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35章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皇子,快走哇。”占鳌哀求道。

    “占鳌!!!”十二泪花闪烁。

    “西方移动!”苏景年脚尖轻点,拾起了地上已死金吾卫之马刀,双刀挥动大刀。挡在占鳌与十二身前,为身后众人支起一道生命的屏障。

    “十二皇子!!!”忠耀借着苏景年的掩护,搀扶起已几近昏迷的占鳌。对十二喊道。

    有生以来,十二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直面死亡,无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你们快走!”十二悲道。如果今日便是身死之时,他更要陪在苏景年身边。拔出马刀,守在苏景年身后。

    “唉!!!”忠耀长叹,扛起占鳌往西而去。

    “和~!!!”宝奴以马刀开路,见人即砍;一路西行,击杀数个黑衣人。

    西方之黑衣人均未配弓,只手持白刃;数量不多,且不见其他方位有人支援。

    宝奴心底暗沉,如此蹊跷,前方怕是更为凶险。

    撕开裂缝,窜出密林,一处小山坳出现于眼前。

    宝奴眼前一亮,此地三面环山,峭岩势险,易守难攻!只要挨到狩猎结束,援兵必至!正是活路!

    翻身返回密林,前去接应。

    老七与侍卫、达瓦与仓决一行人,自从早上进了林子,就互相不再说话,也不狩猎。只慢悠悠策马于山中。

    这厢边,太子与永宁一行也是一路无话,气氛阴沉压抑得很。

    “太子哥哥。”永宁策马靠近太子,轻声唤道。

    “皇妹何事?”太子哼道。

    “哥哥不想知道,永宁备下的第二份大礼是什么么?”永宁笑道。

    “是什么?”太子不耐烦道。

    “是让父皇同意太子哥哥与大金长公主的婚事。”永宁小声道。

    言罢策起骏马,疾驰而去,银铃般的笑声留在风中。

    “???”太子闻言先是疑惑,继而大喜。“驾!皇妹等我!”策马向永宁追了过去。

    宝奴原路返回,半路上便遇上了忠耀与占鳌,指明山坳所处,便去接应苏景年与十二。

    箭羽渐停,金吾卫已全军覆没。尸体横了一地,鲜血肆流。

    数十黑衣人从林中闪出,手中利刃寒光闪烁。

    苏景年眯眯眼,将十二护在身后,与带头黑衣人互相打量起来。

    “皇子、王爷!”宝奴赶到,以眼神示意二人,西方可退。

    苏景年扔掉左手马刀,双手握刃。低声道:“宝公公护好十二,我们且战且退。”

    带头黑衣人连打几个手势,其余黑衣人会意。围而不攻,将三人缓缓逼向西方。

    苏景年咬牙,这西方怕才是这伏击的最后陷阱,今日危矣。

    多次尝试直接突围,均被打了回来。十二手无缚鸡之力,着实让苏景年与宝奴分心不少。

    三人只得边战边退,被迫往山坳方向撤去。

    忠耀刚刚在一大树下将占鳌安顿好,就见苏景年三人退了过来。

    黑衣人将山坳出口层层围住,双方对峙开来。

    苏景年不解,自己一方势单力薄,还有伤患;敌人为何不直接冲杀过来?

    带头黑衣人弯起双眼,又是连打几个手势。几个提着木桶的黑衣人上前,开始在地上倾倒桶中液体。另外几个黑衣人则抱来干草,铺放于液体之上。

    腥臭的味道随风飘来。

    竟是火油?!!!

    “!!!”苏景年恍然大悟。

    敌人费了如此大的力气,竟是想烧死自己?!!!

    转念一想,时下深冬,南方较之往日气候干燥,时有山火发生。敌人定是想借冬狩突发山火,让自己的死于“意外”。

    老皇帝,你够狠啊!!!

    苏景年提起反曲弓,搭箭就射。接连放到了七八个倒油铺草的黑衣人,只是对方全然不见惊慌,一个倒下便有一个补上,源源不绝,全无惧色。

    油草皆已安置妥当,带头黑衣人笑意更盛。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剥去灰烬,就要点火。

    苏景年看准时机,满弓出箭。眼看就要命中带头黑衣人。

    数个黑衣人争相挡于其前方,一箭穿心,串了个糖葫芦,倒下一片。

    带头黑衣人大骇,忙把火折子扔下。火光点点,坠于甘草之上。

    “呼!”火起,迅速蔓延,草木焚燃,浓烟四起。

    。。。。。。。。。。。。。。。。。。。。。。。。。。。。。。。。。。。。。。。。。。。。。。。。。。。。。。。。。。。。。。。。。。。。。。。。。。。。。。。。

    “嘣。”锦瑟弦断。

    莫若离皱眉,起身来到窗前。

    今日不知为何,总是心神不宁。

    本想按照那人提点的指法弹奏锦瑟,却落指断弦。

    傻人,你可还好?

    又摇头暗笑,自己还真的对那傻人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

    明日烟花祭见了,要好好听她讲讲自己的事呢。

    “咚咚。”门廊响起。

    “嗯。”莫若离应了声。

    墨殇推门而入,开门见山道:“公主,阿什库将军传来急报。边疆异动,许多匈奴难民涌入城中。难民皆言,他们是受到了罗刹大军的进犯。”

    “罗刹么。”莫若离轻叹。

    。。。。。。。。。。。。。。。。。。。。。。。。。。。。。。。。。。。。。。。。。。。。。。。。。。。。。。。。。。。。。。。。。。。。。。。。。。。。。。。。

    浓烟滚滚,熏得人睁不开眼。山坳诸人以袖遮住口鼻,往里退去。

    十二被呛得猛咳。苏景年心下不忍,撕下袍脚,用腰间水壶中的水沁润了,递给十二。

    十二摇头,定定的看着苏景年,说:“苏大哥,你自己逃罢。”

    递出的手,滞留在空中,进退维谷。

    苏景年垂眸,不语。

    忠耀喊道:“咳咳咳,王爷!你看看占鳌这是怎么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啊!”

