便看到这混世魔王又在闹脾气了。

    呵斥道:“还不起来???!”

    十二扁嘴,又抽泣了两声,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

    委屈说:“是这地坏,拌我。害我摔跤。”

    说完恨恨地用小脚在地上连跺了好几脚。

    “你啊!”皇甫宝宝无语,抱起十二。帮他擦起脸上的泪水与鼻涕来。

    训斥道:“大好男儿,怎能动不动就落泪啊。哭哭啼啼,一点男孩子样都没有!”

    “那、那什么样才是男孩子样。”十二皱眉,抱着皇甫宝宝的脖子问道。

    “看你哥哥我!”皇甫宝宝挺胸抬头,骄傲道:“哥哥我高大帅气,胸襟广阔,武艺高强。走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

    说完了话,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向宫人们抛了个媚眼。

    “啊!!!”娇声一片,个别侍婢被直接电晕了过去。

    这皇甫宝宝乃是皇甫一族的庶出,自幼与完颜霜甯交好,姐弟想称。现下在宫中任职五品带刀侍卫,负责巡查皇宫。风流豪迈,肌肤白皙若雪,五官俊秀,乃是宫内众宫人争相追捧的对象。

    皇甫宝宝十分满意众宫人之反应,问十二:“看到没,这才叫有男孩子样呢。”

    “。。。”十二陷入沉思,继而了然。说:“十二也要有男孩子样!也要这样!”

    有样学样,挤眉弄眼地也给宫人们抛了个媚眼。

    “好啦,你们这对活宝。”完颜霜甯笑着款款走来。莫若离跟在她身后。

    “娘娘,公主。”宫人行礼。

    “免了。”

    “是。”宫人们退后。

    “霜姐姐,公主!”皇甫宝宝笑着抱着十二上前。

    “宝哥哥。”莫若离羞怯唤道。

    “诶!!!”皇甫宝宝笑开了花

    “十二年幼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他胡闹?也叫你宝叔叔做哥哥了?”完颜霜甯笑着责问道。

    “嘿嘿,”皇甫宝宝牵起莫若离,回说:“这不是显得我年轻嘛。”

    完颜霜甯无语轻笑。转身说:“来的正好,吃了饭再走。”

    “嗯!”皇甫宝宝应道。

    四人回了屋,内侍为皇甫宝宝添了副碗筷。宴席重开。

    “宝哥哥吃这个,”“宝哥哥吃那个,”“。。。”

    十二忙不停地献殷勤,主动帮他宝哥哥布菜。

    一大一小两位美人见状,都但笑不语。

    “皇上口谕!!!”门外一尖声响起。

    众人起身离席,前去迎接。

    站在门外宣讲口谕的,是武帝贴身的内侍。

    内侍见了完颜霜甯亲自出来聆听口谕,立马躬身带笑迎了上来。

    “奴才参见娘娘,各位主子。”

    “公公无须多礼。”完颜霜甯颔首。

    “哎呦,娘娘可折煞奴才了。”内侍赶紧躬低腰身,以示尊敬。继续道:“今儿是咱们小皇子寿诞,皇上于金殿设宴款待三大贵族。特地派遣奴才来将皇子抱过去,说是让咱们小皇子认识认识大臣们哩。”

    “那麻烦公公了。”完颜霜甯回道。嘱咐十二道:“你可要听话,切不可在诸卿面前损了皇家的颜面。”

    “唔。。。”十二抓紧皇甫宝宝的手,以眼神哀求。

    那种大人们的酒席,怎么比得上他的宝哥哥有趣。

    皇甫宝宝无奈,佯怒道:“不过是去吃个酒席,就如此畏缩。是谁刚刚说要有男孩子样的?言而无信,无胆匪类!”

    “我!”十二被激怒,小脸憋得涨红,“去就去!我可有男孩子样了!!!”

    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众人皆笑。

    莫若离去取了十二的棉袄,帮他穿上。又在棉袄外裹了层羊皮毯,将他结结实实的包成了一个粽子。这才放心地让内侍抱了去。

    粽子趴在内侍的肩上,叮嘱道:“宝哥哥,你等我!!!我半个时辰就回来!!!”

    “好好好,哥哥等你!”皇甫宝宝摆手。

    众人又笑。这皇子不知为何,就是痴缠皇甫侍卫。见了总要粘上去,片刻都分离不得呢。

    “宝宝,”完颜霜甯轻叹,“最近可是有了什么动向?”

    皇甫宝宝略作思量,回道:“皇上最近倒是见了几次爹爹,照比往日要频繁了些。”

    “。。。”完颜霜甯不语,转身回屋。

    “宝宝,无论发生什么,帮我护好离儿。”完颜霜甯轻声叮咛。

    “???”身旁的皇甫宝宝迷糊万分。

    “霜姐姐,这是何意???”忍不住问道。

    美人摇头,回道。“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过满则溢,望完颜一族,好自为之吧。”

    三人回屋,继续用膳。

    边吃边聊,欢声笑语。

    这被打断两次的晚膳,持续到了子时才将将吃完。

    宫人将残羹冷炙撤去,换上生鲜水果。

    皇甫宝宝剥个橘子,看着莫若离笑道:“我们公主是越长越美了,前阵子我听说白依尔家来找皇上提过亲呢。”

    “。。。”莫若离面如火烧。提亲???

    “离若听母妃的。”小美人羞得声如蚊蚋。

    “哈哈哈,”往嘴里塞个橘子瓣儿,皇甫宝宝笑了起来,说:“公主莫羞,我大金男女成婚皆早,许多姑娘十四五岁都生娃娃啦。公主可提前挑选驸马,早早安定下来也是好的。”

    又皱眉沉思道:“白依尔家的小子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只是被他哥哥占了长子嫡孙的位。想来日后,这白依尔族长是轮不到他了。”

    完颜霜甯美眸低垂,接道:“权势地位,都不敌真情无价。”

    又看向莫若离说:“离儿,莫要理会凡尘俗事。忠于情感,才不会遗憾终生。”

    “嗯。”莫若离似懂非懂,含羞应道。

    “诶???你是何人???”门外宫人呼喊连连。

    “?”皇甫从椅子上弹起,警觉地望着门外。

    “砰!”门被撞了开,雪花飞入,冷风席卷。

    “娘娘!!!”来人披头散发,满身血污。

    哀嚎道:“娘娘!!!快跑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