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0章 司马出世,又遇冰山
    告别未央后,小船船头调转,重回航线。划开湖水,继续前行。

    忠耀心疼的为他家小王爷包扎了受伤的右手,然后整个人进入了叨逼叨的状态。

    “王爷!!!那种人你救她作甚?!让她自生自灭才对!”

    “哼!人家救了她的命,她还要打人!!!山野村妇,刁蛮任性!!!”

    “王爷的行程紧的很呢,这等闲事莫要理才对。”云云。

    忠耀仿若一只兴奋的苍蝇,围着苏景年不停的念叨。苏景年不胜其烦,双手掩住耳朵,在船上左躲右避。这忠耀年岁大了吗?更年期啊?她现在特别理解悟空看见唐僧时心中的无奈与烦躁。

    忽然,借着月亮的银光,苏景年发觉在小船右后方,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水中闪烁,时隐时现。

    “船家,船家!停船!”苏景年喊来船家,问道,“船家,你看那水中是什么东西???”

    众人闻言纷纷向苏景年手指之处看去,只见船舷碧波下,一个光点时而发出银色的光芒,时而又隐去,仿佛与天上的皓月呼应一般,美得很,也奇妙的很。

    “嘶。。。。。。”船家捋须抽气,瞪大双眼。这,这,这难不成,难不成是?!!!

    “船家???”苏景年见他不语,只是皱眉沉思,忍不住喊他。

    “公子。”船家躬身作揖,“你非本地人士,定是不知这湖中的传说了,相逢是缘,待老朽为你说说,这洪泽湖底的传说罢。”

    “这洪泽湖水下,可并非是寻常湖泊下面的模样。水下据说淹没着四城五镇,总计九座城池。”

    “啊?!啥?!这么多城池淹没在水里???”忠耀吃惊的喊道。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事啊!

    船家捋须点头,继续道,“是的,洪泽湖的水位从古至今一直在上升,周边的许多要塞重镇,都因为不断上升的湖水,被淹没代殆尽。古人撤离的比较慌忙,许多古城中至今仍然留存着不少值钱的古物,所以来洪泽湖水下寻宝的人从未断过。这其中最出名的宝藏,在泗水城中,据说得此宝藏者可号令天下,但是具体这宝藏是什么,有说是金银财宝的,有说是武林秘籍的,说啥的都有。我们现下就在那泗水城上了。”

    “肯定是金银珠宝!!!”忠耀财的憨笑道。

    苏景年倒是来了兴趣,金银珠宝嘛,她有的是。不过水下寻宝这类新奇的事,她定是要参合参合的。

    打定主意后,对船家吩咐到,“船家,在下觉得既然得见如此奇缘,水下之物又主动显现。如若不将其打捞上来,实属憾事。请船家将船停好,再在下下水探查一番。”

    “额,可是这水中凶险,又恰逢夜间,纵使宝物发光,可目视能及怕是不过半米,属实危险啊,请公子三思。不如今夜现在此处停泊过夜,待天亮后公子再下水也不迟啊。”船家担忧的说道。

    苏景年笑着摇头,“不不,船家此言差矣,这宝物显行,必然只是在这夜里。不然白昼如若现形,怕是早早就被人打捞了去。其独独在凡人无法下水打捞的夜间发光唤主,由此可见此宝必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秘宝、至宝!通人性的很呢。”

    船家震惊的无言以对,这独眼小公子确实高妙。而且刚刚击退水匪那几招,也不是寻常人等。

    他其实是知道的,许多人都曾在晚上遇见水中亮光,守候一夜后待到白日打捞,均无功而返。

    难道这宝物真的像公子所说,一直在等待一个能够在夜间将之打捞出来的主人吗?也好,活了大半辈子了,今儿也见见这新鲜事吧。

    “那好罢,公子,人有旦夕祸福,老朽的话你也听见了。水中古城林立,危险无处不在,你的生死尽在自己手中,与人无尤!”言罢调整船头,向亮光驶去。

    “主子,由我和廿九。。。”十七话还未完,就被苏景年抬手示意打断。

    “这宝物如此通晓人性,必然识主,你我三人一起下探,水中可以互相照应。至于宝物认谁,全凭缘分。”唤来忠耀拿来三根大粗麻绳,将三人右脚脚踝捆定,固定住桅杆上。除去外袍,卷起内袍袍角,准备下水。

