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36章 杀鸡儆猴小王爷暗埋祸根,舐犊情深老皇帝决意赐婚
    “嗯。。。”占鳌低声哼道,双目紧闭,双眉深锁。表情虽是看似十分痛苦,但面色却是逐渐红润起来,连伤口流出的血也愈发鲜红起来。

    身后的一双手不断地为他灌输着内力,如同寒冬旭日般,温热着他冰冷的身体。

    达瓦策马赶到,与仓决互换了个报平安的眼神,便看到这一副景象。

    忠耀正在帮占鳌包扎伤口,十二与宝奴焦虑地站在一旁。

    豆大的汗珠从苏景年额头渗出,她双掌抚在占鳌背上,正在为占鳌输送着内力。

    达瓦皱眉。

    “咳!”占鳌呕出一大口黑血,醒了过来。

    “皇、皇子。”占鳌虚弱唤道。目光游移,四下搜寻着十二。

    十二欣喜若狂,俯身凑了过去。

    “我在!我在!占鳌。”十二边哭边笑。

    占鳌轻轻点头,又沉沉睡了过去。

    “占鳌???”十二急道。

    “哎呀妈呀,这咋又过去了呢???”宝奴拍腿。

    苏景年收功,起身帮占鳌切脉。

    脉象虽是虚弱,但却平稳。

    长出一口气,苏景年笑道:“十二、宝公公放心。占鳌已无大碍,只是重伤后身子虚了些,这才睡了过去。”

    “嗯!!!”十二擦干眼泪,忙点头道。

    “多谢王爷。”宝奴作揖。

    “宝公公客气了。”苏景年扶起宝奴,回道。

    欲提起袖子擦擦脸上的汗水,发现身上染满了血渍,竟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布料。

    苏景年喜净,见自己脏成了这副模样,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十二见状,略作犹豫。便鼓起勇气,提起袖子帮苏景年擦起了汗。

    苏景年心下十分别扭,却又不好当着众多人面前发作,只得任由十二摆弄。

    “嗯哼!!!”达瓦翻起白眼。

    苏景年闻声如蒙大赦,赶忙撇开十二的手。十二微楞,擦汗的手徒留在空中。

    笑嘻嘻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达瓦殿~下~。”故意学起达瓦不流利的汉话。

    “你!!!”达瓦怒视苏景年,又瞥了眼失魂落魄的十二。哼唧道:“不是、仓决、你?!哼!”

    苏景年无力,哀嚎道:“是是是是,是啦。多亏了仓决,多亏了。。。???”

    这才想起,自己虽是与老七的近身侍卫见了几面,确是不知他的姓名。疑惑地看向那救了自己的侍卫。

    侍卫见状,赶忙躬身施礼,秉道:“王爷折煞属下了,属下蔡越儿。”

    “蔡越儿?”苏景年疑惑,这怎么听都不像是汉族人的名字。

    “属下在,请王爷吩咐。”蔡越儿躬身。

    “额,”苏景年噎住,自己只是疑惑于他的名字,才复述了一遍。硬着头皮吩咐道,“我们回大营吧。”

    “是。”蔡越儿躬身行礼。礼毕背起占鳌,上了马。目不斜视,动作利落。

    苏景年又是多看了他好多眼,暗想这人不简单啊。

    “走!”达瓦调转马头喊道。

    “好!”苏景年应道。

    吹了个口哨,不一会几匹马接二连三从林子里走出,正是几个人先前的坐骑。

    众人翻身上马,就要回营。

    “诶诶诶???”忠耀叫道,“王爷?!我?!我怎么办啊?”

    原来唯独忠耀的坐骑,确是没有回来。

    苏景年郁闷道:“就说了不让你来!我们骑得都是军马,认得这集结的口哨。你那蠢驴跟你一样不靠谱!指不定跑哪儿玩去了!你就自己走回大营吧!”

    “哈哈哈。”众人闻言大笑。只要十二皱眉不语。

    忠耀羞赧,暗想,不就是不会骑马吗?!至于吗你们?!至于吗?!

    “尔啊!”林间传来一声啼鸣。

    只见一头小毛驴缓缓从密林走出,身上还拖着几只野兽,正是忠耀的蠢驴坐骑。{毛驴:你说shei呢?!}

    忠耀大喜,奔过去抱着毛驴亲。

    苏景年扶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驾!”扬起缰绳,绝尘而去。

    众人皆跟上。

    “诶?!!!”忠耀反应过来,忙爬上毛驴。

    也学起苏景年,扬起缰绳,扯起嗓门叫道:“驾!!!”

