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121章 1.1
    作者有话要说:这里是11..2晚上更新~买过一次就不用再买,替换字数必定会比之前多哒!

    这里是11..2晚上更新~

    下期预告:邪灵之主的马前卒

    要做出决定不太难,摆在塔砂面前的选项并不多。

    鼹鼠小队的工作还在继续,通道出现了不少分支,让这张地下网络几乎变成一个迷宫。蓝矿石缓慢而稳定地积累着,塔砂不打算再制造鼹鼠,她觉得自己像个靠挖矿发家的煤老板,心中总有种不久后就会资源枯竭的危机感。

    除了大地符文外,没动用过的符文还有三种。

    流水,气流,火焰,塔砂小心地接触它们,能感觉到三者所需要的能量依次递增。激活流水符文所需的能量是制造鼹鼠需要的几倍,“气流”则是“流水”的数倍。以现在的能量积攒效率,要想知道火焰符文能孵化出什么,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塔砂试着催动了流水符文。

    制造鼹鼠的情形重演,只是这回亮起的光芒是水蓝色。在光辉消散以前,信息的碎片已经在塔砂脑中闪现。

    即将来到的是——

    是万物的吞噬者,它能腐蚀一切有实体的存在,能消化一切活物,作为自身养分;是不朽的变形者,它没有固定形态,却能任意变形,只要有食物就能活到世界尽头。它不畏惧刀劈剑砍,能在最凶残的利器下幸存;它不畏惧最恶劣的环境,独自一个就能繁衍生息。

    听起来比鼹鼠有能耐得多啊。其貌不扬的鼹鼠是优秀的矿工,它们挖到的矿石救了塔砂一命。她不由得再度期待起来,想知道耗费更多的流水符文能带来什么惊喜。

    蓝光散尽的地板上,趴着一团水色的东西。

    塔砂并不是个奇幻迷,她没玩过多少游戏,对传说中怪物的了解相当肤浅,但即使如此,她也认得眼前这玩意。它有着鼎鼎大名,信息时代的年轻人,十有**都能在第一个照面叫出它的名字。无他,这位太有代表性了。

    十分遗憾,“有代表性”并不能和强大画等号。

    朋友,你听说过史莱姆吗?

    塔砂看着面前水蓝色的那团凝胶,一时间无言以对。这东西有着圆润的外形,像团半凝固的水,透过它均匀的半透明身体能看到后面的地面。它在地上挪动了一段,留下一段湿乎乎的痕迹,地上粗糙的沙石没给它软绵绵的身躯留下一点伤痕。

    万物的吞噬者?好吧,这种黏菌怪能分解有机物再正常不过,至于石头这样的无机物……既然酸性水用上数百年溶解岩洞算是腐蚀,史莱姆用几百年腐蚀地面也能称得上“吞噬万物”吧。不朽的变形者?没错,这软绵绵的身躯看上去就能搓圆摁扁,看不出什么要害,很有可能物理攻击无效。

    低级生物,像是真菌细菌单细胞动物云云,仔细说来都有让人咂舌的生命力。它们能在恶劣环境中生存,能靠自体分裂繁殖,然而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能否认它们是低级生物。

    就像再怎么把史莱姆吹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它在大部分奇幻故事中担任最低级新手怪的事实。

    塔砂与这看不到眼睛的生物对视,看了好半天都没感觉到对方的核心,更谈不上发布命令。数分钟后她醒悟过来,并非自己本事不够,这种低级生物根本没有核心。

    你要如何与一只阿米巴原虫交流?

    水色的史莱姆慢吞吞地爬走了,它全然不觉制造者的苦恼,安然地在大厅里找了个角落蜷缩起来。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它都一动不动,让人怀疑那只是一只形态奇特的蘑菇。

    塔砂用无形之手戳了它一下,指望激发出史莱姆(不知在何方)的潜能,对方毫无反应。她搜刮自己多了零散信息的脑子,找不出任何能指挥这种生物的情报。再怎么在脑中命令它动弹也没有效果,以史莱姆那种如同蜗牛爬的迟缓速度,塔砂也想不出它能做什么。

    于是她召唤出了另一只。

    第二只史莱姆出现在地板上,和第一只看起来没任何差别。它没鼻子没眼,一团光溜溜的凝胶静静趴在地上,不多时便蠕动着向角落爬去,蜷缩在第一只史莱姆旁边。完成这个动作后它一样入了定,两团凝胶缩成一大团,看上去浑然一体,除了给干燥的大厅增添了点湿气(瞧瞧那两条亮晶晶的痕迹)外,再没有别的用处。

    等等,难道是因为没有食物?

