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6章 一处相思两处愁,三杯琼浆四方斗---丝竹
    “皇上驾到!!!太子殿下驾到!!!”

    “恭迎圣驾!!!”众人低首行礼。

    惠帝负手而来,大步流星。头戴双龙戏珠紫金冠,身着朱色辑丝丝绸龙袍,上绣龙、翟纹、十二章;腰间带一把黄铜宝剑,通体镌满古文;头发与胡须虽有些花白,但精神矍铄;丹凤眼中精光闪耀,不断扫视殿内众人;面如秋月,笑意莘莘,却远未及眼底;眉宇间傲气凛然,神采飞扬;有睥睨天下之势,卓然九州之姿。

    苏景年不免暗叹,这就是一国之君,大齐之帝;雄霸天下,傲视神州!

    太子紧随其后,一身明黄龙袍,脸上棱角分明,浓眉美髯,俊美非常。进殿起先是盯着苏景年看了看,又瞥了瞥龙位旁的永宁。

    皇上踏上皇位,笑着对众人道,“诸位,久等啊。”声音雄浑苍劲,不恶而严。

    “臣,参加皇上,太子殿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这是苏景年与老七。

    “十二/达瓦参见皇上,太子殿下/殿~下。”这是十二与达瓦。

    “儿臣参见父皇,太子哥哥。”永宁低眉道。

    众仆人与内侍也都纷纷行礼。

    “呵呵呵,不要客气。来了南国就要像到了自己家一样才对,不必拘泥!都请落座吧。”老皇帝说完,自己解了宝剑,先坐了下来,众人也都依次落座。

    皇帝抬眼示意高英,高英接了眼神。躬身行礼后,便开始念起冗长的诏文。

    无非是惠帝天恩深泽,沐浴九州,倬天下王族于南国游玩避寒;望诸国和睦共处,仁施百姓;愿黄天感惠帝之德行,和风沐雨,佑五湖之丰收,保四海之安稳云云。

    主人家的客套话总是要说的,即便如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客人们更是要屏息凝神,认真聆听;到“精彩处”还得投去赞许、感恩的目光,以配合之,真可谓是劳心劳神。

    众人中最痛苦者,莫过是达瓦了。完全是鸭子听雷,只能等仓决听完几句后,给她翻译成藏语,才能露出了然的神情。

    苏景年却自顾自的为自己斟了杯酒,品了起来,全然不顾高英能杀死人的目光。惠帝见了,也不言语,只默默的挑眉看着,心下疑窦悄生。

    诏文念毕,惠帝吩咐道,“开席。”

    “掌灯!!!开席!!!”高英边宣道,边暗瞥苏景年,眼里满是狞厉。

    殿外内侍、宫女得了令,由几道侧门有序而入。

    队首内侍以火折子将烛台上蜡烛一一点亮,殿内本就镶金嵌银,珍珠宝石满室,见了光,一时流光溢彩,明如白昼。

    宫女们凌波微步,手中佳肴辗转腾挪,玉盘金爵璀璨斑斓。冷菜热菜摆了足足七七四十九道,为这宴席第一序;

    惠帝抬手请道,“诸位起筷吧,尝尝朕这御膳房的手艺。”

    “诺。”众人应了,纷纷动筷。

    太子见众人皆尝了菜肴,便举杯道,“诸位远来是客,今日这第一杯酒,由本宫代父皇敬诸位,愿诸位在南国度过一个美妙且难忘的冬天。”言罢掩面提杯,一口饮尽。

    除永宁外,在座皆跟随。太子又连敬两杯,仍是唯有永宁不见动作。

    太子见状,十分不悦,戏谑道,“皇妹为何不动杯?莫不是嫌哥哥这祝酒词说得不够好?如此不如皇妹也颂一句,好为这宴席助助兴啊?”

