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81章 1.1
    牛角的战士一踏入部落的入口,孩子们便哗啦啦围了上来,叫嚷着泰伦斯的名字。。しw0。这些孩子头顶的小小弯角不过拇指粗细,幼嫩如新芽,把脑袋挨在一块也不会打架,那股亲热的劲头让稳重的战士也难免心生感慨。

    初次见面那天,孩子们还躲在帐篷中警惕地望着他呢。

    十多年前泰伦斯离开故土,四处躲藏着旅行,被人类军队捕捉走,再到角斗士起义,前往在东南方落脚,辗转之间岁月流逝。十多年后旧地重游,新生的孩子们已经不知道他的存在,只困惑于他头顶与其他大人相似的弯角。前些日子,他带领着队伍来到与世隔绝的故土,同族们如临大敌地举起武器,对峙与交谈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有人从队列中走出来。

    “是你吗,泰伦斯?”族长拿下面具,难以置信地问道。

    “是我,父亲。”泰伦斯说,拥抱了多年不见的父亲。

    他的父亲比过去衰老了许多,须发蒙上一层白霜,双眼不如过去锐利,曾经严厉的神情也软化了。他感慨万千地对着儿子点头,连连点头,竟说不出话来。

    那天稍晚些时候,泰伦斯在篝火边讲述了这些年来的经历,亲属们听得惊呼连连。母亲骇得捂住了嘴,家里的侄子侄女们却为起义的故事双眼冒光,催他多说一些,被看出苗头的亲长挨个揍了脑壳。

    “你们当打仗是游戏吗!”族长呵斥道,看了看泰伦斯,又是欣慰又是后怕,最后选择与过去一样,用责备的口吻开口:“问问他!比起在外奔波吃苦,留在这里是不是要好上百倍?”

    “这里无聊死了。”小侄子嘀咕道。

    “无聊总比没命好!”他母亲压低声音恫吓道,“你想被人类抓走当奴隶吗?”

    “这里的生活的确比外面平静,”泰伦斯说,在父母欣慰的目光下话锋一转,“但我从来没有后悔离开,如今也不会在这里蜗居到永远。”

    “你还要走吗?”泰伦斯的母亲急道。

    “事实上,我只是暂时在这里停留。”泰伦斯歉意但坚定地说,“恐怕我还会带更多人走。”

    夜幕防线树立之前,兽人义军已经离开了塔斯马林州,如今他们在埃瑞安帝国腹地打着游击战。这支规模不大但非常灵活的军队,在帝国偏远处神出鬼没,抽冷子袭击那些关着同胞的角斗场、ji院与牢房。他们一触即走,绝不缠斗,卷走同胞便逃之夭夭,完全不会留下与帝国的武器硬抗。

    这支兽人自称为“自然之春”。

    “我们的同胞还在外面受苦,还有许多人没有我这么幸运。”泰伦斯说,展示自己带着鞭痕的肩膀,“父亲,闭上眼睛不能让外界的危险消失,我们不可能永远躲在这里,祈祷自己不被发现。”

    “那可是帝国的军队!”族长提高了声音,霍然站了起来,“我曾亲眼见过人类的铁蹄踏平了比这里大数倍的部落!是我的父亲带着残存的部族逃生,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在这片安全的地方落脚,你想要将全族再一次拖入泥水之中,对上一整个庞然巨兽吗?!”

    “我们已经对上过那个庞然大物,而且我们打赢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站在这里,还带来了曾经被巨兽咬在口中的同胞!”泰伦斯也站了起来,不顾母亲拉扯衣角的手,“您有多久没有听过外面的消息?东南方的地下城已经在塔斯马林州站稳了脚跟,足有帝国五分之一面积的区域如今住满了各式各样的异族,无论是人还是非人,无论选择森林还是城镇,都能在那里找到落脚之处。埃瑞安帝国的军队带着钢铁长龙与钢铁傀儡进攻,我曾有幸参与了那场战争,我就站在那个战场上与它们交战,直到战胜它们!”

