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29章 里家布棋,表分入局 一
    太极宫两日前

    惠帝歪坐于龙椅,打着哈欠,听着里家汇报朝务。

    “宁安县突发大火,火借风势,烧毁山林百余亩,民宅四十余,百姓死伤近百人。县令率领衙役与百姓奋力扑火,可惜风大火急,杯水车薪,林火渐有蔓延之势。故派出八百里急奏,请求朝廷分派附近府衙全力支援。”

    “什么???”惠帝冷声问道,挺直了腰板。高英眯起了双眼,若有所思地看着里家。

    “呵,里家这话甚是有趣呢!”太子横插一句,责问到:“这宁安县上面还有府,府上面还有州,这县令为何不去求救于上级???先是越级上报不说,更是动用了八百里急奏直接报给你里家???当六部三省都是儿戏不成?!这里面,怕是另有蹊跷吧!!!”

    高英暗叹,这表家果真是愚不可及,虚有其表。可是这里家,又到底是何意要故意提及这宁安县之事?

    “哼!”惠帝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里家赶忙躬身,以示尊敬。

    太子见状,心中甚是舒畅,好你个里家,平日里没少给我穿小鞋,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笑说:“里家向来眼线广布,连这小小宁安县令都被你收为己用。本宫与你相比,真是自愧不如。这天下,怕是已被你全全控制了吧?”

    “你这个蠢货!!!给朕闭嘴!!!”惠帝震怒,指着太子鼻子骂道。

    太子吓得连忙跪下,颤声道:“父皇息怒,息怒。儿臣只是,只是。。。”

    “是个屁!!!”惠帝额角青经暴起,吼道:“简直是蠢钝如猪!!!”

    “儿臣知错,知错。”太子赶忙低首。心里疑惑万千,这父皇怎地突然对自己发起火来?

    “里家方才说百姓已经死伤近百,你不关心。里家说县令发出八百里急奏,你却只想着县令越级上报,不想想他为何会越级上报?!!越级上报乃是大罪,那县令是吃饱了撑的了???用百十条人命和自己的项上人头来换你口中的蹊跷?!!!”

    “这,这。。。”太子慌乱异常,确实是自己思量的短浅了。

    “宗家,”里家唤道,说:“表家也是为了朝纲正道,才出言呵斥。实乃情理之中。”

    高英不解,今日这是???

    “哦?”惠帝挑眉。

    太子擦擦冷汗,更是疑惑,这里家怎么替自己说上了好话。

    “怎么说?”惠帝问道。心里满是欣赏,果然最得朕意的,永远是里家。

    里家闻言,直起身子,朗声道:“朝纪纲常,必有礼制、律法可依。朝廷设立三省六部,就是为了更好地协管各地,安稳民生。这安与稳乃是朝纲的重中之重,民安则天下定,兵稳则四方平。安与稳又靠何维系?靠的是等级森严,律法明晰。这宁安县令无论有何苦衷,越级上报乃是事实。表家以全局观之此事,必然是有所怀疑。”

    “呵呵。”惠帝捋须,赞许地笑了起来。不错,无论任何苦衷,无论是谁,打破了等级,破坏了律法,都必须死。否则天下皆效仿之,岂非大乱。为君者,当稳的是天下,是全局。

    “对对对,里家说的就是儿臣心中之意啊。”太子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儿臣向来嘴笨,日后还得靠里家多多提点才好。”

    惠帝翻个白眼,对个屁。不过这句让里家多多提点,确是合了自己的心意。

    冷声道:“你起来说话吧,地上凉。”

    “谢父皇。”太子赶忙从地上爬起,暗中瞟了眼里家。

    高英云里雾里,这局势怎地变化如此之快?今日之前,这里家一直都是不偏不倚,只贯彻自己的清廉之道。今日为何是如此的反常,怎么帮起表家来了???

    惠帝瞪了眼太子,看向里家问道:“说吧,这县令越级上报,到底是何原因。”

    “是,”里家行礼,娓娓道来:“这县令是有求助于本府巡抚,巡抚也上报给了太守。只是这渠州太守认为扑灭小小山火,调用人马是小题大做,便把事情压了下去。巡抚不得上令,不敢增援。怎知天气突变,大风四起。助长了火势蔓延,伤及了百姓。”

    “胡闹!!!这渠州太守是何人?!”太子佯怒道。

    惠帝本是欲发火怒斥太守昏庸,却被太子抢先。生生地把怒火被憋了回去,心底万分不悦。

    “是。。。”里家看了眼高英。

    高英暗叫不好,这太守莫不是与咱家有什么关系?!

