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34章 中伏
    白鬃黑马,玉面金冠;马刀曲弓,锦裘玄服;苍鹰左擎,獒犬右伴。

    远处一玄服公子策马而来,急若离弦之箭,只转眼便已到眼前。

    宝马疾驰,带起尘土阵阵;马背上的公子衣着华美,神采斐然;带刀负弓,擎苍牵黄。

    忽而,树丛中一朵跃动的梅花一闪而过。

    “吁!”

    公子收紧缰绳,胯/下骏马一声嘶鸣,于狂奔中猝然刹住。马蹄打滑眼看就要将公子甩下马去,那公子却全然不见不惊慌;夹住马肚,勒紧缰绳,生生将马提了起来。

    “咴儿!咴儿!”黑马高啼,前蹄起地;于空中蹬了蹬,再稳稳落地。

    “呵!哪里跑!”公子歪笑。抬起左臂,解开鹰隼的蒙头巾。“去!”

    “唳。”鹰隼展翅,盘旋上空;几个呼吸间便发现了猎物的去向,俯身追了去。

    獒犬狂吠,尽数而出;网状散开,顺着鹰隼的指引,开始追逐林中那只梅花鹿。

    拍了拍马脖子,公子笑说:“好马。等猎了鹿,也分你肉吃哇?”

    “嘶,嘶。”宝马甩甩头。{马:滚。。。}

    “哈哈哈。”公子笑了起来,顺了顺马毛。

    “苏大哥!!!”远处马蹄声渐至。

    公子远望,皱起了眉。

    十二、宝奴、占鳌赶马而来,身后追随者几个金吾卫。一行人风尘仆仆。

    “哎呀我索(说),”宝奴上前,不忿道,“毅王殿下啊,你自己个儿一个银(人)跑那快嘎哈(干啥)啊?这打猎是分组地,你不能等等我们皇子啊?也没有银(人)跟你抢!”

    “宝哥哥,”十二制止道,“是我们骑得太慢了。”

    “呲,”宝奴翻起白眼,露出大白牙,嗤笑道:“跑得快,又没有奖。”

    “王、王爷!王爷啊!”

    众人闻言望去,只见一只小毛驴驮着忠耀和猎了的几只野兽,颤颤巍巍的跑近。

    公子无语,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堂堂北域王的近身家仆,居然不会骑马,说出去简直是贻笑大方!

    这公子,便是北域王齐毅王,苏景年。

    回想方才。。。。。。。。。。。。。。。。。。。。。。。。。。。。。。。。。。。。。。。

    日头初升,参与狩猎的众人鲜衣怒马,于将冶台前抽签分组。二人一组,进山狩猎。

    抽完签,分组如下:

    达瓦、十二一组;

    太子、永宁一组;

    老七、苏景年一组。

    苏景年见了分组,心下是一万个不愿意。

    老七是里家的人,自然就解释得通,为何他会在未央召选入幕之宾时,会以饮酒做幌子将自己骗了去。可除此之外,老七实际上却是并没有做出什么真的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来。

    而张无忌于穿云箭之诱导、达瓦与里家于穿云箭之预警,又都无不昭示着,今日必定是杀机四伏,九死一生。

    苏景年打心眼里不愿武功全无的老七,跟自己着犯险的。

    “无论何时,七哥都当你是亲弟弟。”老七的话还依稀在耳旁。

    “无论何时,七哥都是我的亲哥哥。”苏景年却没有勇气说出这句心里话。

    也许有些话语,烂在心里,对你我都好些吧。

    十二见苏景年阴着脸,又想起昨晚宣王与他之间的不快。心下也是十分的不悦,暗自揣度这宣王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能惹得苏大哥发这么大的火?

    又妒忌于宣王能跟苏景年组队狩猎,恼恨异常。

    苏景年无意中瞟了眼十二,心下一计悄生。

    心道:十二,对不起了。七哥与我亲若手足,我怎忍心让他涉险。只希望你大金嫡皇子的身份,能起稍许作用,救你我一命吧。

    笑道:“十二皇子,不若你我一组。如何?”

    “???”十二受宠若惊,赶忙点头道:“啊?啊,好,好哇!”

    “?”老七疑惑,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那我呢?”

    达瓦听闻苏景年所言,眼珠转了转。赶忙接话道:“宣王殿~下,达瓦、你、一组。”

    “???”老七更加疑惑,余光暗暗瞧了眼自己的侍卫。侍卫面色如常。

    “不!”太子厉声道,“这分组已然定好,怎可随意更改?”心想,十二皇子若是被苏景年牵连,在伏击中受了伤,让我如何向长公主交代?!

    惠帝眯眯眼,心下疑窦丛生。表家与金国的合作到底是进展到了何种地步?连十二皇子这种无关紧要之人,他为何都要护着?!