    篝火边的族人听得一愣一愣,起义与逃生的成功已是他们心中最完美的胜利,没人想过异族能与帝国的军队正面交锋。泰伦斯的同族依然保留着兽人的文明与骄傲,但人类帝国留下的阴影也已经根深蒂固,让这些避世的部族畏首畏尾,鲜有与人交锋乃至接触的勇气——这便是当初年少气盛的泰伦斯,在受到父亲责骂后赌气离开的原因。

    年轻人依然有着对外的好奇与好胜心,像曾经的泰伦斯,像如今的小辈们。

    这名义军的领袖不再是初生牛犊,经历风霜拷问的泰伦斯伸出手,指向火光范围外隐隐绰绰的黑夜。

    “我们的队伍从东南方一直横穿整个帝国,曾去过埃瑞安的极西与极北,如今绕行回了东方。我们在森林与荒原中找到了同胞的踪迹,大家都蜷缩在荒野一角,与世隔绝,误以为只剩下己方,但是不!我们的力量远远比您以为的更大,我们的同胞远远比您以为的更多。”

    他讲述“自然之春”走过的每一片土地,揭开族人们在畏惧中未知的迷雾,击倒幻想中的妖魔。帝国的确是一头巨兽,但它有形体亦会被攻击,强大却也有弱点。被救过来的族人如今正在帐篷当中接受治疗,伤员在另一个大帐篷里说说笑笑,义军成员中一些在休息,一些在放哨。活生生的证据就在这里。

    “父亲!时代不同了。”泰伦斯这样说,“睁开眼睛看看吧!”

    族长愣怔地看着曾经笨嘴拙舌的小儿子,泰伦斯就站在这里,过去小小的身影已经变得比他还要高大——是儿子长高长壮了,还是父亲的身躯已经开始佝偻干瘦?或许两者都有。

    老族长在此刻,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已经老了。

    “我是管不了你了。”他苦涩地说,摇了摇头。

    泰伦斯微笑起来,拍上父亲的肩膀。“我永远是您的儿子。”他说,“无论如何,请您相信我吧。”

    如同春日的绵绵细雨,“自然之春”无声地浸润土壤,唤起三尺之下埋藏的种子。

    在帝**方的报告中,他们是掀起动乱的匪类。在帝国平民茶余饭后的谈话间,他们是制造骚乱但又与大部分人没多少关系的异种革命军。在越来越多的、汇入这支队伍的兽人之中,他们被称作兽人解放运动的先行者。有组织有纪律的串联在荒郊野外进行,依然存在的零散部族被连接起来,从分散的小点变成一张遥遥相望的网络。

    德鲁伊为他们带来远方的消息,地下城在帝国各处的暗探网络与义军互利互惠,交换着彼此的信息。救回的老弱病残被安置在安全的部族之中,即便人类帝国的版图已经与整片大陆重叠,依然有一些属于自然的区域不为人所知。

    帝国为此相当心烦,以往分散的闹事者被组织起来,变得油滑如泥鳅。奴隶被带走,传单与各种痕迹被留下——这些家伙来时悄无声息,走后却声势浩大,务必要让当地居民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边打边逃,边跑边宣传。这斗争的规模没有大到能激起民愤,又没有小到可以视而不见。

    自然之春没有被扑灭,反而在四处驱赶之中,愈演愈烈。

    泰伦斯终于成功用故事和承诺喂饱了孩子们,他们像一群得到食物的小狗,心满意足又恋恋不舍地离开。他三步并两步走进帐篷之中,却有个小尾巴也跟了进来。小侄子赛维尔并不吭声,也不肯走。

    “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泰伦斯叹了口气,坐到毡床边上。

    “跟到你答应为止。”赛维尔板着脸说。

    泰伦斯不理他。

    没多久少年便沉不住气,再度开了口。“就让我也去吧!叔叔!”他央求道,“我也想跟你去救同胞,杀人类!”

    “喂喂,我还在这儿呢!”毡床上的伤员啼笑皆非道。

    “所以为什么这里会有人类啊!”赛维尔气呼呼地指着打绷带的纯人类怒道,“一个人类为什么要混进兽人解放军?”

    “人类有好有坏,我怎么教你的?”泰伦斯无奈地说,“路德维希先生是我们重要的同伴,而你,你太小了,还没有准备好。”

    “我已经可以独自打猎了!”赛维尔昂起头,展示他两根手指粗的牛角,再度指向床上苍白瘦弱的人类,一脸嫌弃地说:“我一只手就能把这只弱鸡打翻,为什么他能上战场,我不能?喂,你到底受的是什么伤,这小伤口看上去根本不是任何武器打的吧?”

