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79章 1.1
    地下城正在整合重组,不知道需要多久,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

    维克多留在灵魂中担任守卫的灵魂碎片已经算是**存在,和塔砂的龙翼之躯不一样,彼此的记忆、状态本该互不连通,如今地下城之书却莫名其妙地说出了分#身听到过的内容。

    两个不大不小的异常一块儿出现,变成一个让人皱眉的隐患。

    最年长的梅薇斯也对地下城与恶魔缺乏了解,倒是有一位名叫韦伯斯特的法师对此有些猜测。他自我介绍为“白学院的传承者”,说这支传承长久以来一直深渊的先行军有所研究。

    “地下城自成体系,**于魔灾其他魔物大军之外,又时常成为领主等级高阶魔物与深渊皈依者的大本营,它被认为是最富有效率的深渊作战单位之一。”韦伯斯特翻开一本古旧的手抄本,指出相关部分,“虽然所需契机依然不为外人所知,但重组对于地下城本身来说并不是坏事。地下城有着最能适应环境的魔理机制,如果您允许,我希望能到亲眼观测重组过程的殊荣。”

    他描述地下城的方式,像动物学者谈论自己的研究对象——还是已经灭绝了的那种。尽管这位干瘦的老先生说得文雅有礼,他浑浊的双眼中还是放射出了令人无法直视的渴望之光,让人觉得不让他研究一下都于心不忍似的。

    韦伯斯特已经九十多岁了,不用魔法镜片就看不清东西,拿着书的手哆嗦得让人提心吊胆(那本手抄本看上去比他老数十倍,经不起任何摔打),看上去一阵大风就能把他撂倒再吹起来。当初这位小有资产的图书管理员带着一马车的藏书来到塔斯马林,拒绝他人帮忙,坚持要亲自把书一本本拿下来登记,造成了那个入境窗口的大堵塞。可想而知,工作人员一脸崩溃,只差跪下来叫他祖宗。

    “白学院?啊哈,白平原上那堆人。”维克多在旁边嘲弄道,“什么‘深渊研究者’,明明就是深渊信徒。”

    从老人家手腕上的邪异纹身与对待偷书贼的手段看(老天保佑那人的皮),这人绝对不是个学者型白袍。

    忠诚的深渊信徒已经和他们的主子一起完蛋,那之后出现的白学院只会来自深渊崇拜者当中的叛徒。那又怎么样呢,地下城收容白袍和黑袍,迎接亡灵法师和女巫。

    那位最年长的阴影女巫对地下城的重组毫无概念,她只提醒塔砂当心恶魔。“有问题就先解决掉,反正你永远猜不到恶魔有什么诡计。”她十分光棍地说,一点都不忌讳承认自己脑子不太好(“拜托,女巫靠感知和魅力吃饭哎,我又不是法师!”),末了又蠢蠢欲动道:“要不让让我试试?我对付恶魔有些独家秘方。”

    “比如说?”塔砂可有可无地问。

    无名女巫用甜蜜的声音描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恐怖故事,说到激动处影子都缠上了塔砂的脚,像很多根毛茸茸的尾巴。她摩拳擦掌地问塔砂意下如何,仿佛刚才只说了个家常菜谱,塔砂撕开她缠上来的影子,不用半秒考虑便客气拒绝。

    维克多真该为此感激涕零。

    新加入地下城的施法者也好,他们带来的藏书也罢,没有任何一样能解决塔砂的疑惑。她不是一座典型的地下城,维克多也不是人类常见的中层恶魔,到最后,两个问题的答案都不得而知,无果而终。

    “你看起来倒不怎么着急。”塔砂对维克多说,“就不怕被你的后手顶替?”

    发现自己的问题时维克多也一脸懵逼,可在听过了塔砂的猜想后,他迅速接受了事实,该干什么干什么,仿佛一点都不为此操心。塔砂完全不认为他是听天由命的性子。

    “说不上顶替不顶替。”维克多说,“反正两边都是我。”

    “都不会主导权之类的东西产生竞争吗?”塔砂奇道。

    “会融合啊。”维克多坦然地说,“当初怎么分割出去,汇合后就会怎么融合,两部分合为一体,一个灵魂哪来谁主导的说法?”

