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77章 1.1
    这一日的闹剧不了了之。

    或许说“不了了之”不太恰当,这一天在后来被称作“红雨之日”,它所带来的影响远超绝大多数亲历者的想象。后世的学者能以此写出诸多论文,而埃瑞安甚至出现了一句意思和地球上十分相似的俗语——“天要下红雨了”被用来形容发生了让人万分吃惊的事情,出人意料,不可思议。

    那都是后话了。

    在红雨落下的当天,震惊、愤怒、惊恐、悲伤……诸多复杂情绪爆发于人群之中,来得太快太急,以至于人们对此束手无策,只能无言地保持沉默。即便不久后天空中与人们头顶上的异象消失无踪,刚刚看到的画面还是深深烙印在了所有人的记忆之中。大家面面相觑,茫然又尴尬,不知该做出如何反应。

    首脑们竭力驱动一样愣怔的暴力机关,将所有人都赶回家,让埃瑞安暂时进入戒严状态。他们还没统一出什么说法,只好先禁止所有讨论,让人们各自呆在家里,企图以此杜绝乱象爆发的可能。这一方面用来防止民变,一方面也让士兵有事好忙,按照命令到处奔波好过他们自己瞎想。

    帝国的高层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脸色凝重地讨论着这件事的后续处理方法。“都是异种的阴谋,为了动摇军心。”一名形容憔悴的将军说。

    东南角的探测仪启动之时,将军一家正在共进午餐。在将军嘲弄了异种呼朋引伴的愚行并为工作离开后不久,第二阵红雨落下,他的儿子看见了母亲与自己头顶上盘旋的异族投影。年轻的将军之子扼死了母亲,然后用餐刀自尽。得到消息的时候,这位担任军校荣誉教官的将军才骇然发现,他当做工作随意喊喊的政治口号(关于人类的纯粹性与异种必须死),居然一直被儿子奉为金科玉律。

    越是接受了人类至上主义教育的军人,越以自己的人类身份为傲。倘若想明白此前发生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在诸多他们可能做出的糟糕事情当中,自杀都不算最坏的一个。

    “都是异种的阴谋。”高层们赞同到,无论他们是否这样认为,都一样斩钉截铁。

    “我们不能被这等把戏蒙蔽。”元首如此拍板。

    多年不见的紧急命令被发布下去,此前都城遇袭也只劳动了军队,而这一次整个埃瑞安帝国都感觉到了动荡。公告贴在所有人群聚集的地方,所有报纸都刊登了官方的严正申明,怒斥前一日的混乱是东南角异种可鄙的阴谋,“他们将人类诬为异种,是为了让我们自乱阵脚!”慷慨激昂的檄文以粗体字印刷,由各地的基层管理者四处宣传。

    他们怒斥塔斯马林州阴谋家的卑鄙无耻,也戳破了“东南动乱不堪一击”的美好假象。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塔斯马林州盘踞着异族的政权,在官方的辟谣下,这一回,地下城的存在传遍埃瑞安帝国的每个角落。

    流言在四处弥漫。

    在这事上,官方当初的反应迅速帮了不少忙,他们为了抓住塔砂难得的“失误”,在第二波探测开始前已经将它代表的东西大肆宣传。许多平民对魔导科技一窍不通,若非官方飞速科普,不见得会将头顶的影子往血统探测那方面想。他们听信了官方宣传,其中不少真的捉出了隐藏的异族,而后看到了第二阵红雨和官方的手忙脚乱。

    第二天的公告并不能说服所有人,问号出现在许多人心中,仿佛在大坝上凿除一个缺口。

    无人机在城市上空徘徊,这些装载了播放录音功能的魔导机械被间谍们偷渡到全国各地,此刻展翅高飞,嘲弄帝国官方的说法完全是谎言,宣传塔斯马林州如何对所有种族敞开。化身为鸟的德鲁伊、兽语者的鹩哥灵宠见机行事,这些会说话的鸟儿在更隐秘的地方揭露真相,与迷茫者交谈。

    帝国的统治者们气急败坏地攻击天上的敌人,天空攻防战让军方憋屈无比。新型魔导无人机只有播放录音功能,又轻又小,掉下就自毁,而且打完还有新的冒出来——塔砂刚从帝国那里赚了一笔,很不差钱,工厂流水线能将这种消耗很少的无人机量产。灵兽与德鲁伊则比无人机灵活得多,普通武器几乎摸不到边,拿珍贵的魔导武器来打,又如同高射炮打蚊子,打下来也不划算。

