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章 百年孤独
    天边远处逐渐泛白,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又如约而至。苏景年站在高层别墅的窗边,抿一口威士忌,任阳光刺进漆黑的眸子,暖和那颗冰冷的心。活了30年了,从小她什么都有,权利还是金钱,亦或是女人,她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可每每午夜梦回,任泪水肆意泛滥,心里却空的她生疼,她不懂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又为了什么而流泪?最后她想明白了,这世界上也许最可怕的不是贫穷,不是疾病,不是怀才不遇,不是遇人不淑,而是心里空无一物,匆匆一世,不过百年孤独。

    回头看看床上熟睡的人儿,嘴角扯出一抹笑,摇摇头去浴室开始洗漱。

    今天是苏氏的董事会召开股东大会的日子,她不能迟到。

    洗漱之后轻拍唤醒床上还在睡梦中的美人,与她亲吻告别,开着车驶往公司大厦。

    天意实属难测,正常行驶的轿车在一个十字路口,被闯红灯的卡车直接冲撞碾压。苏景年的意识最终停留在事故的巨响与之后的寂静里,慢慢模糊。

    齐国北域王府

    凤栖宫的宫女太监们乱作一团,内殿里不断传来王妃的嘶吼,声声撕心裂肺。“疼。。。疼。。。啊!!!啊!实在是太疼了。。。孩儿,你再不出来,母妃要撑不住了!”瑰丽的容颜因为疼痛变的惨白扭曲,唇已经被要咬出了血,身下汗水血水湿透了层层床单被褥。这王妃的羊水破了两个时辰了,却还不见生产,孩子的头和脚都没有出来的迹象,着实母子危险,产婆焦急的安抚道,“王妃,使劲、使劲啊!!!加把劲,咱家小王爷马上就出来了,使劲啊”。

    等在外殿的北域王苏辰缪,焦急的踱着步子,王妃的呼喊让这个身经百战、严酷杀伐的王爷也冷汗涔涔,他是真的怕他最爱的王妃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也许是杀伐过重,他的妃子们不是怀不上,就是怀上了在孩子没成型的时候就流产了。风流倜傥,霸气豪迈的北域王有后宫佳丽三百,可年近不惑却无一子一女,他知道这是报应,他一生征战无数,杀虐过多,这是为了大齐百姓平安喜乐的报应。

    “黄天在山,吾苏辰缪对天发誓,若吾妻顺利生产,吾儿平安康健,吾愿一世斋戒,大赦北域,轻徭役,减赋税,为大齐、北域缔造盛世景年。过往杀伐,损天折福,吾愿一人承担,请黄天堕吾入六道轮回,吾认罚任凭处,但求不要报应在吾妻吾儿身上啊!”说着苏辰缪已经在门口跪着开始磕头,咚咚咚……

    “哇!”一声婴儿破啼,仿佛是破晓的号角,令所有人的表情从震惊转瞬变为喜悦!“生了!生了!王妃生了!!!”太监宫女们从忙碌到震惊呆住再到奔走相告,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苏辰缪喜极而泣,扯开太监们的阻拦冲进内殿,“吾儿在哪里,吾儿在哪里!!!”映入眼帘的是虚弱的美人怀抱着一个初生的婴儿,初为人母的喜悦与慰藉在王妃脸上化作一滴温润的眼泪,缓缓流下。苏辰缪飞奔至床前握住王妃的手,满眼泪水,笑着哽道:“雪儿,你受苦了,受苦了,我们的宝贝儿子也受苦了,我一定好好待你们,好好待你们。”说完抱起孩子就是亲,木马木马木马,么么么。。。

    亲完了仔细端详怀中的婴孩,她肤色红润、天庭饱满、浓眉大眼、眉眼都像极了王妃,却紧皱着一双眉毛,仿佛在沉思,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煞是可爱。一双异色眸子灿若星辉,右眼是华夏人常见的墨色,左眼确是罗刹人的贵族独有的绿色,准确说是祖母绿,宛若一颗宝石镶嵌在星海,熠熠生辉。小巧的鼻子,红润的薄唇,一看就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我们的宝贝儿子太漂亮了,尤其是这一双异色的眼眸,不知道长大了会迷晕天下四方多少少男少女。”王妃虚弱的笑笑,“你看你,都当爹的人了,怎么说出来的话还是这么不靠谱。我的祖上有罗刹人的血统,这孩子怕是与祖上有缘,才生的这一双不同色的眸子。”

    被苏辰缪抱着的苏景年一脸黑线,我们的宝贝儿子?!什么情况?我不是被大卡车撞了吗?我应该是死了吧?怎么突然就看见古色古香的房间里面,一个大美人看着我欣慰的留着眼泪?而且我居然动不了,说不了话?突然闯进来一个大胡子大哥,抱着我就开始连亲带啃的,弄我满脸口水???

    听着他们狗血的对白,我悲从中来,我这是穿越+重生了吗???不对啊,吐槽的点不在这里?!!!宝贝儿子?!!!大哥,你确定吗???呵呵,我居然重生变性成了了一个男孩???泪了。。。

    产婆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个误会越来越深了,尴尬的走过去跪在地上,低着头颤抖着的开口,“王爷,王妃,这,这个,其实,其实,王妃生的是,是女孩,不,不是男孩啊。”

    “是吗?呵呵,那是本王看错了,呵呵,是女孩。你起来吧,风,带着产婆出去,好好打赏。”王爷微笑着示意产婆起身,喊来门外的护卫风,将产婆带了下去。

    “诶,诶,恭喜王爷王妃,贺喜王爷王妃,喜得郡主。”产婆躬身行礼,然后乖乖的跟着风离去。

    “王爷。。。”王妃唤了苏辰缪一声,眼神里都是不忍与惋惜,她知道,这个孩子是女孩,却也不是女孩。因为她出生在北域王府,她只能是个男孩,只能。

    “雪儿,为了王府上上下下几千口人的性命,为了北域千万子民,这个孩子,我和你,都身不由己,外敌虎视眈眈,皇兄更是步步紧逼,我也只有这一个子嗣,我也心疼。”苏辰缪幽幽说道。“产婆必须死,奶妈我已经选好了,等这个孩子长大了,会原谅我们的,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王爷,我懂的。”王妃强振精神,擦擦眼泪,笑着说道,“我儿还没有名字呢,乳名就换阿难吧,希望她日后能披荆斩棘,攻克万难,也期她面对世间种种诱惑,如阿难一般,志操坚固。”

    “阿难、阿难,好,就叫阿难。”王爷看着怀里皱着眉的小人喃喃道,“大名叫,叫景年吧,苏景年,呵呵,愿吾儿为北域和大齐开辟盛世景年。”

    苏景年呼的松了口气,我还是女的,还叫苏景年,还好。但是怕是要一直以男人的身份活着了,而且听着爹娘就这么轻松的抹杀了产婆,又分析了她以后会面临的各种困难,这心里这是说不出什么滋味,五味杂陈。心中只有一个信念,纵使千难万险,这一世一定要寻得心爱之人,厮守终生,不枉天意让她重活一世。婴儿的精力十分有限,苏景年在纠结中沉沉睡去。

    天乾十二年,盛夏六月,北域王妃诞下麟儿,名苏景年,皇帝赐封为齐毅王,北域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