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9章 洪泽湖上路见不平,巧识花魁芳心暗许
    南国冬日的气候与北域有着天差地别,虽温度不若北域寒冷,却有着自己独特的寒意,侵润在空气里。让北方的来客人,总觉得周身湿乎乎,粘腻腻,冷飕飕的。

    苏景年与忠耀乘着由十七与廿九驾驶的马车,一路隐秘从陆路南下。北域使团则从北京经沽口,走水路进天京。

    行了多日,一行人到达了洪泽湖畔。

    傍晚骤雨初歇,微风中凉意阵阵。只见近处,翠绿皑皑,水草丰茂;远处湖面碧波被风轻轻吹皱,泛起丝丝涟漪,与暮霭沉沉的远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夕阳下的洪泽湖,宛如一张水墨丹青。西方云卷云舒,残阳似血,一片朱红;东边晓月出山,冰盏初挂,满目银霜。一日一月竟同时争辉穹窿,一火一冰在空中博弈。

    苏轼的诗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本是描写西湖的句子,却恰恰可以描写当下景色。

    苏景年心里叹道,此等美景只应天上有,人生哪能几回寻?前世现代的工业污染和城市发展,毁了太多太多美丽的自然景色了。今世如能寻得心爱之人,与之踏遍万水千山,遍访红尘,就了无遗憾了。

    忠耀雇了艘独帆小船,众人带上细软,弃了马车,准备渡湖。

    伴随着艄公的号子,小船杨帆起航。

    “诶~~~人说洪泽风光好诶~~~千里银波,万里晴嘞~~~人杰地灵,李耳得道;管鲍分金,情比金坚。古城碧涛下,鱼欢蟹肥美;龟山若远眺,谁人不识君。天下湖色何处寻,最是洪泽鱼米情。”

    苏景年背手立于船头,晚霞映在她半边脸上,她丝毫不觉,心思想着几日前得来的消息。

    完颜离若,金国旧三大贵族完颜氏的庶出之女,是血月事件中,少数的幸存者之一,姐姐完颜宛柔两个月前与金国大皇子成婚。

    五年前,完颜离若用完颜家剩下的巨额遗产,在九州各地始设白氏布庄。生意遍布大江南北,甚至远达波斯。为人却极尽低调神秘,听闻过的人少之又少,见过真容的更是无从打听。

    这样的人儿,如镜中花,水中月。思慕之时,如鲠在喉,可望却不可得,最是难耐。

    落日的最后一缕余晖也消散殆尽,船舶纷纷点起灯笼。银色的湖面映着星星点点的渔火,在夜色下显现出朦胧的美感。

    “救命啊!!!救命啊!!!”尖锐的呼喊伴随着刀剑的撞击声,从远处飘来。这样刺耳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尤显突兀。

    苏景年心下起疑,莫非老皇帝已然发觉她改换了陆路进京?算了,先过去看看再说。

    唤来船家,让他循着声音把船开过去。十七、廿九手按刀柄,严阵以待,只等苏景年一声令下,便要敌人血溅五步。

    船家本欲劝阻,但是看着这主仆一行也非寻常人,尤其是那两个带刀的侍卫,眼神阴沉,骇人的很,只能硬着头皮将船驶过去。

    待小船行驶了一会后,发现水面上一艘大船,被水中十多条小渔船用铁钩钩实,动弹不得。

    而船上打的鸡飞狗跳,众人火拼得正起劲儿。几个丫鬟边逃命边呼喊,而家丁一伙,因为人数处于劣势,渐渐败下阵来,有几个已经挂了彩。另一伙人身着粗布麻衣,身手更是没有章法,全凭人数占优,用车轮阵不断蚕食着家丁阵营。

    看这衣着与身手,估摸着是湖里的水匪吧。

    “都给我住手!!!哈哈哈,你们的小娘子在我手中!!!再敢动一下我就刮花她的脸!!!”一大汉叫嚣道,右手持刀架在姑娘脖子上,左手擒住姑娘的左手。

    一时间两拨人马纷纷定住,家丁见自家主子被擒获,只能将手中兵器颓然扔在地上,不再作抵抗。水匪将家丁和丫鬟押在一边,各个脸色得意,放肆狞笑,完全不在意自己是否是胜之不武。

    绿荷和彩莲悔不当初,当初怎地就听从小姐的话,只带了几个武功平平的家丁和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贸然出游。又在贼人来袭时,大意的让小姐受擒。如今如何是好??

    苏景年抬头看向被擒的华服少女,只见她身着丁香色的条纹间色裙,长裙曳地五尺,极尽飘逸潇洒。宽大的袖口用各种不同颜色的花朵袖贴做装饰,尽显女儿心思。

    虽然被擒住有性命之忧,一双似醉非醉的桃花眼子中也不见慌乱。但是微皱的淡眉,与轻抿的红唇,却诉说着主人此刻的焦急与无措。五官粉雕玉琢,夺人心魄,实属百年难见的大美人。

    “喂!臭小子!看什么看?!再看爷爷的美人,信不信把你双眼挖出来?!恩?还是个独眼龙,那就挖那只看得见的。”大汉见靠过来一艘小船,船头一少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擒住的美人,气急吼道。

    廿九上前一步就要飞身上船去教训那个口出狂言的水匪,却被十七按住。

    苏景年不怒反笑,“这位哥哥,不知所为何事,要对小美人动刀啊?”