    在各地军队天天放着头顶上的时候,各地的间谍们开始工作,任务不止是在各路流言中推波助澜。

    官方宣传已经将探测结果定性为异种的谎言,那么军队当然不会再去抓那些被第一批标记出来的异族。只有非常非常少的一部分混血因此松了口气,真的听信帝国的安抚,安心停留在原地。

    那一天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

    一些混血开始就有着身为异族的自觉,他们隐藏在人群之中,千辛万苦地藏起自己不同寻常的部分。红雨落下前他们提心吊胆地活了若干年,红雨落下后安心过小日子的梦想破灭,他们不再侥幸,同时又听到了理想乡存在的消息。他们下定决心背起了行囊,与其继续闭目待死,不如趁着帝国还没有动手,最后奋勇一搏。

    一些混血在红雨之日才知道自己拥有异族的血统,他们身上不同寻常的部分要么在出生时便被父母掩盖,要么自己发现了什么,却一直坚定地自欺欺人,对此视而不见。红雨落下的那一天,他们体验到了被当做异类追逐的恐惧,无论周围的人在第二天投来异样的目光还是变回曾经和蔼可亲的模样,他们都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回归曾经的日常。

    那便走吧,逃吧,到东南方去。

    间谍们擅长察言观色,即便没在红雨之日当场看到那些被标记的人,事后他们也能从一些人脸上或一些人的缺席中读出一些迹象。纸条被塞进门缝,鸟儿敲打着窗棂,醉汉的歌谣中隐藏着道路的方向。游商、流浪汉、马戏团……这些看似八竿子达不到一块儿去的人们接应着心有去意的人,他们无声无息地带着同行者离开,正如此前无声无息地来。

    在第一批也是最大一批移民逃离之后,帝国才猛然反应过来。通往东南方的道路被封锁,地下城的触须已经在塔斯马林州盘根错节,于是帝国上层索性一刀切地放弃了整个塔斯马林,将那里变成禁地。

    帝国不是没想过开战,他们本来就在备战。

    只是,原有的计划在红雨之日后变得有些不合时宜。

    先头部队本来已经集结完毕,正在战前训练当中。他们是军队中的精英,有着最顽强的意志,都是希瑞尔将军之流眼中最优秀的士兵——换而言之,不仅战斗力高超、有基础魔导器知识,而且对异族毫无怜悯乃至充满仇恨,全心全意要为人类帝国将异种屠戮殆尽。

    要是真与异种开战,这些军人一定会斗志昂扬,绝不会为奇形怪状的敌人恐惧到溃败,哪怕没有魔导武器支持,他们也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相当可敬,相当划算,这便是帝国选择他们的原因。然而在开战之前,红雨从天而降。

    这支军队的军营中爆发了整个埃瑞安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哗变,他们对异种和红色猎犬的了解足够明白头顶上的东西是什么意思,而对异种无需理由的憎恨又让他们在“发现异种”的第一时间动手,动手比开口更快。于是滑稽的事情出现了,没人提醒也没有镜子的时候,没人注意到自己头顶,只发现四面皆敌。

    这些装备好武器的军人们,英勇地、大义灭亲地攻击了隐藏的异种们。

    后来负责视察情况的传令官,站在军营门口,为眼前的景象呕吐起来。

    备战的军队多多少少出现了内耗战损,要立刻发动战争变得相当困难。帝国高层再一次将全力修复魔力源头的事提上了日程头条,前来汇报的技术官员却面露难色。“我们已经做了能做的所有事,长官。”她苦涩地说,“要想继续修复,就不是魔导科技能办到的事情了。”

    那是魔法的领域。

    埃瑞安帝国需要施法者,不是占卜师,而是百年前从历史舞台上抹除的那种。大图书馆内部固然还有法术书,他们却没有能使用的人。魔法需要才能和毅力,培养法师需要有魔法天赋的人,还需要大量学习的时间。

    也就是说,要是帝国不希望花费十几年乃至几十年培养法师的话,就得寻找现成的。

    他们得招募在过去百年里宣判为深渊走狗的法师。

    这事儿岂止尴尬。

    “施法者其实也是人类。”一名高层说,“既然魔力源头的制造中使用了魔法,那必然说明,当时有好法师站在我们这边。”

    其他人表示赞同,仿佛刚刚意识到这点。倒也有人面露迟疑,欲言又止,显然“灭法运动”、“猎巫运动”之类的东西不能被解释为不幸的误解。他们问:“施法者的魔力损耗怎么办?”

