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43章 梦醒时分
    “师傅!!!”

    苏景年惊喜唤道。

    当看到误入竹林的小美人拿着黑板与粉笔的时候,苏景年就猜测她与师傅有着某种关系。

    这个时代,粉笔与黑板还均为被发明。且不论另一位穿越者白亭,世界上懂得如何制作粉笔与黑板的人,就只有苏景年和破心了。

    破心在北域度过第一个新年时,苏景年将粉笔与黑板送给她做新年礼物。

    甚合她的心意。

    便要苏景年将这粉笔与黑板的制作方法教给了她。

    苏景年这心里,现下是说不出的喜悦与激动。

    一别经年。

    师傅一切安好。神貌俊秀,风采绰然,更盛往日。武功境界更是绝不可与旧时同日而语。

    只是,绯魔堕天???师傅竟然就是绯魔堕天???!

    破心听闻有人唤她“师傅”,转头看向苏景年。

    一双绯瞳,妖媚似火。

    苏景年愣住。

    师傅的眼睛,为何变成了红色???

    “。。。”破心瞥了眼苏景年,便将目光转向了她身后的凉之。

    苏景年皱眉,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底莫名窜起。

    凉之微微颔首,示意自己无甚么大碍,让破心放心。

    可破心还是在读到了她的眼神后,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以确认她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看向高英与秦沛,“你要动她。”破心低吼。

    这个“她”,任谁都能听得出来,所指的并不是苏景年,而是凉之。

    苏景年闻言,醋意大发。抿着唇盯着凉之看。

    这小美人到底与师傅有着何种关系?!!!竟然能让师傅在意至此?!!!

    凉之并不在意苏景年的目光,只定定地看着破心。关心着破心的一举一动。

    高英自见到破心起,虽是面上不作任何表露,心下却是暗暗吃惊。

    北域王的师傅???绯魔堕天???

    “绯魔堕天”,他是有耳闻的。

    或者说,绯魔堕天这四个字,在江湖上可谓是无人不知。

    甚至可以说让人闻风丧胆,谈之色变。

    三年前,根本无人知晓,世上还有这么一号武艺超强的人物存在。

    也恰恰是在三年前,其单枪匹马,只手灭掉了盛极一时的无量山庄。山庄上下,几百号男女老幼无一幸免。几大名门正道前来救援,联手都未能将其降服。反倒是各派伤亡惨重,更是折损了多名强手。

    绯魔却毫发未伤,借机遁逃。

    一战成名,却又自此销声匿迹于江湖。

    据几大派的幸存者描述,其身长远超十尺,手脚奇长;青面獠牙,丑恶至极;生性残暴,嗜血残杀;

    身上穿的红色衣衫,便是被害者的鲜血染成的。

    这样的一个丑陋、残暴的怪物,与眼前美丽的红衣女子,任谁都是无法将二者混为一谈的。

    秦沛见高英不作回答,怕他临阵退缩。

    便上前一步,应了破心。

    “对、对!!!”秦沛面上强做淡定,只是声音抖了八个弯儿。

    “好。”破心回道。

    声方出,人已动。

    瞬步飞跃,速度畸快。

    直直冲向高秦二人。

    双掌开合,绯色火焰浮于掌上,在空中划出两束炫目的光芒。

    风雷声动,火焰炽燃。

    惊涛掌出!!!

    秦沛被吓得面无血色。这小哑巴!!!居然把惊涛掌都教给了魔鬼?!!!

