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32章 伏虎山冬猎渐酣,穿云箭破空惊世 二
    白马,姓白名马,年十七。祖为京郊佃户,少小家贫;十三从军,为骁骑营伙夫役;身长七尺,擅疾走跑跳;每行军,驼百斤大锅口,仍足下生风;羽林郎无忌偶遇之,观其忠厚憨实,脚力奇劲,遂迁其入羽林金吾,擢为一等传令兵,常伴左右。

    这就是白马的生平,没遇到羽林郎张将军之前,是骁骑营的做饭小杂役。因着脚力惊人,擅长长跑,偶然被张无忌见了,便将他调到了金吾卫。做了一等传令兵,鞍前马后,常常伴随左右。

    白马因着这等奇巧机缘,于万千人中脱颖而出。加入了扬名天下的金吾卫,可以说是何其幸运。

    “嗖。”一只白羽箭矢从张无忌手中窜出。

    “咚。”那只箭矢好似长了眼睛般,稳稳地插入了百米外的箭靶。

    白马赶忙从精盾护甲后闪身而出,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至箭靶处;

    那箭不偏不倚,正中红心。

    “中!!!”白马边朗声报道,边举起手中红旗。红旗迎风飘扬。心里是无上的骄傲,我家将军,箭无虚发!甚么北域王,甚么一箭成名,根本比不得的。

    “好!”惠帝笑道,“呵呵。”

    将冶台上,掌声一片。连困倦的十九都来了精神,聚精会神地看着,肉呼呼的小手不停地拍着。

    “好!好!好!”金吾众将齐声喝了三个“好”字,威声贯彻云霄。

    苏景年挑眉,笑着对身旁的张无忌说:“将军,好箭法。”

    张无忌憨笑着回道:“雕虫小技,王爷过奖。”

    苏景年但笑不语,眼神示意身后旗官。

    旗官举起手中白旗,白旗迎风招展。

    白马见了白色旗帜,知道是又要发箭了。便赶忙跑回精盾护甲后,做好防护。防止伤于流矢,只于护甲缝隙中仔细观察着箭靶。

    苏景年深吸一口气,反手从身后箭筒中,抽出一支黑羽箭。

    搭箭、提弓、拉弦、校准、放箭,一气呵成。

    “铮。”离弦之箭,快若闪电。

    “咚!!!”狠狠命中。

    白马眨巴眨巴眼睛,怎么瞧着这箭要比将军的还要快速那么些?带着疑惑,又是一阵疾跑,白马来到了苏景年的靶子旁边。

    目瞪口呆,那箭的金属箭头竟全然没入了靶心。

    惠帝见传令兵有些迟疑,有些不悦。高英见状,赶忙喝到:“报令?!”

    “额,”白马幡然醒悟,赶忙举起手中白旗,报道:“中!!!”

    将冶台,又是掌声一片。

    十二对苏景年是掩饰不住的欣赏,不停地与身边的占鳌和宝奴探讨着苏景年射得有多么多么漂亮,身姿是多么多么优雅。

    老七细细地听侍卫说着什么,眼神时而看会苏景年,时而看会张无忌。

    达瓦抿唇,暗暗扯着仓决的衣角。

    苏景年笑着对张无忌说:“张将军,你我均中,不若和局。”

    张无忌愕然,和局???北域王的箭,精准却不失力道,这分明是自己输了啊。

    转念便想起了主儿的吩咐。张无忌咬咬牙,勉为其难道:“王爷,您射术高超,末将才与您射了一支。意犹未尽矣,怎可轻易言和?这比箭,自是要看双方谁射中的红心多。”

    苏景年眯眯眼,笑道:“那好,还请将军先手。”

    “好。”

    言罢,张无忌除去上身铁甲,露出内里皮甲。示意身后旗官,旗官扬起白旗。

    苏景年眼前一亮,鹿皮甲合身剪裁,紧致包住主人右臂与前胸。看来这张将军确是那擅射爱箭之人,连内甲都是弓箭手常穿的护肩甲。

    “嗖!”又一白羽从张无忌指缝飞出。

    “咚!”又是稳稳命中。

    白马飞奔而来,定睛一看。果不其然,依旧是命中红心,分毫不差。

    举起红旗,“中!!!”

