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8章 凤栖宫往事重现,道是无晴却有晴
    长江入海口

    水汽弥漫,烟波浩渺。江水浩浩汤汤,奔腾入海。

    海风徐徐,一艘大船正欲沿江而上,目的地是大齐国都---天京。

    天空偶尔出现几只觅食海鸟,飞过时都要打量这艘宏伟的大宝龟船。

    船身长三十四丈,阔八十八丈。水上两层,水下一层,九桅挂十二帆,正在全速前进。

    船主的门廊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

    “进来。”冷傲孤高的声线响起。

    “公主,十二皇子不出所料自荐出使南国,几日前已经动身了。”

    “好,知道了。”莫若离抬盏啄了口杯中茶,眼神始终徘徊在手中书籍的字里行间。

    这本颐晴用生命换来的假情报,精妙非凡。里面关于农业、商事、军战等记载,都让她耳目一新。尤其是关于建筑工事、水利桥梁等的描绘,更是让莫若离吃惊不已!

    “锦州白氏布庄传来消息。八天前有人用黄金购买了一批蜀锦,而且还打探公主的消息。来人是来福秀场的伙计,言明他家老板姓苏,单名难。对蜀锦非常的感兴趣,希望结识白氏的老板。”墨殇继续低声道。

    长公主曾经吩咐过,有任何人打听起自己,要第一时间的告知她。

    这个苏难我是有印象的,就是白鹿楼遇到的那个半瞎登徒子。当初公主放他一马,怎地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要闯进来。这下子犯了公主大忌,不死都难。

    “哦?”莫若离的玉指轻滑,翻开书的下一页。

    读了片刻,再翻一页。

    “随他去,退下吧。”莫若离道。

    墨殇惊了下???随他去???之前来打听公主身份的人,不是杀了,就是找个机会让其身败名裂,怎么这么轻易的就又放过了这人???

    而且。。。刚刚公主的眼角是弯了下吗???公主是笑了吗???额,墨殇打了个寒颤,怎么可能!!!

    从她跟随公主至今,公主只会对着十二皇子笑,其他时候都一副死脸,自己肯定是看错了!!!

    退出房间的墨殇,懵懵懂懂,差点与前来伺候公主用膳的墨羽撞了个大满怀。

    墨羽见她呆呆傻傻的,与平日波澜不惊的样子完全不同。

    忍不住调笑道,“矮油~~~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威武霸气的殇侍卫啊。这是怎地了???如此不小心?莫不是还没有习惯这水波摇曳?还在晕船呢?咯咯咯~~~”

    墨殇翻她个白眼,这墨羽哪里都好,就是嘴巴不饶人。

    “呵呵呵呵呵呵呵,是了,还晕船呢。我呢,自然是比不了墨鱼侍婢,来到海上,也算是回了趟老家了呢。”特别的咬重’墨鱼’二字,说完拔腿就跑,才不要给死墨鱼机会继续嘲讽人家晕船呢,哼。

    这回轮到墨羽呆了,这墨殇闹哪样???平时几天都不蹦不出一个字儿,怎么今日这么反常???是晕船吧???嗯嗯嗯,肯定是晕船了,可怜的殇侍卫,晕船晕的脑子都不好使了。。。。。。。。?!!!等等?!!!谁是墨鱼?!!!

    这厢边,苏景年前脚刚刚踏进王府,就被太后请至凤栖宫用膳了。据来请她的宫人说,太后和侧王妃已经等候多时了。

    凤栖宫

    太后与侧王妃坐于桌前,桌上摆着几道家常小菜,都是苏景年平素爱吃的。热了又热,生怕凉了要失礼主人,也体现了太后一向的节俭。

    慕容雪晗端坐主位,阖眼默念着佛经,手中一百零八颗小叶紫檀念珠不停流转。虽已经是过了不惑年华,可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气质举止愈发出尘淡然,宛若久酿的美酒,历久弥新,更显香醇。

    她的五官与苏景年有七分相像,少了苏景年的棱角与凌厉,多了一份妩媚与妖娆。

    今日,她与往常一样,着最爱的石榴红色宫装。两袖绣五彩凤凰,头顶盘着云飞落瀑髻,不做过多装饰,只带一只飞凰展翅钗,却显得华美异常。

    坐于左手客位的侧王妃慕容云,一身青翠,梳着惊鹄髻,头戴一朵淡紫色红番花,清丽脱俗。

    时不时似不经意的望向门口,即想尽快的看到那朝思暮想的小人儿,更怕惊动了太后。

    “母妃、云姐姐!久等啊!”人未至,声先至。

    来人大步流星,笑意盈盈。眨眼已经自顾自地坐在了右手边主客位上。风尘仆仆,却精神饱满。

    “还知道我是你母妃?”太后缓睁双眼,撇了下苏景年,幽幽道。

    “母妃,阿难刚刚回来。。。”慕容云担忧的看着太后。这两母子,这几年是愈发的互相不对付了,见面一定要呛几句,只是这小人儿马上就要南下了,何必。。。

    “呵呵,是了,儿子再混,总还是要记得,是谁的儿子的。无论何时,母妃都是儿子的母亲,儿子都是母亲的好孩儿呢。”