    “尔啊!”毛驴摇头晃脑,缓缓动了起来,慢慢地挪了起来。转眼便被落了下来,只能瞧见前方大队扬起的尘土了。

    忠耀满脸黑线,整个人凌乱在风中。

    骑了会。

    达瓦故意放慢速度,与苏景年并排骑行。

    低声道:“仓决昨日为我熬药,发现了火油,我便知今日必有一战。而我观之,老七早有准备相助于你。这天下间除了我吐蕃,欲拉拢你的怕是只有里家了。老七是里家的人,你更需紧密提防。打斗中,可有什么发现?”

    苏景年挑眉,这人精。竟然只凭猜测,就能识破老七是在为里家办事。

    从怀中掏出那块搜自黑衣人的令牌,递给达瓦。小声说道:“带头的一直捂在心口,生怕我发现不了呢。”

    达瓦接过令牌,看了眼,便又递了回去。

    “你打算?”

    “呵呵呵,”苏景年冷笑道,“分家就这么被抛了出来,想来和表家与里家脱不了干系。我正好顺水推舟,来个杀鸡儆猴!!!”

    不等达瓦接话,“驾!”苏景年抽起缰绳,快马离去。

    达瓦轻叹,“驾!”追了去。

    苏景年啊,你可知,过刚太易折,善柔方不败。

    将冶台上,一片忙乱。穿云一出,必定是事出紧急。

    惠帝阴着脸,看着下面忙碌的众人。金吾卫分成多队,入林搜寻苏景年与十二。

    太子、永宁、老七已经回营,此刻坐于惠帝左右。三人皆等待着心里谋算好的结果,尽管这结果大相径庭。

    高英暗笑,北域王不死,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王爷回。。。”一金吾卫跑步前来禀报。

    话还未说完。

    “嘶!!!!!”一黑马直接跃过围帐,跳了进来。

    众人望去,端坐于马背之上的,正是北域王苏景年。

    苏景年一身血衣,满面怒容。异色眸圆瞪,仿佛要射出火焰一般紧紧盯死高英,眼底杀意尽露。

    高英惊诧,不明究竟。

    太子打了个寒战,这北域王好生的骇人。好在有里家提前替本宫谋划,否则岂非杀敌不成反而引火烧身。又暗笑,老阉狗,今日有你好看的。

    惠帝暗暗握拳,这小儿见朕竟不落马?!

    “圣上!!!”苏景年高声秉道,“臣与十二皇子在狩猎途中中伏,误了回营时辰,还望圣上赎罪!!!”

    “哦?”惠帝佯问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犯上作乱?!”

    苏景年冷笑,看向高英,问道:“高公公的随身令牌可还在啊?”

    “???”高英疑惑,伸手在怀里摸了摸,令牌却是在的。

    笑着回道:“王爷问得着实蹊跷,令牌却是在老奴身上。”

    “哦???”苏景年展颜灿笑,“那公公且看看,这从设伏者身上搜到的,确是何物?”

    言罢从袖子里拿出令牌,扔了去。令牌飞速朝高英脸上砸去。

    高英侧脸,躲了过去了。用二指夹住令牌,拿到眼前一看,顿时瞪大了双眼。

    这竟是自己的随身令牌?!!!

    赶忙将怀中的那块令牌掏了出来,二者一相对比,怀中的那块竟然是仿造的假货?!

    “这?!!!”高英震惊。旋即反应过来,心底暗恨丛生。好你个表家!!!居然借刀杀人,栽赃嫁祸!!!

    “怎么回事?”惠帝暗中撇着太子,向高英问道。

    “奴才、奴才。。。”高英捧着两块令牌,欲为自己辩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这令牌到底是在何时,在何地,被何人换成了仿品???而自己竟然毫无知觉???

    “哈哈哈。”苏景年大笑。

    继而语气急转直下,愤恨道:“这是认了???派人伏击我与十二皇子的,可就是高英你啊?!!!”

    这时达瓦一行人也回了营,才走入大帐,便看到苏景年于马上与高英对质。

    达瓦暗叹苏景年这步棋,走得激进了些。可细细品味,除此之外,也的确再无其他办法可以挑动南国的内斗了。

    太子佯问道:“高公公可否解释下,这令牌为何会有两块?为何一块会在设伏者身上?”

    “。。。。。。”高英暗暗咬牙,解释???是表家欠咱家一个解释罢?!!!

