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1章 秦淮之约,有缘再见
    “小姐,怎地又是这半瞎~~~真是冤家路窄~~~”

    苏景年听了到墨羽的话,惊诧的抬头看向大船,半瞎二字,从未如此的动听。

    只一瞬间便发现了那个时常萦绕在脑海的白色身影,心里一紧,身子也僵住了。

    大船上灯火通明,临水置案,案上白瓷做皿,正在煮酒。热气升腾,衬得案后坐着的人有些虚幻。心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是她!!!

    那一抹白衣与面纱同记忆中无二,仍然纤尘不染。那人的眼神也依然冷彻清寒,读不出任何的情绪。

    可此时的苏景年,衣衫全湿,裤子挽至膝盖,袍子也被撕开了,头发更是胡乱抹在脸上,长长的刘海挡住碧眸,哪还有一点平时风流少年的样子,根本就是只凌乱不堪的落汤鸡。

    窘迫,窘迫,还是窘迫。境由心生;尴尬,尴尬,委实尴尬。好吧,还掺杂着那么点小害羞。

    苏景年一时竟失了言语,只愣愣的盯着冷眸看。

    湖面上潮湿的空气,也跟着局促起来。

    墨羽暗暗翻白眼,这半瞎,莫不是又开始了。忠耀扶额,王爷,欲求就如此不满吗???

    十七、廿九第一次见自家王爷如此呆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墨殇依旧不露声色,只有船家略作吃惊后,随即就面露了然,笑呵呵的看了看苏景年,又笑呵呵的看了看莫若离。

    片刻后,清冷的声音响起,宛若天籁。

    “看够了么。”还是那句话,却比第一次说出,还要冷上几度,昭显着主人的不悦。

    “没。”这个字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后,苏景年的脸腾地红了起来,赶忙移开视线。如果说适才因为衣衫凌乱,心里有点小害羞的话,那么现在就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再次失态而羞愧难当了。如果这湖上有个地缝(怎么可能会有),苏景年定会第一时间钻进去。

    墨殇上前一步,冲着苏景年福了福,“苏公子,奴婢墨殇这厢有礼了。我家小姐想请您过船一聚,不知公子是否赏脸?”

    “赏!不不,去,我换身衣服马上来!”

    墨羽不明白为什么墨殇会以小姐的名义邀请半瞎上船,但是不见小姐言语,她也不敢反驳。

    忠耀见王爷兴冲冲的跑入船舱,片刻就换好了衣裳,又恢复了一派人模狗样。不禁失笑,人人都道齐毅王霸蛮狠勇,老皇帝更是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却不知老王爷撒手人寰后,他家年幼的小王爷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今天这般摸样。在忠耀眼里,他家王爷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

    不由分说苏景年施展轻功上船,“在下见过完颜小姐。”躬身作揖。

    “恩。”莫若离颔首,轻声道:“苏公子请坐。”

    墨殇为苏景年斟了杯热腾腾的酒,“完颜姑娘好品味,这是新酿的青梅酒。”苏景年抿了口即展眉灿笑。

    苏景年在渔火的映衬下,白皙的脸颊红扑扑的,好似蒙着一层淡淡的光,侧脸的线条依旧棱角分明,此刻更显柔和。灿烂的笑容使得雕刻般的五官愈发生动起来,弯弯的眼睛带着淡淡的喜悦,让人看着说不出的舒服,移不开眼。

    墨羽有些恍惚,这个半瞎有这么好看吗?天下间美人她是见了不少,最美的就属她家公主了。若说男子,确实没有见过比半瞎好看的了。这两个人容貌都是天资,性格却一冷一热,倒是互补的狠。随即被自己想法惊到了,狠狠的晃晃脑子,把这个荒唐的想法甩出脑袋。呸,半瞎就是半瞎,只是半瞎。

    莫若离没有接下一句,只是看了眼墨殇。

    苏景年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这是不想跟自己说话呢。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幽怨,让人看了要联想到受气的小媳妇了。

    “墨殇姑娘,不知完颜小姐邀在下前来一聚,所为何事?”苏景年不失风度,问向墨殇。

    “臭半瞎,死马是不是在你手上?”墨羽掐腰接到。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墨殇的身子不动声色的抖了抖,而莫若离隐藏在面纱下的嘴角抽了抽。

    “死马?”苏景年疑惑的重复道。

    “对!就是死马!识相的话赶快交出来!”墨羽开门见山道明来意。

    “这。。。”苏景年先是无助的看向莫若离,见对方不理她。又看向墨殇,希望谁能稍作解释,解除她的困惑,起码先说说,死马到底是什么呢。

    “咳。”莫若离轻咳一声,提袖遮面,抬盏饮了口酒。动作灵动飘逸,高贵典雅,又夺了苏景年的眼。

    墨殇马上识趣的出来解围,“不是死马,是司马。苏公子手中刚刚拿的刀,名唤司马。”

    “额。。。”苏景年转头幽幽的看向墨羽,眼里满是复杂。此刻的墨羽正在认真的看月亮,数星星。。。

    “我确是不知,这刀有名字。方才船行经过,见水下有光,便下水打捞。至于这刀,想必是有些不寻常的来历,墨殇姑娘可否为在下讲解一二?”

