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9章 赠玉蝶
    “怕你来了,寻不见我,要着急了。”苏景年有些难为情地的笑了起来,白皙的脸蛋也跟着红了起来。

    “。。。”莫若离沉默少顷,轻声道,“傻。”

    苏景年闻言,挠了挠头。说:“这雨怕是一时半刻停不下了,能否借到完颜小姐处避避雨?”

    “恩。”

    “我来撑伞吧。”

    “恩。”莫若离递过伞去,转身于前面领路,弯了眼角。

    苏景年接过油纸伞,木质的伞柄上还残留着莫若离手心的余温,烫的她心里暖暖的。跟在莫若离身后,将冷美人完完全全的罩在伞下,自己半个身子却仍在雨里。

    二人方才离去,绿荷就寻了过来,一无所获。

    “下去吧。”

    遣退了独自而归的绿荷,未央双臂环膝蜷缩在窗边的高榻上。将头深深的埋在双臂里,光着的双脚因着冷,瑟瑟的摩擦相互取暖,却怎么也暖和不起来。

    连那歌声也再寻不得见了,窗外只剩下冰冷的风与雨,再无其他。

    思君忆君不见君,

    犹忆西行崇山峻。

    人皆劝我杯中物,

    谁知宁死万鬼腹。

    宋玉多舛愁断空,

    从流细娘葬花容。

    “让他饮下这杯酒。”主儿的声音又在脑海响起。

    淫雨霏霏,秋风长啸,淹没了屋内的呜咽。

    这厢边,墨羽见公主引着半瞎上船,便将二人带至主间。

    “坐。”莫若离请道。

    “多谢完颜小姐。”苏景年解了身后的木匣,坐了下来。

    这主间是这艘船的会客处,简约精细,室内侵染着主人独特的香气,芬芳而清新。间内仅于中心位置放置桌椅,供主客使用。两侧皆为临水窗,于一侧放置着一把五十弦。布置简单至极,可见主人并不是那扭捏造作之人。

    墨羽泡了新茶,又拿来干帕给苏景年。

    苏景年道了谢,用帕子擦干头发。要了跟细绳,将头发扎成马尾,干净利索,又是一派风流。

    莫若离见苏景年衣服湿哒哒的,紧紧贴在身上,让她身形尽显。与之前雄姿勃发的样子全然不同,整个人看起来阴柔且单薄。不由得眉头又皱了起来。

    淡淡道,“羽儿,煮些姜茶来。”

    “是。”墨羽领命下去煮茶。

    屋子里一下只剩下默默无语的两人,氛围有些局促。

    苏景年踟蹰半晌,试探问道,“完颜小姐,多日不见,一切可还安好?”

    “恩。”又是没有下文。

    “额,”苏景年噎了下,继续道,“那、那、那墨殇姑娘,一切可还安好?”此话一出,恨不得将舌头咬下来。

    “?”莫若离挑眉,“恩。”

    苏景年咽了口唾沫,没了话语,实在是接不下去了。垂下头,脸都憋红了。

    暗自懊恼着怎么一遇到冷美人,自己就这般笨拙?连舌头都要打结了?平时的伶牙俐齿哪去了?怂!!!简直怂到家了!!!又心生悲戚,冷美人本就对自己无甚好感,这下怕是印象更差了。

    莫若离见苏景年沉陷于天人交战,小脸忽红忽白,好似走马灯般瞬息万变。一会像只呲牙的小狐狸,一会又变成了眼泪汪汪的大兔子,十分有趣。

    不忍她再暗自纠结,便说:“苏公子,一切可也还安好?”

    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苏景年闻言赶忙抬头,急切道:“好,好,好,我好得很呢!!!”

    “恩。”莫若离强忍笑意,“那不知苏公子欲见我,有何事?”

    “啊???!”苏景年惊得张大了嘴巴,不曾想莫若离会这般单刀直入的询问来意,心里慌乱一片。

    “我、我,”眼珠一转,说:“我想跟完颜小姐交个朋友。”

    “哦?交朋友?”莫若离佯装不解问道。

    “对,对。我想跟完颜小姐交朋友。”苏景年脸上堆起殷勤的笑容,正经道,“在下也是做布匹生意的,想与完颜小姐的白氏布庄合作,所以特地约见完颜小姐。”

    莫若离玩味的看着苏景年,说道,“那不知苏公子,想要如何合作呢?”

    “在下听闻白氏布庄在九州遍地都有设庄,生意可以说是遍地开花。甚至连前朝中断的丝绸之路,贵庄都已经重新打通。”苏景年开始施展自己不要脸的绝技,编起瞎话来。

    “丝绸之路?”莫若离不解,转念一想,说“苏公子所说的,可是通往西域与大秦之路?”