    太子与永宁分坐于惠帝左右前方,永宁闻言瞟了眼惠帝。见其无甚表情,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起来。

    回道,“太子哥哥颂的已是极好,妹妹方才只是一时失神,忘记了饮酒罢了。不过哥哥既要妹妹也颂一句,那妹妹就献丑随意颂上一句,也算是为诸位接风洗尘了。”

    略作沉思,明眸低转,念道:“新别断桥树已成,无言独身照画屏。满堂看客旧知音,野船弄酒鸳鸯泣。”

    大殿内一阵错愕,这永宁公主是怎地了?竟此等大胆,在这样正式的场合,颂出如此满载相思的诗句???在座的可都是各国皇室的翘楚,一言一行皆是代表着各国的脸面。作为礼仪之邦、堂堂大齐公主,怎能如此直白的表达对情郎的思忆???

    惠帝狠狠地瞪了一眼太子,连高英都忍不住飞了他一个白眼。太子面色尴尬,手足无措。

    永宁抬眼,暗中撇了眼太子,又看向众人,凄凄然道,“怎地?诸位是嫌弃永宁颂的不够好么?”

    轻叹一声,潸然泪下,“是怪永宁了。只是今日见了诸位,皆是英姿风发,青春正好。便想起我那可怜的端木驸马,年仅十五,便撒手离我而去。如今算算,已是有八个年头了。”

    言罢以广袖抬手拭泪,轻轻啜泣起来。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永宁公主是在思忆早逝的端木驸马。

    这驸马年纪轻轻便早早陨落,可谓是天妒英才;公主为驸马守寡八年,忠贞不二;在座皆暗自喟叹,命运竟弄人于此;神仙眷侣,阴阳永隔;如花美眷,枉然蹉跎。

    惠帝赶忙起身来到永宁身边,双膝跪地,眼底泛红。双臂环住他最心爱的女儿,轻轻抚背安慰道,“我儿莫哭,爹的心都要碎了。”

    高英见状,赶忙跟着大哭起来,泪水连连。太子则整个人彻底蔫了下去,没了言语。

    苏景年本也是暗中责怪太子多事,干什么没事逼人家喝酒。

    这下倒好,美人流珠,天子下跪,如何收场?!况且我还未登场,这宴会难不成就要就此结束?!

    苏景年因与永宁坐在同一侧,转头看过去,便恰巧看见永宁广袖下,勾起的嘴角。

    顿时心生挫败,以手扶额。心道,“好么,我还担心这御姐和驸马的狗血情史,会影响宴会的进程,打乱我在老皇帝面前做戏的计划。合着人家公主已经是在演了有木有?!!!这出神入化的演技,豆大的泪珠,奥斯卡影后手到擒来有木有?!!!。”

    继而思虑翻涌,我做戏是为了迷惑多疑的老皇帝。可公主这场戏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喝!”达瓦见永宁哭得伤心至极,情急之下,只端着酒杯站起来喊道,又对着仓决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藏语。

    仓决跟着起来,冲达瓦宠溺的笑笑。继而对众人福了福,“圣上,诸位主子。我家公主说:‘永宁公主殿对端木驸马用情至深,可谓感天动地。我等为何不一起敬公主一杯?这世间千金易觅得,有情郎难寻。公主殿下至情至性,实乃天下楷模。’”声音沉稳,言辞流利。

    达瓦难掩眼中的崇拜,对着仓决不住的点头。

    “是了是了,”老七赶忙接到。也起身提盏,“逝者已矣,公主用情,可昭日月。驸马泉下有知,必然甚感欣慰。”

    十二附和道,“达瓦公主与宣王殿下所言皆是十二心中所想,公主殿下切莫过于悲伤。”

    惠帝感激的望向众人,这位睥睨天下的王者,如今在众人眼中也只是个无措的老父。

    惠帝心中暗悔:“当年端木家的事,如若不吩咐给表家和分家,而由自己亲自动手,就不会让永宁参破其中玄机,至今仍然深陷于端木之死,不可自拔。”

    苏景年最后方才座位上站起,说道,“人生苦短,逝者如斯;天道难参,彼岸终至;真爱委实难寻,这世间多少人孤苦一生;孑然一身,纵使坐拥再多的荣华,不过也只是大梦一场;公主既觅得所爱,已实属幸福;而驸马永存于公主心中,于逝者便是最好的慰藉了。”

    众人闻言皆沉默不语,暗自沉思。

    苏景年笑着秉道:“圣上,臣自认略识音律。愿献曲一首,以解公主愁思。”

    惠帝回道,“好,好。”

    老七欣喜道:“老九所言可是当年那首妙曲???”

