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78章 1.1
    对于塔砂来说,这是个丰收的季节。

    从埃瑞安的各个角落涌来了大量人群,仿佛地震后的动物跑出山林。大量的人手涌入了塔斯马林州,其中许多其实并没有多少异族血统。确切地说,在经过红雨之日以后,“人类”和“异种”的说法已经显得不太确切,几乎所有人都是混血。

    人类血统更像显性基因而非强势基因,它的存在不会吞没其他部分。真要按照种族称呼,匠矮人可能得被叫做“百分之xx的人类、百分之xx的矮人、百分之xx的侏儒、百分之xx的半身人混血后裔”,每个匠矮人具体的组成部分还不太一样,光说一遍便麻烦得要命。于是,姑且继续将异族特征较显眼的那些称作异族,将看上去像是人类的那些称为人类吧。

    “我们……不一定要参军吧?”一个异常高大的汉子小心翼翼地说。

    “当然!”工作人员这样回答他。

    倘若真的是个卡牌游戏,异族的到来无疑意味着新增兵种,然而在现实生活当中,增加的可战之兵少之又少。他们不是战士,他们是商人,手艺人,劳工,学徒……是逃难者,是离开故乡寻求安宁的可怜人。这些疲惫的来客不想走入监牢也不想走上战场,他们只想要一个容身之所。

    倒不是说塔砂会白白放过他们。

    每一批进入者都会听取“塔斯马林州新居民讲座”,工作人员向他们详细讲述居住在塔斯马林州需要注意的一切事项,内容很基础,中心思想只是“不得违法乱纪”。这讲座看起来像走流程,实际上却十分有分量。结束后每个人需要签订协议书,以此宣誓自己将成为遵纪守法好居民。

    那可不是能随便签的协议。

    协议书上满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和产品升级同意书一样,绝大多数人都不会仔细看。恶魔契约就混在那里,有资格签约的人笔杆一动,便将自己交给了塔砂。

    恶魔契约的流程是这样的:双方必须在彼此付出与索求的条件上达成一致,该过程必须双方知情,相互确认,不得撒谎,而后签订契约书,交易达成。之前的讲座已经将条件明明白白告诉了所有人,而协议书上又写了一遍(甲方遵纪守法、爱岗敬业、在地下城受到威胁时听从调度,乙方提供庇护和安家借贷),先行条件已被满足,这契约童叟无欺,算不得欺诈。

    维克多对此赞不绝口,夸奖塔砂与他不谋而合,这等自夸式的夸奖招来塔砂无言的蔑视。被小觑的维克多说起自己曾经签下一群圣殿骑士的丰功伟绩,具体说起来相当复杂,整件事要是简单粗暴用地球上的语言归纳一下,大概就是“快递单最后一页是恶魔契约”欺诈法。

    那件事直接导致了埃瑞安古代快递业被扼死在萌芽阶段,恶魔真够心脏(读第一声)。

    大约有几十人拒绝签约,施法者们以这种形式从人群中区分开来,与塔砂进行了一番交谈,最后还是签订了最基础的互不伤害协议。塔砂在这段时间里遇见了来到埃瑞安以来最多的女巫与法师,他们有的看起来像从奇幻画册中走出来,有的则像花园喂鸟的路人甲。

    这是大丰收的季节。

    在思维宫殿之中,新增的人物卡不断增加。各式各样的技能将脑内列表填充得越来越长,复杂多样的卡片在桌上一张张铺开,让塔砂有种集邮般的成就感。井喷似的增加进行了几天,桌上最后的空隙被卡片填满了。就在塔砂以为会出现新的摆放位置的时候,所有卡片忽地浮了起来。

    灯光闪烁,卡牌渐渐暗淡,牌面与殿堂中的火光一起骤然熄灭。

    思维的殿堂开始震荡,仿佛遭遇了一场发自室内的台风。不像过去信息解锁时那阵海啸,眼下识海的震荡毫无方向,因此无法抵御,只感到昏头转向。龙翼之躯警惕地抬头望向地下城的天顶,任何地方看起来都安然无恙,但作为地下城的本体在此时突然短路,地下城中的全知视角,突然熄灭了。

    地下城看不见,听不见,感觉不到,如同一切的开端,被锁紧狭小残破的地下城核心。塔砂觉得自己被一阵龙卷风卷了起来,在同一个地点不断回转,循环往复,难以逃脱。

    “警告……残缺地下城-塔砂,契约单位超出……沙沙……当前魔力充足,是否进行合并重组?”