    见冷美人接了话柄,苏景年长出一口气,说,“正是。在下想与完颜小姐和白氏布庄合作的,就是那丝绸之路的买卖了。”

    “愿闻其详。”莫若离来了兴致。他竟对此路感兴趣,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西域与中土相隔甚远,两地民俗文化全然不同,若是将此处的市贸货物买卖到彼处,民众见了新奇,必然抢购一空;且奇货可居,定牟利高昂。此路已通,但是走过货的商户却是少之又少,在下也是多方打听之下方得知此消息,可见此路走得并不顺畅。”

    见莫若离听得认真,苏景年不忍停下饮茶解渴。站了一天滴水未进,她嗓子都要冒烟了。

    干咽了口,继续道:“在下思衬着这路不畅的原因无非是有二,一是路途遥远,凶险万分,运气不好则血本无归,其他商家不敢贸然参与;二是白氏布庄所产布匹不愁销路,与其冒险远贩,不若就近薄利多销。所以需走此路远贩的货物数量又十分有限。”

    “恩,”莫若离回道,此子果非池中物。

    “在下愿意为白氏布庄量产布匹,以作远贩。私下也算结识了一些江湖人士,其中不乏好手,可雇为商队护卫。待货物充盈,人强马壮,此路不愁不通。稳取豪利,其他商户必慕名而来,届时又可收取佣金。是为一箭双雕。”言毕捧起茶盏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饮完仍意犹未尽。

    莫若离于面纱下勾起嘴角,垂眸道,“世人皆言,商人重利轻离别。苏公子将如此妙法全盘托出,就不怕我翻脸不认人,独自牟利么?”

    苏景年饮饱,放下茶盏,笑道,“不怕,在下是要与完颜小姐做朋友的,商业上的合作不过是锦上添花。再者,苏难绝对相信完颜小姐,断不是那眼中只有铜臭之人。”

    “是么。”莫若离闻言,心中燃起小小的感动。不过才见了三面,相信二字足抵千金。

    又自嘲,这人连买司马的黄金二十万都能轻易推拒,何论千金。倒是自己以俗世推敲他,不免失礼了些。

    苏景年怕莫若离不信自己,说:“也请完颜小姐相信在下,在下对完颜小姐与白氏布庄绝无任何恶意。”回身拿起木匣,托于双手,说:“此物便可代表在下心意,请完颜小姐收下。”

    墨羽端着姜茶入屋,便看见半瞎将木匣赠给小姐。

    调笑道,“苏公子真是大手笔,这么大的木匣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过往那些王孙贵族,送的可都是世间少有的珍宝呢。”只是我家公主眼光高,根本不屑收罢了。

    苏景年闻言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只因这木匣所盛之物,绝非什么世间少有,更不是什么珍宝。

    送,怕礼物寒酸,唐突佳人;不送,这话都放出去了,还说代表了自己的心意,心意岂是可以收回的?一时间进退两难。

    莫若离暗自摇头,这人弱点无他,只是太易琢磨,心中所想,几乎全然写于脸上。情绪如此浅显,定是要吃大亏的。

    主动伸手接过木匣,放于面前,说:“莫要听羽儿乱讲。”言毕,横了墨羽一眼。

    墨羽吐吐舌头,为二人各上了碗姜茶,收了苏景年的空盏。

    这颗定心丸,苏景年吃得倍儿爽。笑道,“确不是什么珍贵的礼物,还请完颜小姐不要嫌弃才好。”

    “哪里。”莫若离将木匣上暗扣打开,掀起匣盖,一时冷香扑鼻,白气四起。

    待盖子完全掀起,一枝带雪白梅映入众人眼帘。这梅花瓣状若翩翩蝴蝶,绛紫色花萼搭配纯白色花瓣,美不胜收,正是难得一见的梅中玉蝶种。

    墨羽惊得说不出话来,现下所处位置可是南国天京啊,外面还在下着雨?!!!这雪、这梅如何凭空出现???

    纤纤玉指轻抚花瓣,丝丝凉凉,冰得都指尖泛起了红。莫若离眸子渐渐闪起光华,连眼角和面纱下的唇角也勾了起来。

    一笑嫣然撩心弦,明波一顾再无他。苏景年感觉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眼中除去眼前之人,再无他物。

    痴痴地凝望着,念道,“巧笑倩兮,美目盼兮。”[1]

    莫若离见她又呆傻起来,笑意更深。

    墨羽连白眼都懒得翻了,哼唧说:“苏公子,再看下去,姜茶都要凉啦。”

    “哦。”苏景年闻言回神,十分尴尬,捧起姜茶大口大口的喝起来。怎知墨羽那句“姜茶要凉了”只是提醒之话,茶哪里能凉的那么快。

    “噗啊。。。咳咳咳。。。”烫的她连呛了几口,嘴里更是火辣辣。情急之下,赶忙拿起桌上一杯旧茶猛灌解烫。只是她忘记了,自己的那杯先前因着口渴,早就喝光了,连空盏都刚刚被墨羽换了下去。

    [1]---《诗经·卫风·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