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28章 冰释前嫌,思量万重
    墨羽引着未央进了屋,便候在门外,并不离开。

    找个了借口说服自己,如若公主有什么吩咐,守在门外可以及时照应着呢。

    实则是怕负心半瞎和俏花魁合起伙来,欺负她家公主。心中暗暗为公主鸣起不平,这半瞎居然敢趁着公主外出办事,跑去拈花惹草。而且偏偏拈了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齐第一才女,弄得人尽皆知,满城风雨。

    不过今日一睹花魁孜容,却是瑰丽精美、风度翩翩。怪不得拜倒在石榴裙下的男人们花心好色,连自己一个女子见了她都要心(直)中(流)悸(口)动(水)呢。

    诶?!呸!谁流口水了?!心虚地擦擦嘴角,墨羽暗自将未央与自家公主的容貌做起了对比。

    二人都有倾国倾城之姿,都称得上是绝世的美人。不过公主生于帝王之家,骨子里透出来的华贵威仪绝非常人可比;又性情寡淡,添了抹清冷莫测的气质;宛如一座神秘的迷宫,总是让人不自觉地深陷其中。果然如若论起气质,任何人在自家公主面前,都要相形见绌了。{永宁翻个白眼:咳,作者,咱俩得空聊聊。}

    正在墨羽沉陷于天人交战中时,门被从内而外一脚踹开。这的一声,吓了墨羽一跳。回神循声望去,瞬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半瞎一脸盛怒、薄唇深抿,却是横抱着公主???

    公主柳眉紧皱、死盯着半瞎;双手却紧紧扣住半瞎领口,任凭抱着,不做抵抗???

    天呐?!这两人是在做甚么?!!!

    “啊!”墨羽赶忙转过身去,双手捂住眼睛,羞得恨不得从船上跳下去。

    “奴婢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公主饶命啊!!!我可是非礼勿视啊!!!

    “。。。。。。!!!”莫若离见墨羽如此自欺欺人的反应,更是羞得无地自容。自己向来注重风姿仪表,何时曾在旁人眼前如此失礼失态?这简直是羞耻至极!!!

    “我让你放开!!!”怀中猫咪彻底炸了毛,抬起一只手揪住了苏景年的一只耳朵,就拧了起来。

    “啊呀!”苏景年疼得呲牙裂嘴,这冷美人的手劲儿可不是吹的。本就心中委屈得很,又被如此暴力对待,苏景年彻底失控起来。

    “我不!!!我就不!!!”瞪大狐狸眼怒视莫若离,苏景年吼了起来。泪花在眼底直打转,也不知是疼的,还是气的。泪珠怕是再转上几个来回,就要应声坠地了。

    莫若离被吼得呆了呆,又见傻人都要哭出来了。就暗想,莫不是下手重了,捏疼傻人了?手上渐渐卸了力道。

    苏景年吸了吸鼻子,撇嘴道:“你再怎么拧,我也不会放的。拧掉了就送你,反正我也是个半瞎,再少只耳朵也没什么大不了。”

    “。。。。。”莫若离无力,这人怎地如此无赖?又听见她说自己是半瞎,心里隐隐地疼起来。

    “书房在走廊尽头。”莫若离低头说道,轻轻揉捻那只被自己拧得紫红的耳朵。

    “哼,”苏景年轻哼一声。心里乐开了花,冷美人终是舍不得自己委屈的。

    稍稍回头,说:“未央姑娘,我带离若去休息。她总有一天会是我名正言顺的夫人。你自便吧。”

    言罢抱着美人往书房走去。

    未央缓缓放下广袖,早已泪如雨下。不再多言,决然出走。只留下仍然捂着眼睛的墨羽,呆呆地站在原地。

    苏景年抱着莫若离,磨磨蹭蹭的地走着。只可惜这船舱空间实在有限,才几步就到了船舱尽头,书房门口。

    苏景年用脚轻轻敲开门扉,小心翼翼地抱着美人进了去,再用脚把门关上。

    “到了,放我下来。”

    “不。”苏景年撇嘴。

    “?”莫若离不解,抬头问道,“即是到了书房,为何还不放?”

    “我问你,”苏景年声问道,眼底又泛起了红,“你刚刚是不是想着以后都再也不见我了?”