    塔砂听见了断断续续的提示。

    她竭力想听清那是什么,但那句接触不良似的含糊台词已经自行念完,完全没有重复的意思。被塔砂自行调整出来的“系统面板”和人物卡牌一样黯淡无光,像个坏死的按键,无论按下哪个都毫无反应。龙翼之躯与地下城本体的联系没有断开,然而塔砂既无法感应到所有契约者,也无法感应到地下城的任何建筑,这突如其来的失控让她心中一冷。

    第一次,塔砂体会到了核心不完整的坏处。

    后悔也来不及了,意识链接中只剩下阿黄,确切的说是她分离到这只地精身上的地下城核心碎片。这家伙茫然地耸动着鼻子,在塔砂经过它时屁颠屁颠地跟着跑。

    塔砂骤然停步,阿黄撞在她的腿上,浑不在意地绕到她跟前,被主人阴沉的脸色吓得蹲在原地。

    塔砂站在地下城的灯光之下,面无表情地凝望着远方的黑暗——真没想到她也会有觉得地下城黑暗又深邃的一天。她意识到自己并不能前往魔池,一方面她暂时无法调动地精,另一方面,地下城之书被放在那里。

    如果塔砂必须指挥阿黄打洞进去才能面对面和维克多说话,不等套话开始,他绝对能立刻意识到发生了某些事情。如今的契约只是暂时感觉不到,还是效果也一样失效?如果是后者……

    塔砂有着役使猛虎的自觉。

    不如说刚开始能和维克多签订主仆契约完全占了身为地下城的主场优势,即使觉得维克多再可爱,即使嘴上怎么把他当傻子,随着了解的加深,塔砂也十分清楚他在条件允许的时候能有多危险。拔掉牙齿的毒蛇很可爱,被关在笼子里的老虎很可爱,电网中间的恐龙很可爱,被契约困住的恶魔很可爱。当前置条件不复存在,情绪被骤然摒除,冰冷的理智运行起来。

    不能再继续拖延。

    “是否进行合并重组?”

    塔砂选择了“是”。

    识海内的灯光在一盏盏点亮。

    地下城重新回到了塔砂掌控之下,各类建筑、地下城造物与地下城感知全线恢复,室内风暴缓缓停下,思维殿堂中依然整洁明亮,她坐在那张长桌之前,与灯光熄灭前似乎一模一样。然而不。塔砂低下头,桌上只剩下唯一一张卡片。

    除了地下城之卡外,所有的卡片都不见了。

    思维殿堂中很大一部分依然黑暗,无法感知,被全盘封锁。若将刚才的状况比作电流过大跳了闸,现在就是关闭一部分电路,以求维持中心部分继续运转。她能感觉到与契约者之间的模糊联系,能够确定这些契约依然存在。但所有卡牌不见踪影,没有带着吐槽的相关描述,也没有附加的技能。龙翼之躯默念【呼唤满月】,毫无反应。

    契约带来的所有系统化的、像是游戏一样方便的好处,似乎都消失了。

    或许不是消失,只是无法感知,魔力库存消失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塔砂能感觉到识海中有很大一部分被占用,仿佛从突然运行很慢的电脑中察觉出后台正装载文件。

    塔砂拿起了仅存的那张卡片,地下城之卡如今只剩下非常短的一行说明。

    【残缺的地下城-塔砂】

    合并重组中,进度:???

    “维克多?”塔砂在链接中说。

    链接中很快传来地下城之书的回应,听上去毫无异状,仿佛根本没意识到这场震荡。

    塔砂在同时询问了其他几个契约者,他们也完全没发现刚才发生了什么。

    “如果地下城核心不完整,签订的契约会有上限吗?”塔砂问维克多。

    “谁知道,我又没养过地下城。”维克多说,“可能会有?说实话,你这种破破烂烂的地下城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值得被当做特殊案例研究了吧。”

    “‘破破烂烂的地下城’不能扩张吗?”

