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74章 1.1
    塔砂的位置猛地向上爬升,险险躲开怪物的喷吐,翅膀几乎撞到水晶天花板上。她刚刚已经亲身试验过,这里的水晶棺硬得不像话,说是钻石她都相信。

    “它们是亚空间的一部分,你打碎不了空间就打碎不了它们。”维克多提醒道。

    “有任何能解决问题的建议吗?”塔砂问,侧身闪开又一次袭击。

    胆汁似的绿色汁液糊在旁边的天花板上,在剔透清洁的水晶棺映衬下,那种不洁感变得越发鲜明。液滴在重力作用下滴落,亚空间的组成部分并没有因为这一攻击出现任何变化,但塔砂一点都不想以身试法,去体验一把这东西落在身上会怎么样。

    她暂时不打算下去。

    魔力充沛的区域当中,飞行感觉不到任何消耗,塔砂几乎在漂浮。留在地上相当危险,怪物的攻击频率很低但攻击速度极快,没人能推测出下一击出现在什么时候,或者下一击的攻击范围——这玩意活像一把瑞士军刀,肉团之中隐藏着不知什么武器,就在刚才,塔砂已经被触手、尖爪和飞刺分别攻击过一轮。

    她必须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东西身上,时刻捕捉即将攻击的预兆。可别说这玩意的结构完全不可理喻,光是看着它,塔砂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真棘手啊……

    手背上,一块皮肤已经发黑,而那里仅仅蹭到了怪物的触手侧面而已,甚至没有流血。那上面有水母一样的刺细胞吗?那样的话不仅不能受伤,恐怕连接触都最好避免。塔砂携带了两把可以组合起来的弯刀,将柄部组装完成,整个长刀足有两米多长,足以用来格挡和攻击。可惜迄今为止的攻击对怪物来说似乎不痛不痒,斩进其中如同斩入一团脂肪,切开的伤很快愈合,它的防御力固然不高,恢复力却强得可怕。

    目前看起来,镶嵌在怪物身上的血红之卵可能是唯一能入手的地方。

    那里免疫物理攻击,刀剑无用,需要塔砂上手处理;怪物的其他部分则最好避免**碰触,整件事的难度大幅上升。

    大概只能庆幸这东西足够笨重,而且不能飞……吧?

    怪物的身躯在颤动。

    它本来就在动个不停,但这一回就像被煮沸了似的,大量粘液从躯干上脱落,再慢慢汇合进去。塔砂飞得更远,几乎贴到怪物对角线的天花板上,这是亚空间内距离它最远的地方。她将长刀在面前旋转,让它形成一面阻拦的盾牌,以免对方又喷射出什么东西。

    肥大的躯体竖了起来,上头的每一张嘴都在嘶吼,高高低低尖锐低沉,无数个参差不齐的声音掀起一波声浪,若闭上眼睛倾听,大概会以为自己站在地狱的入口前。怪物仿佛正在忍受巨大的疼痛,它背部的血肉鼓了起来,在一连串粘稠的气泡爆裂声后,那里炸开了。

    没有想象中的血肉飞溅,炸掉的只是怪物的半边脊背。在那两道深深的肉坑当中,在混合着各式各样不可描述部件的切面之内,展开了一对翅膀。

    一只像蝙蝠,一只像昆虫,一双不对称的翅膀。它们湿漉漉地支棱在怪物背上,在几下拍动中飞快地变硬,仿佛刚刚破蛹的蝶翼——但要将这对丑陋的东西比作蝴蝶翅膀,对蝴蝶来说未免太过失礼。

    “我不知道妖精还能长这么大。”维克多干笑了两声,似乎企图活跃气氛。

    “什么妖精?”塔砂问,带着不好的预感。

    “一只龙翼与一只妖精之翼。”维克多说,“虽然是劣化版本。”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体现“劣化”这个词的意思,那只据称是龙翼的东西干瘪、残破、布满了腐蚀留下的坑坑洼洼,就算将之当做蝙蝠翅膀,它也一定经历了数百年的腌制,与塔砂背后那对强健有力的翅膀截然不同。据称是妖精之翼的东西……不提也罢,它如同一个昆虫恐惧者的梦魇,从上面掉下来的东西不是粉尘,而是血肉碎片。

