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73章 1.1
    “是蓝夜。”维克多说,“它是幼龙时以一只眼睛为代价从一个法师手中逃生,成年后它破坏了那个法师的巫妖转化仪式,将转化用的宝石镶嵌进了自己眼睛里。”

    他们正站在蓝龙的正面,能看见那颗硕大无朋的头颅上缺失了左眼——倒看不出有镶嵌珠宝的迹象,巨龙左边的眼眶干瘪下陷,如同沿途每一根被掏空法球的魔法杖,眼窝空空如也。

    塔砂想起了自己在何处听到过这个名字。

    “有一头通用名叫蓝夜的太古龙,精通法术,庞大如山,是留下来的巨龙中当之无愧的最强者。”橡木老人曾经这样说过,“它还未到回归龙眠之地的年纪,我也未曾听说过它被击杀的消息,或许它还在某处呼呼大睡。”

    眼前的巨龙大如山峦,那副失去了生机的躯体也与岩石一样冰冷死寂。它双眼紧闭,失去光泽的鳞片紧紧贴在巨大的骨架子上,像一副骷髅披着一层鳞甲。留在埃瑞安的最古巨龙终究没有活下来,是周围依然运转的魔法阵将它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说,它在死去之前已经如此形销骨立?

    塔砂将目光从蓝龙身上移开,环顾周围没有尽头的水晶棺。天顶上投下灿烂的灯光,光芒在灯具与水晶之间几度折射,让这座墓园光辉灿烂一如剧院。水晶棺树立于地宫四壁,里头的尸骨居然也这样站着,明明只剩下骨架,却没在棺椁底部堆成一滩枯骨。他们威严地站在自己的棺材里,身披法袍,空洞的眼眶向地宫中间投来永不停歇的视线,看着蓝龙,也看着进入其中的塔砂。

    天顶上镶嵌着地下城的亡骸,周围死去的法师看守着蓝龙的尸骨,这场景荒诞又庄严,闪烁着等量的神圣与邪恶,凝固的死亡震撼人心。

    “那是冰水晶吗?”维克多嘀咕道,“真够奢侈,它们过去可被当做帝王陵的用料……可是冰水晶应当保证肉身不腐才对。”

    眼角有一道光芒闪过。

    该用光芒形容吗?或许用“无缘由的吸引”更恰当,炫目的水晶灯光下,蓝龙爪中那个红色的卵形石块并不耀眼。它看上去又像固体又像液体,圆润的石质外壳之中,似乎有血色的潮水在起伏。

    维克多语气古怪地说:“那个东西,几乎是地下城核心的仿制品。”

    一个人造地下城核心。

    魔力构成的无形之线连接着人造核心与这座人类的地下城,如同血管连接心脏。塔砂能感觉到它们运转的方式,某种程度上与地下城核心一模一样:魔法阵抽取水晶棺与蓝龙身上的魔力,构成人造地下城的魔池;一小股一小股的魔力在人造核心中汇集,浓缩,在每一次跳动中流向地下城的每一个角落。铁轨就像地下城通往远方的通道,将这座地宫的影响力横跨半个帝国,延伸向塔斯马林州的东南方。

    只要将之破坏,整个循环系统都将分崩离析。

    “就这么走进去没关系吗?”塔砂问。

    “……不知道。”

    “你不知道?”

    维克多死撑着不认输的时候比比皆是,现在这样坦率的承认不知道倒非常少见。那意味着他真的一无所知,连可以糊弄的可能都没有。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维克多说,要是有眉毛一定已经皱成了一团,“这不对劲,哪儿都不对头……”

    塔砂等了一会儿,对方一直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她说,“龙爪里的那个仿制地下城核心是这座地宫的核心吗?”

    “是的。”这次维克多干脆地回答道。

    “摧毁它就能摧毁这一整套魔力系统,是不是?”她又问。

    “理论上是的。”维克多说。

    “这附近你能看出什么触发后会导致不好结果的机关、法术或者其他有威胁的东西吗?”

    “什么都没有,这点够奇怪,据我所知这种地方绝对应该有点什么……”

    “告诉我你能确定的东西就好。”塔砂说,“你有什么办法能检查出可能出现的威胁,或者能让我完全安全地到那边破坏掉核心吗?”