    “核心碎成这样,根本没有重新复苏的前例。”维克多耸了耸书页。

    “刚才的事,给我点建议。”塔砂最后一次要求道。

    “什么事?”维克多茫然地说,“契约出问题了?”

    “对。”塔砂叹了口气,岔开了话题,“新签订的这一批虽然数量很多,但大部分都是非战斗人员。”

    没有前例,那么说出来问维克多也没用。太遗憾了,维克多什么都不知道。太好了,维克多什么都不知道。如今木已成舟,除了抓紧收集地下城核心之外,就只有等待。

    塔斯马林州已经基本稳定下来,建筑和军队都成了规模,塔砂并非离开技能就束手无策。过去得到的那些技能现在已经不再不可或缺,新得到的技能还没来得及编入地下城运行体系,木材没焐热便消失总好过房子建好后被偷走房梁。往好里想,就算永远维持这种状态,也只不过锦上无花,失却鸡肋而已。

    还不如失去的魔力更让人心痛,不过,目前的帝国那边只比塔砂更加焦头烂额。

    等一下,仔细视察自身,塔砂发现之前吞噬的怪物灵魂也夹杂在魔力中一起彻底消失了。那玩意一直没消化完全,维持着半融化的状态,像猫喉咙里卡着的毛球——考虑到那曾是个什么东西,想想还怪恶心的。这东西一并消失,大概是本次事件中唯一的好消息。

    多想无益。

    暂且把这一页翻过去吧。

    此时此刻,新的偷渡客正千里迢迢前往塔斯马林州,怀着畏惧也怀着希望。帝国边境的壁垒变得越来越严苛,但翻墙的手段也层出不穷,想要过上更好、更安全生活的人们总会想出办法,而塔斯马林州与埃瑞安帝国其他部分接壤的地方如此广阔,可不像当初的东南角一样容易隔离。

    在漫长的边境线上,心思浮动的人们眺望着远方。

    此时此刻,塔斯马林的新居民们忐忑不安地背着包袱,研究着这儿的法规,登记并获得临时住所,而后认识自己的新邻居。一些人孤独了太久,第一次来到无须隐藏的地方,他们控制不住地向愿意友好微笑的人敞开心扉。一些人恐惧了太久,即使看到相似的“异类”走在阳光之下,他们依然选择紧闭门窗,把打包好的行李放在逃跑路线上最容易拿到的地方。

    这没关系,太热情吵闹也好,太冷漠孤僻也罢,他们会停留,他们会习惯,他们是安全的。

    此时此刻,塔斯马林州的原住民正在忙忙碌碌。在武器之外,那些擅长并热爱制造家具的匠矮人再度有了用武之地,干得热火朝天——那位热衷于枕头的塔克已经开起了床上用品公司。哈利特将军(是的,他升职了,虽然这头衔显然不是帝国发的)的军队与亚马逊人一样擅长巡逻与维持秩序,新加入者已经干得很好,不过一些菜鸟还会在龙骑兵飞过头顶时分神。

    在这一次的移民热潮中,各行各业的人忙碌并赚到了一大笔收入。只在非常偶尔,有机会闲下来的时候,他们才会惊奇地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习惯跟“异种”打交道的呢?

    把目光放远到如此大的领域,如此多的人头上,自身的烦恼就会变得相当微不足道。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收这么多没用的人?”维克多正在说,“所谓的‘廉价劳动力’?我还以为那群战俘够你用了呢。”

    “不,虽然近期也能当廉价劳动力……不过两者差别挺大。”塔砂说。

    在那些被俘虏的帝国士兵能够认清状况之前,他们就只是廉价劳动力,是塔砂所驾驭的这台庞大机器当中被磨损得最厉害的零部件。要是头脑转换不过来,一直没法把“人类至上”之类的不合时宜观念丢掉,那就这样一直工作到死吧——他们当然不会遭遇什么虐待,塔砂会像保养零件一样妥善照顾他们,提供充足的营养与休息,直到榨干他们身上最后一分价值。