    “你毁了我对妖精的美好幻想。”塔砂干巴巴地说,骤然俯冲。

    手起,刀落。

    腥臭的血液喷溅而出,劣化龙翼与妖精翅膀被尽根切断,没有拍打一下的机会。这沉重的肉靶子无从避开,只能再度尖啸不断,数根胳膊粗的触手向上卷起,塔砂躲过大半,切下剩余的那些。被斩断的肉块从怪物身上跌落,但再度向上俯冲的塔砂,却没听见血肉落地的声音。

    她在高处转向,为余光看到的东西毛骨悚然。

    怪物还在原地翻滚,然而被斩落的肢体却完全违反了重力,反方向往塔砂身上冲来。一对翅膀,三根触手,些许碎肉和液滴,有生命般尾随着塔砂。她转向,俯冲再拔升,它们穷追不舍。塔砂猛然向后刺出数刀,长刀将撞上来的碎块切得更加支离破碎。

    肉块爆发出一蓬血雨,碎肉半点没改变飞行轨迹,反而因为塔砂的停顿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些血块在刀刃的冲击下飞溅到塔砂身上,黏在了皮肤上面。

    那里传来了怪异的触感。

    要是换成任何其他的人,顶多以为血肉有腐蚀□□,和被攻击比起来,血液溅射几乎不痛不痒。但这具身体是塔砂部分灵魂的容器,她能够完全、彻底地感应到每个细胞的细微变化,因此当一小块碎肉贴上皮肤的时候,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东西在第一时间融化并扎根,长在了她的胳膊上。

    指甲盖大小的怪物血肉在短暂的瞬间融合了塔砂的皮肤,连接了那部分毛细血管,进入了她的血液循环。此后她的身体将之默认为自己的一部分,要是把它切下来,塔砂自己会流血。

    塔砂觉得自己脑中那根神经蓦然抽紧。

    强烈的厌恶感充斥了大脑,她很久没这么愤怒了,怒气让她冒险冲向怪物,以近乎自杀式袭击的战法刺出长刀。巨口中弹射出的舌头险些弄断塔砂的脖子,她矮身避过,长刀□□怪物的额头,拳头差一点就能砸中血红之卵,失之毫厘。追在身后的血肉借机撞上了塔砂的侧腹,那部分衣物瞬间消融,它们蠕动着在她身上蔓延。她感到身躯一重,刚才受伤的肢体却变得强健有力。

    “等等,这东西好像没害处!”维克多说,“我知道了,这个亚空间能让作为魔力载体的血肉流向胜利者……”

    “我知道。”塔砂咬牙切齿地说,“但我不要。”

    她直直撞向了怪物身上的尖刺,它将塔砂身上多出的肉块连同她本身的皮肉一起撞掉。这一次脱落的血肉没再长回来,它们跌落,融入怪物体内。

    这个亚空间,简直和炼制毒物的蛊皿一样。

    被关在里面的魔法生物自相残杀,败者的血肉与魔力流向胜者,到最后无论谁是胜利者,都会变成眼前的怪物——进入其中的所有生物都将糅合成一个人造杂种,无人胜利,无人幸免。

    “你可以先解决它,成为胜利者再处理别的!”维克多劝说道,“只是看起来恶心一点而已。”

    才不止看起来恶心,塔砂绝对不要与这种东西融合,她太愤怒了,这种熊熊燃烧的愤怒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这怒气仿佛被关在这里成千上百年,仿佛被虐杀、被吞噬,仿佛被背叛、被欺骗,想要出去,出不去,出口在出口在出口在哪里?可恨啊!——蒙昧的怒火将她的双眼烧得通红,而这仅仅是刚才短暂的、小范围的融合。

    塔砂完全不想融合这种充满了戾气的污染物。

    被她拒绝的血肉回到了怪物身上,飞快地填补起长刀留下的血肉。刚才萎靡不振的怪物再一次站了起来,又一对翅膀从创口中生长。

    “维克多。”塔砂说。

    “即使在这里输掉地下城也不会毁灭!”感受到了来自这头的狂暴怒气,维克多迅速地回答,没浪费一点时间装傻充愣,“赢过这一场最多是锦上添花,不涉及生死存亡,按照契约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撕毁我!”