    “如果将施法者置于管辖之下,让有限的法师使用有限的法术,光修复魔力核心的话,那并不会对埃瑞安造成什么影响。”又有聪明人开了口,“而且经历了百年的休养生息,埃瑞安的魔力状况已经没有过去那么稀缺。”

    前半句很有道理,施法者总量稀少、方便管理可以说是如今埃瑞安难得的优势之一。后半句则完全出自推断,这位仁兄根本没法感应到魔力。不过有什么关系呢?魔力源头必须被修复,法师必须招募,所缺不过一个台阶。于是所有人恍然大悟,纷纷点头。

    尽管公开招募的结果不容乐观,但红雨之日有不少法师余孽暴露了踪迹。想来比起终身囚禁和死亡,他们会更愿意工作吧。

    ——————————

    老鼠穿过监狱的地砖,阿比盖尔被这声音猛然惊醒。

    第二场红雨本该让阿比盖尔安然无恙,然而埃德温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了魔法。军队将他和引起大骚动的阿比盖尔一起抓了起来,男女牢房分开,阿比盖尔不知道叔叔现在如何。

    爸爸一定很担心。

    阿比盖尔叫喊过,哭泣过,一直没有人理她,只有漠不关心的狱友和到处都是的老鼠。那些有着蚯蚓尾巴的可怕怪物从来是她最讨厌的东西,它们行动的沙沙声每次都会将她从睡梦中惊醒。老鼠,好多老鼠,最近的噩梦中永远有老鼠的潮水向她涌来,那情景像真的一样——尽管阿比盖尔完全不记得发生过这种事。

    老鼠的脚步正向她这里走来。

    “嘘!滚开!”阿比盖尔对着黑暗威吓道,指望能将任何不速之客赶走。但那声音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只尖鼻子探出了阴影,在灯光下耸动。

    阿比盖尔从地上窜了起来,同时,那只老鼠也跑到了灯光下。

    不像监狱里随处可见的肥硕老鼠,它很小,只有婴儿拳头这么大,两颗成人指甲盖那么长的牙齿在对比下显得更加吓人。它邪恶的小眼睛在黑暗中闪着红光,阿比盖尔发誓它在与她对视,那让她汗毛倒竖。

    阿比盖尔想要尖叫。

    要是她手头有火把,她一定要将这间牢房连同所有老鼠全部烧掉。太讨厌了,发生的所有事都让她愤怒又无力,而她明明觉得自己能做点什么。阿比盖尔的手指在抽搐,皮肤在流汗,眼眶里含着热泪,热得像要把她的眼珠煮熟。她不止想要尖叫,还想要……

    “哎呀,哎呀,你在这里。”

    阿比盖尔猛然回头,在牢笼外看见紫衣的女人与狱卒。

    老鼠吱了一声,刷地跑向了外面,快得像个被踢飞的小球。它嗖地窜上了紫裙女人的裙子,阿比盖尔尖叫起来,女人却只是发笑。

    “来,跟纽兹说‘嗨’。”女人对阿比盖尔说道,亲昵地摸了摸爬上肩膀的老鼠,老鼠蹭着她的手指头。她又说:“把门打开。”

    我打不开门!阿比盖尔想说,但她很快发现这话并不是对自己说的。狱卒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紫衣女人对阿比盖尔招了招手,让她出来。

    “我被释放了吗?”阿比盖尔站着不动。

    眼前这一幕如此可疑,狱卒眼神呆滞,紫衣女人的左半张脸被盖在酒红色的卷发下面,穿着怎么看都很不正式的连衣裙,抱着一个贴着封条的、巴掌大的坛子,踩着高跟鞋。阿比盖尔低头去看那双超级高跟鞋,发现鞋子两边还站着两只奇怪的动物。在昏暗的灯光下,她努力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那是一只很瘦的猫和一只很胖的狗。

    “左边是霍特,右边是加马拉。”紫衣女笑容可掬。

    “你们好……”阿比盖尔勉强开口道,“那你是?”

    “邪眼。”女人爽快地说。

    谁会叫这个?饶是阿比盖尔和自己说了十次不要说多余的话,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的名字是邪眼?”

    “当然不是,咱叫美杜莎。”女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好像奇怪的是她似的。不等阿比盖尔回答,美杜莎已经语调轻快地继续说:“那你是什么呢?阴影?火焰?哦想起来了,是火焰,你妈妈说啦。”

    阿比盖尔的妈妈在她一岁时就撒手人寰,她后退了一小步,觉得对方完全疯了。

    她小心翼翼地说,“你会不会认错了人?”