    塔砂发现自己和维克多好像在鸡同鸭讲。

    “你们已经分裂开了。”她试图说明白,“当时你不知道我和他说了什么。”

    “但我能猜出他——‘我’——大概会做什么,而且我猜对了。”

    “我能把玛丽昂会做的事猜得**不离十,不代表我们俩就是一个人。”

    “的确……这不是问题的重点!一杯水倒进不同杯子里依然是那杯水,汇合时也一样,所以你为什么会有这种被躯壳绑定的思考方式?我还以为主物质位面生物才有这样的局限性。”维克多啧了一声,“你明明也可以任意分割出部分灵魂,放在不同的躯体当中,难道你会跟那些你争抢主导权吗?”

    “但我们是连通的,属于同一个时间,同时存在。”塔砂反驳道。

    不同躯壳像不同的容器,只是放在不同容器中的灵魂依然彼此联系。比起倒进不同杯子的水,塔砂操纵不同躯体的时候,可能更像把手放进布偶当中——只不过手上也长了脑子而已。

    维克多的灵魂分裂方式却是将一壶水倒进别的杯子里,不仅如此,还将杯子放进了冰箱。在外面的水加了盐加了糖然后在火上煮了一圈,这时候在把冰箱里的杯子拿出来,那杯冰块与如今的半壶水,还能被当成一样的东西吗?

    如果把人看成四维生物,过去某个时间段的切片与最近时间段的比较,是否能算一个人?经历可以改变人的想法与性格,越活得长久,后天影响越大。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构成的?“我”是谁?这简直是个无解的哲学问题。

    要是让塔砂来回答,她大概会说“此刻的我就是我”。哪怕有轮回转世,她也不认为前世或来生的她是她自己,活要活在当下。

    “等融合之后,我们自然也会连通,共享这段时间不连通的记忆。”维克多说,“我分裂过很多次也融合过很多次,这不是什么大事。”

    “融合后会更像哪边?”塔砂问,“取决于什么?灵魂的质量?力量?谁是原来的本体?”

    “无论我们融合不融合,契约都安然无恙,你怎么着都是我的主人——灵魂契约就这点不好。”维克多叹了口气,“你到底在纠结什么?就这么舍不得我吗?”

    他嗤嗤笑着,用那种“哈哈哈我在开玩笑”的口吻。但塔砂一言不发,维克多渐渐笑不出来了。书页扇动了一下,看上去不太自在。

    “没什么好担心。”他嘟哝道,“反正我又不会因为融合消失。维持原状也好,能找到一些灵魂融合修复也好,每个我都一样。会对同样的事情感兴趣,会憎恨一样的东西,会喜欢上一样的……”

    他越说到后面声音越低,最后还哗啦啦翻页,翻页声比说话声还大。气氛变得相当奇怪,搞得塔砂也觉得不太自在,有种发现了什么的手足无措。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的意思是,我不见得会习惯今后的你啊。”

    地下城之书沉默了一会儿,砰地合上了。

    他不仅合上了,而且类似腰封的皮带刷地环书绕了好几圈,打了个结,再打了个死结,要是还在书架上搞不好会自己蹦到最高层。链接中辐射出海量的恼羞成怒,搞得塔砂在轻度同情和十分好笑之间徘徊,忍不住摸了摸书顶。

    “走开,让我一个人呆着。”维克多阴沉地说。

    塔砂拒绝走开,原地拆书,她解一圈维克多就重新绕一圈——一本书努力给自己安包装的场景太过滑稽,以至于任何担心都无法维持下去。塔砂笑起来,她在维克多的抗议声中将后者打开,觉得自己在强行撸猫肚子。

    ——————————

    几个月后,帝国的军队又一次组织了进攻。

    魔力核心像个破旧的锅炉,勉强恢复到可以使用的程度,帝国根本不敢让它开足马力直供火车。另一种方式是以魔力核心灌装魔石,类似史莱姆的点石成金,或者地球上灌装蓄电池。轻型飞艇在人类的土地上升空,与其说是空中主力,不如说在给地下的步兵掠阵。

