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39章 黑色玫瑰,真心为你
    炮声阵阵,天空炫彩流光。

    一绯色身影行于京郊竹林,正往深处走去。

    摸摸怀中揣着的糖葫芦,绯衣人笑了起来。

    那小丫头没见过这北方之物,瞧见了估摸着又要开心半日了。

    步伐轻点,施展起轻功,跃身竹海之上,身形急闪。

    。。。。。。。。。。。。。。。。。。。。。。。。。。。。。。。。。。。。。。。。。。。。。。。。。。。。。。。。。。。。。。。。。。。。。。。。。。。。。。。

    这厢边。

    “我、我喜、喜欢你。”

    苏景年屏住呼吸,心如擂鼓。

    眼巴巴盯着冷美人,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审判。连暖热的手心都因着紧张,陡然转冷。

    莫若离闻言,怦然心动。

    急忙低下头,玉面含羞,耳朵红了个透。

    二人之间,只剩沉默。

    苏景年如热锅上的蚂蚁,备受煎熬。

    终于忍不住。咽了口,颤声唤道:“离若?”

    “嗯。”莫若离应了声,但却仍是低头不语。

    苏景年见莫若离仍然不作表态,心里一下子方寸尽失。

    两辈子活了这么些年,自己确是对表白全无经验。选在此时此刻对冷美人告白,是不是仍然时机尚早了些呢?

    冷美人如此沉默的反应,是恐惧于突如其来的表白?还是根本就是对自己全无情意?

    思虑到此,整个人如堕万丈深渊,心底的苦涩与恐惧翻滚叫嚣。

    苏景年冷汗涔涔,手脚愈发冰凉起来。

    “唉。”莫若离轻叹。傻人的手此刻怕是要比那冰块,还要再冷上几分了。

    “傻。”冷眸流转,仍是低头。

    莫若离反握住苏景年,手心对着手心。又牵起了她的另一只手。

    帮她暖起手来。

    火光漫天卷地,星闪星灭;烟花粲然绽放,颓然陨落。

    二人又是不语,就这样伫立于黑夜里。以彼此心头的温度,互相温暖。

    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声轻叹,一句话语。

    足矣。

    莫若离用行动,安抚着苏景年不安的心。

    苏景年感觉自己心头胀胀的,连眼底都酸涩起来。

    鼓起勇气,轻轻拉过莫若离。

    苏景年将她拥在怀里。

    “谢谢你。”轻声细语,热泪盈眶。

    寒来暑往,多少个日日夜夜,苏景年扪心自问。

    人生苦短,所求何物?快乐与幸福又到底是何种形状,有着何种滋味?

    是富可敌国么,是权倾朝野么,是怀拥美女无数么?

    自己拥有了许多,可还是在身边沉寂之时,空了心。

    月落星沉,不听话的眼泪总肆意泛滥着。好似回答着自己的问题,又仿佛是一种深刻的嘲讽。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1}

    白驹过隙,无根无蒂;身无一物,了无挂牵;

    终是百年孤独。

    遇到了莫若离后,心底不可言状的悲伤与惆怅,仿佛如同自己的人一般,终是在她面前缴械投降,自甘臣服。

    莫若离给了她苦涩,也赐予了她欣喜。苏景年空荡荡的心口,终是被填得满满的。

    一种名为幸福的情愫,如雨后嫩芽,悄然滋生在心间。

    无论冷美人最终如何回复她的告白,佳人如斯,苏景年了如遗憾。

    再也没有多余的一丝精力,再也没有更多的一份热情,再去追随谁,再去守候谁。

    莫若离便是苏景年对幸福的仰望,更是她对人生的肖想。

    这树花终是打完了。

    周遭漆黑如旧。十七与廿九带着工具,隐了去。

    苏景年将二人间的距离,稍作拉开。

    莫若离一时竟有些恼然,只是并为发作。

    “离若。”

    “嗯。”

    “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二人闻声看向天空。

    一团硕大的光球拔地而起,耀升天宫。

    “嘣!!!!!”光球迸裂,华彩异常。

    一时间天地间明如白昼。

    莫若离借着这耀眼的光亮,惊讶发觉。

    那用作打树花的墙上,赫然被冷却的铁水,铸成了一朵朵邪魅的黑色玫瑰,爬满墙壁。

    黑铁玫瑰精美奇巧,朵朵色泽饱满,闪烁着黑金金属独有的光泽。

    花朵娇然绽放,藤蔓错落交缠。

    娇艳欲滴,极致盛放。

    苏景年笑说,“黑玫瑰,送给你。”

    从身后变出一朵黑玫瑰,递给了莫若离。

    花香扑鼻,芬芳沁心。是朵真花。

    接了花朵,莫若离笑了起来。弯起的眼睛与嘴角,昭示着美人的忻悦。

    苏景年深吸了几口气,鼓起心底所有勇气。

    单膝跪地,从心口拿出一黑色柚木的盒子。

    轻启盒盖,一对乌黑的指环映入眼帘。

    “黑色的玫瑰,象征着我愿为你付出所有。完颜离若,嫁给我,好吗?”

    。。。。。。。。。。。。。。。。。。。。。。。。。。。。。。。。。。。。。。。。。。。。。。。。。。。。。。。。。。。。。。。。。。。。。。。。。。。。。。。

    “糖葫芦!正宗的糖葫芦!香甜可口,还不粘牙嘞!!!”