    “没有,阿比盖尔对吧?对,咱知道你妈妈死掉啦。”美杜莎欢快地说,“她拜托咱帮忙,你爸爸也同意了。还好咱来得及时,不然过一会儿你的封印失效,要是一不小心把自己一并烧死,女巫就又少一个啦。”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阿比盖尔嘀咕着,“你肯定认错人……”

    “拜托,别再浪费时间!”罐子里传来一声叹息。

    阿比盖尔看着那个绝对装不下一颗头的罐子,倒抽一口冷气。

    “好吧。”美杜莎撩了撩头发,“咱们要赶马车,先出发再说!”

    她向阿比盖尔走过来,阿比盖尔绷紧了身体,准备在对方向自己走来时从她身后转过去。她紧张地盯着美杜莎,美杜莎轻松地看着她,酒红色的头发被撩到耳朵后面,露出一张与右半边毫无差别的脸。

    不对,右边的眼睛,好像不是这个颜色。

    酒红色头发的女人有一只酒红色的左眼,酒红色的眼眸中仿佛有什么在转动。阿比盖尔的目光一落到上面便无法移开,她的眼睛跟着转啊转啊,忽地眼前一片漆黑。

    再度睁眼时,天空一片明亮。

    阿比盖尔坐在一辆摇摇晃晃的马车上,愣愣地看着小窗投进的阳光,突然什么都想了起来。她想起龙翼的女人、地下室的阴影、老鼠还有火焰,她打了个响指,一撮火苗从指间升起,照亮了她的脸庞。

    美杜莎坐在车厢另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她的猫和狗。她对醒来的阿比盖尔露齿一笑,酒红色的头发已经盖回了左半边脸上。阿比盖尔看看阴影中的小罐子,又看看窗外的阳光,最后情不自禁地扑向后者,把窗帘完全扯开,脑袋探了出去。

    这是一片广阔的旷野,阳光如此明亮,在绿草上闪闪发光——但这不是让阿比盖尔入神的东西。是看见的吗?是听见的吗?是闻到的吗?是碰到的吗?是尝到的吗?她不知道,但是,但是……

    整个世界,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

    该怎么说好?如果这是视觉,她便看到了空气中细微的光点,它们像柳絮一样漂浮在空中,不属于光谱中的任何一种,包罗万象又跳脱在外;如果这是听觉,她便听到了万物的温柔吟唱,每一种事物都有着不同的语言,虽然听不懂,却能让阿比盖尔心神向往……啊,根本无法分辨了,她嗅到金属的辛辣,她尝到阳光的柔软,她触到花朵的芬芳,阿比盖尔在此刻意识到,这并非五感中的任何一种。她多了一种感官,新感知到的东西与她曾经的旧世界融合在一起,如此和谐,浑然一体。

    阿比盖尔无法描述这个,她的词汇量局限于人类的五感。像色盲某一日看见了彩虹,像天生的耳聋之人听到天籁之音,像出生在鱼缸里的鱼苗跃入大海,阿比盖尔突然自由了。世界之大几乎让她害怕,然而没有一条鱼会被淹死,新生的感知在这片旷野上扩张,如鱼得水。阿比盖尔向天空伸出手去,光点向她靠近,而她本身灿烂如火炬。

    呼!一只火鸟从她掌心冲天而起,冲入云端。

    阿比盖尔向后倒去,她眼前发黑却笑个不停。美杜莎嘻嘻笑着将她从车厢地面上捞起,等紫衣女人柔软的手擦过她的脸颊,阿比盖尔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我是个女巫?”少女颤抖着说。

    “你是个火焰女巫。”美杜莎笑嘻嘻地回答,“不过十三年后如果打不过你妈妈的话,你就会死掉哦?”

    “哦,好。”阿比盖尔晕乎乎地说。

    “吓呆了吗?”美杜莎好奇地问,一边用脱掉鞋的光脚丫去撩窗帘下摆,多动症似的。

    “不是,我是,好像不太怕。”阿比盖尔喘着气,伸手去碰罐头。阴影中有什么东西打开了她的手,像不轻不重的一巴掌。美杜莎说:“你妈妈在睡觉呢,不要吵她!”

    阿比盖尔傻笑起来,摸了摸发红的手背。她发现自己并不害怕,就算十三年后会死,这也没什么可怕。阿比盖尔是个女巫,她会魔法;她的妈妈也是个女巫,没有病死,而是躲在阴影之中,十三年后她们会打一架,像半梦半醒之中看到的,龙翼女人与一室阴影之间的精彩交锋。所以她真的生而不凡,她的生活将充斥着冒险,而不是困在安全乏味的柴米油盐之间,像成千上万的普通人一样生于平凡,死于寂静。

    以往被认为是喜爱幻想的少女心在此刻破茧,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阿比盖尔飞蛾扑火般热爱着冒险与挑战,她为此而生,愿为此而死。

    她在座位上瘫坐了一会儿,想起了其他重要的事。阿比盖尔一骨碌坐正了,急忙问道:“爸爸呢?埃德温叔叔呢?他们没事吧?”