    “好啦!”惠帝万般不耐,明知故问道:“高英,伏击北域王的幕后之人,可是你?!”

    “额?”高英赶忙下跪叩首,涕泗横流。心想,宗家莫不是要舍了咱家???

    哀道:“圣上!!!圣上明鉴!!!老奴与王爷向来无仇无怨,怎会伏击王爷啊?再说老奴一直谨记奴才身份,从不敢越雷池一步!!!就算是借老奴一万个胆子,老奴也是断然不敢对王爷下手啊!!!”

    惠帝不忍,沉声道:“好啦,有话好好说。”

    永宁暗地里横了高英一眼,偏偏“正巧”被太子见了。

    太子暗地思量,现下北域王盛怒,里家又支持于本宫,正是除掉分家的好机会啊!如若今日此等的大好机会下,都无法除去分家,将来怕是更要难上加难了。虽会引起父皇的不满,但是也确顾不得那么多了。

    嗤笑道:“高公公只要说出这真假令牌的奇妙,便可解脱嫌疑。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如此这般,反倒是让人疑惑万分啊。”

    惠帝暗衬,看来表家是决意要借北域王之手,除去分家啊。莫非伏击失败,也是他故意为之?!

    高英见惠帝不语,便暗想今日凶多吉少。

    哀求道:“老奴确是不知何时被贼人盗了令牌,圣上为奴才做主啊。”

    “呵呵呵。”永宁掩嘴轻笑。

    众人不解。

    惠帝问道:“我儿笑甚?”

    “父皇,儿臣是笑高公公呢。”永宁笑道。

    “哦?”惠帝问道,“为何而笑?”

    永宁颔首,回道:“儿臣笑高公公,既然要杀北域王,并将令牌交给了设伏之人。自己却仿造了枚假的,好似故意留下了个把柄给北域王抓呢。好笑得很呢。”言罢又笑了起来。

    众人惊叹,确是如此。既然将令牌交了出去,不若直接推脱说是丢失了,一了百了。为何要仿一枚假的戴在身上?且非画蛇添足,授人以柄?!

    高英赶忙附和道:“公主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啊!!!”

    太子气急,这里家又是作甚?!!!

    惠帝捋须,赞许笑道:“我儿说的在理,在理啊!”

    转而看向苏景年,说道:“毅王是否也觉得我儿之言,言之有理?”

    苏景年冷笑:“有理呢。”

    看向太子,狠狠道:“丢失令牌,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啊。”

    太子被苏景年盯得冷汗直冒,却是不明所以。

    高英攥紧双拳,沉声道:“王爷所言极是!!!丢失随身令牌,令贼人有机可乘,栽赃嫁祸,奴才却是有罪!!!奴才甘愿领罚!!!”

    “有机可乘,栽赃嫁祸。”八字,被他咬得格外用力。

    表家、北域王!!!不杀你二人,怎出得咱家心头的这口恶气啊!!!!!!

    惠帝轻叹,“知罪就好,下去领罚吧。”

    “诺。”高英叩首,下去领了八十军棍。

    “好了,今日发生了许多事情,诸位也是累了,都下去吧。”惠帝挥手道。

    “诺”众人应了,都退了下去。

    永宁却是不动。

    “我儿还有何事?”惠帝用手指按着太阳穴,轻叹一声,问道。

    永宁不语起身,帮他按摩起肩膀来。

    “嗯。”惠帝合上眼睛,笑说:“我儿这手法,是愈发精进了。”

    “父皇,儿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表家如此明目张胆地嫁祸高公公,目无圣上,残害忠良。”

    惠帝睁开眼睛,佯问道:“我儿,言下何意?”

    “儿臣觉得,为君者当坦坦荡荡,为天下之表率。表家今日。。。”

    “好啦。”惠帝不悦,打断道,“朕乏了,我儿退下吧。”

    “是。”永宁行礼,退了下去。

    惠帝起身,负手而立。分家经历今日,必然与表家势成水火。如今里家也对表家颇有微词,这表家可真是让朕片刻不得安宁啊。

    站了半晌,唤道来了内侍,吩咐道:“拟诏,传朕旨意。大齐太子求婚于大金长公主,抚远将军石英吉即日启程,前去求亲!”

    永宁躲在帐后,笑意更深。

    果然啊,无论表家昏庸到何等地步,宗家都会全力扶持之。越是贬低他,反而会让他从宗家那得到更多支持呢。

    太子哥哥,这第二份大礼,你可要收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