    高英见破心已起杀念,心道不好。

    忙抓着呆掉的秦沛,连踏几步向后退去。

    确是速度过慢,眼睁睁看着破心双掌逼近。

    见躲闪已无可能,高英甩开秦沛。

    站定,丹田发力,内力快速汇聚。双拳急速舞动,蓄力而发。

    “嗨!!!”高英出拳,朝破心砸去。

    拳掌互搏,真气澎湃。

    风尘起卷,竹海嚎哭。

    二人激战了不下百招,相持不下。

    只打得昏天黑地,不辨你我。

    围观众人皆后退,生怕被牵连了去。

    凉之仔仔细细地观察着二人的一招一式,看了会便低头在黑板上画了起来。

    苏景年好奇,伸着脖子看她写的什么。

    不等看到具体内容,凉之就将黑板翻转,摇响手中铃铛。

    破心听闻铃声,暗暗瞄了眼黑板。

    上面写着:血囊、气隔、血海门。

    苏景年似懂非懂,沉思着其中的奥妙。

    破心却只看一眼,便心领神会。

    腾转身形,以惊涛掌专击高英腹部。

    高英惊骇,接连后退,死守几处要穴。

    就连其他部位被破心击中了几掌,也全然不顾。

    苏景年这才反应过来,这小美人是在提示师傅,哪几处是高英的致命要害。

    又感慨,是何样的眼力与阅历,竟能在百招之间发现敌人的死穴。不免对小美人高看了好多眼。

    秦沛见破心得了凉之的提示,越战越勇。而高英逐渐不支,慢慢落于下风。

    便想,这小哑巴确是厉害!!!无量山庄,收纳天下无量武功,名不虚传啊!!!今日定是要全力除去绯魔,擒获小哑巴!!!

    加入战局,护着高英。

    高英得了喘息之机,却是冷哼。瞧准时机,闪到秦沛身后,一脚踹向秦沛后背。

    “噗!”秦沛吐血,横着飞向破心。

    如此突然的变故,让在场之人无不诧异。

    “掌门!!!”黑衣人众惊呼。

    破心见高英舍了秦沛,便知他是以秦沛做盾,势必在秦沛身后出阴招。

    却不做躲闪,双掌发力,迎着推向飞来的秦沛。

    “???”秦沛浑身酥麻,力气全无。双目瞪大,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胸口看。

    而在场之人,无不惊愕。

    破心竟然以掌吸住秦沛胸口,红色内力在秦沛胸口波动不断。

    高英见秦沛飞了过去,便双脚插入土中。逼出十成功力,劲力灌注双拳。

    真气如虹,行经走脉;竟将双臂黑衣击碎,露出花白臂膀。

    双腿疾蹬,拳行如龙;

    向破心与秦沛袭去。

    破心收掌,再出。将空中的秦沛击飞。

    “啊!!!”秦沛嚎叫,反向着高英飞去。

    高英见状,全然不理,也不改变攻击路线。

    大喝一声“嗨!!!”

    铁拳眼看就要击中秦沛。

    “砰!!!”

    秦沛的身体在被击中前的一刹那,伴随着绯红的光芒从内而外,炸裂开来。

    “掌门!!!”黑衣人众哭嚎起来。

    血肉横飞,内脏喷溅。

    高英始料未及,忙闭眼,转头躲开喷向自己的血浆与人体组织。

    当他重新睁开眼睛之时,却见一双绯红的眼睛,近在咫尺。

    不等高英做出反应。

    破心双掌,高速拍打高英三处大穴。

    “噗噗噗噗!!!”鲜红的血液不断从高英口中喷出。

    破心合掌,绯红双掌轻旋,如一朵盛放的血莲。

    惊涛骇浪,全力尽出!!!

    “哐!!!”伴随着一声巨响,高英被击得高高飞起。

    又随着数声竹子断裂的声音,坠落于远方竹林。

    高英勉强爬起,“噗噗噗噗噗!”连吐多口心血。

    暗自摸了摸胸前已经碎成了粉末的龟甲。

    万分庆幸,如若不是这里家赠送的千年王八制成的硬甲,自己今日怕是就要折在这竹林了。

    转身施展轻功,竭力遁走。

    廿九欲追击,却被苏景年拦了下来。

    分家好杀。可与南国隔着的这层窗户纸,现在还断不是捅破之时。

    黑衣人众见掌门已死,高英又被重伤。就欲散去。

    破心深深看了眼苏景年,走过来单手抱起凉之,往竹林深处走去。

    苏景年了然,双手齐挥。下了诛杀之令,转身小跑去追破心。

    苏景年的身后,竹林顷刻化为阿鼻地狱。

    黑衣人众,尽数被灭。

    这边,破心抱得理所当然。只是怀里的凉之羞得满面通红,将头藏在破心颈窝。

    苏景年玩味的看着这一对。

    内心是大大的欣慰,师傅终于是走出了娘亲的束缚。只是不知道她本人是否有察觉到了自己的转变呢?