    苏景年挑眉,笑道:“太子殿下,参与狩猎众人中,十二皇子身份高贵且年龄最小。他的安危想必要比这狩猎来得更加重要,景年不才,愿护他左右。如果殿下不相信景年,殿下可与十二皇子一组,景年同永宁公主一组,如何?”

    十二闻言,面如火烧。

    惠帝暗怒。这北域王为何总对永宁阴魂不散?今日不杀你,难解朕心头之恨!

    “。。。”太子噎住。你与永宁一组?永宁若是出事,父皇不得废了本宫?!

    “呵呵,”永宁轻笑,说:“太子哥哥,毅王所言甚是。这深山密林,想必是野兽出没,陷阱颇多。十二皇子年龄尚小,必定是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猎手守护左右呢。不若太子哥哥与十二皇子一组,如何?”

    “。。。”太子气结。里家这是作甚?!

    “就这么决定吧!”惠帝瞥着太子,沉声吩咐道:“毅王需照顾好十二皇子才是。”

    “诺。”苏景年躬身施礼。

    众人按分组依次出发,深入密林,开始狩猎。

    苏景年不愿忠耀跟着,一是因为怕他受到牵连,二是因为忠耀根本不会骑马。可忠耀鼻涕一把,泪一把。非要跟着自家王爷,说是尽职尽责,做事有始有终云云。一味纠缠,险些误了狩猎的时辰。

    最后苏景年只得妥协,找了头毛驴,让忠耀骑着,负责运送猎物。

    .

    。。。。。。。。。。。。。。。。。。。。。。。。。。。。。。。。。。。。。。。

    “王爷,”忠耀哀道,“咱们都猎了这么多了,歇会吧。”

    “不让你来,你偏要来。”苏景年无力道,“这才出来不到两个时辰,你就喊累了。”

    忠耀嘿嘿一笑,提起一只狐狸,说:“王爷,你看着这狐狸,毛皮多好。咱们小歇会,我剥了皮,给王爷做个披肩啊。”

    “你啊!”苏景年摇头笑道,突然抬手,示意众人。

    面色陡然转冷,抽出马刀,警惕地环视四周。

    宝奴、占鳌见状,纷纷拔刀,金吾卫摆阵。

    树叶沙沙,林间鸟鸣不断,走兽低吟,确是不见人影。

    苏景年眯眼,不妙!八十?不,最少有一百人潜行于树林,正在快速向这边靠拢,后方退路已被截断。

    呼吸匀称、步伐矫健,均是高手。

    “金吾卫听令!”

    “在!”

    “不必顾虑于我!保持阵型,护好十二皇子一干人等!”

    “是!”金吾卫将十二围于中心。

    “苏大哥?!这是怎么了?”十二叫道。

    “嗖。”一只箭羽飞来,射中了忠耀手中的狐狸。

    忠耀提起狐狸,眨巴眨巴眼儿,大叫,“妈呀!!!”

    吓得赶快把手中的狐狸扔了出去。暗想要不是这狐狸,我小命休矣。

    瞬时箭如雨下,密若牛毛。

    “下马!挡箭!”苏景年一步跳下马,猛击马臀,马儿窜入密林之中。

    奋力挥动手中马刀,以刀风扫掉箭羽,护住身后众人。

    宝奴与占鳌均下马,抵御箭雨。

    挡了少会,箭却不见少,反而有愈发密集之势。

    金吾卫逐渐不支,伤亡惨重,连占鳌的左臂都中了一只。占鳌咬牙,生生将箭拔了出来,箭头发黑,居然有毒。

    苏景年边挡箭,边感知着敌人的走向,发现西方敌人分部薄弱,正好作为突围之隘口。自己如若独自脱身,还有全身而退之可能,可无辜的十二一行人与忠耀,自己却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的。

    现下死的死,伤的伤。情势紧迫,纵是西方是敌人故意布下之陷阱,也只得生闯了。否则就是等着力气耗尽,成为活人箭靶。

    “宝公公西方开路!!!忠耀护好十二与占鳌跟着突围!!!金吾卫留下与我断后!!!”

    言罢与剩余金吾卫为宝奴一行做起了掩护。

    “好~!”宝奴双眼放光,足下生风,奔西而去。

    “不!!!苏大哥!要走一起走!!!”十二吼道。

    “忠耀!!!你是聋了吗?!!!”苏景年暴怒!

    忠耀本就吓得双腿发软,这一声暴喝更是吓得他差点坐到地上。颤声对十二说:“十二皇子,王爷身经百战,功夫了得。现下我们留下只能成为他的负担!”

    十二抿唇,却是不动。

    “你!!!”苏景年怒视十二,叫道:“你不要命了吗?!!!”

    “对!”十二回吼道,“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苏景年无语。

    占鳌脸色逐渐发黑,动作也慢了下来。

    “啊!”右侧大腿再次中了一箭,箭入过深,占鳌整个人栽倒下去。

    “皇子,快走哇。”占鳌哀求道。

    “占鳌!!!”十二泪花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