    。。。。。。。。。。。。。。。。。。。。。。。。。。。。。。。。。。。。。。。。。。。。。。。。。。。。。。。。。。。。。。。。。。。。。。。。。。。。。。。

    精盾护甲后的白马,干咽了咽,喉咙火辣辣的。抬手用束腕擦了擦额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又用拳头锤了锤发酸的腿。

    “铮。”黑羽飞舞。

    “咚!!!”

    白马再次飞快跑出,来到了北域王的箭靶旁。

    又是箭头没入靶心。

    “中!”白马嘶哑报道,举起手中红旗。

    苏景年摇头晃脑,一脸轻松。

    反观张无忌,却是极力地平稳着自己的呼吸,皮甲下汗水淋漓。

    将冶台上,鸦雀无声,众人瞠目结舌。

    惠帝暗衬,这北域王到底是莫测到了何等地步?

    永宁笑着问高英:“高公公,这是第几支了?”

    高英闻言,躬身回道:“回公主,如若奴才没有记错,这是王爷与张将军一同命中的第二百零八支箭了,连靶子都换了二十多组了呢。”

    “。。。”惠帝皱眉,如此射下去,怕是天黑也分不出个胜负。

    不错,从第一支到现在,二人各自射了二百零八支箭,均命中靶心,无一错漏;

    白马虽叫白马,可毕竟不是马。

    如此以最快之速度,疾跑八百多个来回,此刻他只能祈求这北域王赶尽快射偏一支,好结束这熬人的拉锯战,否则他的腿儿都要断了。{白马:刚刚谁说我幸运来着?我保证不打死他!}

    苏景年射得尽兴,又见张无忌气息有些混乱,知他撑不久了。

    便笑着说:“张将军,你我射了这么多支,均是平手,不若和局。”

    张无忌躬身回道:“王爷所言有理。”瞥了眼惠帝,继续道:“不过末将恳请再与王爷比一支。”

    “?”还比?苏景年不解,这张将军今日莫不是定要求得一败不成?

    张无忌回身,跪着秉道:“圣上!王爷与臣难分胜负,再耗下去恐要误了祭祀时辰。臣恳请请出穿云箭,一箭定胜负!”

    “穿云箭???”惠帝惊道。

    这穿云箭是□□征战时,找能工巧匠精心设置打造而成。

    玄铁锻炼,通体乌黑;箭长与寻常羽箭无异,却无尾无羽;箭头也并非是三角锐形,而为斧刃钝形。箭头、箭身布满通气孔,射出即鸣,声若鹄隼,专为报信所用。可箭重竟达二斤,能射者少之又少。大齐一统后,便已退役,当世仅存三支,只是每逢围猎才随天子出宫参与祭祀。惠帝早年曾言,谁人能将穿云箭射鸣,便将穿云箭赏赐于他。可惜时至今日,穿云空然悲寂,再无往日惊啼。

    太子疑惑万分,问道:“张将军,那穿云箭可是信号箭,要如何比得?”

    “回太子殿下。正是因为穿云箭乃信号之箭,箭头钝形、又箭重难射。如若能射如此重钝之箭,且能命中红心,便为这场切磋的胜者。”张无忌回道。

    永宁闻言,轻轻点了点头。

    太子见了,转转眼珠笑说:“父皇,儿臣觉得张将军的主意不错呢。”又趴在惠帝耳边,耳语道:“如若再比下去,真是要误了这祭祀的时辰了。”

    惠帝哼笑,说:“请出穿云箭。”心道,算你这个未来天子还知道些礼仪章法。

    “诺。”高英躬身行礼,起身宣道:“请穿云箭!!!”

    穿云箭?达瓦的眼睛猛然亮了亮。

    内侍不久便双手举着一赤黑色的箭筒前来,箭筒里面三只乌黑箭矢在阳光的照射下,光芒万丈。

    苏景年见了甚是欢喜,这等神物,见一次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际遇。

    惠帝宣道:“今日北域王与张将军箭法高超神妙,当为我金吾众将士之典范!!!朕早年曾许诺,谁能射鸣这穿云箭,便将其赏赐给谁!君无戏言,朕希望今日便是那穿云再奏之时!!!”