    “我不能吗?”塔砂反问。

    “吞噬恶魔灵魂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现在这样我也帮不上忙,你以为那会带来什么好结果?”维克多焦躁地说,“大恶魔不是万灵药!我打赌那会比跟这怪物融合更糟糕……”

    怪物已经扑了上来。

    这座肥硕的肉山究竟是怎么凭借那对小小的畸形翅膀飞起来的?完全不可理喻,这怪物的存在本身就不可理喻。它弹射起来,在天花板上撞成一滩,像个被砸烂在那里的烂番茄。借着冲击的力道,那个砸扁的东西反卷过来,化作一张铺天盖地的巨口。若是全力远离也有可能逃脱,但塔砂不退反进,冲了过去。

    像一枚子弹射穿了幕布,当怪物平摊在那里,正面与背面之间不到一臂距离。塔砂扑进那张肉饼怀中,长刀如钩,自下而上劈开了怪物的体腔。那具躯体在疼痛中扭曲,仿佛坏掉的显示屏一样,表面浮现出一大堆有用无用的器官。张开的利齿咬住了长刀,塔砂没费劲去抢夺,她松手,弃刀,挥爪。

    在玛丽昂的人物卡从“混血狼人”进化为“狼人”之后,【满月-野性呼唤】技能也有了新的发展。

    【呼唤满月】:契约者血统的增强让该技能更加和谐自然,你能短暂地将你的利爪强化一倍,强度与你本身强度挂钩;它依然只能维持三秒,但仅仅会废掉你的一只胳膊,而不是整个身躯。

    利爪穿透了刚刚开始愈合的那层血肉皮膜,灼烧感撕咬着塔砂的手,但在皮肤上的黑色向内里渗透之前,她已经碰到了血红之卵。

    卵石的外壳,出乎意料地,像蛋壳一样脆弱。

    咔嚓。

    人造的核心摧毁了,其中猩红色的液体喷涌而出,劈头盖脸地落到塔砂身上。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东西,有什么蓦然钻进了塔砂的躯壳,她眼前一片血红,继而一片漆黑——怪物在卵石破碎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但它没有散开,反而以可怕的速度包裹住了塔砂。

    没关系,任务已经完成了,塔砂想。

    接着她发现,魔法的回路依然在运转。

    不可能,没有核心的魔法循环根本无法运转,它必须有一个合适的媒介才行。难道还有没有注意到、没来得及毁掉的真正核心吗?塔砂挣扎起来,企图将盖在她身上的柔软血肉掀开。

    掀不开。

    怪物已经完全没在动弹了,它没阻止塔砂,压在塔砂身上的重量明明也不算重。但是就是出不来,血肉太粘了吗,身体已经无法行动了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塔砂感觉到了奇怪的心跳。

    不对,确切说是某种脉动冲击的声音,是魔力流入再被挤压出去的声音,这声音来自塔砂体内——她发现自己根本感觉不到身体的边界了。非常安静,非常安定,连维克多的声音都不见踪影,只有近乎永恒的魔力波动。刚刚碰触怪物的灼烧感不翼而飞,理应毁掉的胳膊没有一点疼痛,她感觉到一阵震动,怪物似乎又站了起来,毫发无损。

    塔砂忽然明白了。

    血红之卵并非魔力核心,那里头的东西才是。在塔砂摧毁掉它的时候,里面的内容物钻进了她体内,蔓延,同化,将她变成了新的魔力之核。

    *

    “喂?你在吗?回答我!”

    “维克多?”

    “深渊啊!”地下城之书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突然就没反应了,我还以为……”

    “我是本体。”位于地下城的塔砂说,“在那具身体里的灵魂突然断开了。”

    “……”

    “而且污染依然顺着灵魂本源蔓延过来,我试过舍弃一部分灵魂隔离它,似乎不行。”塔砂冷静地说。

    “…………”

    维克多沉默了几秒,突然爆发了,用恶魔语吐出一长串脏话。他激动地说:“你就吃准了我必须帮你是不是?你就吃定了我不想死就得帮你,无论得付出什么!该死,你当大恶魔的灵魂碎片是好处理的吗?它一样可能是致命的□□!”