    “没有。”维克多老老实实地说,“你可以飞过去试试,可能比走过去安全那么一点儿吧。”

    “那不就得了。”塔砂说,“既然除了过去毁掉它之外别无选择,我们没必要继续浪费时间。”

    是否必须摧毁人类的能量核心?是的。能否排除摧毁核心时可能遇到的危险,或者找到发现威胁的方法?不能。那就动手吧,这具身体可以当成消耗品。

    问答间塔砂已经张开了翅膀,她双脚悬空,飞进了前方的地宫。天顶上的光芒照射在她身上,地下的魔法阵没有一点尘埃,两者笼罩着她,什么都没有发生。

    魔力在地下地上流动,舒适得仿佛浸泡于魔池之中。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从几乎感觉不到魔力的都城来到这等类似魔力中枢的地方,塔砂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肢体变得更灵活,飞行变得更顺畅。仿佛来到一片浮力更大的海域当中,她感到卸下了重担,如鱼得水。

    这情况一直继续到她来到人造核心十米以内的地方。

    塔砂的身体忽然重如磐石,她拍打翅膀却难以维持飞行,只能飞鼠一样滑翔下落。她胸口发闷,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无比稀薄,大口呼吸也无法满足她的肺。

    几秒钟后塔砂意识到这只是错觉,空气没有消失,消失的是魔力。两步以外的地方还是个魔力雨林,向前几步便是魔力荒漠,比被维克多戏称为死魔区的外界更加难以容忍。这就是为什么她会掉下来——龙的翅膀其实并不符合飞行原理,倘若完全按照正常物理规律,能让一个成年人起飞的翅膀需要巨量的肌肉才能运行。正如飞鸟依靠气流,龙这种幻想生物,依靠空气中细微的魔力流飞行。

    巨龙本能地操纵着空气中的魔力,对魔力含量要求很小,这种依赖性几乎难以察觉。直到真正感受到毫无魔力的环境是什么样子,塔砂才发现了这等需要。

    “什么玩意?”维克多烦躁地说,光是塔砂链接中传来的感知就让它躁动起来,“快点解决完出来,简直比圣光还恶心。”

    塔砂抬起头,血红之卵就在几步以外。在这大概方圆十几米的地方,所有魔力都紧紧地锁在了那个东西里面,一丝一毫都不外泄。

    她没再向前,只抽出了匕首,对着那个东西投掷出去。这点距离投掷绝对不会失手,但当刀刃撞向血红之卵,它顺畅地穿透过去。

    塔砂皱起眉头,问:“你确定这不是个幻象吗?”

    “我很确定,你自己也能感觉到吧?”维克多说,“看上去物理攻击无效。”

    “我根本不会魔法。”塔砂指出。

    “你这具躯体本身就是魔法造物,你的攻击附带一点魔法属性。”维克多催促道,“用拳头试试看?再不行搞出点血试试。”

    “从常识上看,我不觉得把血液涂上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是个好主意。”塔砂说。

    “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维克多反问。

    她没有。

    因此塔砂再一次迈步,靠近这块让人不快的美丽石头。圆润的红石倒映着她的脸,她的图像被拉长到可笑的地步,似乎对着她笑了一下。

    心中警兆顿生,塔砂猛然拍打翅膀向后退去,整个后背撞上了什么东西,身躯被弹了回来。

    刚才失踪的魔力一下子回来了,甚至比那圈魔力雨林更丰沛。当她回头,她几乎撞上一张没有血肉的脸。

    墙壁突然前移,地下的蓝龙不见踪影,水晶棺在一个眨眼间骤然迫近,占据了全部视野。塔砂背后是一只紧贴着她的水晶棺,脚下也是,头顶也是,再没有画满符文的地面,再没有明亮开阔的拱形天顶,只有无处不在、数不胜数的透明棺椁。它们充斥了上下左右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空隙每一个空间,一望无际的庞大地宫霎时间只有方才的十分之一,明明也不算小,明明晶莹剔透,却莫名逼仄得让人不安。

