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4章 天下为聘礼,司马作嫁妆
    两日前,北域使团按照礼制,于大丰港下船,换了陆路行装。贡品提携,浩浩荡荡;一行近百人,首尾绵延二里。

    夙兴夜寐,日夜兼程,如今已到达天京城下。

    “北域使团!奉旨出行!行人避让!”队伍最前方为首武将高声报道。

    “奉旨出行!行人避让!”武将身后的持旗官附和道。持旗官共六人,分两排御马而行,肩上旌旗迎风飞舞。黑色旌旗上绣白色“齐”字,表明着主人的身份。

    齐毅王的马车紧随旌旗,左右护卫层层严密,皆是高手。

    城门前出入的行人都自觉规避,为使团让出主路,当然也不乏在旁驻足围观的。

    守城小兵前去通报,不久守城的大将军率领一干人马急匆匆赶来,表情严肃,来者不善。

    “来者何人?!到城门口为何不落马接受盘查?!”将军严声喝道。

    “大胆!你是何人?!见我黑色王旗竟不恭迎?!”武将怒道。

    “我乃守城大将军高迎春!不认得什么黑色王旗!你好速速道明身份,否则就是意图闯城!休怪我等刀剑无眼!”众守城士兵闻言,纷纷抽出手中刀剑,严阵以待。

    北域武将显然被对方的举动惊了一下,“你!你好大胆子!我们乃北域使团,奉旨进京!”抬手向毅王马车作揖到,“马车里,乃是大齐北域王齐毅王。北域王亲临,你个小小守城将军怎敢如此慢待无礼?!就不怕怠慢了王爷,皇上天威震怒,处罚于你吗?!”

    “呵!你口口声声北域王、北域使团、奉旨进京?!可有圣旨做凭据?!可有南国通关文牒?!否则唇红齿白,本将军岂可信你?!这天京重地,又岂是闲杂人等可以擅闯的!!!”高迎春叫嚣道。怕是你北域王根本不在车中,待我替干爹探探你的虚实。

    “你!!!你这分明是故意刁难!!!圣旨怎可能随身携带?!!!再者我北域使团是从海路进京,这通关文牒又从何谈起?!”武将急了,这厮分明是有意刁难,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王爷作对。

    “哼!无凭无据!信口雌黄!”高迎春身后一副将叫道。

    高迎春闻言,昂首笑道,“不过本将军听闻,北域王天赋异禀,先天生得一双异色眸,一黑一绿,天下闻名。既然你无法道明身份,末将恳请马车中人现身相见,是北域使团还是闯城贼子,一看便知。”

    “你这厮简直是不可理喻!!!王爷千金之躯!!!怎是尔等竖子可见?!!!勿要继续纠缠!!!若是误了使团面圣行程,尔等百死难辞!!!”武将言罢抽刀立马,身后使团成员均拔刀相向。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开打。

    “住手!”马车中传来一声呵斥,马车车门被推开。

    忠耀下车宣道,“王爷落辇!”言毕伸手搀扶随之而出的苏景年。

    “参见王爷!”使团成员皆收刀,落马跪拜。

    众人守城将士闻言望去,只见一人身高八尺有余,傲立挺拔;着玄色衮龙袍,胸前与左右臂膀各秀一只金色五爪团龙,怒目嘶吼,威仪肃穆;金冠束发,玉带缠腰,红裤黑靴,干净利落;一双狐狸眼中一墨瞳、一翠瞳光华流转,夺人心魄,剑眉舒展,嘴角含笑;不怒而威,王者之气尽显,这就是大齐北域王,齐毅王苏景年。

    原来苏景年与忠耀回了白鹿七楼,便匿藏行迹,换了衣衫偷偷潜出城与北域使团汇合,防的就是高迎春这类有心之人的试探。

    “末将高迎春参见北域王!!!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高迎春再不识趣,也知道这是触了霉头了,赶快跪下行礼。众守城将士也都收起刀剑,跪下叩首。

    高迎春心道:“干爹还怀疑北域王已经脱离使团,提前进京。想治他个罔顾礼数,私自进京的罪。这下可好,这么大个活人生生出现,让我如何收场。”

    “高将军无须多礼,你们也都起来吧。”苏景年微笑回道。

    “诺。”高迎春松了口气,心道:“这小王爷没有刁难于我,算是万幸。”依言起身。

    怎知上身还未挺直,就被苏景年一脚踹中右肩,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几米开外。落地后呕出一大口血,整个右臂失去了知觉。

    “将军!!!”众守城将士围了过去,高迎春示意众人勿轻举妄动。

    稳稳身形,强忍剧痛,勉强爬起跪下,“咳咳咳,王爷,末将只是恪尽职守,对出入天京的百姓、商旅都要一一盘查。又年资尚浅,未曾认得北域王旗,得罪了王爷,还请王爷恕罪。”这一脚,力道再重半分,这只臂膀就废了。

    苏景年闻言大笑,“哈哈哈哈,恪尽职守?年资尚浅?好,本王今日就替分家教导教导高将军,什么样的旗,才叫做王旗。”

    高迎春听到“分家”二字,面如死灰。暗想:“完了。”

    “来人,给高将军身后插上两杆北域王旗。请高将军带着王旗在天京巡视几圈,好让守城的士兵与全城的百姓都看看。这面旗帜就是当年高祖皇帝御笔亲题,赏赐给北域王世代相传的黑色王旗!见此王旗,如北域王亲临!!!”