    墨殇眼角瞥见莫若离无甚动作,便应了声,开始讲解司马的来历。

    “司马,为古代官职称呼,主杀伐,此刀亦然。传说此刀是百年前以蚩尤的苗刀之祖做刃,以从九天坠落的玄冥星铁做背,混合熔铸。故刀背坚不可摧,刀刃则无坚不摧;攻守兼备,无懈可击。但此刀杀戮深重,刀下冤魂怨念丛生。过往主人皆受其阴煞影响,心性变的狂暴弑杀,不得善终,世人又称之为鬼皇之刃。传言上代刀主是驻守泗水的将军,因皇帝贪恋将军夫人美貌,派出大军攻打泗水,欲夺之。将军一怒水淹泗水,与敌军同归于尽。”

    “想不到,这把苗刀居然有如此神妙的来历。”苏景年沉吟道,“听闻墨殇姑娘所说,解了我的疑虑。刚刚水下所见,泗水古城确实经历过一场异常惨烈的浩劫,有天灾更有人祸。”

    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我倒不觉得将军所作所为是受到了司马的影响,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莫若离不愿再做纠缠,垂眼道,“此刀是一位重要人士拖我来寻,不料公子早一步寻得。不知公子是否愿意割爱,将此刀让与我,我愿出黄金二十万两。”

    苏景年闻言抿嘴不语,皱眉沉思。

    “公子可是嫌少?公子可给出公子认为合理的价钱,能力范围之内,我自当应允。”

    “不瞒姑娘,这刀是我历经千难万险所得,”苏景年认真回到,“不过我不需完颜姑娘出金。”

    “?”冷眸中一丝疑虑一闪而过,继而恢复深沉。“那不知公子所欲为何?”

    苏景年展颜轻笑,“在下只需完颜姑娘如实回答我三个问题即可。不知姑娘是否愿意?”

    墨羽、墨殇闻言皆是一惊。

    “好,”莫若离依旧淡然,“公子请问。”

    “姑娘有无婚配?”苏景年眼角眨也不眨的盯着莫若离。

    “无。”

    苏景年咽了口,又问,“姑娘。。。有无心上人?”

    “。。。。。。无。”莫若离蹙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苏景年,此刻有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嘿嘿嘿,”苏景年狡猾的笑起来,活像只偷了鸡的狐狸,“在下正要去往天京,不知如何才能再见到姑娘?”

    “你!无赖!”墨羽果断炸毛!前面两个问题已经实属僭越,最后一个更是狡诈无耻至极,这人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要黏上她家公主!

    苏景年不敢看墨羽,讪讪地摸摸鼻子。

    须臾,莫若离几不可闻的轻叹一声,“半月之后,秦淮河畔,白帆金旗,有缘再见。”

    “好,不见不散!”苏景年赶忙应了,笑靥如花。

    饮尽杯中酒,苏景年起身行礼。回小船取了司马,再送回给墨殇。

    直到大船消失在了视野尽头,苏景年仍在船头望着那人远去的方向。

    轻轻唱到: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歌词来自:《南山南》---马頔)

    歌声消逝在湖面,一切又归于平静。

    闭上眼,苏景年思绪万千。这一夜发生的种种片段,一一浮现于脑海,最后只留下那抹白色的身影。完颜离若又是如此,翩然而来,飘然而去,没有驻足,亦无留恋。这个傲然淡漠的女子,在苏景年心中烙下了一个又一个深深的印记。

    再世为人,本以为自己可以放弃一切,为爱而活。可命运弄人,错误的性别,纠结的身份,万千人的性命,都成了一把把无形的枷锁,死死扣住她的身心。即使对完颜离若动了心,却也无法义无反顾的投身。

    她,又是否是自己一直所寻之人呢?

    有些人,只见一面就足以铭记;有些人,送上一生也无法拥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亦不知所终,如梦似鸩。

    “完颜离若,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这夜的洪泽湖,碧波柔荡,一些人注定无法安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