    “如果你没办法,”塔砂凝重地说,一边尝试着分割出小片灵魂保存一边努力阻隔正向其他部分扩散的怪异污染,“那就闭上嘴,准备好跟我一起死。”

    “你最好继续赢下去。”维克多苦涩地说,“不然咱们都会死得相当、相当精彩。”

    *

    塔砂走在一条黑暗的小道上。

    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但心情非常平静,奇迹般地没感到一点恐慌。视野中一片黑暗,她猜测周围大概是一片芦苇塘。湖水透着一股阴凉,清风吹过,芦苇摇曳,彼此摩擦着发出窃窃声响。

    风中似有嘶嘶低语,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爬过脚背。

    这儿挺不错,不过塔砂不能留在这里。她仿佛刚踏过一个泥塘,浑身上下都粘腻不快,强烈的污秽感让人难以容忍,需要赶紧去洗个澡。

    有人正从后方接近。

    换成任何一个走夜路的日子,塔砂都会立刻警戒起来,但这回没有。她下意识觉得那是个非常熟悉的人,可以信任,不用防备。那个人走到了她身后,深深叹了口气。

    “芦苇塘?”他说,“你在想什么啊。”

    这声音让人想起丝绒、热可可或者大提琴,句尾有轻柔的卷舌,让塔砂无端觉得对方有一条分叉的舌头。不过那跟她没什么关系,她还有事要做。

    塔砂的手腕被抓住了。

    一只手抓着她的左手腕,一只手抓着她的右手腕,额头抵着她的发顶。耳边能感觉到呼吸,吐息冰冷如水雾。塔砂感到奇怪,因为她还在前进,如果有人贴近到前胸贴着她的后背,他如何让自己的脚不和塔砂的撞上?

    说起来,一直没听到脚步声。

    “为咱们好,愿你常胜不败。”身后的男人苦笑道,“别输给我。”

    尖锐的牙齿一口咬住了塔砂的后颈。

    一瞬间,海量的内容涌了进来,将这片漆黑的领域撞得粉碎。无数只黄眼睛充斥了识海,仿佛倒映在摔碎的彩玻璃之中,与之对视如同往进万花筒。塔砂瞬间想起了一切,全部,比她的全部还多。信息,知识,力量,灵魂……它们冲刷过塔砂的灵魂,如同高压水枪当头冲击,剧痛与剥离污物的爽快#感联袂而至。

    与地宫重叠的亚空间之中,正在恢复的怪物忽然停顿下来。它胸口的皮肉开始蠕动,越来越快,仿佛锅炉中的热水即将沸腾。

    怪物体内的女人双眼紧闭。

    这是恶魔的第二次馈赠,记忆的洪流奔腾汹涌,关于灵魂与魔力的知识被展示在面前。然而这一回,塔砂没有附身于记忆中的维克多。回忆是“空的”,缺乏了它的主人,塔砂没有容器可以凭依,像个突如其来的外来者。时间空间的变换如同再次穿越,让她感到迷惑。

    我为什么站在这件囚室当中?眼前的牧师为何对我面露惊恐?本该站在这个时间点的恶魔在哪里?

    一双手握着她的手。

    一双手握着她的手,低语声缠绕在她耳边,记忆的主人依然站在她身后,手把手教她如何拆解灵魂。这是手把手的解剖课,这是黑暗中的一支探戈,塔砂在一瞬间内看到(并亲手尝试)了成千上百年间无数种可以施加在灵魂上的酷刑,在一个眨眼之中学会了如何将各个种族精妙美丽的灵魂剥离,如同最优秀的标本制作师。

    维克多对灵魂污染的确有办法,但这办法并不能凭空传授。

    因为对于大恶魔来说,对付那个完全是本能。

    没体验过将万灵置于掌心的傲慢就无法理解,没感受过对灵魂的由衷渴望就无法理解,不拥有生为上层生物的自觉就无法学会。她在漫长的时光回廊中奔跑,一瞬间被无尽拉长又无限缩短,不知何时教导者不再站在她身后,但她知道导师依然与她同在。他的本能化为她的本能,他的力量成为她的力量,他的渴望就是她的渴望。万物的灵魂如此甜美,将它们肢解吞噬的快#感无可比拟;万物生死不过如此,世界只是她的游乐场,她感到……愉快。

    ——或许这回她才被恶魔附身。

    没关系,当个恶魔有什么不好呢。

    亚空间的水晶棺开始震动,怪物一跃而起,发疯似的在空间中奔跑冲撞。巨大的肉山一次次砸烂在晶壁上,冲击能将它体内的每一个内脏每一根骨头都砸得粉碎,更别说可能在里面的人了。皮肉间裂开无数张惨叫的嘴,疯狂到了最顶峰,每个魔法生物的器官都从肉山中弹射出来,仿佛要自行逃跑似的,它们一个都跑不掉。

    一只手为怪物的疯狂画上了句号。

    焦黑的利爪从内部伸出,轻而易举地撕扯开怪物的腹腔,被它撕扯开的地方,皮肉在枯萎。

    血红之卵中存放着怪物的灵魂,一样由无数魔法生物的灵魂强行融合而成。这畸形的灵魂是真正的魔法核心,也是致命的污染物,越高洁越坚定的灵魂越受它克制,越可能被它污染吞噬。但同样的,这东西也有克星。

    想用邪恶与混乱来污染恶魔?

