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7章 盛京大殿多方论政,长姐如母十二请缨
    阿勒楚喀城上空乌云密布,天地间飘着鹅毛大雪。阴霾的天色下,漫天的羽片如梭若织。

    灰墙黑瓦的宫殿在寒风中岿然不动,天地一片银白。

    往来的宫人们呼着白气,踩着吱嘎作响的积雪忙忙碌碌。

    这雪已经连着两日未曾停过,前脚刚刚扫开道路,后脚又积了起来,真真是天公不作美,恼人的很呢,希望是瑞雪兆丰年吧。

    金殿内香雾缭绕,四周漆架上的炭炉,火苗正旺。火光映的殿内光明万丈,皇位正上方悬着的功德无量匾金漆灼灼,龙塌后方的日出云海图更显豪气震撼。

    纯金打造的龙塌上,金武帝莫拉乎尔-天旻斜卧于虎皮上,一手撑头,一手在体侧轻拍,双手十指戴满各色宝石戒指,双眼微眯,似寐。

    武帝头戴赤金色貂帽,小麦肤色,高额浓眉,鹰钩鼻,络腮胡。身着金色丝绸龙袍,领口、袖口、袍角装饰着雪白色貂绒,龙袍胸口绣一团暗金色坐龙,张嘴做咆哮状。玉带镶满金丝玛瑙,带一柄掐丝珐琅装饰的月牙短刀。肩披一条栗色狐狸皮,脚踏布满金丝云纹的漆色高靴,威仪华贵尽展无疑。

    龙塌台阶下,大臣们混作一团。

    “皇甫!你个老匹夫!!!”赫舍里怒不可遏,上身被富查紧紧抱住,但是这完全不影响他的断子绝孙腿蹬向皇甫老爷,左腿才落,右腿又起。虽踢到的只是空气,但这一连套动作,看起来十分滑稽。

    “你说你安的什么心?!恩?!齐国狗皇帝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猪油蒙心,欲谗言哄骗陛下派二皇子南下赴约!!!如若二皇子被挟做质子,你如何向大金先帝和列祖列宗交代?!!!”赫舍里心里明白的很,所谓的邀约是南皇欲试探各国实力之举,亦或是想要挟持质子的小把戏。

    但如果皇上派二皇子前去赴约,在归期不定的情况下,二皇子势必错失皇储的争夺。他拼了这条老命都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长公主以及赫舍里、富查二族的付出断不能付之东流。

    “别打了,别打了。”富查老爷是个嘴笨心实的人,作为二皇子的大娘舅,他也断是不赞成派出二皇子去赴约的,可是吵架吧,他嘴笨。打架吧,他一把老骨头,伤筋动骨可是要不得的。只能熊抱住赫舍里,不然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对面的地上,皇甫老爷捂着左眼,口中喃喃,句不成句,人还在处于迷茫中,身边围着一群关心他的大臣。

    回想刚刚,他只是谏言应该派出皇室代表去南国避冬,推荐二皇子塔河。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对面大臣列首的赫舍里好似发疯般冲上来就是一拳,打得他七荤八四,脑海顿时短路。

    看见皇甫老爷挨打,大殿轰的一声炸开了锅。两列大臣们纷纷按照阵营站队,掐腰开骂,也不乏动手开撕的,也有冷眼旁观的,场面好不热闹。

    大皇子安巴、二皇子塔河、十二皇子依巴图三人立于龙塌侧前方。

    大皇子担忧的看向下面混乱的群臣,一筹莫展,众臣都是大金的人才,这要是打出个好歹,可如何是好。

    二皇子望着殿外,眼神阴狠,心想着,派我去?哼,休想。

    十二心身一体,作壁上观。

    大皇子、二皇子因着是皇储的热门人选,才能大殿参政。而十二皇子在大殿出现的原因,表面上是他和长公主莫拉乎尔-若离均是先皇后所出的嫡子,身份尊贵。实则是长公主在外辗转多年,为武帝寻找各种长生不老药换来的恩德。

    “够了。”声音大小,恰当好处,殿内众人先是一阵错愕,继而纷纷跪下,前身贴地,双手叠于额前。“陛下!”打斗叫骂声,归为整齐划一的一声颤颤巍巍的陛下,再无多言。

    武帝打个哈欠,睁开三角眼撇了一眼殿下众臣,又阖上。起身抻个懒腰,拍拍将军肚,好似一只贪懒的肥猫。

    恹恹的说道“赫舍里、富查,你们说,不派二皇子,那派谁去合适呀?”

    “臣以为,大皇子乃最合适的人选。”

    赫舍里赶快回到,“大皇子是诸位皇嗣中最年长者,见多识广,又有大智慧。而且为人敦厚恭谨,最适合南下赴约。”

    言下之意,老大岁数大,不易被南皇腐蚀蛊惑,为人老实谨慎,不会做出危害大金国的事情,至于什么大智慧,纯属马屁。

    “哦?”武帝睁眼,挑眉看向赫舍里和富查,一副玩味神情。

    这两个老东西,不赞成派老二去,却赞成派老大去。平素里处处针对老大,现下却厚着面皮开始夸赞老大,真是当他这个皇帝是昏聩无能的老头了。

    还有,这编瞎话的本事也是愈发的炉火纯青了,就安巴那优柔寡断的心性,一根筋的头脑,也能称为大智慧?呵呵呵呵,这个是朕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富查流泪哀道,“这话不是臣说的啊,臣冤呐。。。”}

    武帝不语,片刻后看向众臣,“呵呵呵,除了安巴和塔河,众卿家可还有推荐?”

