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20章 阿难陀与石桥
    “你!!!”墨羽指着苏景年,气得手指直颤,羞得脸面通红。这半瞎到底是在作甚么?!!!怎么拿起公主的茶杯就喝了起来?!!!难道不知男女有别?!!!竟不顾男女大防?!!!

    苏景年边喝茶,边撇了眼炸毛的墨羽,又眨眨眼看向莫若离。好似无辜道,怎么了嘛。。。

    没人看见,莫若离藏在青丝下的耳朵,红到了耳尖。

    看了眼墨羽,莫若离说,“这玉蝶,乃是北方特产的梅种。”将话题重新引回到梅花上。

    墨羽万般气恼噎于心中,只怒视苏景年。

    苏景年放下茶盏,呼呼舌头,道,“不错,此种正是北方的特产,玉蝶。完颜小姐生于北方,却常年在外奔波。在下以玉蝶赠玉人,望能些许减轻完颜小姐的思乡之情,也盼在下与完颜小姐的友情,如玉蝶般凌寒傲立,冰清玉洁,不为世俗所折、所污。”

    “多谢苏公子。”莫若离看向木匣,说:“天京距离玉蝶产地也算遥远,苏公子可否告知,这木匣机关若何?”

    墨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花朵不败、冰雪不融,是因着匣中有机关。

    “完颜小姐果真冰雪聪明。”苏景年彻底笑开了花。

    起身按下匣盖隐藏的机关按钮,“啪。”,木匣侧面整齐弹出三个暗格,格子里盛满冰水。

    “这匣子由百年金丝柚木制作而成,遇冷遇热皆能维持原形;匣子与暗格内壁均以冰蚕丝裹实,故而保温储冷,又滴水不漏。玉蝶由北方快马送来,每过一日便到沿途城中冰室更换新冰,以能封住其最原始的样貌,连这花枝上的落雪都不曾融化。”

    “原是如此。”莫若离回道。

    墨羽暗叹,这半瞎一定是被公主迷得脑袋生了病。居然为了送一枝玉蝶,用百木之王金丝柚木做匣子,用丝帛之后冰蚕丝做隔水布。玉蝶虽易得,可这盛着它的两样东西,确是宝中之宝,有市无价啊!!!不行,等这半瞎走了,我定要借来木匣,拿去找殇侍卫谈(炫)谈(耀)人(一)生(番)。{墨殇:泥(你)奏(走)凯(开)。。。}

    苏景年扣上暗格,合上匣盖,说道,:“只要按时更换冰块,玉蝶仍能持续绽放数日。”

    莫若离并不接话,起身移至窗边。

    窗外雨住风歇,明轮初挂。秦淮两岸一时华灯初上,柔情万种。

    莫若离临窗而立,望着水面各色霓虹,心绪浮动。

    墨羽见公主静默不语,怕是对半瞎有话要说,就识相的退了下去。看来这半瞎也还是走不进公主冰封的心啊,可惜。

    少焉,莫若离低声道,“苏公子的心意,我心领了。”

    水面风骤起,吹得莫若离三千青丝与雪白衣袂翩然而起,轻舞空中,好似月宫嫦娥御风而行。

    伴着烈烈风声,莫若离垂眸说:“只不过,再娇美的花朵,盛放后总要凋落。再倾城的容颜,百年后不过黄土一捧。人心痴恋,才有眷念。这世间,万事万物,不过都只是镜花水月。”

    转头看向苏景年,“又何苦,自欺欺人。”

    苏景年愕然,心里生生地疼了起来。

    不过只是枝玉蝶,冷美人竟心生悲凉至此。万事万物,不过是镜花水月、自欺欺人???

    这个女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把性子养得凉薄冷漠至此???

    人的一颗心,到底能有多坚强,才敢决绝到放弃红尘,流放荒芜;

    人的一颗心,究竟又有多脆弱,才能惴惴不安到猜忌全天下的人。

    强按下冲过去抱住她的冲动,苏景年死握双拳,走到她身边。

    深深的凝望莫若离双眸,唤道:“离若。”

    莫若离回望她。

    苏景年一字一顿,说:“你可知我为何叫苏难?”

    莫若离摇头不语。

    “那我便为你和我,讲个故事吧。”

    苏景年望向窗外,轻声道,“阿难是我的本名,取自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的阿难尊者。世人皆知阿难志操坚固,虽屡遭美□□惑,却岿然不动,终究得以保全梵行。我母亲为我取名阿难,也是期盼我如阿难般,意志坚定,不被尘世侵染。可世人却不知,阿难曾有着这样一段故事。”

    “阿难出身高贵,父亲是白饭王,哥哥是提婆达多。又姿容瑰丽,受万千少女倾慕。求亲的媒婆都快将门槛踏破,但阿难不为所动,只潜心修行,誓证佛果。

    这一日,阿难途径一庙会,于息壤的人流中,远远的看见了一位年轻少女。只看一眼,阿难就认定,这个女子就是自己苦候的因果。

    只是可惜啊,人潮汹涌,他始终无法走到那少女的身边。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于人海,再无踪迹。

    接下来的几年,阿难寻了又寻,找了又找,仍是芳踪难觅。

    阿难便每天向佛祖祈祷,期望能再此见到那少女。

    他的诚心终是打动了佛祖。

    佛祖问:‘阿难,你想再看到那女子么?’

    阿难回:‘是!弟子只想再看她一眼!”

    佛祖问:‘如果要放弃你现在的一切,你愿意么?’

    阿难回:‘弟子愿放弃所有!’

    佛祖问:‘要你再修行五百年,方能见她一面。你愿意么?’