    塔砂灵光一闪,将静止不动的史莱姆与开始缺乏能量的自己类比,觉得自己有了点头绪。删去夸大其词的部分,脑中关于史莱姆的信息的确有“能消化活物作为养分”的内容,也就是说它和土元素鼹鼠不一样,是需要有机物作为食物的吧?

    这想法让塔砂一喜,转而又忧虑起来。即便在感知范围扩展到无数坑道中的现在,她依然没感觉到一只虫子,连一片叶子都没找到。地下除了沙子就是石头,没有任何东西能喂给史莱姆。这样想来它们真没做错,一动不动至少能减少消耗。

    塔砂给一只鼹鼠下命令,让它去找史莱姆能吃的食物。得到命令的鼹鼠停了下来,茫然不解地耸动着鼻子,似乎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去找昆虫?挖掘植物?”塔砂细化了命令。

    鼹鼠坐到自己的后肢上,开始搓爪子上的沙石。

    塔砂又命令道:“到大厅来。”

    这次鼹鼠准确地回到了大厅里,看上去不是命令失效。难道它并没有探测活物的能耐?塔砂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小。鼹鼠们一路挖出的除了蓝矿石外还有零散的其他石头,但它们塔砂一样只对蓝矿石起反应。如此看来,最开始她的运气真是不错,误打误撞召唤出了专门能挖矿的鼹鼠。

    另一种可能是,现在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活物——塔砂不愿去想这种可能。再怎么形态大变,她依然做不到忍受几百年的孤独,要是重生后只能被困在空无一物的地下,复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塔砂甩掉自己的忧虑,现在不是杞人忧天的时候。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她目前遇到的事情没有一件能用过去的科学知识解释。无论环境如何,她能做的唯有抛弃以往的常识,像个初生的孩子一样重新探索。

    一只鼹鼠在她的命令下叼来了一块蓝矿石,扔到史莱姆的头顶。蓝矿石在这有弹性的地面上弹跳了一下,咕噜噜滚到地面上,两只史莱姆没有反应,倒是那只鼹鼠蠢蠢欲动着快要扑上去了。塔砂叹了口气,都懒得阻止搬运工偷嘴。那鼹鼠一口吞掉了蓝矿石,丢下蔫搭搭的史莱姆们,精神饱满地重新上工。

    说起来这好像就是当初被打吐的那个第一只鼹鼠,这家伙好像特别馋。

    塔砂对史莱姆没辙,只能将这事暂且扔开,庆幸一下史莱姆没吃的好像也饿不死。她分出一部分精神计数(自从到了这里,一心多用变得简单了许多),几小时后,塔砂重新积累了制造史莱姆前的能量,她没再继续召唤史莱姆,而是继续积攒,准备一鼓足气激活气流符文。这花费的时间比预想中更长,矿坑不断向远处延展。

    到了第二天,塔砂发现史莱姆那里有些不太对。

    史莱姆的身躯是水蓝色的,这种蓝色浅而半透明,掉色绝不会把地面染成深蓝色。它们身下的土石上挂着一层蓝蒙蒙的光,像是被蓝光照射着,可地下根本没有光。

    塔砂觉得这种蓝色很眼熟,她扫视周围,立刻发现了熟悉感来自何方:石池底部不就是这种颜色吗?

    石池的颜色可能更深一点,它由融化的蓝矿石层层叠叠积累而成。史莱姆下面的地面更浅,它和挖出的蓝矿石相当接近,仿佛……

    塔砂将精神集中在那一块,身为建筑物本身就是这点好,她立刻发现了大厅一角微弱的能量波动,比蓝矿石弱,却无疑发自同源。大厅原来根本没有这种波动,史莱姆本身也一样。塔砂心中一动,让鼹鼠们把碎石搬到了史莱姆身边。

    第三天,那些搬过去的砂砾变蓝了,它们在第四天看上去与蓝色矿石的碎屑无异。一直背着寻找食物命令的鼹鼠们开始走向之前视若无物的碎石堆,从中挑拣出蓝色碎片,扔进石池当中。这些蓝色碎片融进池底,一如那些天然的蓝色矿藏。

    猜想被成功验证,塔砂终于明白了史莱姆的作用。它们的确不能接收命令,但史莱姆就像某种改善环境的作物,像某种催化剂:它们能改变环境,把普通沙石变成这种蓝色矿石。

    再也不用担心资源枯竭了!塔砂大喜过望,立马召出好几只史莱姆。那些软体怪物在大厅一角挤成一团,塔砂目光灼灼地看着它们,展望着矿石收获的季节,觉得自己从采摘时代进化到了种植时代。