    相当出乎意料的是,这场等待已久的进攻,无论从规模上还是力度上,都远远不能与希瑞尔将军的那一次相比。

    看上去气势汹汹的军队冲进塔斯马林州的边境,塔砂布置在那里的军队回击,双方短暂地接触了一下,帝**便干脆利落地撤离。满腔热血准备好将来犯者赶走的士兵们摸不着头脑,军官们只当这是第一波试探性攻击,命令所有人严阵以待。然而,无人机和间谍传来相同的消息,没有第二波了,帝国的军队已经撤退。

    这一次的领军人物是诺曼将军,老油条鸽派。这一场攻击比塔砂预计中的大战早,与其说准备完全,不如说迫于压力——生死存亡之际高层们意见相同,等局势缓和下来,不同派别提出了不同意见,几乎每天都有会议,每场会议都吵成一锅粥。地下城的宣传一刻不停,策划已久的间谍战局势大好,想阻止偷渡得用雷霆手段,而使用雷霆手段又会让该区域的人心更加动荡不安。要想解决内部的矛盾,将之转移给战争,无疑是常见手段。

    不过塔砂也没想到这一战会如此虎头蛇尾,她还以为帝国准备搞一场漫长的拉锯战,以此重新让人们同仇敌忾。

    很快,塔砂明白了他们有什么打算。

    就在那场打闹似的战斗后一天,元首在都城发表了演讲。

    “公民们!自从那一次让人震惊的诬蔑之后,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他站在都城的钟楼之下,沉痛地说,“如诸位所知,来自深渊的异种已经入侵了我们的埃瑞安,这些邪恶生物从东南角的大地之下出现,用非人的邪恶占领和欺骗了许许多多不幸的人民。埃瑞安东南方的明珠瑞贝湖已被占据,乃至整个塔斯马林州都已经被污染,他们占据了人类的帝国,屠杀帝国的公民,玷污帝国的女性,欺骗帝国的孩童,让他们认贼作父,竟认为与异种共栖一地是正常的事情了!如果让那些恶魔同党继续下去,我们的埃瑞安会变成什么样子!”

    接下来是大片引古证今,从千年前人类被压迫,到五百年前人类被压迫,到三百年前人类被压迫,到两百年前人类被压迫……如果人类的遭遇真的像这位领袖说的一样,理论上埃瑞安现在应该没有活人了才对。

    “换做一年之前,我会呼吁公民们投入一场为了人类而战的伟大战争。让我们从邪恶的异种手中夺回我们的土地吧!我会毫不犹豫地这样说,这是一场关乎人类安危的荣耀与生存之战,我们理应拿起手中的刀剑!”元首痛心疾首地说,“然而,邪恶的异种竟然买通了不坚定的看守,摧毁了我们的能源!”

    那些并不清楚什么武器需要什么能源的听众,在气氛感染下也愤怒了起来。

    “我们的武器因此失去了作用,所以只能凭着血肉之躯作战的士兵们。没能将那些将灵魂卖给深渊的邪恶生物一举歼灭。但是!我们绝不会屈服!”元首说,“无数次交战在诸位看不到的地方进行,我们在暗中挫败了异种的无数次进攻,这才让诸位公民们安然无恙,乃至根本不知道,那些伟大的战士们为了埃瑞安多少次浴血奋战。就在昨天,我们进行了一次全面进攻,全部力量都被投入其中,为了不可被侵占的帝国而战!公民们!安全地呆在腹地的诸位!你们是否也看见了远方不屈的飞艇?”

    这下塔砂总算明白,为啥能源紧张这么紧张的当口,轻型飞艇还是在整片埃瑞安帝国领土上空转悠过一圈了——敢情它们的主职就是转上一圈。

    接下来元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场惨烈的战争,关于英勇的士兵如何奋勇作战,一路势如破竹,高歌猛进,把塔斯马林州的异种打得抱头鼠窜,几乎跳入海中。当然,因为塔砂这边不够配合,没有主动跳下海,这故事还有转折。伏笔在开始已经埋好,能源不够,因为过去异种的邪恶伎俩,武器在最后熄火,伟大的帝**队功败垂成。

    该故事生动活泼,情节曲折丰富,这份演讲稿的撰写者可真有当说书人的天分。要是读给真正参与了昨天战斗的地下城方士兵听,他们多半会听得一愣一愣,乃至拍手叫好——毕竟,改编到这个地步,根本听不出故事原型。

    这并不是一场哀兵必胜的战斗动员。

    “换做百年之前,我们将征集整个帝国的士兵,背水一战,哪怕拼到只剩最后一兵一卒。”元首这样说,“然而现在,埃瑞安帝国已经不可动摇,人类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之主,万物之灵!应该害怕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时间过得越久,被钳制住的他们便越动摇混乱,而已等到我们的能源修复完毕,我们就能轻易杀入异种盘踞的城市,不费一兵一卒,将那些吓破胆的邪恶生物消灭掉,如同击落惊弓之鸟!”