    “哦!哦!哦!”金吾将士齐声高喝,挥动手中长剑,雄姿英发。

    “开始吧。”惠帝吩咐道。

    “诺。”苏景年、张无忌施礼。

    张无忌起身,抽出一支穿云箭。抚了又抚,爱不释手。

    正了正身形,搭箭,提气。校准,满弓。

    目光紧紧锁死靶心,牙咬得嘎嘎作响,额上青筋暴跳。

    这一箭,必然要使出全力。

    “歹!!!”张无忌暴吼一声,手中穿云应声而出!

    “嘹!!!”鹰翔九天,振翅高飞!!!

    将冶台爆发出阵阵惊呼,穿云重出!

    “咚!!!”还是稳稳中靶。

    “中!!!”白马高喝!!!兴奋地挥舞手中旗帜!!!将军!!!将军!!!我的将军!!!

    台上台下一片欢呼!

    十二不悦,这还没比完呢。

    这一箭用尽了张无忌浑身的力气,他喘着粗气,对苏景年说:“王、王爷,胜负、不重要。射箭、是乐事。请、王爷也轻松对待、才好。”

    苏景年听闻这恳切的言辞,心有所感。躬身作揖,笑道:“将军所言极是,是景年失礼了。”

    起身抽出一支黑箭,也轻轻抚了抚,却是好箭,怎忍心不去争得?

    搭起箭,屏住气,阖眼凝神。

    神识缓缓消逝,脑海一片白茫;周身感官全开,探知着周遭的一切。

    眼前亮光渐灭,混沌一片;忽而复明,天地景象尽显眼前;

    是乃心神合一,灵查万物。

    突然起弓,拉至圆满,斜上射出。

    “唳~!!!”一声厉喝,响彻九霄;穿云化身为一只金雕,欲破层层云雾;

    这声清鸣,仿佛是冲锋的号角,震得台上台下心寒胆颤。

    白马暗暗窃喜,北域王射得固然好,可惜太高,必然是要脱靶的。

    “嘎!”一只刚好经过的大雁正好被穿云射中。

    “咚!!!”穿云带着大雁,改变轨迹,直直落入箭靶!

    白马赶忙去确认,正中靶心!!!箭头依旧是全然没入。

    “中、、、中、、、中!!!”白马惊呼!!!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惠帝惊得等大双眼。

    “哦!!!”台上台下,呼声如雷,掌声震天。穿云现世当如此!!!

    “真乃神技也!!!先以劲力高射穿云,使之能充分发声;再以飞过之大雁改变穿云轨迹,使之正中靶心。”占鳌激动地讲解道,“北域王之射术,天下恐再无敌手!!!”

    十二惊得直接跳起呐喊,达瓦暗暗松了口气。

    苏景年笑道:“将军,承让。”言罢,抽动长布与麻绳,青丝散落,广袖轻扬。

    “哪里,希望下次仍能有机会再与王爷切磋才好。”张无忌笑着回道。

    二人又是寒暄几句。

    “好!”惠帝笑道,“北域王与张将军都射鸣了这穿云,是和局。朕就依言,赏赐你二人一人一支穿云箭。”

    “臣,谢主隆恩!”苏景年与张无忌跪着接了御赐的穿云,都笑逐颜开。

    苏景年领了箭,便起身登台,欲回道自己的座位上。

    路过达瓦身边,达瓦起身恭贺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苏景年白眼,说:“哎呦呦,达瓦殿下,让仓决给我翻译就好,何必劳烦您大驾。”

    达瓦撇嘴,突然翻了白眼,整个人倒了下去。

    苏景年大惊,心道方才这人精便喊着头疼,脸色有异,莫不是真的病了。

    两步赶上前去,将她抱在怀里,右手攀上达瓦手腕,切起了脉。

    “?”苏景年万分不解,全无异样???

    达瓦在苏景年耳边轻声道:“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两副忠义胆,刀山火海提命现。”(来源于《功夫》---周星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