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2章 苏家有儿初长成
    “小王爷!!!小王爷!!!小祖宗诶,你,你慢点诶,诶诶诶,危险!!!”忠耀此刻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无论打碎王大爷多少个鸡蛋,踩烂陈大娘多少个橘子,还是撞倒了多少个无辜的路人,他必须尽快追上前面疯跑的少年,齐毅王苏景年。否则错过了见新夫子的时辰,他有多少张皮都不够王爷扒的。

    “你们赶快从后巷包抄,截住小王爷,这要是错过了王府第四十八位夫子的第一课,王爷还不要了咱们的命!!!”忠耀吼着身后的几个随行的侍卫,自己跳着脚继续追赶前面咯咯笑的小少年。

    “咯咯咯咯咯,一群笨蛋,来呀,来抓我呀,谁要去见什么狗屁夫子,都是草包,能教我的人还在他娘胎里呢,哈哈哈。”八岁的苏景年此刻简直得意嘚瑟没边了,一路飞奔,灵活躲闪,左手顺个包子,右手再拿根甘蔗,踢翻一笼鸡崽儿,回身再拱翻一个胭脂摊,极尽调皮捣蛋之能事。边跑还边喊着“大叔大婶,大哥大姐,钱在追我的人身上,快找他要啊。”

    街上的人来商往,人声鼎沸,被这小王爷和家奴们搅得鸡飞狗跳,混乱不堪。但是百姓们早已见怪不怪了,这个小王爷从降生开始,就是北域的传奇,更是大齐的一朵奇葩。因为她的出生,王爷按照誓言轻傜减负,大赦北域。自她降生后苏辰缪每战必胜,大金、吐蕃多次来袭都被他打的丢盔弃甲,苏景年也就被视为了大齐的福星,大金与吐蕃的灾星。王妃在每月初一、十五会带着苏景年开仓放米,救济贫苦百姓。小王爷的异色眸更是吸引着来自九州各地的商人或者旅人赶在放米的时候一睹这难得一见的异色眸,见过的人无不称叹,异色眸一墨一翠着实美绝,小王爷的容颜日渐俊俏,小小年纪已经不难看出,他日必然绝美。

    话说市集众人闻言纷纷上前围住忠耀,也不为难他,都知道小王爷虽然生性顽皮,但是心地善良,闯了祸都是及时赔付,而且都是多付一些,从不让百姓吃亏。这可苦了忠耀,眼看着小王爷就要从眼皮底下溜走,却无能无力,都快急哭了。

    苏景年心想着,开玩笑老娘是可是二十一世纪的跨国集团董事长,来了这才不要听什么劳什子四书五经、论语中庸。苏景年天资聪慧,半岁就会讲话,三岁读遍各类古籍,五岁的政论已被惊为天人,八岁她确实已经可以无视各类凡夫俗子,即使是与当朝大儒见了面,怕是对方也要落了下风。

    正是春风得意时,突然一只大手直接抓着苏景年的后脖领,将她提了起来。来人身长九尺,高大挺拔,一身丹色长袍,头发自然披散,只有身后的发尾用炎色发带松松束住,剑眉飞云入鬓,圆眼带笑,淡淡的卧蚕更显得这双眼仿佛如静谧的深潭,探不到尽头。秀气的鼻子,三分含笑唇。说不尽的风流与潇洒。

    苏景年不禁在心中感叹,如斯美人,潇洒倜傥,丰神俊秀。

    “小狐狸,再跑我就打折你的狐狸腿。”来人轻声道,“记住,我叫破心,今日起我教你武功、医术。你若听我的话,便相安无事,否则轻则皮肉之苦,重则剁手跺脚。说到做到。”言罢双脚发力,轻功施展,出尘缥缈。第一次见到轻功的苏景年,已经被惊得无法言语,继而大叫道,“哇!!!哇哇哇!!!太神奇了!!!太棒了!!!我要学!我要学!!!这比开飞机的感觉都爽!!!。。。。。。???。。。”突然她发现自己说不出来话了?张张嘴却没有任何声音,她瞪大双眼,不解的挥舞双手拍打着破心。破心横她一眼,笑道,“小狐狸,你太吵,明日前都闭嘴吧。”明日前??坑爹啊??现在才辰时啊?!!几个起落已经回到了王府。