    仿佛被关进一个硕大的水晶棺。

    血红色的卵依然在面前,从中浮现了一个大胡子法师半透明的影子。

    他穿着一身白袍,留着长长的胡须,还有一顶尖顶帽——真够典型,光听描述的话,塔砂还能说出几个关于甘道夫和邓布利多的笑话。但此刻塔砂就站在这个法师面前,对上他冰蓝色的眼睛,所有戏谑之心都不翼而飞。

    法师,这个词出现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他不是任何游戏里的过场npc,不是任何小说里的送宝老爷爷,不是任何电影中负责救场和活跃气氛的谐星。你望进他的眼睛,如同望进一片无尽之海,知识、智慧、秘密……这些东西堆积到了此等浓度,不再引人好奇,反而让人畏惧。这个影子看上去相当平静,不喜不怒,无忧无惧,他看着塔砂,塔砂不确定这目光是否从她身上穿了过去。

    “白塔首席德里克,传奇法师,命很硬的老不死——现在肯定死了。”维克多干巴巴地说,“你可能被卷进了一个和地宫重叠的亚空间里。”

    “慷慨的客人。”**师沉声道,“无论你是什么种族,无论是你否想听,是否能听懂,我都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的确没有其他选择,塔砂自嘲地想。她四下打量着周围的棺材,每一具看上去都没有差别,找不出一点破绽。

    法师的声音在亚空间中回荡。

    “‘远行’之后一百年,大量魔物与天界眷族被完全剿灭,但是灾难并没有结束。”法师娓娓道来,完全没解释“远行”是什么,“魔石变得越来越少,在天地之战后依靠魔导科技崛起的矮人与人类文明首当其冲,遭受了致命的打击。”

    毫无准备地,这秘密直白地跳到塔砂面前。

    没有什么世界线混乱或穿越者出场,魔导科技只是这个世界进程中的一部分。地球人类在工业革命之后创造了科技文明,而埃瑞安的住民中从来不缺学者、发明家和能工巧匠,魔导文明在这一个世界中蓬勃生长。诸多种族的碰撞一方面制造着冲突,一方面制造着更加绚丽繁华的世界,两棵树上长出了两片相似的叶片,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魔导科技在天地之战的战火中突飞猛进,战争需要武器,种族联合促进合作与发展,捣毁的地下城中能收割作为重要能源的地下城核心与魔石,而地面之下本来就有着魔石矿藏。那是魔导科技的黄金时期,让矮人与人类一跃成为金字塔的上层角色。然而魔导文明的衰落和崛起一样迅速,当资源开始紧张,对魔石需求量一样巨大的矮人与人类之间,爆发了资源战争。

    起因是什么?契机是什么?无论双方当初使用了什么借口,现如今都已经无关紧要。这是一场无关正邪的战争,人类也好,矮人也罢,都只想要更好地活下去罢了。

    人类是胜利者。

    “这场战争打了三十年。”**师叹了口气,“双方都想速战速决,然而两边势均力敌,最终局面完全失控,从局部冲突变成了全族战争。他们消耗掉的各种资源比他们开战时争夺的那个矿藏多上十倍不止,人员伤亡更加数不胜数。人类帝国倒退了起码五十年,为了能弥补损失,他们完全侵吞了矮人王国的遗产。”

    人类的帝国在这一战后完全融合,他们占有了矮人的全部魔导科技产物与能源,并将错误地选择了支持矮人的侏儒一并消灭。他们获得了比开战前更多的武器,略有盈余的魔石和侏儒的金子,这场胜利为人称颂,人们暂时忘却了危机。

    两边消耗都很大,不过将一方完全消灭掉,将两边的财产归于一方的话,这还算是一场值得开火的战争吧。

    法师与学者开始警惕。

    此时预言之龙做出了神秘的预言,大部分龙在它的带领下离开位面。预言系法师无论如何占卜都只能推断出一些莫名其妙、无关紧要的内容。而传奇预言法师的尝试,却让占卜这件事变成了禁区。

    “预见之眼玛格丽塔是在世的占卜师中最出色的人,也是我的朋友。在长达七天的占卜后,她没有打开房间的门。”白塔的首席法师说,“当她的弟子打开房门,他们发现玛格丽塔刺瞎了自己的眼睛,已经自尽了。”