    小李哥奋力吆喝,心底美滋滋的。

    这一年一次的烟花祭,可是让自己赚了个盆满钵满哟。

    自己卖力攒的老婆本儿,又厚实了点。

    “嘿嘿嘿嘿嘿。”一边想着自己的媳妇有了谱儿,一边搔头。痴痴地笑了起来。全然不顾路人的鄙夷。{作者:傻忠耀呢?你家亲戚来了。}

    摊位不远处,一小只粉红色的身影,有些慌乱。

    那身影瘦小羸弱。

    身后背着一大块黑色木板,足有半人高。显得那身影愈发的瘦削起来。

    凉之此时此刻,心如火烧。

    这卖糖葫芦的小货郎为何不见卖货,只得傻笑?

    连自己站了半晌,他都未曾上前询问过。

    自己是偷偷瞒着阿心跑出来的,想着给她买这心心念念的糖葫芦。

    可虽是好意,如若被阿心发现了自己独自外出,定然是又要训斥一番的。

    如若自己主动上前去买,又。。。。。。

    凉之踌躇,左右为难。腰间两颗金色铃铛被夜风吹响,脆耳叮当。

    “额,”小李哥听闻铃声,终是回了神。赶紧擦去嘴角的口水。

    堆起笑容,望向凉之说:“哎呦呦,这是谁家的小娘子呀。可是要买哥哥的糖葫芦哇?”

    凉之闻言,喜出望外。阿心的糖葫芦,可算是有了着落。

    狠狠点头,伸出两根手指。

    “好嘞~两根糖葫芦~~”小李哥边吆喝着,边从草把子上拔出两根糖葫芦。

    娴熟地用纸袋将糖葫芦裹好,递了过去。

    凉之双眼放光,甜甜地笑了起来。

    一双睡凤眼,极为秀丽。五官恰当好处,柔美娟秀。说不出的顺眼与好看。

    小李哥不觉得看痴了起来。

    这小娘子,出落得好生漂亮。假以时日,必然会是个大大的美人。

    凉之接了糖葫芦,小李哥却不松手。

    “?”凉之不明,疑惑地看着小李哥。

    小李哥回神,坏笑了起来。将糖葫芦从凉之手中抽了回来。

    说:“小娘子,这天下可没有免费的糖葫芦吃哇。”

    凉之面上红晕一片。

    难道不是拿了东西再给钱的吗???阿心明明都是这样做的,从来未见有人质疑过阿心买东西不给钱的呢???

    小李哥见唬住了凉之,胆子更大。

    贱兮兮说:“买东西不给钱,这可叫偷!!!”

    “???!!!”凉之气结。欲辩无门。

    “不过呢,”小李哥伸出手,往凉之小脸上摸去。说:“小娘子生得确是好看,给哥哥摸两把,糖葫芦送你,如何?”

    “啪!”凉之愤然拍掉小李哥的大手。

    将身后木板拿至身前,从怀中掏出一布袋。

    打开布袋,从众多白色石子中取出一颗,在黑色木板上写起字来。

    写完将木板反转,对着小李哥。

    小李惊楞,见木板上写着几个秀气的大字。

    多少钱?我给你。

    “嗨!”小李哥叹道。

    难怪自己几番调戏,都不见这小姑娘说出一句话。原来是个小哑巴!!!

    小李哥羞赧难当,先前的举动着实过分了些。不过虽是见了小姑娘貌美,想要调戏调戏,自己却是无甚么加害之意的。

    都是穷苦百姓,都是可怜之人。这姑娘生得漂亮,不能言语实在可惜了。

    又是羞愧又是疼惜。

    小李哥不好意思说:“小娘子,实在抱歉。是哥哥不对,不该跟你开玩笑的。今日是这烟花祭,这两串糖葫芦哥哥请你吃。”

    “掿。”将糖葫芦双手递了过去。

    凉之闻言,笑了起来。擦去黑板上的字迹,写了写,又给小李哥看。

    上书大大的两个字,“谢谢。”

    小李哥脸红红,笑了起来。

    凉之接过糖葫芦,颔首致意,笑着转身离去。

    “嘿嘿嘿。”小李哥望着远去的凉之,憨笑起来。小娘子真是心性纯良,和善的很呢。

    眼光一转,赫然发现摊案上有一颗碎银子。

    大惊!

    这块银子可是比自己整晚赚到的银钱加起来还要多呢!

    拿起银子,喊道:“小娘子!!!你的银子!!!”

    “诶?”

    凉之瘦小的身影已然消失于人流,再也不见。

    。。。。。。。。。。。。。。。。。。。。。。。。。。。。。。。。。。。。。。。。。。。。。。。。。。。。。。。。。。。。。。。。。。。。。。。。。。。。。。。

    “干爹。”一黑衣人抱拳施礼。

    另一黑衣人抬手,示意其不必多礼。转而问道:“你的人到齐没有?”

    “呵呵,干爹放心!人员齐备,今夜定叫那小儿有来无回!”黑衣人信心满满道。

    此人便是江湖十大帮派之一、惊涛派的掌门,秦沛。

    江湖人称霹雳惊涛。

    “好~~~!!!”被唤作“干爹”之黑衣人眼底泛起森森恨意,铁拳紧攒。

    火烧不死的北域王???

    明年烟花祭,便是你的忌日!!!

    {1}---出自陶渊明(杂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