    “诺!!!”持旗武官高亢应和,遂将两杆高旗插于高迎春身后。

    “末将,谨遵王爷旨意。”高迎春声如蚊蚋,身体因恐惧颤抖得如筛子筛米般。

    此时城内外已经聚集了不少好事的群众,指指点点,品头论足。明面不敢说,暗地里都为北域王叫好。这个高迎春出了名的贪赃枉法,仗着自己是本朝大太监高英的义子,搜刮民脂民膏,连出城入城的百姓都不放过,该死得很。北域王刚刚来到天京就惩治了阉党一派的走狗,真是大快人心!!!

    “进城,勿要耽误本王面圣的行程。”苏景年反身回到车辇中,吩咐道。

    “北域使团!!!奉旨出行!!!行人避让!!!”武将嘹亮的报声再次响起,比之前更添几分豪气。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众士兵、百姓纷纷跪拜应和。

    东宫议事厅

    “报!属下求见太子殿下。”门外一男声秉道。

    “进。”

    来人推门入屋,轻阖房门。抬眼便呆愣住,这屋里除了太子,怎地还有一位白衣女子?

    这女子可谓是“瑰姿艳逸,仪静体闲”,说不出的曼妙美丽;面纱遮面,不辨真容;却是眼若秋水,目如寒星,来人不禁看呆了。

    “何事?”太子不悦道。

    来人赶忙回神,失措地看向太子。见太子并不介意白衣女子在场,便小心回道,“回殿下,北域使团方才进城了。”

    太子追问道,“恩?分家就这么轻易的让使团进城了???”继而反应过来,“这里没有外人,你但说无妨。”

    “是,”来人这才放心回道,“高迎春本是打算着刁难一二,非要亲自见了北域王才肯放行。怎知北域王居然真的亲自落辇,一脚便踹倒了高迎春。还命人给他身后插上两杆黑色王旗,让他带着王旗去巡城,说是让城里的人都见识见识这老祖宗御赐的王旗。”

    “哈哈哈哈,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太子拍腿大笑,“分家谋划许久,想赶在本宫之前除掉北域王,好到宗家那里去邀功。怎知没得那精钢钻,却非要去揽那瓷器活儿,真真是自作孽,高英那老狗这会怕是肠子都悔青了。”

    “是,是。”来人谄媚附和。

    太子擦擦眼角因大笑溢出的泪水,吩咐道,“你下去吧,本宫还要与贵客久谈。”

    “诺。”来人转身离去,暗中想再看一眼白衣女子。怎料那女子正盯着自己,四目碰撞,满目冰霜,看了个透心凉。不免打个寒颤,赶快闪身离去。

    “长公主莫要见怪,我表家做事一向如此,光明正大,从不遮遮掩掩。”太子自豪道。你迟早是我的皇后,先见见我的心腹也好。

    “。。。。。”莫若离美眸流转,并不接话。

    太子见状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咳,咳。方才长公主的提议,本宫觉得甚好。”

    面带喜色,撇撇八字胡,“本宫迎娶长公主,弟凭姐贵,助十二皇子继承大金皇位。公主与十二皇子则以金国之力,助本宫铲除里家与分家,早日荣登大宝。合双方之力灭北域,以北京为界,平分其领土。可谓各得其索,本宫与公主届时共宰天下,真是美哉、妙哉!哈哈哈哈!”

    莫若离闻言,低眸垂眼,淡淡道,“那就当太子,以这天下为聘礼迎娶若离了。早闻太子爱刀,若离会以鬼皇之刃、苗刀司马做为嫁妆。”

    太子双眼放光,“司马?!!!消失于泗水的司马?!!!哈哈哈!!!好!好!公主真是诚意十足!!!本宫甚感欣慰!!!且稍安勿躁,和亲的事情由本宫操办,相信好消息不久就会传出!!!”

    继而眼珠转动,讨好道,“若、若离,我们迟早是要成亲的,这天下都是你我的。虽说我们交好已有数年,可我至今都未见你真容,不知可否摘下面纱,容我一睹芳容?”

    莫若离反问道,“看与不看,美与不美,又有什么区别?”再好的皮囊,于国于家,不过是祸水罢了。

    “额,”太子噎住,“无,呵呵呵,无甚区别。”不看便不看吧,待洞房花烛,本宫再看不迟。这美或不美嘛,天下面前,容貌又算得上什么?

    “报!参见太子殿下。”这次来人并没有进屋的意思,“皇上口谕,各国使团已悉数入京,明日申时兴庆宫设宴,为各国来使接风洗尘,请殿下与永宁公主按时出席。”

    太子嗤笑,“知道了。”永宁么?呵呵呵,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