    “预言系法师精神都不太稳定,这不能说明任何事。”维克多自我安慰似的说。

    再没有法师探寻龙之预言,但不祥的阴影并未散去。

    那只是一个开始。

    “随后五十年,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有资格成为法师学徒的孩童与成功晋升法师的学徒越来越少,而我们这些老家伙则渐渐变得衰弱——尽管这点一直被隐瞒得不错。”老法师平静地说,“所有人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我很清楚,我没办法活到真相被发觉的那天,我太老了。白塔当中的十五个传奇法师都自知必死,所以,我们开始屠龙。”

    其他传奇职业者的寿命大概比普通人多三分之一,只有传奇法师能借助种种诡计逃避死亡。他们比其他职业更难晋升,却也更难杀死,年龄给了他们更丰富的经验与更强大的力量。倘若这些传奇法师全都死去,还有谁能对抗那些被位面厚爱的、强得不讲道理的巨龙?其他职业的传奇者固然暂且看上去健健康康,但即使无病无灾,百年之后,他们也将无力开战。到那个时候,一头太古龙的爆发就能轻松毁掉这个废墟上刚刚建起的人类帝国,人类已经耗不起了。

    在精灵离去之后,人类法师的数量远胜于其他种族的法师。命不久矣的法师们,开始满大陆屠龙。

    他们在其他法师势力之间来来往往,全力推动法师的联合。法师联盟寻找巨龙,将棘手的老龙与龙蛋一起拔除,变现成龙身上的资源。他们借用了人类至高的口号,掩盖着这件事的真实原因:从来不是为了理念,从来不是为了资源,只是老狮子想在死前为今后缺乏爪牙的后代们留下一片安全之所。巨龙之后是娜迦,所有被视作遗留威胁的存在能杀便杀,在这悲壮又残酷的远征下,又有许多族群销声匿迹。

    “真疯狂。白塔可是个中立的学术派法师学院啊。”维克多难以置信地笑起来,“他们指责手段激进的黑袍法师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参与种族灭绝的这一天。”

    白塔曾是学术型法师的乐土,热爱研究胜过战斗的法师们汇聚于此,此前除了天地之战以外从未参与过一场战争,只在后方提供一些理论支援。然而,当更先进的理论研究让他们提前发现了自身的死期,这种状似冷静的疯狂开始扩散。老法师感慨矮人与人类的战争导致造成了伤筋动骨,但他自己分明做了类似的事情。他对此显然浑然不觉,在他坚定的双眼中,他人或他自己的死,都是必经且值得的一环。

    “在那之后,年轻的法师们开始试着延缓原因不明的魔力衰退。而我与一些老朋友,打造一种能挽回魔石衰竭的魔法阵。”

    **师张开了双臂,仿佛在展示身后水晶棺构成的空间。

    “如果你看到了我,慷慨的客人,那就说明我们失败了,埃瑞安的魔石和魔力依然没有恢复,以至于这个魔法阵不得不继续运行。”他说,“但你若看见了我,那也说明我们成功了。我们这些被魔法所弃之人,用已死之身,让埃瑞安最后的魔力源头运行至今。”

    巨龙的尸体被安置在这里,历代法师们的尸骨,自愿或非自愿地被钉在水晶棺中——白塔的传奇法师们为了人类献身时,想必是料想不到自己会成为百年后施法者大屠杀的帮凶的吧。殉道者与殉难者的遗蜕成为了一个个魔力池,它们构成了一个消耗极少的魔力循环,让慢慢失去能源的人类帝国,终究没退化回曾经的农业时代。

    塔砂觉得自己听到了过去时代的史诗。

    **师讲述了魔导文明的崛起与衰落,告知了屠龙热潮的起因,解释了许多埃瑞安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多面势力因为各自的原因行动,没有钦定的命运之子,伟大的英雄也只是历史车轮下一枚小小的石子,没人能将未来操纵于手中,诸多缺乏自觉的族群和当初看来不算多重要的小事构成了如今的埃瑞安……听这样的故事让人感到世界之奇妙,这个世界如此神奇,又如此合理。

    只是问题还有很多。

    为什么?

    “远行”恐怕是指精灵与大德鲁伊的离去,法师只将之一笔带过,仿佛这不是个问题——或许在他们的那个时代,这还不是个秘密。他们为什么走?梅薇斯的外祖父木精灵遇到了什么?