    “放心啦,你爸爸知道咱要带你过来的。”美杜莎说,“至于你叔叔,他是个法师嘛,被看得老紧,咱弄不出来。”

    “啊?不行,我们得去救他啊!”阿比盖尔跳了起来,急得团团转,“施法者会被吊死!”

    “嗨呀,这几天外面的政策都改啦,上头招收法师来着。那边的人要用他,好吃好喝地供着呢。”美杜莎撇了撇,很不忿的样子,“哼,就光招法师。不过就算招女巫,咱也不会去,咱要站在胜利者那边,才不要给他们养着哩。”

    阿比盖尔闻言愣了愣,这才想起要问目的地在哪里。美杜莎向窗外努了努嘴,说:“塔斯马林东南边呀,喏,咱们到啦!”

    马车停了下来。

    阿比盖尔探出头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条路已经变得十分拥挤。马车、马与行人都拥挤在这条道路上,熙熙攘攘,等待着进入前方的哨卡。

    “好多人啊。”阿比盖尔喃喃自语。

    美杜莎也把脑袋挤出了窗口,头发里的老鼠把阿比盖尔吓得差点跌回去。年长的女巫环顾四周,笑道:“你该说,‘好多不是人啊’。”

    仔细一看,这里的的确确有太多异类。特别矮小的人挥舞着棍子以免被人踩到,特别高大的人鹤立鸡群。有人的皮肤看上去苍白得透着点蓝,有人身上有鳞片反光。许多双毛茸茸的耳朵在阳光下树立,一些看起来很好摸,一些看着需要好好洗一洗。长相奇怪的人这么多,于是大家都脱下了在外面裹得严严实实的兜帽和面纱,得以透一口气。

    队伍慢慢前进,越往前越热闹。

    两个独眼巨人隔着老远看到了彼此,他们同时挺直了习惯性佝偻起来的脊背,惊奇地向对方挥手,都没想到世上还有人会和他们一样高。一群矮个子千辛万苦地穿越人群汇合到了一起,谈论着彼此长辈的名字,把对方的背拍得啪啪响。一个不停喝水的人刚刚倒空了最后一个瓶子,他正苦着脸叹气,旁边传过来一只装满水的水杯,他感激地转向那边,另一个正往脑袋上浇水的人对他露出同病相怜的微笑。

    “种族是女巫吗?”

    阿比盖尔收回了目光,已经轮到她们了。

    “对,一个火焰女巫,一个邪眼女巫,一个阴影女巫,咱们这儿三个。”美杜莎掰着手指说,晃了晃罐子,被阴影有气无力地扇了一耳光。长着兔子耳朵的工作人员见怪不怪地看了她们一眼,一边记录一边说道:“嗳,那咱们这儿就有六个女巫啦。”

    “六个?”阿比盖尔惊奇地说。

    她被一种奇特的感觉击中了。

    不同于得知自己是女巫的时候,这不是热血沸腾,而是环住心脏的暖流。她的心砰砰跳着,望着周围各式各样的人,望着身边新出现的亲人与同胞,感到不可思议,感到开心极了。

    我们并不孤独。

    作者有话要说:**后台又抽啦,好半天才能替换上。啊今天才是中秋节,中秋节快乐呀!=333=

    话说昨天那张可以说是开坑最想写的情节之一xd不过这篇文还没完呢,大概能写个七十万字左右?

    昨天好多雷!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感谢黄土炮的火箭炮三连发!=333=

    tat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3 22:18:39

    肉包他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3 22:19:20

    tat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3 22:19:40

    秉烛夜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3 22:44:24

    ~~~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13 22:58:29

    你造我在等你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4 15:17:31

    吃瓜路人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9-14 21:50:42

    数年前的霜刃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9-14 22:57:21

    阿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4 23:23:50

    艾列弗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4 23:26:57

    艾列弗特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14 23:34:08

    黄土炮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9-14 23:44:54

    黄土炮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9-14 23:45:11

    黄土炮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9-14 23:45:21

    江江很炸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5 00:13:01

    點滴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9-15 00:40:12

    曲圆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5 06:00:53

    白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5 07:56:02

    碎痕之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5 08:12:07

    喵了个咪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15 08:20:00

    墨玉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5 10:10:18

    fany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5 11:01:43

    你造我在等你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5 12:46:10

    书虫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15 13:47:29

    seasons12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15 14:19:05

    哦哟我的胖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5 15:58: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