    “滚!哪里来的鳖孙,敢坏你爷爷我的好事!看在爷爷今晚抢了个漂亮媳妇的份上,你好速速离开,否则要了你的命!!!”大汉威胁道。

    “哦?那我要是不依呢?美人难得,见者有份,你能抢,我凭什么不能抢?你问问小美人,比起你,她是喜欢我呢,还是喜欢我呢”苏景年歪头盯着小美人,调笑道。

    未央握紧粉拳,心里百感交集。本是偷偷溜出来游玩,不想遇到贼人被擒。恰巧一艘小船经过,本以为对方是正义之士,会出手营救。怎知确是一个徒有容貌的纨绔子弟,不仅不救人,更出言不逊。想来是天要亡我么?罢了罢了,拼了命也要护住无辜的家丁和丫鬟。

    紧闭双眼,再蓦然睁开,泫然若泣道,“这位公子,如若爱慕奴家美色,奴家愿任公子处置,只求保我一船仆人平安。”

    泪光点点,言语恳切却不失风骨与气节;我见犹怜,却断不是软弱可欺。好一个倾国倾城、外柔内刚的温润美人。

    “好,小美人,你要说话要算话哦。”苏景年回她个大大的,灿烂的微笑,让未央片刻失神。

    方言罢,只见一只湖蓝色的身影,以迅雷之势空降于未央面前,两手分点大汉双腕穴道。

    “啊!”大汉惊呼一声,双手失去了知觉,大刀应声坠地,左手被迫松开了未央。苏景年腾出左手,横击大汉左侧脸颊。只见大汉面部瞬间扭曲变形,然后整个人横着飞出船去,跌入十几米开外的水中,再无声息。

    “大当家的!!!”众水匪看着匪首被打飞,一时间乱了套。

    这一切都只在几秒钟内发生,待船上的水匪反应过来,欲喊打喊杀,却被跳上船的十七与廿九打的落花流水,求饶声与落水声此起彼伏。不多时便落败,作鸟兽散。

    苏景年将未央拉近,并用手指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珠。

    “啪!!!”一声清脆的把掌声响起。

    “诶!!!你怎么打人!!!我家王。。。少爷刚救了你,怎么就打人呢?!”刚刚爬上船的忠耀叫到。他好不容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大船,抬头就见王爷挨了一巴掌。

    苏景年呆愣的看着未央,怎么救了人却要挨巴掌?这什么世道???

    “公子趁人之危,先是言辞侮辱,后是动手轻薄,真是当我未央是轻浮低贱、人尽可欺之人。你已救了我仆人,但我未央不是任人宰割之辈。今日以死明志,但留清白在人间。”未央拾起地上的大刀,阖眼流泪决绝的说道。

    她这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穴,天下男子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与其苟且偷生,不若清白而死!!!作势就要自裁。

    “小姐!!!”绿荷和彩莲惊呼道。

    说时迟那时快,苏景年用手直接握住刀锋,将刀夺了过来扔到远处。未央顺势被她拉入怀中。

    “别怕,在下没别的意思。如果刚刚冒犯了姑娘,在下向你道歉。生命诚然可贵,应该倍加珍惜才对。”苏景年轻声在未央耳边说道,左手轻轻的拍拍未央的后背。

    未央吃惊的看着苏景年流血的右手,感受着她轻柔的声线和后背传来的安抚,心里却漏掉半拍。

    “你?为什么?”未央抬头不解的看向苏景年。难道这人是贪图她的美色,让她求死不能?可是言辞如此温柔又对生命有着尊重,这又该如何解释?

    “是了,姑娘猜得不错,在下是惜花之人,怎能眼看着美人凋落。”苏景年笑着回视未央,墨色瞳孔,尽显清澈。“但是姑娘莫怕,在下家中已有娇妻,不会再对旁人动心思。”

    未央听着她的话,好气又好笑。这人的单眼中纵使深邃,却清透异常,完全没有俗世的虚伪与浮华,怕是这洪泽湖水都比不上半分。却每每口出妄言,让人分不清话里话外,是真是假。

    这也是第一个见了她未央的容貌,却言明不会对她动心思的男子。

    不过,家有娇妻。。。。。。。。。。。。这句话仿佛魔咒一般,不断在未央脑海盘旋,挥之不去。

    苏景年见她低首皱眉沉思不语,美人虽好,也不想再多做纠缠。

    “既然贼人已退,那么在下告辞。”言罢飞身回到小船之上,十七、廿九纷纷跟上,忠耀只能欲哭无泪的借着扶梯爬回小船。

    环着自己的手臂抽去,那人清新的气息也消失了,未央不免愣了愣神。待回神之后,那人的小船已欲掉头离去。

    “公子如何称呼?他日再见,未央必定报答救命之恩。”未央跑到栏杆处,不顾形象的喊道。

    “苏难。”船头的苏景年回首笑着说道,“告辞。”

    微风将她湖蓝色的外袍与白色的发带吹起,面如冠玉,笑若春风。

    未央目送小船离开,方懊恼的想起,那人的右手为了救他,还滴着血。自己怎么会如此的糊涂,未曾包扎,就让对方离去呢?

    苏难,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