    恰恰相反,这是一场“不战斗动员”。

    人心浮动的帝国高层与军队,暂时不想打了。

    元首慷慨激昂地讲述了一大通废话,以此显示这一次停战是众望所归,是人类的胜利与仁慈,是对士兵与百姓们的人道主义。他声称现在最重要的是修复能源,招募“过去被误解的法师”,对抗东南方满是谎言的宣传手段。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总结一下,其本质等同于逃跑前放下“有种给我等着”的狠话。

    “公民们,东南方的夜幕已经落下。”最后元首这样说,“但黑夜总是暂时的,在太阳升起之时,它注定被驱赶得无影无踪。为了美好的世界,让我们暂且忍耐。”

    “夜幕演说”最终成为了地下城势力与埃瑞安帝国的对峙开始的标志。

    才怪。

    元首的演说传遍了整个都城,而后以报纸和宣传公告等方式向埃瑞安帝国各处扩散。只是在全国人民都听说并接受之前,新的大事件在边境处爆发。

    属于东南方的飞艇飞了起来。

    比轻型飞艇乃至巨鲸飞艇更加视觉效果惊人的飞艇们,成群结队飞来,还印着代表塔砂方的标志——它之前一直被印在无人机与投放的宣传单上,埃瑞安帝国的居民们已经对此相当熟悉。边境的军方与居民目瞪口呆地抬着头,看着天空中慢慢飞来的庞然大物。

    在黑云向这边蔓延时,人们听见了机械发出的轰隆声。

    地下城那方的装甲车、钢铁魔像与炮台,在飞艇的阴影之下,与飞艇同来。

    “他们疯了吗?”驻守于此的军官骇然道,“难道他们真想全面开战?”

    仿佛一枚巨量级炸弹在帝国边境炸开,军方所有人霎时间炸了窝。之前去塔斯马林州溜达过一圈的军队,在完成演出性质战斗的当天便班师回都城,留下只负责建设防线外加对付偷渡客的驻军,毫无心理准备,被打了个手足无措。

    开玩笑的吧?假的吧?前几天那一战不是说没多少伤亡么?他们怎么可能因为这个突然全面攻击?军官们惊骇地互相询问,把眼睛揉了又揉。负责冲在最前面的士兵纷纷骂娘,诅咒那群捅了马蜂窝后自己跑路的友军,不少人面露绝望:他们不是坐冷板凳的外围军队吗,为什么会面对这样一支豪华过头的铁军?军队仓促地、混乱地集结起来,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

    首先,目前在此处的军队算不上精英,并且毫无心理准备,就像上述解说过的那样,缺乏拼死一搏的自觉与勇气。其次,他们的对手,那支钢铁军队,正势如破竹地冲开他们建造了一半的防御。

    元首计划中的“夜幕防线”才刚刚开始建设,毕竟,前几天还有友军需要从这儿出去进行一场闭幕演出呢。壕沟不够深也不够宽,装甲车边步兵携带的木板足以让这支军队偷渡。他们经过了地形阻碍,来到木头制造的半成品隔离带边。不需要装甲车冲撞,钢铁傀儡徒手撕开了防线。

    想象一下,附近根本没见过傀儡之威的外围军队,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塔砂一直摆出防御的架势,地下城这边的确军队数量不够,永远人手不够,从出现在埃瑞安舞台上开始,从未主动发起过一场战斗。帝国的专家学者研究了她迄今为止的战绩与行为,一方面确定深渊通道没有打开,认为塔砂是个异常的地下城,另一方面确信她有着保守的行为模式——很可能还有什么要命的限制。