    苏景年这个气啊,但是有话说不出,对方的武功和毒她算是见识了,为了保命不能发作。只能任凭奶妈给她换了新衣裳,牵着她参加拜师宴。所谓的拜师宴就是她亲娘慕容雪晗与破心,还有她坐在一起吃个饭。她的母妃今日好似兴致很高,席间的话也多,“阿难,心儿的武功和医术都是天下一绝,你跟着她定要好好修业,莫要再小孩子心性了。当初娘只是有幸得玄清真人对琴艺的指点一二,已经受用终生。心儿可是玄天门的嫡系传人,放眼天下都难逢敌手,医术更是超然于九州医界。心儿的武功巴拉巴拉巴拉,心儿的医术巴拉巴拉巴拉。。。。。。”苏景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者说心无力,只能小鸡啄米似得点头,以示赞同,大大的赞同。开玩笑,这样的师傅,医武双绝,打着灯笼,不,打着探照大灯都找不到啊,现在主动送上门来,还能让她跑了去??无论是武功还是医术都是上一世不曾涉猎但却兴趣浓郁的领域,如今得如此高人言传身教,仗剑江湖,悬壶救世的日子想是不远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想着想着自己痴痴的笑了,不顾嘴里的米饭漏了出来。慕容雪晗翻个白眼,对自己这个平时顽皮捣蛋一身邪气却在饭桌上神游天外,痴笑漏饭的孩子着实无语。破心见此放下饭碗,笑着看着慕容雪晗,柔声说,“狐狸,这小狐狸不愧是你的孩子。无论是顽皮还是痴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苏景年突然从破心波澜不惊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喜悦,还有一丝哀伤。这个眼神让苏景年回神了,这不是看同门师姐妹的眼神,也不是看故人老友的眼神,这是一种怎样的眼神,那么柔、那么美、又那么的凄然,仿佛迤逦安静的湖水突然被一块石头划破寂静,顽石慢慢沉底,徒留下波动的水面与说不出的落寞。多年后,她在莫若离的眸中清楚的看到了带着这样眼神的自己。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五年光阴转瞬即逝。十三岁的苏景年在自己的全力学习与破心的精心调/教下已经初有所成。按照破心的说法,因为苏景年天资奇高,又戮力专心,短短五年时间,医术、用毒已尽得真传,甚至苏景年的部分医理、制毒的造诣都已经超越自己。至于武功中的内功还需靠她日积月累不断苦练才能慢慢积累。她没说的是,现在的苏景年已经可以跻身武林前十了,如果勤加练习,不出五年,必天下无敌。

    是夜,月朗星稀,寒风阵阵。二月的北域刚刚度过了新年,家家张灯结彩还未来得及收起,从王府的凌烟阁望去,都城北京的夜色尽收眼底,月光下,星星点点或明或暗的灯火随风摇曳破碎,天地间月、雪的白与暗红的灯在黑夜里相映成辉。

    “师傅,徒儿来了。”苏景年言罢躬身行礼。抬头望向背靠栏杆而立的破心,眼前的破心一身火红色的长袍,长发与衣袖随风狂舞,看不清她的表情。伴随着烈烈的风声,苏景年只是有一种她师傅随时会奔月而去的错觉,仿佛此时的一切景色都是虚无缥缈的幻象,仿佛栏杆马上就要断裂,而这身火红随时都会弥散在空中一般。

    “师傅,你怎么了?”苏景年不安的问道。

    “阿难,呵呵,我要走了。五年了,也够了。也该够了。偷得五年,已经够了。”破心沙哑道,言罢拿起酒壶猛灌,酒顺着她的口和脖子,撒了一身,酒香四溢。苏景年这时看清了破心的表情,那是无尽的悲伤与凄苦,眼睛已经红的要渗出血一般。

    “师傅。。。”苏景年不知道此时此刻她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才能安抚破心。这几年相处她逐渐明白了,她的师傅之所以成为她的师傅,确实不是为了与她娘的同门姐们之情,也不是因故人老友的委托,她爱着她的娘亲,爱着那个跟她同样拥有一双狐狸眼的娘亲。所以破心会答应她娘的一切要求,小到穿衣打扮,大到下毒暗杀;所以破心会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甚至把本门武功与江湖各派武功的各处破绽一一教予她;所以破心连本门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都可以不要,独独成了她的师傅;所以她才是小狐狸,因为狐狸是她娘亲。

    喝完最后一口酒,破心低头讪讪地笑着,喃喃道,“阿难,要变天了,但我却不能留下,因为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爱我,更不会原谅我。这我都知道,都知道的。”说着破心扔下酒壶,阖眼从栏杆翻身下坠,“好好照顾你娘,小狐狸,再见。”

    “不!!!师傅!!!”苏景年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栏杆,刚要飞身下去,发现破心的绯色身影早已融入了夜色,再无痕迹,再也不见。

    天乾二十五年,严冬二月,北域王齐烨王苏辰缪率领十万大军在锦州抗击大金十五万来犯铁骑,敌诈遁,王中伏,薨。皇帝追封镇国忠武大将军,着世子苏景年承袭王位。这年,苏景年十三岁,第一次知道了仇恨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