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41章 鏖战双奸绯魔堕天傲世
    “宁姐姐,”未央笑着转头,“你看这花灯。。。。。”

    身后嘈嘈杂杂,人来人往。只是不见永宁。

    “???”未央慌乱起来。

    怎么才去看了眼花灯,回身便不见了宁姐姐???

    “宁姐姐???”未央急切唤道,四下搜寻着琥珀色的身影。

    不见回应,未见倩影。

    卖花灯的大哥笑道:“娘子莫急。”

    伸手往近处一栋建筑指去,“与你同行的娘子,往那边的墙根去了。”

    “多谢谢大哥!”未央忙颔首,放下花灯,寻了过去。

    宁姐姐甚少出宫,对宫外的民情几乎一无所知。市集鱼龙混杂,断不要出些什么意外才好!

    边走边往那边瞧去。

    不一会便看见永宁站在墙根下,正用手抚摸着墙壁。

    “宁姐姐?”未央走近,轻唤。

    抬眼便看见满壁的黑玫瑰。永宁用手指摩挲着一朵玫瑰,暗暗出神。

    未央不解,也学着永宁,用手指摩挲起那暗黑的花朵,

    大惊!!!这是何等的鬼斧神工???又是何等的情怀烂漫???

    才能造就出这样的神迹???

    那是满壁的黑铁玫瑰。

    永宁抚摸过一朵又一朵的花瓣,笑道,“小妹喜欢宫粉紫荆,对吗?”

    “嗯。”未央轻笑。

    “呵呵呵,”永宁笑靥如花,“宁姐姐喜欢这黑玫瑰呢。”

    。。。。。。。。。。。。。。。。。。。。。。。。。。。。。。。。。。。。。。。。。。。。。。。。。。。。。。。。。。。。。。。。。。。。。。。。。。。。。。。。

    恐惧与愤懑,充斥着凉之的心头。

    如若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如何也不敢再背着阿心,一个人出门了。

    想到平日里阿心都是全心全意的护着自己,想到阿心此刻定是发了疯似的在找自己,想到以后都可能再也见不到阿心了。

    凉之悲从心生。

    今日,岌岌可危矣。

    “呵,”秦沛挑衅道:“怎地???今晚那魔鬼没有跟你在一起???”

    凉之怒视秦沛。

    阿心才是不是魔鬼!!!你们才是魔鬼!!!

    “嘿!本掌门倒是忘了。你是个哑巴!!!”

    秦沛面上轻蔑,心底却防备起来。暗暗观察着四周。

    今夜本是按照干爹的吩咐,在此伏击北域王。

    怎知居然遇到了这自己苦苦寻了多年的小哑巴。真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啊。

    可小哑巴从来都是与魔鬼都是结伴而行,二人片刻不分。

    今日怎地只得小哑巴一个人?

    莫不是其中有诈???

    魔鬼就躲在暗处???!!!

    光是想想那魔鬼,便吓得秦沛连连咽了几口口水。

    眼珠一转,就算有诈又何妨???

    干爹的武功已然登峰造极,加上我的霹雳惊涛掌。二者配合,天下无敌!!!

    今夜如果能借干爹之手,除去那魔鬼。

    又得了这小哑巴。

    惊涛派与我称霸江湖,指日可待!!!

    主意已定。

    边慢慢往凉之处移动,边大掌暗挽,双手内力汇聚。

    “小哑巴!”秦沛狞笑,“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秦沛双脚发力,右掌猛出。朝凉之身上拍去。

    魔鬼!!!我看你还要躲到何时!!!

    狂风呼啸,竹海涛声阵阵。

    惊涛掌出。

    凉之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吓得双眼紧闭。攒紧了怀里的糖葫芦。

    阿心!!!!!!