    苏景年不再看她难缠的娘亲,抄起饭碗开始猛扒,这么多天没吃到自家的饭菜,她想的紧呢。

    慕容云挑着苏景年爱吃的,不断的为她布菜,眼神里满是疼爱,小人儿在外都饿瘦了。

    苏景年则头不抬眼不睁的风卷残云,两腮因吃的太急鼓起来,好像一只拼命咀嚼的仓鼠,脸蛋上更是黏上了几粒米饭,俏皮可爱的很。

    “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呢。”慕容云无奈的一边用帕子给她擦嘴,一边柔声嘱咐道。

    太后睨了一眼狼吐虎咽的苏景年,低声道:“阿九怎么没来?几日不见,小丫头连最起码的礼仪都忘了,当真是愈发的不把我这个太后放在眼里了。”

    “九儿旅途劳累,我让她歇息去了。我走的日子里,朝堂上的事情九儿会处理的。母妃就安安稳稳的管理好王府后院事务就好。其他事务不劳您费心了。”苏景年被突如其来的追问噎到了下,没好气的皱眉答道。

    “恩,对了。这次南下,还有件要紧事。据说有人在天京京郊见到了师傅,我正好顺路探寻。”苏景年抬头凝视太后,嘴角划过一抹邪笑。她倒是要看看,老狐狸能假装平静到何时。

    “呲,她?”在她母妃脸上没有预期的震惊与慌乱,一声冷笑后,带着明显的嘲弄之意。

    “这么多年了,你还在找她,作甚?医术你早已超越她,至于武功,该学的不是都学了么?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出面解决??”

    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是你以为,一个破心在哀家心中有什么特别的位置???”

    慕容雪晗美丽的容颜明显的表现出浓浓的厌恶与嘲笑,好似再说下去,她就要吐出来般。

    “既不爱,又不放?为何要这般折磨她???”苏景年怒问道,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够吗?

    最是见不得她母妃每每听到破心时,这般嫌弃、厌恶的表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母妃,怎能如此的绝情狠心?!

    师傅当年重伤负气出走,脸上的哀伤与绝望至今历历在目。苏景年不懂,这么多年过去了,母妃为何仍然执着,仍然癫狂。

    “放?!哈哈哈哈哈哈,可笑!!!凭什么放?!!!”慕容雪晗被自己女儿责问的话刺到了心底最深处的伤痕,整个人歇斯底里起来,脸上的肉扭曲在一起,手中的念珠此刻被撵得嘎嘎作响,诉说着主任的愠怒。

    慕容雪晗怒目圆瞪,声嘶力竭道,“如果不是破心这个贱人!!!阿霜怎会离开我?!!!”

    “她既然教会了你武功医术,就没有再在这个世界存在的价值了!!!就该跟苏辰缪一起死在锦州!!!呵呵呵,不过活着更好,活着才会疼!!!你放心,我跟她说的很清楚,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她,更不可能原谅她!我要让她尝尝,这焚心剔骨的滋味。哈哈哈哈哈。”慕容雪晗咬牙说道,随后满眼阴狠的狞笑着。

    “呯!!”苏景年怒起拍案,“疯子!!!”转身就走。她母亲怎么敢在她面前这般肆无忌惮的提起这些往事。

    十三岁那年,父亲战死。小小的苏景年肩负起整个北域,面对娘舅慕容雷幕一党的胁迫,面对虎视眈眈的金人,她都一一扛下来了。

    但破心的出走一直是她的一块心病,她不懂,那么爱护她娘亲和她的破心,为什么选在如此凶险的环境下,毅然决然的离去。

    直到多方查证,一个不小心听到了太后与破心争吵的凤栖宫小太监,道出了实情。

    当年王爷薨后,破心第一时间赶回王府欲安慰慕容雪晗,却被其从头到脚奚落一顿。慕容雪晗更是言明,这么多年她从未曾原谅破心,她恨她当年拆散了自己和阿霜,她对破心从始至终只有憎恨与利用,再无其他,就算是苏辰缪死了,就算是天下人都死了,她也不会爱她,她让她滚。

    每每思及此处,心中都会隐隐发疼。为了破心、为了娘亲、为了爹爹,也为了自己。她娘从未曾爱过除了阿霜的任何人。

    往事如此不堪回首,纵使回首又如何?人已不在,奈何,又奈何,徒留下无尽的遗憾与悲怆。

    苏景年出了凤栖宫,在夜色下茫然的走着。如果爱会让人变得如此可怕,为什么还这般飞蛾扑火?或许爱字面前,众生低头,不疯魔不成活罢。

    “云儿,你怪我吗?怪我没有保住慕容家吗?”慕容雪晗含笑看向慕容云,问道。

    慕容云闻言,低眉敛眸,轻轻摇头。慕容家谋反,能留下她已经是姑姑和阿难力排众议的结果。罪臣之女,成为了一生荣华的侧王妃,夫复何求。纵使得不到小人儿的爱,能陪在她身边,也已万幸。

    慕容雪晗接着似自言自语道,“你知道毁掉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是让她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呵呵呵呵,我的小阿难,什么时候会被毁掉呢?我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失去理智的样子了呢。毕竟她是我和苏辰缪,两个疯子所生孩子呢,哈哈哈。”

    言毕,起身牵着慕容云,往寝宫内殿走去。

    是夜,北京迎来了今年的初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