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40章 互许终身冰山终露真容
    “黑色的玫瑰,象征着我愿为你付出所有。完颜离若,嫁给我,好吗?”

    苏景年单膝跪地,手中乌黑的指环,光彩夺目。

    仿佛是救赎的曙光,又好似是解脱的密钥。

    莫若离阖上双眼。

    心底泛起感动,却又夹杂着悲凉。

    千算万算,终是算漏了你,算错了情,算失了心。

    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错、错、错!

    万般恨,空悲万古仇。

    恨、恨、恨!

    左肩上那片灼伤的疤痕,又隐隐的疼了起来。

    外伤早已痊愈,心却再也无法拼凑完整。碎了、烂了,流血了。

    就只能用仇人的血肉去支撑,去粘合。

    被鲜血染红的阿勒楚喀,如人间炼狱般,又在心底恣肆哀嚎。

    一张张扭曲变形的脸,浮现在眼前。有母妃、有宝哥哥,还有自己。

    那是地狱,在哭泣。

    那夜,血红的满月照耀天际,时刻提醒着自己。

    弑母之仇,戮族妄恨。

    定当永世铭记。

    仇恨早已成了心魔,成了折磨自己多年的梦魇。

    自己早就被死死地困住。

    面对傻人的真情,终是无法回应,无以为报。

    阿难,对不起。。。

    美眸轻启,泪珠滑落,打湿了面纱。

    沉默少顷。

    “好。”莫若离哽咽道。

    世间却是无那两全之法,我不愿你受尽风吹雨打。

    就让完颜离若,代替我,嫁给你。

    就让你永远只记得,我曾将自己许了给你。

    苏难啊,

    我的郎君。

    永别了。

    苏景年缓缓起身,泣不成声。

    她说好。

    她答应了。

    从今以后,她只属于我。

    我不会再让她一个人,独行于这冰冷的人世间。

    牵起莫若离的左手,将黑色指环慢慢地套在了她无名指上。

    虔诚而小心。

    苏景年破涕为笑,说:“从今日起,离若便是我的了。”

    莫若离学着苏景年,为她带上了另一只指环。

    悲笑说:“从今日起,阿难便是我的了。”

    “嘿嘿。”苏景年用袖子擦起脸上的泪水,也遮住了脸上的羞红。

    莫若离眼波流转,素手轻解。

    精白面纱,缓缓滑落。

    苏景年擦完眼泪,放下广袖。抬眼望去。

    正好迎上了莫若离,四目碰撞。

    美人带羞,真容初现。

    苏景年忙用双手捂住嘴巴,将惊呼堵在了喉头。

    只定定地盯着莫若离。

    冷美人面纱下的容貌,到底若何?

    苏景年多少次在脑海遐想,在梦中企盼。

    然而眼前的女子,让自己所有的幻想都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皓齿明眸,双瞳剪水;娇唇欲滴,俏鼻挺立;肤凝若雪,领若蝤蛴。

    前世今生,苏景年也算是阅女无数。

    可莫若离的美貌,无可比拟,更不可言状。

    只看得苏景年惊为天人,连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

    “看够了么。”

    美人面上羞容更盛。

    “没。。。”

    苏景年下意识回了句,转而大羞。

    咬咬嘴唇,将美人再次拥入怀中。

    “永远,都看不够呢。”苏景年在莫若离耳边呢喃道。

    “傻。”

    莫若离回抱苏景年,黯然泪下。

    阿难,不要忘了我。

    。。。。。。。。。。。。。。。。。。。。。。。。。。。。。。。。。。。。。。。。。。。。。。。。。。。。。。。。。。。。。。。。。。。。。。。。。。。。。。。。

    烟花祭当日,早朝过后。

    高英行于皇宫小径,面色阴沉。

    心中思虑纷乱。

    连夜审问了多个有嫌疑盗取令牌之人,均是一无所获。

    连那嫌疑最重的正仪宫小翠,都是宁死不屈,致死都未曾认罪。

    这事情怎地会如此的蹊跷,委实可疑的很。

    如若真是表家所为,他志虑浅显,必然会留下些蛛丝马迹的。

    但是这事竟然全无踪迹可查,反倒更像是里家的办事作风。

    一想到里家表面上示好自己,暗地里又相助于表家。

    高英寒毛直竖。可这转念一想。

    里家曾在伏虎山出言相助于自己,按理说如若有意设计陷害,就不该如此的反复无常。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高英心烦意乱。

    前方假山后,闪出一黑色身影。

    “分家。”

    高英眯眼,来人正是着了黑袍的永宁。

    忙走上前去,笑道:“原来是里家。”

    永宁颔首,问道:“分家可是想好了,何时下手?”

    “?!”高英略惊,急忙掩饰过去。

    笑说:“不知里家,此话何意?”

    “呵呵呵,”永宁轻笑,“分家欲对北域王下手,却是不知他何时会独自外出。正在苦恼,不是吗?”