    苏景年闻言,前去查看占鳌的情况。

    气若游丝,剧毒攻心。再不救治,怕是回天乏术了。

    十二见苏景年面色深沉,便猜想到占鳌是不行了。

    “占鳌。。。”憋了半天,十二终究是哭了出来。

    苏景年自责万分,怎可如此自作聪明,竟让十二身陷险境。

    “北域王。”宝奴双膝跪地,单手撑刃。

    “宝公公?”苏景年赶忙上前搀扶宝奴。

    宝奴浑然不动,笑说:“如若不是王爷请求与皇子一组,怕是现在被困于此的,便是宣王殿下了吧?”

    苏景年定住。

    “宝哥哥!”十二打断道。

    宝奴连磕三个响头,一字一顿道:“奴才贱命微薄,愿意做饵,引开敌人。只恳请北域王看在我十二皇子年纪尚轻,且纯属无辜的份儿上,救他一命。宝奴下辈子做牛做马,再来报答王爷的恩情!”

    言罢,起身提刀冲了出去。

    “宝哥哥!!!”十二哀嚎。

    做饵???

    比箭、平局、穿云现?!

    苏景年咬牙,自己到底是愚笨到了何等地步,竟到现在才参破了这穿云箭。

    笑道:“十二放心,有苏大哥在,定护你们周全!”

    “嗯!!!”十二含泪点头。

    苏景年自箭筒中抽出穿云箭,奋力射向天空。

    “唳!!!!!”穿云高啼,破空惊世。

    “吁!”太子震惊,忙停了马,望向西方。

    “西方!!!”仓决与老七侍卫同时说道。二人对视一眼,扬起马鞭,飞奔西去。

    “你?”也是里家的人?老七问道。

    “我、你。”达瓦摇头。扬起缰绳,追了去。

    “哼!”惠帝愤恨,将面前按上的奏章扫落地上。百无一用是表家啊!!!

    高英暗笑,里家果真好手段。

    苏景年射鸣穿云,便冲出火海,与宝奴并肩作战。

    二对一百,混战开来。黑衣人主要攻击苏景年,宝奴轻松不少。

    带头黑衣人见了穿云箭,便知不妙。可到底是下令格杀还是撤退,一时竟有些踟蹰。

    苏景年见状,冷笑起来。

    不会武功之人与伤者皆不在身边,自己顾虑全无。催动十成功力,刀起刀落,如切菜般砍杀着身边的黑衣人。

    哀嚎不断,鲜血喷溅。玄袍锦裘已不便原来模样,连苏景年的眸子都染了一抹血色。

    又一黑衣人上扑,挥起大刀,直砍苏景年面门。

    苏景年灵活闪过,挑刀斜上直刺。

    “唔。。。”黑衣人眼珠外突,血浆从腹部喷出,溅了苏景年一脸。

    苏景年抽刀,黑衣人应声趴倒在地。

    啐了口,苏景年笑道:“今儿,既然来了。就别想着走不走的了,安心地等死吧!!!”

    脚底发力,冲带头黑衣人奔去。

    如同来自于地狱的修罗,苏景年所到之处嫣红一片,肢体残飞,景象惨不忍睹。可她人确是笑着的,转眼便又杀了几个黑衣人。

    带头的黑衣人站了出来,深吸一口气,打起手势。众黑衣人见了,做撤退状。

    嗖嗖嗖,几只箭矢飞来,外围黑衣人应声倒地。

    正是仓决与老七的侍卫。

    二人箭法精准,一箭一人,连发数箭。

    苏景年大笑,“还真是两副忠义胆,还真是刀山火海提命现。”

    目光转冷,“一个不留。”

    老七侍卫翻身下马,抽出随身龙泉剑,加入战局。

    灵动流畅,婉若惊龙。专挑关节刺击,掀起阵阵惨叫。

    仓决并不下马,只远程以箭矢支援。

    二人的加入,让本是处于平局的局势徒然扭转,黑衣人逐渐处于下风。

    苏景年再砍倒一人,眼看就要迫近带头的黑衣人。

    带头黑衣人摸摸怀中令牌,操刀冲向苏景年。

    刀刃激鸣,火星点点。几招的试探,苏景年便不愿意再做纠缠,毕竟那三人还在火海中,时间就是他们的生命。

    苏景年歪笑,学起老七的侍卫,只刀割敌人的关节。

    “啊,”带头黑衣人惨叫,左腕被切开。

    依次是左腕、坐膝、右膝。一刀刀,苏景年将他的关节彻底切开。

    鲜血如柱,黑衣人跪倒在地,只能以手拄刀,保持着平衡。

    苏景年将刀架在他脖子上,冷声问道:“是谁?”

    黑衣人不语,以手捂住怀中令牌。

    苏景年眯眼,一刀封喉。

    黑衣人倒地。遍地殷红,逐渐扩散开来。

    伸手从黑衣人怀中将令牌搜出,铜质令牌上,一个大大的“高”字映入眼帘。

    冷笑一声,苏景年将令牌收于袖内。

    众黑衣人见带头人已死,无心恋战,四散而逃,又被诛杀不少。

    苏景年翻身冲入火海,将三人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