    “哦,我下台阶的时候没站稳,摔下来磕到头了。”路德维希诚实的说。

    “天啊,磕到头!”兽人少年叫了起来,“我六岁的小妹妹都不会随便摔倒了!你这幅样子能拿得动什么武器啊?”

    “我用笔作战。”路德维希好脾气地笑了笑,扶了扶他圆圆的眼镜。

    “用笔怎么打仗?”赛维尔皱眉道,“你骗小孩子呢?”

    “路德维希先生的笔胜过一只军队。”泰伦斯认真地说。

    路德维希是一个画家。

    他负责制作“自然之春”的宣传画,有时铤而走险,在活动现场留下大幅涂鸦。路德维希为兽人解放运动留下的画作与他以往创作的大不相同,为了速度舍弃精准度,要是将这些画作放到画廊去,多半会被人嘲笑偷工减料,难登大雅之堂吧。

    这些画并不沉重,并不慷慨激昂,恰恰相反,它们让人捧腹大笑。粗俗有趣的讽刺画与带着黑色幽默的漫画被留在“自然之春”的活动现场,继而被报纸登出,成为乏味政治版面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文字与标语或许会被涂掉,画面却是共同的语言。

    这些一目了然的画作中,包含着兽人对平等自由的呐喊,对人类蓄奴的质疑,对被压迫者的呼唤。

    无论出于关心也好猎奇也罢,漠不关心的人们忍不住对此投去一瞥,兽人这个被藏在桌子底下蔑视更无视的族群,终于被公开摆到了台面上。

    当富人们谈论着四处游走的兽匪动乱,依偎在主人怀里的宠物竖起耳朵,第一次听说了同族的另一种生活。当大块版面都印刷着兽人的故事与新闻,为主人烫报纸的兽人仆从望向其中的图片,他们看到了森林与野生的同族。是的,依然会有大部分驯化兽人安然呆在府邸之中,畏惧着被这等动乱牵连;但也有一些,在心中自己都没注意到的角落,点起一个小小的火种。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想象着金丝笼外的天空。

    义军领袖把气呼呼的侄子送了出去,走回来给画家检查绷带。他沉默了一小会儿,说:“尽管可能有些冒犯,我也想问一问相似的问题。”

    “用笔怎么打仗?”路德维希开玩笑道。

    “您为什么要随着我们奔赴这样一场危险的战争呢?”泰伦斯认真地问,“您大可以留在塔斯马林州,那里有您的朋友和拥护者,有明亮的画室和最好的画具,绝对安全无忧。”

    “是啊,那里有我的朋友……”画家说,目光飘向某个遥远的方向。过了一会儿,他问:“您知道瓦尔克吗?”

    泰伦斯想了想,说:“我听说过瓦尔克艺术家协会,您也是其中的一员。”

    “的确如此。”路德维希抿了抿嘴,“罗拉夫人与昆蒂娜小姐创办了这个艺术家协会,用于纪念在冤狱中不幸牺牲的画家瓦尔克。他是个非常好的画家,也是个好人,充满了激情。因为画下了呼吁解放兽人、抨击蓄奴制度的画作,保留它们并承认自己画了它们,他遭遇了……不公正的待遇。”

    泰伦斯沉默半晌,说:“等我能回到塔斯马林州的时候,我要去祭拜瓦克尔先生。”

    “昆蒂娜与其他人正在尽力重绘和还原那些被烧掉的画作,等我们能回去的时候,说不定就能看到展出了吧。”路德维希苍白地笑了笑,又目光飘远了,“我与瓦尔克曾是朋友,曾与他一起参与了野性呼唤画展。只是当消息传过来的时候,我属于烧掉全部画作的那部分人。”

    不同于瓦尔克,路德维希生于富贵之家。

    他是家中的小儿子,家族放任他“离经叛道”,与不得体的人混在一起涂鸦。但希瑞尔将军将到达瑞贝湖的消息一传开,家族第一次严厉地警告了他。烧掉图画,与拒绝这么做的人断开联系,呆在家中安分守己——路德维希曾抗争过这些命令,然而没用,到最后只能妥协。当画家这事开始就没遇到什么阻力,因此他依然依赖着家里,一旦家族掉过头来阻止他,路德维希完全无能为力。

    路德维希被关了几周的紧闭,等他出来,得到的便是瓦尔克的死讯。

    他根本无法面对他的朋友们。

    “这不是你的错。”泰伦斯宽慰道,“你没有办法。”

    “的确。”路德维希苦笑道,“可是……”

    家族逼迫他烧掉了画,将他软禁起来,让他无法与朋友们同甘共苦……如果这样告诉自己的话,的确会变得轻松许多。可是路德维希是个敏感的艺术家,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想法。

    路德维希被逼迫着烧掉了画,不必自己选择放弃坚持,难道他没有因此感到轻松吗?