    “额。。。”大殿一片沉寂,众臣猜不透皇帝的意图,不敢贸然接话。

    阿什库抬眼环视众人,随后抬身秉道,“陛下,臣推荐长公主前去赴宴。公主在外多年,谙熟九州文化,尤其是善于与汉人打交道,是做使节的不二人选。”

    。。。。。。。。。。。。。。。。。。。。。。。。。。。

    大臣们思衬着,一个常年在外替皇上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女娃???也罢,既不会影响到大皇子和二皇子的皇储之争,又能让皇上尽快对长生不老死心,一举两得。

    古往今来,多少帝王,哪个能长生不老?不乏迷恋仙道,用药伤身的,亡国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赫舍里要急疯了,阿什库这条疯狗是怎么了?怎么舍得让自己一直迷恋的长公主殿下去南国赴宴?长公主天姿绝色,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这可如何是好,如果我全力阻止,或者在最坏的情况下让二皇子出使,那么长公主的险境就能化解。

    可公主不知为何在昨晚传话,倘若有人举荐她为出使人选,我与富查二族不许出言辩驳。这,这是要如何???

    “恩?长公主?”武帝眯眯眼睛,似不解的重复道。

    心里的算盘却打的噼里啪啦,阿什库的建议其实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自从先皇后完颜霜甯去世后,长公主性情愈发冷冰,与他的父女之情也愈发的淡漠了。

    而且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一个公主最大的使命和任务就是和亲了,父女之情好不好又有什么区别。

    如果此行能与南国或者其他地域的王族结成一门亲家,那么也算是在敌国权力中安插一枚棋子,也是一桩美事。

    这阿什库提出派若离出使,想来也是被朕那孤傲的女儿拒绝的次数多了,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为净了,借势让公主远嫁吧。

    可朕这长生不老药。。。。。。

    武帝正在肉疼自己的长生伟业,十二却以为,他的父皇是铁定要派他皇姐出使的了。

    皇姐容颜倾国倾世,如若出使,必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这怎么可以!自从母后去了,盛京又发生了血月事件,母族完颜一族折损将近八成,几近灭族。

    皇姐与我在这人人势利、冷漠的皇宫里,相依为命。她的付出与隐忍,她的凄苦与坚韧,我这个弟弟比谁都懂。我莫拉乎尔-依巴图,作为堂堂七尺男子汉,绝对不可以再让皇姐受到任何伤害!!!

    阿什库这个废物!!!还妄称自己是什么大金第一勇士,呸!定是因为长姐三番五次回绝他的求婚,他居然趁此机会欲加害之,真乃是小肚鸡肠,心胸狭窄之徒!!!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十二言罢转身双膝跪于龙榻前。

    “说!”武帝不耐烦的吼道,这个十二,怕是又要哭哭啼啼求朕不要派他长姐出使云云,一个堂堂皇子,遇事如此急躁,难堪大任,看着就心烦的很。

    十二强忍泪水,挺直孱弱的小身板,双目炯炯望向武帝,沉声道。

    “父皇,儿臣愿意出使南国!!!大皇兄与二皇兄参政已久,是我大金脊梁,万万不可被挟持成为质子!长姐一介女流,就算熟知汉族文化,可毕竟是女子,在外多有不便,而且她还要为父皇寻求那长生不老药呢。父皇的长生是整个大金的期盼,更是日后我大金入主中原必不可少的条件啊。儿臣清闲,参政的时间又短,少了我,朝政不会受到影响。而且儿臣是嫡子,出使更能表达我大金之诚意,彰显我大金之气节!请父皇派我出使!!!”

    一股脑将心中所想表达出来,十二此时的手心满是汗水,既紧张又害怕。

    武帝显然被只有十五岁,平时弱里弱气的十二惊了一下,然后立刻掩饰过去。抚须笑道,

    “好,好,好,哈哈哈哈,想不到十二这些日子进步如此神速,心思是愈发慎密了。为朕、为大金、为你的皇兄皇姐思虑的如此之多,真是我的好皇儿。就按照你所言,由你作为大金皇室代表,出使南国赴宴。记住,你是代表着整个大金国,万万不可失了气度礼节!!!起身吧。”

    “谢父皇!儿臣定不辱使命!!!”十二磕头,松气口回答道。起身后回头深深的剜了一眼阿什库,就这德行还想要做我姐夫?!!!做梦罢!!!。

    阿什库此刻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是长公主下令,让他在皇上面前推荐长公主做使节出使南国,他也不懂公主是何意。

    可公主一向神机妙算,多智近妖,他这个老粗只能照本宣科,依命而言。

    看十二皇子咬牙切齿的样子,我这下可是完完全全的把我的未来小舅子得罪了,真是哑巴吃黄连。

    大殿下有几位老臣的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好在十二皇子挺身而出,他们的长公主,算是保住了。

    大皇子和二皇子,也都暗自松了口气。

    皇甫老爷心想,方才真是好险好险。不知此时长公主已经到了哪里,得赶快把十二皇子出使的消息送出去,好让长公主早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