    而现在这些来到塔斯马林州的逃难者,他们会是未来的“基石”。

    地下城的影响范围再度扩张,从一个时刻可能被端掉的根据地向一片领土发展,塔砂正将自己的定位从一地土匪转化为一方诸侯。她从隐藏中站起来了,跟从蛰伏到崛起花费的时间相比,要站稳脚跟需要的时间精力会更多。以少数派的身份站立于这片大地上,四面皆敌必死无疑,至少在附近,他们得与多数派融合。

    所以才有了那场红雨。

    她早就猜测过混血才是多数,真正把各个族裔区分开的,与其说是谁也搞不清楚的血统,不如说是群体的自我认知与文明。塔砂并不需要让显性人类与显性异族彼此通婚,她需要在人们顽固的观念中打开一条裂缝。总有一天,塔砂相信,人们会将种族差异视为一根树枝上不同脉络的叶片,而在那之前,她需要更多以异族自居的成员。

    如果一时半会儿消灭不了种族的固定概念,那就让它为我所用吧。种族对立的概念让人们对曾经熟识的邻里投去异样目光,将他们逼得背井离乡,来到了陌生的塔斯马林州。只要塔砂不像对面一样昏招迭出,他们就会是地下城的天然盟友。

    “说起来,深渊对主物质位面的大规模入侵也进行过不止一次吧?”塔砂问。

    “对,被地上的生物称作‘魔灾’,我也参加过几次。”维克多咂了咂嘴,像在回味什么美好时光。

    “作为打手?”

    “作为统帅!”维克多没好气地说,“除了第一次魔灾,之后我可是大恶魔了啊。”

    他跟塔砂含混地说过大恶魔的成长轨迹,从初生深渊魔种到站在深渊恶魔一系顶端的大恶魔之间,有着一条漫长到令人绝望的厮杀之路。不存在什么天生魔王,能一路杀成大恶魔的存在必然有值得赞赏之处,还有了不起的运气,可以说每个大恶魔都能担当小说里的主角。这反而让塔砂更加疑惑,有这种能耐的维克多,没道理在地下城的扩张之路上一直出着馊主意。

    “那么,我在做的事情明明和你那时做得差不多,作为少数派——你们则是外来者——推翻原有优势族群的统治,建立起新的政权……按理说做这种事时需要使用的策略差不多才对。”塔砂问出了她的疑惑,“你却看起来一直对我的所作所为很有意见。”

    维克多愣了一下,哈哈大笑。

    他笑了好一会儿,笑得书页拍打着石台,仿佛塔砂说了什么不动脑子的傻话。他说:“你从哪里看出我们做的事情一样?”

    “恶魔一样会引诱主物质位面的生物,让他们倒向深渊。”塔砂提醒道。

    “不不不你误会了。”维克多笑道,“非魔灾时期恶魔们的确会这么干,用来增强自己,或者只是找找乐子,打打野食。但在全面战争开始的时候,对待占领完毕的地区,谁有那个闲工夫啊?”

    恶魔的契约与骗局相当精巧,然而他们的战争却非常简单粗暴。一旦某个地区已经成为了深渊的囊中之物,在那个地区,所有生灵只有一个下场。

    被吞噬。

    反抗吗?吞噬掉吧,前一天最拼命的战士会成为深渊的肥料。投降吗?没事儿,也吞噬了吧。恶魔无所谓你对深渊满心归附的狂热还是想玩无间道,没有什么比化作养料更方便有效。他们会被吞噬,然后转化,制造出劣化的复制大军,或者成为行尸走肉,成为深渊法魔制造各种魔物的材料。地下城的吞噬功能才不是作为前哨的权宜之计,它只是深渊风格的缩影。

    “这样的深渊不会变成世界公敌吗?”塔砂问,“任何不想死的人都会选择天界吧?”