    阿难回:‘我愿化身那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她从我身上走过。’

    佛祖叹曰:‘你是多喜欢这个女子?难道只见一面,便倾一世之心?难道不问回报,就甘愿付出所有?阿难,某日等那女子从桥上走过,那也便只是经过罢了。岂可知,那时你已化身成了石桥,与你厮守的,注定只有风雨。’

    阿难回:‘只因她是她。她既是她,我便才是我。无她,便不再有我了。只一面,已足以让我舍弃所有;再一面,风雨又何惧之有。’”

    苏景年转头看向莫若离,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动情道,“离若,世间千般苦,我不愿你一人茕茕独立。纵使让我化身石桥,受尽风吹雨打,我也愿守在你身边。”[1]

    “唉。”莫若离长叹,抬起广袖,拭去苏景年脸上的热泪,淡淡道,“傻。”

    。。。。。。。。。。。。。。。。。。。。。。。。。。。。。。。。。。。。。。。。。。。。。。。。。。。。。。。。。。。。。。。。。。。。。。。。。。。。。。。、

    太极宫

    惠帝坐于龙位,以手托腮,冷眼看着殿内唇枪舌战的太子和高英。

    太子忿然道:“我东宫太子妃位一直空缺,如今求婚于大金长公主,有何不妥?!!!”

    继而嗤笑一声,道:“我二人身份高贵,皆是皇室帝胄,门当户对。再者南国与大金联姻,可掐北域之咽喉,一举双得。”

    高英眯眯双眼,暗想:“这是暗讽咱家出身卑贱,无权干涉皇族家事。而且还要将除去北域王这件差事从咱家手中夺去,收归己有。太子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谄媚道:“一切若能依表家所言,顺利进展,奴才也是觉得甚好。只不过,表家怕是忘记了,在那接风宴上,北域王与大金十二皇子是多么的情真意切,互相欣赏。长公主与十二皇子同母同父,可谓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十二皇子的态度也可说是能代表长公主之意吧???怕是表家落花有意,长公主流水无情啊。”

    “你!”太子噎住,与莫若离私下联络的事情,是万万上不得台面的。心虚道,“女子出嫁从夫,娶进门来,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呵呵呵。”这大殿内的最后一人,听闻太子所言,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人身着黑袍,脸部完全遮掩于袍帽之下。

    太子暴怒,“你里家跟着掺和什么?!!!”

    高英见黑袍人嘲笑太子,心下十分痛快。再补上一刀,说“表家别急啊,里家笑自是有他的道理。其实这长公主与十二皇子自从金国前皇后去了之后,在朝中可谓是孤苦无依,就算表家娶了来,长公主也愿倾情相助。可以她的势力,能否影响这金国皇帝的决策,还是个大大的未知之数。表家怕是见了十二皇子后,就被美色迷昏了头了吧。”

    “!!!”太子一口气梗在喉头,气得浑身发抖。这分家怎么句句直逼要害???莫若离暗中控制金国赫舍里与富查二族的事,又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明言的事。转念一想,莫不是分家得了什么风声?!!!还是?!!!

    惊诧的看了看黑袍人,又恐惧的偷瞄了惠帝几眼。一时气势全无,手心冷汗直冒。

    “好啦。”惠帝冷声道,“和亲的事不是说了再议么,你们两个聒噪的很。先退下吧,朕与里家有话要说。”挥手遣退太子与高英。

    “诺。”二人均看了眼黑袍人,便转身离去。

    惠帝皱眉,揉着太阳穴,说:“里家,这阵子辛苦你了。表家那边还要再盯着些,如若他再私自会见金国的那个,那个什么完颜离若的,你记得及时告诉朕。”

    “诺。”黑袍人躬身行礼。

    “北域王这件事,里家怎么看。”惠帝问道。

    “杀,此人诡滑奸诈,必及早除之。”

    “唉,那日你也是见了的,怕是除之不易。”惠帝叹道,那小儿如若好杀,早就死了成千上万次了。

    “这差事,宗家本是给了分家。我观之,表家也有意。且看表、分二家能否得手,如若倾二家之力,尚不能除之。里家愿殚精竭虑,为宗家分忧。”

    惠帝欣慰万分,说:“呵呵呵,好,好啊。不愧是朕的里家,你从未让朕失望过。”

    继而难掩失望,说道:“里家,你知道的。朕的江山如若可以传于你,这龙位必然是你囊中之物。太子智虑短浅,虚有其表,岂是那为君之料?怎奈何其他众皇子更是不堪,他们如若与你想比,简直是判若云泥。可惜天意弄人啊!!!”

    长叹一口声,说:“待朕百年后,定赐你监国。太子这万里河山,只能仰仗你与高英的辅佐啊。”

    “宗家放心,里家誓死拥护太子。”

    “呵呵呵,好,有里家这句话,朕就算是现在阖眼,也是了无遗憾了。”

    二人又聊了会,黑袍人告退,从暗道离开皇宫。

    走在空无一人的暗道,黑袍人边走边笑。

    我与高英,辅佐太子共守万里江山???宗家,你放心,你死之前定是能看到太子与高英是如何在你面前惨死,这万里江山又是如何被我夺入手中的。苏景年,你可要挺住啊,不要在我出现之前死了才好。

    [1]---这则故事是几则故事与人物生平捏合而成,实乃虚构。

    参考了阿难的生平、摩登伽女的故事、石桥禅、电影《剑雨》中的人物对白等。皆出自百度,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一下,都是非常感人的故事。

    其中涉及到宗教与阿难尊者,如有不敬,在下就此深表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