    里家继续说道:“是守城大将军,高迎春高将军的表亲,名唤高侨。”

    “呵!!!高侨?”太子嗤笑,对着高英戏谑道:“分家可真是枝繁叶茂啊,本宫只知道高迎春本不姓高,只是认你做了干爹之后,才改了姓氏呢。想不到连自己的表亲也都跟着改了姓氏,还是这高侨也是分家的干儿子啊???”

    惠帝本是又要发作,却又被太子生生地把话劫了去。暗中握紧拳头,这太子莫不是要把朕生生憋死吗?!!!

    怒视高英,吼道:“分家?!!!这高侨到底是怎么回事?!!!”总算是把这股子火泄了出去。

    “宗家,”高英的声音完全不见起伏,躬身行礼,礼毕起身。

    淡淡说道:“奴才认高将军做干儿子,是许多年前的旧事了。至于这高侨,奴才却是不知是何许人也。奴才愿意全权负责查清此事,必定给宗家和死伤的百姓们一个交代。”

    高英心里恨意满溢,这里家莫不是以为一个什么高侨就能打击到咱家,委实可笑、可恨。

    “好,你去办吧。”惠帝吩咐道。

    “诺。”高英领命。

    “宗家,我有一提议,不知当讲不当将。”里家秉道。

    “但说无妨。”惠帝走回龙椅坐好。

    “是。”里家行礼,继续道:“铲除北域王之事,不可再拖,务必要抓紧进行。”

    “朕知道,”惠帝揉着太阳穴,“除掉他已实属不易,更何况还要堵住天下人这悠悠众口呢。”

    “冬猎,意外,伏杀。”里家接话。

    “嘶。。。”惠帝一下来了精神,眼珠转了起来。

    “好计谋!”太子叫道,赶忙求道:“儿臣愿为父皇分忧,击杀北域王!!!”

    高英直接下跪,磕头道:“宗家!!!奴才不才,这击杀北域王本就是奴才的分内之事。既然里家想出了如此妙法,奴才愿身先士卒,为宗家击杀北域王!!!”

    惠帝偷瞄里家,里家稍稍将头偏向太子,并不言语。

    “分家,你还是先把高侨的事情查查清楚。击杀北域王的事情,就由表家领了吧。”惠帝得了眼色,吩咐道。

    “儿臣领命!!!必定不负父皇嘱托!!!”太子喜上眉梢,不等高英反对,赶忙把活儿接了。

    “额。”高英总算是明白了过来,这什么大火、什么高侨,原来都是为了引开自己设的局!!!这里家先给自己下套,后给太子献计。目的就是将铲除北域王的任务从自己手中不动声色的夺走啊,好你个里家!!!

    “表家可知这伏击之法?”惠帝小心问道。

    “???”太子满眼疑惑,伏击之法???伏击就是埋伏、突袭,还有什么法???

    “唉!!!”惠帝仰天长叹。

    高英心中燃起希望,正要回嘴将任务讨回来。

    “天干物燥。”里家边笑着看高英,边淡淡说道。

    “天干物燥?”太子眼珠一转,继而笑道:“儿臣知道,知道了!!!”

    高英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没被直接气死,手里的拂尘被他握得嘎嘎作响。看来这里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跟咱家过不去啊!!!

    惠帝摇头,摆手道:“都下去吧,该干嘛干嘛去。”

    “诺。”三人退下。

    偌大的太极殿内,瞬时只剩下惠帝一人,安静得有些可怕。此刻的王者,无比孤独。摸摸霜白的鬓角,叹道:“时日无多,却是后继无人啊。。。唉。。。”

    表、里、分三家出门殿门,分家愤然离去。只剩下表、里二家。

    太子见高英气的连礼仪都不顾,直接走开。心里暗爽到不行,谄媚道:“今日多谢里家提点啊。”

    “表家哪里话,这天下将来都是表家的,我里家的生死存亡自然也在表家手中。且这分家向来贪腐,全然不顾百姓死活,我定是要将他连根拔除才是。”

    “呵呵呵,”里家这几句话,太子十分受用。笑道:“里家哪里话,里家的治国之才本宫策马不及,日后登上大宝,本宫必是仰仗于你的。”

    又讪讪然,低声道,“这端木家的事情,我知道你一直耿耿于怀。当年却是哥哥不对,可你我终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莫要再为了外人跟哥哥生气了。”

    “呵呵呵呵,”黑袍人摘下袍帽,一张妩媚妖冶的脸赫然出现,笑道:“太子哥哥哪里话,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怪过哥哥你呢。我怪的是高英这个狗奴才,居然敢在我大婚当晚抓走我的夫婿,他万死难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