    “弱者必死无疑,但是强者并非如此。我们依然会与强者签订契约,归附的强者将与深渊联结,获得更大的力量,漫长的寿命,还有转换阵营的权力——最后那条的吸引力超乎你的想象。”

    地下城之书的书页平复下来,轻柔地一展,仿佛绅士拉直了衣领。

    “想象一下吧,”维克多的语调舒缓而带着笑意,“你在进行一场无望的战争,苦苦支撑,每一天都有战友死在战斗当中,尸体要么被分食,要么第二天重新出现于战场,站在对面。你一直看不到未来,周围都是麻木的人,好笑的是‘希望’看上去反而在深渊之中,对面那些魔物每天都鲜活自在。当无论怎么努力依然有羔羊丧生,疲于奔命的牧羊犬会开始怀疑作战的意义,而当他们开始怀疑与恐惧……只要一点点推动力,砰!他们会发现当狼比当牧羊犬开心多了。”

    “但强者总是少数吧?”塔砂说。

    “的确。”维克多的书脊点了点,“但是这里缺乏标准,要看出手的高阶恶魔怎么想。有力量的存在不会被简单粗暴地当做尸体使用,深渊法魔能将职业者近乎完全地转化成魔物,虽然成功率不高。这种‘转化’与‘深渊联结’有时不太看得出差别,受深渊影响的存在都会变得比曾经嗜血。所以嘛,人们以为的‘投向深渊的强者’比实际上多得多,于是人人都觉得自己会是下一个被另眼相看的幸运儿,叛徒的竞争颇为激烈。”

    维克多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即使真的是被深渊引诱的强者,与深渊的联系注定也没有我们这样的原住民密切。恶魔一系更是深渊的宠儿,我们天生受到深渊青睐,而从魔种到大恶魔过程中数不清的杀戮更能取悦深渊。深渊意志回荡在我们的灵魂之中,深渊的力量与我们共鸣,其他存在根本无法做到。你还觉得我们可怜吗?”

    如同天界的神灵,在深渊,恶魔一系可以说是位面的宠儿。塔砂尝过受到自然意志眷顾的感觉,那力量如此庞大,得到眷顾之时,仿佛周围的一切草木都是你的友人。同理推断一下,倘若换做更加强横霸道的深渊意志,世界为你开后门的感觉,肯定像顶着主角光环一样爽。

    “还是可怜。”塔砂说,“不自由。”

    “什么?听听,有人说混乱深渊的位面产物不自由!”维克多匪夷所思地说,笑出声来了,“深渊的军队从来没有编制,唯一的规则是力量,高阶深渊生物的威压是唯一让进攻统一的原因。我们没有任何无聊的原则,我们从来不需要任何借口,我们不必服从任何上级,只要你能从强者手中保下自己的小命,你可以不听任何人的话。要是这样都叫不自由,天界那群循规蹈矩的鸟人算是什么呢?”

    “如果所有恶魔都要忍受对杀戮和吞噬的无尽渴望,像我从你灵魂中感觉过的一样……”塔砂说,“那你们好像和那些深渊傀儡没什么差别,只是高级一点的奴隶罢了。”

    “照你这么说,人类也是**的奴隶,谁是自由的?”维克多反驳道。

    “可是人们能选择。”塔砂说,“选择天界,选择深渊,选择自然,或者选择毫无目的地度过一生。”

    这就是塔砂喜欢人类的原因。

    人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人可以自行在善与恶中取舍。无尽的道路通向无尽的可能,如今的埃瑞安,形形□□的各种族群与塔砂本人,都在选择着未来的方向。

    维克多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他才哼了一声。“或许是吧。”他意外坦率地承认了,“所以比起待在老家,我更喜欢埃瑞安。”

    塔砂微笑起来。

    舒适的寂静持续了一会儿,直到一个念头猛然升起。

    “我什么时候说你可怜过?”她突兀地问。

    维克多记得自己在灵魂中留下的后手,推测得出“那一个他”会用什么套路,但他根.本.不.知.道,“他”具体做了什么,“他”与塔砂之间发生了什么。

    而“可怜”这句话,塔砂只对那一个维克多说过。

    漫长的沉默。

    “我……我想不起来?”维克多困惑而震惊地说,“我不记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跑出去跟亲戚吃饭啦,更新有点晚~=外一般当天的更新时间会提前写在文案上哒!

    铺垫过度章节,迷之爆字数,上次的下期预告这次要顺延了x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