    无异于用尘埃玷污沼泽。

    与大恶魔暂时同调的塔砂,把这团入侵的灵魂作为养料吃掉了。

    亚空间开始震动,水晶棺内的尸骸开始**。魔力循环渐渐絮乱,而塔砂毫不客气地吞噬着任何误将她当做核心的魔力流。一条条魔力回路在鲸吞下干枯,魔法师们苦心营造的平衡在这毫无节制的暴饮暴食中动荡毁灭,亚空间轰然破碎,曾是怪物的烂肉与塔砂掉了出去,而后者丝毫没打算停下。

    她感到饥渴。

    仿佛一个饥饿的人丢进一间糖果屋里,不,是丢进一个糖果世界。空气中有魔力,构成这座建筑的是魔力,而在这座地宫上方,还有花草树木,还有满是人类的繁华之地。世界是她的游乐场,主物质位面如此富饶,深渊赋予了她吞噬的权力与义务,为什么要忍耐?

    塔砂的灵魂张开巨口。

    周围的魔力顺着还未完全消退的魔力回路疯狂涌入她的口中,抽取得太过凶猛,损耗与破坏比过去数百年更大。穹顶上的魔石与地下城核心在抽取中明明灭灭,像一盏盏接触不良的灯。

    地宫开始微微摇晃,随着天顶上的魔石一块块蒸发,由魔法阵支撑的巨大地下空间开始不稳定起来。某些地方出现了坍塌,塔砂浑然未觉,只对着拳头大的地下城核心咽了咽唾沫。

    忽然间一切的速度变快了,地宫塌陷,都城毁灭,所有人奔走哭喊着被夺走灵魂,帝国分崩离析,世界生灵涂炭。她打开了深渊的通道,细长的舌头划过嘴唇,分叉的信子在空气中颤动,捕捉着魔力与灵魂的味道。她张开嘴,裂缝从她唇角一直开裂到腮边。

    “有趣吗?”

    有谁站在她身边。

    怎么会有人能溜到这么近才被她发现?塔砂皱了皱眉头,舔了舔自己发痒的牙齿。她看不清对方的样子,那是一团模模糊糊的阴影,勉强能看出是个高大的男性,穿着华美的礼服。明明看不见这个人的脸,塔砂却知道他在微笑。

    “很有趣吧。”他说,“这就是恶魔在主物质位面的感觉,人间是深渊的猎场。”

    他转了过去。

    他就这么对塔砂暴#露出了后背和脖颈,这简直不可饶恕,完全是赤luoluo的引诱——如果你对着猎食者露出后背,你就要有被袭击的准备,对吧?塔砂想要点头,想要攻击,想要沐浴他的鲜血吞噬他的灵魂,吞噬与杀戮如此快乐。然而有个声音从塔砂喉咙里钻了出来,她说:“真可怜啊。”

    这是谁的声音?

    一道灵光在此刻闪过塔砂浑浊的识海,像燥热夏日的一阵清风,带来一线清明。

    吞噬,或者杀戮,真的是我渴望的东西吗?

    真可怜啊,这声音如当头棒喝,叫醒了沉浸在冰冷渴望中的塔砂。她渴望力量吗?是的。她愿意为力量放弃灵魂吗?绝不。塔砂是力量的主人而非奴隶,即使有一天她真的得到了世界,她也不会将之当做一个无趣的食堂。

    塔砂的自我意识回来了一线,谁都别想主宰她的灵魂。是的,她半点都不羡慕恶魔,一直承受着饥饿、一直忍受着空虚、衣冠楚楚却欲壑难填的野兽们,多么可怜啊。

    那个影子回过头来,似乎为这个回答愕然。

    “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塔砂说,维持着摇摇欲坠的理智,“是的,我不会输给你。”

    她伸出手,利爪掏出了自己的心脏。

    幻境分崩离析。

    作者有话要说:维克多同志难能可贵地作为男主而不是挂件刷了刷存在感(大概)

    其实后一个维克多不是现在的维克多,下一章解释本章的许多问题,可以猜但我不会回答哈哈哈xd

    这具身体暂时不会换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