    一玄服人影从竹海蹿出,挡在了凉之与秦沛中前。

    与秦沛双掌相对,硬是接住了这劲力十足的一招。

    “砰!”内力碰撞,发出巨响。却是被漫天的炮声掩盖了去。

    二人皆被巨大的反作用力弹开。

    连连退了几步,方才站定。

    互相打量起对方来。

    凉之偷偷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损。

    而一玄服贵公子,将自己护在了身后。

    凉之好奇地盯着公子看。

    俊俏挺拔,左眼缠着白色布条。

    这人,从未曾见过呢。

    秦沛将自己的指关节捏得咯咯作响,闷声道:“这位小兄弟,是哪路人马?!为何要插手私人恩怨?!岂不知不是此路人,不管此路事吗???”

    玄服公子粲笑,回道:“那不知这位老大爷,你又是哪路人马?!为何要欺负这位小美人儿啊?!”

    老大爷???!!!

    其余黑衣人暗自憋笑,这公子居然唤掌门做老大爷?!!!

    蒙面的秦沛被气的青筋暴跳。下意识摸了摸有些花白了的鬓角。

    霹雳惊天在江湖可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唤自己做老大爷?!!!

    阴狠道:“我是哪路人马,不劳小兄弟操心!!!这小哑巴偷了我门派的重要典籍,我要拿她回去审问。还请小兄弟行个方便呐?!”

    玄服公子挑眉,“哦?”

    转头问向凉之,“小美人儿,这老大爷所言,可是真的?”

    凉之连连摇头,拿起黑木板,写了起来。

    写完转向玄服公子。

    玄服大惊!!!

    黑板?!粉笔?!

    这小美人儿到底是???

    看来自己冒然营救,还真的是误打误撞???!!!

    借着烟花的亮光,木板上的大字映入眼帘。

    老不休,骗子。

    “哈哈哈。”玄服大笑,对秦沛说道,“原是个老不休!叫你一声老大爷,还真是抬举你了!!!”

    “你!!!”秦沛怒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多说无益,纳命来!!!”

    大手一挥,黑衣人蜂拥而上。

    刀剑寒光激闪,杀气一片。

    “哎呦呵,”玄服公子笑道,“老不休啊老不休,你还恼羞成怒了?”

    面色转冷,沉声吩咐道:“杀!!!一个不留!!!”

    “???”秦沛暗惊。

    有埋伏?!!!

    “喝!!!”外围几声高喝,几十来号高手现身。

    将黑衣人众围于中央。

    双方不作言语,直接开打。

    “主人!!!”两兽袄人撕破黑衣人包围圈,来到玄服身旁。

    “你二人护好这小美人儿。”玄服吩咐道。

    不等兽袄人回答。一个箭步扑向秦沛,与他交起手来。

    二人闪转腾挪,连连对掌。

    几番互相试探,秦沛暗暗吃惊。这公子年纪轻轻,功夫却是不差。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他日江湖中,又是多了个劲敌。

    心底杀机骤现。

    长江后浪推前浪,如若不想被超越,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提气发功,催动全身内力。内力于掌心急速汇聚,发出刺眼绿色光芒。

    猛踏地面。足力过大,尘土皆飞扬。

    惊涛骇浪!!!

    双掌齐发,朝玄服公子拍去。

    玄服稳住下盘,黑色内力浮于掌上,又是提掌去接。

    “轰!”

    内力激荡,风声如雷。

    二人又被双双震飞。

    玄服公子以脚尖在地上摩擦滑行,才将身子拖住,没有飞了出去。

    稳住身形,一口腥甜涌上喉头,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这厢边,秦沛被直直震飞了去,压倒竹竿一片。

    “掌门!”众黑衣人惊呼。

    秦沛强忍剧痛,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

    “噗、噗、噗。”

    秦沛连吐三口心头血,死盯着玄服公子。

    心底暗笑。

    玄服见他已然受了重伤,如若不乘胜追击,待他唤上一口气,又必然是一场恶战。

    咬牙再次催动内力。

    化掌为拳,迎面直击秦沛。

    突然!!!