    兜转曲折,行了好一阵子。苏景年被盘旋的路径搞得头晕脑胀。

    一个转弯之后,豁然开朗。

    瀑布高悬,白水倾泻,被下方深潭宽广的怀抱簇拥着。飞流激荡,泉石奏鸣。

    深潭旁一小筑悠然独处。

    苏景年疑惑,瀑布发出如此大的声响,为何方才全然不闻。

    回想刚刚崎岖异常的路途,便确定这处幽谧之所是受到了某种阵法的保护。如无破心与凉之的带领,他人是绝无法擅自走入的。

    破心推开小筑院门,走了进去。

    苏景年紧跟。

    来到了小筑门口,破心停住。

    背对着苏景年问道:“你来作甚。”

    “额。”苏景年愕然,我来做甚???

    又问道:“不是江湖之人,不理江湖之事。可懂?”

    “师傅。。。”苏景年唤道。

    一肚子的话,因着破心冷漠的态度,不知从何说起。

    “我已不是你的师父,只是绯魔堕天。可懂?”

    “???”苏景年有些忿怒。

    “今日看在往日情分,饶你们一命。可懂?”

    “!!!”苏景年咬牙。和着这意思,方才是看在了以往的情分,否则就是要杀我?!!!

    “懂!!!”苏景年赌气吼道。转身就走。

    本就受了伤,加上气急攻心,苏景年咳喘连连。

    在竹林里胡乱的走着,走了半晌,发现早已迷失了方向。

    “唉。”苏景年长叹。

    叮叮当当,身后传来铃铛的声响。

    凉之寻了来。

    苏景年见了凉之,羞恼更盛。

    多年的师徒情分,居然比不上这瘦弱的小美人。又暗自鄙夷,师傅见色忘义!!!有了媳妇忘了徒弟!!!{墨羽:我能说一句,臭不要脸吗???}

    凉之气喘吁吁,拿起黑板,又写了起来。

    不要怪阿心,她是不想把你卷入江湖的是非之中。

    “我懂的,”苏景年无奈地笑了起来,“只是她已不愿我为她分担这些是非。这才是我生气的地方。”

    略作沉思,沉声说:“凉之姑娘,你要好好照顾师傅。她虽看似强大潇洒,骨子里却纤细的很。”

    凉之使劲点头。

    “呵呵呵,”苏景年笑了起来,望着天空闪烁的花火。叹道,“真好啊。”

    凉之不解。

    苏景年继续说道:“师傅有了你,我也就放心了。”

    凉之害羞不已,用黑板遮住了自己绯红的脸颊。

    “帮我给师傅带个话吧。。。”

    礼花轰隆,掩盖了苏景年后面的话语。

    根据凉之的指引,苏景年走出了竹海。

    十七与廿九迎了上来。

    苏景年感谢前来助阵的诸人。

    原来诸人皆是白鹿楼的护院,受到苏景年的指令,在此伏击。

    遣散诸人,苏景年立于竹海,抬头看起烟花来。

    。。。。。。。。。。。。。。。。。。。。。。。。。。。。。。。。。。。。。。。。。。。。。。。。。。。。。。。。。。。。。。。。。。。。。。。。。。。。。。。。

    忠耀盼了整晚,也不见有人来通报北域王遇袭之事。

    等着等着,就伏在台阶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梦见苏景年回来了。

    梦中忠耀赶紧坐了起来,用袖子擦擦脸。嘟囔道:“这都什么时辰了,王爷你才回来,又骗我。”

    放下袖子,只见浑身伤痕累累,鲜血满身的苏景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忠耀,”苏景年双眼呆滞,啜泣道“疼呢。”

    “啊!!!!!”忠耀跳了起来,被恐怖的梦境吓醒了。

    冷汗呼呼地往外冒,心脏狂跳。

    “梦见了什么。”

    苏景年冰冷的声音在忠耀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