    莫若离闻言,低首垂眸,并不答话。

    “你,你。”苏景年再怎么皱眉,仍是枉然。晶莹的泪珠完全不受控制地滚落,打湿了莫若离白皙的手背。

    滚烫的泪,灼得莫若离心里紧紧的。看着梨花带雨的傻人,轻叹一声,抬手为她擦去脸上的泪,却好像怎么也擦不完。

    “你先放我下来,”莫若离的声音彻底软了下来,哄道:“我们坐下说。”

    “不要!”苏景年倔起来,环视书房。抱着美人往软榻走去。

    “?????”见她抱着自己就往软榻走去,莫若离紧张起来,说:“你要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刚刚止住的眼泪大有卷土重来之势,苏景年闷声道:“反正我就是个色鬼,见了女人就要发疯的那种。你觉得我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面纱下的嘴角勾了起来,莫若离被这幼稚的傻人彻底逗笑了。心里的气一下子去了大半,反而是暗悔自己却是不该不给傻人解释的机会的。

    两步到了软榻,苏景年一屁股坐了下来,却还是紧紧抱着美人,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让美人坐于自己腿上,一手轻轻将美人上身扶直,另一只手臂也环了上来。

    将头深埋在美人肩膀,没了言语。

    莫若离被她环着,身子板得僵直,脸上的红云又烧了起来。

    二人沉默稍许,还是苏景年打破了沉默。

    “你还是不信我。”她闷闷地说,说完用额头蹭蹭莫若离的肩膀。

    莫若离被她蹭得痒痒的,稍微躲开了些。苏景年动作停了下来,低声道:“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莫若离有些茫然,自己讨厌她吗???如若讨厌,怎么会容忍她几次三番的胡闹。不是讨厌,那是什么呢???

    见冷美人不回答,苏景年心如刀割。我在你心中,始终不若你在我心中这般重要。

    淡淡说:“我确是有娶妻,她是我表姐,大我八岁。几年前她家突遭变故,贼人害其全家,为了保全她,我才将她娶了进门,做了偏房。我二人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我从始至终都将她当做我亲姐,才没有告诉你我已成亲的事。而我想要娶的人只有你,自从见了你第一面,就是如此。”

    “为何方才不解释?”莫若离听了苏景年的话,心里的气早就不见了踪影。这傻人是打定了主意要娶自己了,可自己却是要嫁给南国太子。暗叹,造化弄人,天意难测,心中酸楚萧瑟,却又无可奈何。

    “方才见你要走,一时心急,不知从何说起。”没有脱离天京之前,是无论如何不能让冷美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否则就是把美人推向了危险边缘。

    “傻。”莫若离叹道,“疼么?”

    苏景年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摇头。

    看着她那委屈的模样,莫若离真是好气又好笑。

    “不讨厌。”声细如蚊。

    “什么???”疑惑地看向冷美人,苏景年满眼的不可置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刚刚被拧得坏掉了?

    “。。。。。。”莫若离无奈,轻咳一声,低声说:“不讨厌!”

    “嘿嘿嘿,”苏景年闻言傻笑起来,心里甜的好似打翻了蜜罐般,之前的委屈与愤恼全然被抛在了脑后。说:“再过三日便是天京一年一度的烟花祭了,我约离若去观烟花可好?”

    “好。”莫若离弯起了眼角,这傻人却是傻得透彻,不知记仇。只是不知,若是知道了自己不能嫁给她,会不会还是这般。

    “嗯!你等我来接你,晚上坏人多,一个人出去不安全。”苏景年认真嘱咐道。

    莫若离挑眉,说:“离若现下就觉得不甚安全呢。”

    “额。”苏景年语塞,自己如色狼般抱了冷美人半天,居然还有脸提醒冷美人安全。老脸一红,狡辩道:“那怎么一样,我又不是坏人,你现在最安全了。”

    莫若离翻个白眼,这个小无赖。

    见苏景年的遮掩布被泪水打湿了,整片粘在脸上。心想这定是不舒服的,便要抬手将布条解去。

    “不!”苏景年惊得赶忙用手捂住左眼,右眼满是惊恐之色。

    “。。。。。。”莫若离顿时觉得是自己唐突了,她的眼睛想必是最不愿意被人触碰的地方了。毕竟如此完美的一个人,偏偏瞎了一只眼睛。

    苏景年见莫若离有些失落,忙劝解道:“这只眼睛自幼得了病,见不得光的。我对此并不在意,离若也不要在意才好。”

    “嗯。”莫若离闻言,心里更是断定,这傻人对这只眼睛在意的很,自己以后万万不可再随意碰触她的心伤才好。

    二人又是闲聊了许久,苏景年才将莫若离放了下来。见天色已然不早,便告了辞,潜回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