    魔石为什么会消失?这个法师屠龙只为了后世人群的安全,半点没提消耗魔力的事。后世学者“施法者消耗位面魔力”的学说是以讹传讹吗?还是新的发现?是否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撒谎?那个人会是谁?

    当细小的问题被解答,多方验证下依然无解的答案变得更加鲜明。塔砂开始怀疑,关乎整个位面存亡的巨大问题,自己真的能找到解答吗?真的能找到挽回的方法吗?

    对于埃瑞安的魔法生物与施法者来说,解决这个问题不亚于拯救世界。

    而目前的地下城塔砂,拯救她自己还是个问题。

    法师长呼一口气,他收起胳膊,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此刻他才显出几分属于老人的疲态。

    “这便是全部了。”他对着塔砂点了点头,“我即将步入死亡,没有继续长篇大论的时间。最后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有着足够魔法回路和魔力池的循环系统中,还需要一个推动力,能长久地让魔力开始流动。慷慨的客人,接下来就是你做出贡献的时候了。”

    半透明的影子消失,水晶棺组成的空间微微震动,血红色的卵石开始融化,血浆似的液体从中迸流而出。

    一颗头颅大的卵石要怎么流出如此多的血浆?有那么一会儿,塔砂以为它会一直喷涌下去,但那些液体正在汇合,仿佛有色液体被泼到了什么隐形的东西身上。蠕动不断的血水构成骨骼,覆上肌肉,最终构成一只巨大的……怪物。

    没有任何其他词可以形容它。

    那个东西在不断地蠕动,尖叫,从每一个缝隙中发出各种音调的吼声。它的身躯并不稳定,人类的肢体,野兽的皮毛,蛇的信子,鱼的鳞片,软体动物的触手……一大堆无法形容的东西凝结成一团,像造物主把造物后多余的原料草草一捏就扔进了人间。它的外表显露出一种酱红色,像风干太久的血肉,而过了几秒钟后,外皮蠕动着一掀,又变成了**似的绿色。

    塔砂几欲作呕。

    简直不可思议,即使在地球上,她对着虫子或**物也只会皱一皱眉头,更别说变得更加冷静的现在了。可是光看着眼前的怪物,这种强烈的不协调感就让她极其反胃,仿佛受到了精神污染。

    它终于完全从血红之卵中脱离,红色的石头现在镶嵌在它的额头上——如果那东西能算它的头的话。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塔砂爆了粗口。

    “某种……劣化的魔法生物结合体。”维克多卡顿了一下,仿佛不知要如何解释,他急促地补充道:“别受伤!尽量别受伤!”

    如果受伤了会怎么样?

    来不及了,那个东西已经扑了过来。它看上去像个保持不了平衡的肉球,动作却迅速得可怕。塔砂成功避开了一下挥爪,然而那只粗壮的胳膊上猛然裂开一张大嘴,其中锋利的舌头弹射出来,在塔砂肩膀上舔开一道血口。

    她一点没感到疼,只觉得肩头一麻。伤口没有流出鲜血,反而飞快地**。一大块肉居然掉了下来,蠕动着爬向了那个怪物。

    像橡皮泥一样,它轻易融合进了怪物的身体。

    “慷慨的客人”,需要一个推动力,别受伤。

    现在塔砂知道曾经的客人到哪里去了。

    这个魔法装置需要一只在笼子里不断奔跑的小白鼠,亚空间是笼子,怪物是小白鼠,而塔砂,是这只小白鼠新鲜的原料。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那个怪物的原型,我微博(点进专栏可以看到)上贴了,考虑到大家的心理承受能力这儿就不贴啦!

    我说真的啊,我自己都不是很想看它第二眼(。)

    哇今天出现了好多新读者,感谢推荐感谢订阅!一个社恐隔空飞吻一下!=333=

    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333=

    tat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0 21:20:58

    飞舞的黄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0 23:03:49

    天边飞来一只包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0 23:13:35

    晴天鲤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0 23:31:03

    吉庆不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1 00:25:24

    姜太辣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11 00:28:22

    吃外卖不喜欢出门小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1 05:46:12

    熊家的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1 08:43:30

    qcd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1 11:02:47

    vakuly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1 13:52:01

    vakulya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11 15:59:25

    蒹葭苍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11 18:46: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