    “正是,”苏景年看向老七,“不知七哥是否还记得曲子韵律?如果能与哥哥合奏,那是最好不过了。”

    老七双眼放光,“当然是记得的!!!这妙曲献给殿下确实甚好!!!来人!取来箜篌与玉笛!”唤来内侍,取来箜篌与玉笛。

    苏景年与老七相视一笑,无需多言。

    苏景年玉指轻撩,箜篌空灵的音律飞转而出;老七阖眼,悠扬笛声响于大殿。二人配合无间,相辅相成。

    这曲子乍闻下,低沉婉柔,如泣如诉;细品之,潇洒豪迈又在其中,实乃此曲之魂。

    如清泉击石,似清风拂面;自在洒脱,超俗释然。

    苏景年唱到:

    “昨夜小楼又东风,

    春心泛秋意上心头,

    恰似故人远来载乡愁。

    今夜月稀掩朦胧,

    低声叹呢喃望星空,

    恰似回首终究一场梦。

    轻轻叹哀怨,

    轻轻唱离愁,

    洗尽铅华终究染懵懂。

    轻轻探凡缘,

    轻轻尝离愁,

    人生何许终究换来一场疯。

    昨夜小楼泣东风,

    珠帘泛婆娑湿衣袖,

    恰似故人远来葬花落。

    今夜月稀掩朦胧,

    低声叹呢望星空,

    恰似回首终究一场梦。”

    (歌词来自:《昨夜小楼又东风》---季忠平、袁永兴)

    一曲唱罢,满殿仍在曲境之中,不能自拔。

    十二本是别扭于双方对立的身份,却也被这曲子所深深地吸引了去,再次被苏景年的才情所征服。

    达瓦与仓决的手握得更紧了,深情互视对方。

    惠帝满皱眉沉思,这般豪迈话语、此等绝妙词曲,若非亲眼所见所闻,谁会相信是出自一位年仅十七岁少年?洗尽铅华、大梦一场???苏辰缪,你可知你儿如此???生子当如苏景年!!!心中疑虑更深。

    永宁拭去泪水,恢复笑容,“父皇,儿臣没事了。”

    惠帝回笑道:“你呀,爹就只拿你没办法。”起身走回龙位,途中自是免不了剜了太子好几眼。

    永宁起身提盏:“让诸位见笑了,永宁自罚一杯。”掩面饮酒。

    又笑道,“多谢毅王与宣王合作的天籁之曲,本宫心中愁思确实纾解不少。”

    苏景年回道,“殿下哪里话。我与七哥算算也是多年未曾再合奏过,不免生涩了些,献丑了。”

    “好了好了,诸位都落座吧。”惠帝接过话锋,佯问道,“不过,朕却不知,宣王与毅王的兄弟之情何时如此之要好?又为何共同识得演奏此曲?”

    老七动情回道,“圣上,臣少时体弱多病,父王曾将臣送去北域养病。当时臣独在异乡,思亲之情难以自抑,多得老九一直陪伴于侧,宽慰劝解。又教臣此曲,让臣聊以慰藉。曲子情真意切,我二人又惺惺相惜。故虽已过多年,臣犹铭记于心,从不曾忘却。”

    惠帝眯眼笑道:“原来如此,呵呵呵,看来毅王果然如传闻般,少时便有奇才啊。”北域深不可测,如今西疆也要插手?

    转头瞥见十二不阴不晴的脸,顿时计由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