    路德维希被家族庇护着软禁在家里,可以当一个对仆人家人大发脾气的小少爷,而不是在黑暗的牢房中遭受折磨,难道他没有因此感到庆幸吗?

    路德维希无从挣扎,因此既不用在负罪感中对不公正的暴行保持缄默,也不用奋勇一搏以至于失去性命。事后去为那些友人们扫墓,看着那些宁为玉碎者的墓碑的时候,难道他没有感到一丝解脱?

    他有。

    离经叛道、潇洒勇敢的路德维希小少爷,发现了自己的软弱无能。

    他既不能指责保护了他的家族,也无法面对那些活下来的朋友。路德维希选择了自我放逐,报名加入了兽人革命军的队伍。

    “这依然不是你的错。”泰伦斯说,“没人该为活下来愧疚。”

    “谢谢,说出来好多了。”路德维希收回了目光,摇了摇头,笑了起来,“不过,虽然报名的目的不怎么纯粹,但事到如今,我很荣幸能成为你们当中的一员。”

    事情已经改变了。

    习惯了昂贵画具、画室的小少爷,在颠沛流离的随军奔走中,开始学着用炭笔乃至石子在墙面和地面上作画;擅长勾画华美画面的路德维希,在亲眼目睹诸多震撼人心的现实之后,迅速抛却了华而不实的脂粉气。鲜艳醒目的色彩保留下来,锐利的线条提取出来,化作最能抓住#神#韵、最夺人眼球的速写。在他笔下,凌厉辛辣的幽默感中,藏着振聋发聩的呐喊。

    路德维希质疑,他询问,寻求讨论。

    他也得到了。

    关于蓄奴的讨论慢慢兴起,慢慢逐渐趋向于中性化。画作中的质疑与询问,唤起了读者的思考与陆陆续续的各种回答。帝国上层终于意识到不对,开始禁止报社印刷现场留下的图画。然而“兽人不知名画家”的画作已经打出了名声,知名禁#书这种东西从来在私底下传播得更加火热——发现画作的人会悄悄临摹记录,有人专门出钱收购这些小画,装订成册偷偷贩卖传播。

    开始的收购者中有地下城间谍当托,等发现这门生意的确有利可图,其他人也开始动起了手。

    在帝**方势力不够强的角落,这等低俗小画册在到处传播,假借兽人佚名画家之名创作的厕所读物如雨后春笋。而事实上,路德维希画集的影响力远比当代所有人以为的都要深远,半个多世纪,它被誉为“拯救了无数人的涂鸦”,一本真品画册被炒到了一个相当夸张的价格,比同期大受上流社会赞美的油画更加昂贵。

    那都是后话,在此时此刻,对路德维希本人来说唯一重要的是,他真正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与价值。

    那拯救了他自己。

    将目光移动到如今的塔斯马林州,瓦尔克艺术家协会一样正在蓬勃生长。罗拉夫人依然是它的赞助人,瓦尔克生前至交昆蒂娜是这一协会的主席。除了复原那些被烧掉的画作以外,这个协会还在做别的事情。

    每年协会的艺术家都会进行统一主题的画作展出与拍卖,获得资金用于资助有潜力但暂时不受主流青睐的画家。整件事的流程有点像天使投资,不过是非营利性的,协会全部行动的目的就是赞助艺术家本身,鼓励他们发出声音。协会资金不仅用于资助,还用于聘请律师和保镖,为艺术家们能自由创作提供保障——据塔砂所知,他们其实还在偷偷预防官方取缔,给每个可能被上头和谐掉的艺术家提供了地下党般周全的跑路方法。

    “为了自由意志,对,我们口号就是‘为了自由意志’。”昆蒂娜在记者采访中直白地说,“为了保护每个人能自由表达的权力,为了保护每一样不存在正邪对错分界的艺术品。深渊、天界或人间顶峰的力量也无法改变我的笔与我的心——这是瓦尔克的遗愿,我们会将它坚持下去。”