    或许这些人对地下城乃至巢母有一定研究,但是很可惜,“穿越成地下城的异界现代人类心理学”从来不是埃瑞安的研究学科。

    钢铁傀儡军队正在前行,长驱直入,势不可挡。装甲车与步兵的队伍交叉前行,当守军姗姗来迟,这些装备奇怪的步兵就冲了上去。

    nu箭还来不及上场,第一批对上的守军拿着刀枪,面对冲过来的人形士兵心中一喜。至少同样是人(至少看起来是人)啊,总好过对上可怕的巨大傀儡和战车吧?就算这些人拿着奇怪的罐子,戴着奇怪的封闭式头盔,情况又能糟糕到哪里去呢?守军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完,敌人的罐头就向他们扔了过来。

    罐头没落到人身上,它们在地上砸开,爆发出一大蓬白烟。就只是白烟而已,没有强烈的爆炸或者别的,看上去好像不痛不痒啊——这念头没来及成型,便夭折在了士兵脑袋里。

    这是一股什么样的气味?可能是盛夏季节阴暗角落放了三个月的咸鱼,混合着三个月没洗的袜子,排泄物,臭水沟,不不不这些都太温柔了。眼前的这股味道,简直是有型的,仿佛一记强而有力的恐怖重拳,从鼻孔里一路捣进脑门,从天灵盖破壳而出。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已经双膝跪地,连滚带爬,痛哭流涕。

    臭鼬分泌物与一些苍蝇授粉型的菌类受德鲁伊的提取加工,又在匠矮人的工艺下浓缩于罐头中,弹药纯天然无污染,胜过生化武器。

    在这样残酷地进攻当中,这支军队如入无人之境。

    “要全面开战,这些人也太少了。”维克多说,“没打算开打?”

    “当然。”塔砂说,“这是和平宣言啊。”

    这的确是和平宣言。没有实力佐证的和平宣言,只会被认为是投降示弱。

    地下城一直没法制造能在战场上派上用场的军用飞艇,运载旅客的民用飞艇也够呛,可造广告飞艇没问题。成群的广告飞艇飞出了塔斯马林州,标语写在身上,传单从上面洒下来。钢铁傀儡踏平一切阻碍,携带着大量喇叭,反复播放的宣言震天响。在□□步兵掩护下,装甲车的机械臂将简短的宣言烙在显眼的地方,履带痕迹本身就是标语……

    在大规模的帝**队前来阻拦之前,这支和平的宣传军已经深入埃瑞安到让人惊恐的地步,没造成任何伤亡,最后全身而退。他们留下了足够多的痕迹,从足够多的人面前招摇而过,以至于他们的存在完全无法被掩盖或封锁。

    塔砂可没像元首一样长篇大论。

    她送去的意思非常简单:塔斯马林州将选择和平发展道路,在欢迎各种心怀善意的外来者的同时,主张和平、开放、合作、和谐、共赢。我们不打算掀起战争,尽管我们有能力这么做。

    口号是:为了更好的世界。

    以“夜幕演说”为引子,“和平宣言”正式拉开了地下城与埃瑞安帝国之间,无硝烟对峙的序幕。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更新但是时间不一定,之前的作者有话说和文案里都说过啦!更新时间基本看文案,把第十章有话说改掉了以免误导~=3=

    被姨妈兽痛揍一顿奄奄一息看到老婆婆在河对岸招手的一天,我一想到还没有更新,英勇地爬了回来tvt在吃中药,但愿下个月就好了!

    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感谢若熙瑾尔的深水鱼雷!!=333=

    囡囝困囿团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5 22:09:51

    秉烛夜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5 23:08:04

    猴哥的大胖次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5 23:54:29

    呣呣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00:11:13

    松雪鹤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00:21:04

    霄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00:21:45

    呣呣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00:24:11

    正经读者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01:59:11

    moitosca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03:10:24

    你造我在等你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04:28:04

    葡萄因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06:30:55

    吃吃吃吃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15:17:19

    雪梅娘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17:27:49

    塵落丶花落丶蝶殤丿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20:09:22

    若熙瑾尔扔了1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6-09-16 22:45:09

    你造我在等你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7 03:05:50

    秉烛夜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7 12:54: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