    “。。。。。。”高英暗暗吸气,连自己想什么,居然都被里家知道了去。这女子不除,日后必定后患无穷哇。

    宗家不愿天下人知道北域王死得不明不白,更不愿引起北域与南国的战争。

    平稳削藩才是宗家所谋,故而从始至终都没有明目张胆地对北域王做出什么动作。

    可表家既然先出手陷害于咱家,不如借力打力,由咱家暗杀北域王。

    北域王一死,北域必然大乱。

    宗家定会恼恨于表家于伏虎山之失利,更会猜忌表家近期的一系列动作。

    如此一来,既杀了那恨人的小王爷,又能消弱风头正盛的表家势力。

    这正正是高英正在准备实施的计策。

    不等高英回话,永宁低声说:“今夜子时,城郊竹林。”

    言罢转身离去。黑袍下笑意吟吟。

    北域王身边的小暗钉,怕是也得弃了。

    不过不要紧,只差一步。苏景年,就是我囊中之物了。

    高英闻言,冷笑。

    子夜,竹林么。

    小王爷,咱们晚上见。{苏景年:不约不约,蜀黍我们不约。}

    。。。。。。。。。。。。。。。。。。。。。。。。。。。。。。。。。。。。。。。。。。。。。。。。。。。。。。。。。。。。。。。。。。。。。。。。。。。。。。。。

    与此同时,皇宫的苏景年住处

    忠耀立于外院的台阶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昨日偶然得知了王爷今晚的行程,便依照指示,将行程报给了追月楼。

    想来伏虎山暗杀不成,皇上这次是真的要下杀手了吧。

    暗自祷告,王爷的行程可千万千万不要更改才好呢。

    苏景年负手从内院走来,就要出门去。

    忠耀赶忙起身,整了整衣服。

    两步跑上前,笑说:“王爷,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苏景年皱眉,没好气回道:“昨儿不是跟你说了?今晚是那烟花祭,我要去白鹿楼转转。最晚丑时前便会回来,怎么又问了起来?”

    “嘿嘿嘿,没,没。我是忘记了呢。”忠耀搔头,憨笑回道。

    苏景年扁嘴,“你啊!”

    点了点忠耀的脑壳,出了门。

    忠耀捂着脑袋,望着苏景年走远的身影,笑得狡然。

    万幸,王爷今夜的行程没有更改呢。

    嘿嘿嘿。

    王爷,一路走好哇。

    。。。。。。。。。。。。。。。。。。。。。。。。。。。。。。。。。。。。。。。。。。。。。。。。。。。。。。。。。。。。。。。。。。。。。。。。。。。。。。。。

    回到晚上。

    抱了美人许久,苏景年心里掐算时间。

    该是要到了那报给忠耀的时辰了。

    抚了抚美人的玉背,轻声道:“离若,夜深了。”

    莫若离身子一僵。

    双手环上苏景年的脖子,反而是抱得更紧了。

    苏景年呆愣住,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离、离若?”

    莫若离抬头,双手用力,把苏景年拉向自己。

    红唇轻启,滚热的气息吐在苏景年耳廓上。

    “再见。”

    苏景年呆若木鸡,面红耳赤。

    莫若离苦笑。

    带上面纱,牵起苏景年,往回走去。

    二人一路无话。

    苏景年神游天外,步伐轻飘。

    暗暗掐了自己好多把,还是怀疑。

    这是梦么???这是梦吧。

    走了许久,回到了莫若离的游船边。

    二人又是不说话,站了许久。

    谁也不愿意,先走。

    “唉。”莫若离轻叹。

    松开了手。

    扭头上船。再不敢多看苏景年一眼。

    “我隔日便来探你!”苏景年笑着喊道。

    莫若离身形略顿,仍是没有回头,继续离开。

    苏景年傻笑,离若这又是害羞了吧。

    呆呆站了半晌,才笑呵呵的走开了。

    “公主。”墨羽唤道。

    “。。。”莫若离不语。

    只盯着那把锦瑟看。

    “公主?”墨羽有些担心,公主自回船后就不言不语。

    “拿来司马。”莫若离沉声道。

    “是。”

    不一会,墨羽取来司马。

    莫若离强笑。

    黑玉做成的刀鞘与刀柄,将司马衬得华美而威严。

    这是那傻人,以三个问题作为交换,送给自己的嫁妆呢。

    讽刺至极,确是嫁给大齐太子的嫁妆。

    绝然抽刀,朝锦瑟劈去。

    “嘣。”

    弦折、琴毁。

    情丝断。

    “公主!!!”墨羽惊呼,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这锦瑟,公主可是一直带在身边的!!!是完颜皇后为数不多的遗物之一啊!!!

    忙上前查看起莫若离的手。

    原来那司马不知为何,将莫若离的虎口生生震了开。

    鲜血直涌。溅得白衣上,红梅朵朵盛开。

    任凭墨羽将司马夺了去,为自己包扎伤口。

    莫若离眼睛眨也不眨,只看着断裂了的锦瑟。

    手上的刺痛,怎及得心里痛楚的半分。

    “今夜启程,回盛京。”莫若离沉身静气说。

    “???”墨羽不解。

    莫若离将手抽回,转身离去。

    无情而决绝。

    完颜离若已死。

    这世上,只得为母报仇的莫若离。

    。。。。。。。。。。。。。。。。。。。。。。。。。。。。。。。。。。。。。。。。。。。。。。。。。。。。。。。。。。。。。。。。。。。。。。。。。。。。。。。。

    “小丫头。”

    绯衣人将小筑门扉推开,唤道。

    院内屋内漆黑一片。

    绯衣人皱眉,探寻不到小丫头的气息。

    忙进屋寻去。

    果然空无一人。

    。。。。。。。。。。。。。。。。。。。。。。。。。。。。。。。。。。。。。。。。。。。。。。。。。。。。。。。。。。。。。。。。。。。。。。。。。。。。。。。。

    凉之的心沉入谷底。

    千不该、万不该,独自一人外出。

    紧了紧怀中的糖葫芦,亦步亦趋的向后退去。腰间铃铛轻响。

    数十黑衣人将她团团围住。

    阿心,你在哪里。

    “哈哈哈哈!”秦沛大笑。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小哑巴,你可让我找得好苦哇!!!”

    秦沛目露凶光,步步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