    新任地主欣慰地想,粮食,果然还是可以种的好啊。

    要做出决定不太难,摆在塔砂面前的选项并不多。

    鼹鼠小队的工作还在继续,通道出现了不少分支,让这张地下网络几乎变成一个迷宫。蓝矿石缓慢而稳定地积累着,塔砂不打算再制造鼹鼠,她觉得自己像个靠挖矿发家的煤老板,心中总有种不久后就会资源枯竭的危机感。

    除了大地符文外,没动用过的符文还有三种。

    流水,气流,火焰,塔砂小心地接触它们,能感觉到三者所需要的能量依次递增。激活流水符文所需的能量是制造鼹鼠需要的几倍,“气流”则是“流水”的数倍。以现在的能量积攒效率,要想知道火焰符文能孵化出什么,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塔砂试着催动了流水符文。

    制造鼹鼠的情形重演,只是这回亮起的光芒是水蓝色。在光辉消散以前,信息的碎片已经在塔砂脑中闪现。

    即将来到的是——

    是万物的吞噬者,它能腐蚀一切有实体的存在,能消化一切活物,作为自身养分;是不朽的变形者,它没有固定形态,却能任意变形,只要有食物就能活到世界尽头。它不畏惧刀劈剑砍,能在最凶残的利器下幸存;它不畏惧最恶劣的环境,独自一个就能繁衍生息。

    听起来比鼹鼠有能耐得多啊。其貌不扬的鼹鼠是优秀的矿工,它们挖到的矿石救了塔砂一命。她不由得再度期待起来,想知道耗费更多的流水符文能带来什么惊喜。

    蓝光散尽的地板上,趴着一团水色的东西。

    塔砂并不是个奇幻迷,她没玩过多少游戏,对传说中怪物的了解相当肤浅,但即使如此,她也认得眼前这玩意。它有着鼎鼎大名,信息时代的年轻人,十有**都能在第一个照面叫出它的名字。无他,这位太有代表性了。

    十分遗憾,“有代表性”并不能和强大画等号。

    朋友,你听说过史莱姆吗?

    塔砂看着面前水蓝色的那团凝胶,一时间无言以对。这东西有着圆润的外形,像团半凝固的水,透过它均匀的半透明身体能看到后面的地面。它在地上挪动了一段,留下一段湿乎乎的痕迹,地上粗糙的沙石没给它软绵绵的身躯留下一点伤痕。

    万物的吞噬者?好吧,这种黏菌怪能分解有机物再正常不过,至于石头这样的无机物……既然酸性水用上数百年溶解岩洞算是腐蚀,史莱姆用几百年腐蚀地面也能称得上“吞噬万物”吧。不朽的变形者?没错,这软绵绵的身躯看上去就能搓圆摁扁,看不出什么要害,很有可能物理攻击无效。

    低级生物,像是真菌细菌单细胞动物云云,仔细说来都有让人咂舌的生命力。它们能在恶劣环境中生存,能靠自体分裂繁殖,然而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能否认它们是低级生物。

    就像再怎么把史莱姆吹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它在大部分奇幻故事中担任最低级新手怪的事实。

    塔砂与这看不到眼睛的生物对视,看了好半天都没感觉到对方的核心,更谈不上发布命令。数分钟后她醒悟过来,并非自己本事不够,这种低级生物根本没有核心。

    你要如何与一只阿米巴原虫交流?

    水色的史莱姆慢吞吞地爬走了,它全然不觉制造者的苦恼,安然地在大厅里找了个角落蜷缩起来。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它都一动不动,让人怀疑那只是一只形态奇特的蘑菇。

    塔砂用无形之手戳了它一下,指望激发出史莱姆(不知在何方)的潜能,对方毫无反应。她搜刮自己多了零散信息的脑子,找不出任何能指挥这种生物的情报。再怎么在脑中命令它动弹也没有效果,以史莱姆那种如同蜗牛爬的迟缓速度,塔砂也想不出它能做什么。

    于是她召唤出了另一只。

    第二只史莱姆出现在地板上,和第一只看起来没任何差别。它没鼻子没眼,一团光溜溜的凝胶静静趴在地上,不多时便蠕动着向角落爬去,蜷缩在第一只史莱姆旁边。完成这个动作后它一样入了定,两团凝胶缩成一大团,看上去浑然一体,除了给干燥的大厅增添了点湿气(瞧瞧那两条亮晶晶的痕迹)外,再没有别的用处。

    等等,难道是因为没有食物?