    真是卑微又宏大的愿望啊,塔砂想。

    今后这个理想主义者所创建的协会将发展到什么地步呢?塔砂期待着。

    地下城并没有完全操控着兽人义军,彼此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上下级,不如说是提供支援的友军。在舆论支持与间谍情报共享之外,地下城本身的存在便已经帮上了大忙。

    帝国的军队在镇压兽人义军的时候,同时需要考虑到塔斯马林州带来的压力。一部分预防进攻的军队与魔导武器必须留在塔斯马林州边境,能源也必须时刻保留着一部分。帝国高层还需要考虑到塔斯马林州的态度,尽管塔砂这边一直宣称不对兽人义军的所作所为负责,在帝国逼急了想要全力围剿兽人的时候,塔斯马林州就会开始练兵。

    怎么的,没见过阅兵仪式吗?

    塔斯马林州的地下城是一个和平发展的城市,练兵出于阅兵需要,阅兵是为了避免军队放久了生锈,而且美观嘛。为什么要在边境阅兵?因为那边刚好有一大块空地啊。也好让我们友好的帝国邻居围观一下阅兵的成果,以促进共同繁荣发展。

    这当然,和兽人或帝国的任何举动,没有一点儿关系。

    帝国信吗?

    无论帝国相信还是不相信,他们都没再大肆调兵围剿。主力在边境看着地下城阅兵式,多年不能摸一下坐骑的装甲兵们眼角抽搐,看着一排排装甲车开过来开过去,心中骂了无数个败家子。

    是否也要举办阅兵式的讨论在上层进行了很久,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光用步兵冷兵器吧,对比隔壁,太寒碜拿不出手;把大件魔导武器拿出来吧,太他妈费魔石,帝国的每一分魔力可都要用在刀口上的,没这个铺张浪费的奢侈。

    最后,帝国拿出了对付流窜兽匪的经济适用方法:招募冒险者。

    “为了埃瑞安帝国,英雄应当重新站出来!”元首大声疾呼。

    更准确的说法是,招募职业者。

    当初的施法者被消灭之后,其他职业者依然在慢慢减少,最终到了一个无法成军的尴尬规模。随着局势越来越平稳,这些散兵游勇带来的麻烦超过了他们的好处,职业者淡化,冒险者基本退出历史舞台,一个稳定的统一帝国不需要这些不安定分子。塔砂降临在这片大陆上的时候,职业者就只剩四处游荡的老骑士与到处接单的马戏团之流。

    施法者禁令在“夜幕演讲”当年解除,而如今,被取缔多时的冒险者公会,重新变得合法。

    那些冒险者公会被开起来了,各职业登记系统重新开放,帝国下了血本,在每个城镇都设置了职业者测试点。灰色领域的佣兵得到了条件优厚的征召令,故纸堆中翻出了各个职业的情报,甚至包括训练方式,它们慷慨地被公开在学校中。

    职业者们缓慢地从帝国各处冒了出来,权衡着帝国的诚意,像小心谨慎的啮齿动物。

    帝国上层为多出预期的职业者数量大喜过望。

    “才这么点人,就得意成这样?”维克多讥笑道,“别说和过去比,就是横向比较,也狂妄到可笑啊。是吧?”

    “也行。”塔砂会意地点了点头,“那么再来一次塔斯马林州的职业者人口普查吧。”

    所有加入塔斯马林州的人都需要登记,塔砂还骗得其中不少人签了约,所以对于领地中的职业者数量,她有个大致概念。不过,再来一次普查也没什么不好。

    调查结果在一个季度后完成,出乎意料的是,比塔砂以为的多很多。

    作者有话要说:元首说:这个世界需要英雄!

    ——我花了好大力气才阻止自己这么写,不行,不能太玩梗了要严肃(捂脸)

    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最近雷好多!

    飞舞的黄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7 22:58:39

    荼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7 23:51:18

    荼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7 23:51:30

    灰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00:16:16

    灰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00:16:26

    灰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00:16:30

    呣呣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00:29:44

    哦哟我的胖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00:37:10

    你造我在等你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01:12:29

    dlld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01:42:28

    dlld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01:42:47

    naoyx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10:25:09

    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10:51:03

    宛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14:39:45

    哦哟我的胖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18:54:13

    喵了个咪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18 20:33:16

    叶笑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8 23:47:45

    呣呣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9 00:04:29

    celia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9-19 08:15:11

    你造我在等你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9 13:31:15

    宛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9 20:52:13

    tat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9 21:29: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