    只见月色下,三声噗通,人消失于水面,只冒出几个气泡。

    湖水随着微风摇荡,银轮如浮萍般飘荡。不断送入水中的麻绳,标明那三人的去向。

    初入水中,纵使对湖水的寒冷有准备,用内力护住了心脉和内脏,但是彻骨的寒意还是慢慢侵入皮肤,苏景年不禁打了个冷战。

    入水后她将左眼缠着的布条完全释放,此刻瞪大着双眼欣赏着应入双眸的鱼群与景色。

    随着不断深入,借着月色,与间歇闪耀的宝物光辉,水下的景色不断的在眼前放大,泗水古城逐渐清晰起来。

    只见泗水城外建有六道高大月城,每道月城均有一道月门,月门像双闸门套闸一般,严丝合缝。想来是如若城外发水,可堵住月门,防止水漫入城内。虽未最终避免古城被洪泽吞并的命运,但匠心独运,可见一斑。

    城内街道林立,仍然清晰的可分辨出钟鼓楼与两座宝塔。城中许多地方已经被淤泥、砂石淹没,不辨模样。但从庞大的建筑群与条条交错的街道,绝不难看出,古城当时是多么的繁荣。苏景年心中想起了意大利的庞贝古城,自然之怒,摧毁一切。

    继续往深处亮光游去,身边的十七与廿九身体达到了极限,纷纷上浮。这个深度,已然是他们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亮光在城西的一片类似广场的地方,游到近处,才发现,广场上各种兵器散落着,腐锈斑斑。细细分辨,还能看到泥沙下偶尔暴露的累累白骨,那是人骨。苏景年见此情景,心生疑虑。

    广场中央的一块黑色巨石上,一把修长的利刃赫然插入石中,正是一直吸引着苏景年的亮光来源。

    只见这利刃在石外长约二尺,刀柄芯长约一尺二寸,刀柄已然腐蚀不见,剑身却毫无腐锈。长刃间歇地反射着月光,通体散发着金属夺目的耀眼寒光,宛若在有节奏的均匀呼吸一般。

    大刀刀身、刀柄修长,可单手握把亦可双手执柄。略显弯曲的弧度,凸显出独特的柔和美感,兼有刀、枪两种兵器的特点。刀背宽厚,刀锋摄人。

    苏景年一眼认出,这是一把苗刀!!!更是一把“湖中剑”!!!

    苏景年被这把苗刀深深吸引,心想此等宝刀,吾必得之!用袍角缠住刀柄芯,伸出左手作势就要拔刀。怎料宝刀在她三层内力下的拉拽下,纹丝不动,苏景年心里暗笑,好一把会择主的宝刀。不由分说,换气催出十层内力,双手卧刃,全力拔刀。

    右手伤口猛然被灼烧一般,渗出鲜血。血液在湖中丝毫没有飘散,反而是顺着刀背两边的血槽逐渐向下流去,最终没入黑石。

    苏景年被这景象和右手的疼痛惊呆了,这刀怎地开始吸食她的血液?知道吸血鬼,不知道还有吸血刀???

    轰隆隆隆。。。。。。。水下地底缓缓传来震动与巨响,由远至近,整个洪泽湖翻涌起来,鱼虾遁走。苏景年手上的大刀突然发出肉眼无法承受的巨大金色光芒,苏景年忙闭眼,手上力道不减,继续专心拔刀。

    水面上的人可就不淡定了,突如其来的震动搅得湖水翻滚异常,船家连忙稳住穿舵,。忠耀、十七、廿九抓紧桅杆,盯着水面看。

    远处一艘白帆大船,破涛渐渐行驶过来。

    须臾之后,巨响与翻涌的湖水都归于平静。

    苏景年感觉亮光逐渐褪去,手中的阻力也减去,一抬手,宝刀已从黑石中完全拔出。刀长共计五尺,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了苏景年面前,用手抚摸刀身,仿佛感受到的不是冰冷的金属,而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宝刀是见血开光,认他为主了,心里说不出的兴奋与喜悦。这南国之行,单凭得到这把宝刀,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苏景年奋力浮水,再不上去,她也要扛不住这水压和窒息了。

    湖面上白帆大船已经在小船旁边停好,两艘船、两伙人马,互相打量起来。

    “噗,啊,啊。。。。”苏景年浮上水面,大口大口的吸着新鲜空气,脸色因着寒冷与闭气已经有些惨白,这种差点就要被憋死的感受实在是不想再度尝试了。因为适才湖水涌动,此刻的水上面的苏景年与小船之间已经隔了一段距离。

    “看我捞到了什么!!!”苏景年挥起大刀,笑着向小船上众人炫耀道。这时才发觉,湖面上何时多出一艘大船???而且那船上的人,轮廓为何如此眼熟?

    “少爷!快上来!水里凉啊!”忠耀提醒道,苏景年闻言后向小船游去。

    刚刚爬上小船,就听见耳边传来嗤笑,“小姐,怎地又是这半瞎~~~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