    暗处一黑影闪出偷袭!!!

    双掌齐发!!!快若奔雷!!!直直向玄服袭去!!!

    “主人!!!”众人疾呼,可惜晚了一步。

    玄服躲闪不及,结结实实挨了那双掌去。

    “噗!!!”一口鲜血喷出。

    玄服公子横着飞了出去。

    外围高手见玄服被黑影偷袭,皆是焦急,可这内圈黑衣人实属难缠。

    双双缠斗,将将打了个平手,谁也抽不开身。

    “主人!!!”兽袄人惊呼,双□□身出去。

    合二人之力,将玄服公子接了下来。

    刚刚落地,“噗。”又是一口鲜血呕出。

    玄服公子喘起粗气,低声吩咐道:“带、带上那小美人儿,我们走!”

    “是!!!”兽袄人道。

    “走???”黑影闻言大笑。

    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王爷既然早有准备,奴才也当然是留了个后手。这烟花祭定是要让您玩得尽兴才是啊!!!”

    玄服公子,正是北域王,苏景年。

    “咳咳咳。”苏景年强作精神,站了起来。

    气喘连连,连咽了几口,才稳住了气息。

    歪笑道:“高公公,有心了呢。”

    黑影正是高英。

    “干爹。”秦沛捂着心口,上前唤道。

    暗自惊诧,这玄服公子竟然就是北域王?!!!

    高英瞟了眼秦沛,转而对苏景年哼笑道:“王爷可曾听闻过一句古话?既知当日,又何必当初啊?!”

    “确是,”苏景年坏笑,回说:“如若早知有今日,那伏虎山下就该让你这老狗再多挨些板子!!!”

    “!!!”高英怒极,尖声厉叫,“苏小儿!!!咱家这就送你归西!!!”

    身形急速移动,向苏景年袭来。

    廿九上前,将苏景年护在身后。

    十七提气窜出,与高英打了起来。

    不下二十招,便被击了一掌,退了回来。

    连连吐血。

    廿九不忿,挥拳上前。

    高英嗤笑,满眼不屑。

    又是不下二十招,廿九被高英踹中下腹,又卸了左臂,一脚踢飞。

    廿九强忍剧痛,从地上爬了起来,还要上前。

    苏景年几步赶上前去,拦住了廿九。

    眼神示意他,切不可轻举妄动。

    廿九羞愧难当。

    自己如此学艺不精,竟全无办法护住主人,实在是有负于九郡主所托。

    苏景年不语,将廿九脱臼的左臂扶正了位置。

    轻声吩咐道:“无论如何,护好那小美人儿。”

    “???”廿九不解,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管那素未谋面的小姑娘?!!!

    苏景年深吸一口气,将浑身真气汇聚于拳,欲做最后一搏。

    “凉之!!!”一声巨大呼喊响彻竹林,音波强力袭来。

    震得竹林众人心胆俱寒。

    少数功力较弱的,直接被音波震得昏了过去。

    “千里传音???”秦沛吓得声细若蚊。

    双腿直接软了,偷偷拉了拉高英的袖子。

    那魔鬼,要来了!!!

    凉之的强忍住的眼泪,终于是流下来。

    阿心!!!阿心!!!

    拿起腰间铃铛,猛摇了起来。

    叮叮当当,随风远传。

    “呼!”

    竹海风暴骤然起圈,天地色变。

    一片绯色空降于战场中央,众人面前。

    霸王气象,凶煞异常。

    众人迫于威压,皆心惊大骇!!!

    来人身高九尺,一身火衣;长发披散,双瞳绯红。

    “谁敢动她。”来人低吼。

    “绯!绯、绯魔!!!绯魔堕天!!!!!!”秦沛大叫起来,边猛抓着高英的胳膊摇,边指着来人说道。

    绯魔堕天,空降临世。

    “?!!!!!!!!”苏景年大喜!!!激动得整个人颤抖起来。

    自己确是没有猜错!!!

    “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