    塔砂灵光一闪,将静止不动的史莱姆与开始缺乏能量的自己类比,觉得自己有了点头绪。删去夸大其词的部分,脑中关于史莱姆的信息的确有“能消化活物作为养分”的内容,也就是说它和土元素鼹鼠不一样,是需要有机物作为食物的吧?

    这想法让塔砂一喜,转而又忧虑起来。即便在感知范围扩展到无数坑道中的现在,她依然没感觉到一只虫子,连一片叶子都没找到。地下除了沙子就是石头,没有任何东西能喂给史莱姆。这样想来它们真没做错,一动不动至少能减少消耗。

    塔砂给一只鼹鼠下命令,让它去找史莱姆能吃的食物。得到命令的鼹鼠停了下来,茫然不解地耸动着鼻子,似乎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去找昆虫?挖掘植物?”塔砂细化了命令。

    鼹鼠坐到自己的后肢上,开始搓爪子上的沙石。

    塔砂又命令道:“到大厅来。”

    这次鼹鼠准确地回到了大厅里,看上去不是命令失效。难道它并没有探测活物的能耐?塔砂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小。鼹鼠们一路挖出的除了蓝矿石外还有零散的其他石头,但它们塔砂一样只对蓝矿石起反应。如此看来,最开始她的运气真是不错,误打误撞召唤出了专门能挖矿的鼹鼠。

    另一种可能是,现在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活物——塔砂不愿去想这种可能。再怎么形态大变,她依然做不到忍受几百年的孤独,要是重生后只能被困在空无一物的地下,复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塔砂甩掉自己的忧虑,现在不是杞人忧天的时候。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她目前遇到的事情没有一件能用过去的科学知识解释。无论环境如何,她能做的唯有抛弃以往的常识,像个初生的孩子一样重新探索。

    一只鼹鼠在她的命令下叼来了一块蓝矿石,扔到史莱姆的头顶。蓝矿石在这有弹性的地面上弹跳了一下,咕噜噜滚到地面上,两只史莱姆没有反应,倒是那只鼹鼠蠢蠢欲动着快要扑上去了。塔砂叹了口气,都懒得阻止搬运工偷嘴。那鼹鼠一口吞掉了蓝矿石,丢下蔫搭搭的史莱姆们,精神饱满地重新上工。

    说起来这好像就是当初被打吐的那个第一只鼹鼠,这家伙好像特别馋。

    塔砂对史莱姆没辙,只能将这事暂且扔开,庆幸一下史莱姆没吃的好像也饿不死。她分出一部分精神计数(自从到了这里,一心多用变得简单了许多),几小时后,塔砂重新积累了制造史莱姆前的能量,她没再继续召唤史莱姆,而是继续积攒,准备一鼓足气激活气流符文。这花费的时间比预想中更长,矿坑不断向远处延展。

    到了第二天,塔砂发现史莱姆那里有些不太对。

    史莱姆的身躯是水蓝色的,这种蓝色浅而半透明,掉色绝不会把地面染成深蓝色。它们身下的土石上挂着一层蓝蒙蒙的光,像是被蓝光照射着,可地下根本没有光。

    塔砂觉得这种蓝色很眼熟,她扫视周围,立刻发现了熟悉感来自何方:石池底部不就是这种颜色吗?

    石池的颜色可能更深一点,它由融化的蓝矿石层层叠叠积累而成。史莱姆下面的地面更浅,它和挖出的蓝矿石相当接近,仿佛……

    塔砂将精神集中在那一块,身为建筑物本身就是这点好,她立刻发现了大厅一角微弱的能量波动,比蓝矿石弱,却无疑发自同源。大厅原来根本没有这种波动,史莱姆本身也一样。塔砂心中一动,让鼹鼠们把碎石搬到了史莱姆身边。

    第三天,那些搬过去的砂砾变蓝了,它们在第四天看上去与蓝色矿石的碎屑无异。一直背着寻找食物命令的鼹鼠们开始走向之前视若无物的碎石堆,从中挑拣出蓝色碎片,扔进石池当中。这些蓝色碎片融进池底,一如那些天然的蓝色矿藏。

    猜想被成功验证,塔砂终于明白了史莱姆的作用。它们的确不能接收命令,但史莱姆就像某种改善环境的作物,像某种催化剂:它们能改变环境,把普通沙石变成这种蓝色矿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