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67章 1.1
    大地裂开缺口,天空就在头顶。龙翼拍打着空气,对抗着自身重力,将塔砂一路送到云层之上,而后双翼收缩。

    惯性让她向上又冲了一两米的距离,接着整个身体骤然下坠。她从万米高空向下俯冲,高度转化为越来越快的速度,而胜过鹰隼的锐利目光在距离地面百米以外已经锁定了目标。匠矮人为此情此景打造的长qiang被握在塔砂手中,不过严格来说,武器是她自身:除了她这样巨龙体格的怪物,任何飞鸟都会在这样的高速俯冲中自行解体。

    宛如流星从天而降。

    狂乱的风撕扯着塔砂的皮肤,或者说她难以摧毁的身体撕裂着挡在身前的空气。一头卷曲的黑发编成花苞状的发髻,被特制发网牢牢固定在脑后——维克多说这具身体的头发中一样含有魔力,头发和指甲不会长也不会掉落,不能剪成短发,因此这种发型最便于行动。地面与地上的一切在视野中飞速放大,塔砂的目标并不是带着飞龙的那辆装甲车,而是距离大车有着一定距离的一辆。

    天降之矛咆哮着落地,长qiang在可怕的能量下轻易刺穿了装甲车小小的窗口,玻璃在接触qiang尖的瞬间哗啦啦炸成碎片。穿刺的手感顺着长qiang传导到塔砂胳膊上,她迅速地打开双翼。

    长qiang的主人在下一个瞬间坠落到装甲车上,一声巨响从几厘米厚的钢板外壳上迸裂开来。像被一柄巨锤从正上方击中,圆形凹陷瞬间出现在装甲车顶上,在下一个眨眼前扩张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被击中的钢铁巨兽仿佛一张被揉过的纸,或者一只被踩过一脚的易拉罐,整个车身从中间陷落,挤扁,断成两截。

    任何可能存在的机关、符文都在这一击下彻底报废,钢铁qiang身出现了一个惊人的弧度,而qiang尖失去锋锐,像烧融一般变成一根长棍。即使在最后扇动翅膀降低了冲速,塔砂的身躯骨骼依然隐隐作痛,仿佛车祸中挨了一下安全气囊,皮肤无损却内脏翻腾。她急促地喘了一口气,咽下喉咙里的血腥味,枪杆刺入一团糟的装甲车遗骸,将塌陷的顶棚一下撬起,挑开一边。

    装甲车的内部已经不成样子,驾驶员变成一团难辨头尾的血肉,塔砂用枪杆将之从类似仪表盘的结构上弄开。这动作刚完成她便迅速地一拍翅膀,龙翼让她腾空而起,身下的残骸在下一刻被另一辆装甲车重重撞上,击飞出去。其他装甲车迅速地反应过来,开始开足马力到处游走,要不是地上被撞倒的人体真实而血腥,塔砂会说这看上去像游乐场里的疯狂碰碰车。

    它们跑得又快又缺乏规律,再想玩从天而降这一手几乎没有正中目标的可能。但已经够了。方才那一击的力量、速度与以此判断出的装甲车大致防御力已经出现在塔砂脑中,对装甲车内部的短暂一瞥与其他同时开始飞快行动的装甲车多少验证了她的猜测。

    她在半空中猛然转向,灵活得像一只飞鸟。这次上升仅有几米,下落定点变得更加精确,更能减少不必要的战损。不复方才锐利的长qiang依旧坚硬有力,枪杆斜刺出去,穿透装甲车狭小的窗口,刺穿了驾驶员的身躯,将对方钉死在装甲车座位上。

    塔砂拔出了长qiang,捣碎窗口剩下的碎玻璃。窗口小得钻不进去,但可以听见窗口中传出的声音。

    “二十三号遇袭!”

    “七号支援中!”

    “十二号向两点钟方向前进……”

    “……二十三号请回答!”

    从装甲车内部,传来带着电子音的纷乱声响。

    迄今为止地球科技与魔导科技的大量相似之处,还有如今的所见所闻,足够塔砂做出一些合理推测。

    塔砂微笑起来,再度起飞,迎向往这个方向冲撞的其他装甲车。

    本来快要冲向这个方向的装甲车见状立刻转向,看到塔砂只将战车踢出战斗便不再留意,其他战车暂时也不再注意这辆不能动的残骸。塔砂与他们周旋,等待着,直到那匹高头大马奔向战场。

    兽语者普莉玛骑着她的灵宠乔伊,载着游吟诗人杰奎琳,马蹄哒哒冲入战局。与德鲁伊签订了契约的马匹变得比过去更油光水滑,碗口大的铁蹄能一脚蹬垮拦路的士兵,又能在装甲车到来前紧急转向,游鱼般躲避开来。他们在塔砂的指令下来到了那辆被遗忘的装甲车边上,马儿一跃登上车身,普莉玛将马上的杰奎琳轻轻放下。

    妖精血统让这位二十岁后半的女人依然娇小如女童,杰奎琳抱着竖琴爬进窗口当中,猫一样柔软的身躯成功挤了进去。她蜷缩在尸体与仪表盘之间,摩挲着她的竖琴。

    杰奎琳当然不会操作这辆装甲车,塔砂也没打算让她这么做。

    “唱吧,杰奎琳。”塔砂说。

    一辆车的驾驶员似乎意识到了潜在的危机,直直冲向杰奎琳所在的装甲车。塔砂故技重施,如老鹰扑食般降落下去。被一qiang刺穿的驾驶员顽强地压在仪表盘上,装甲车继续前冲,而塔砂将钢铁□□重重扎入装甲车的履带,金属履带与枪杆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如同砂轮打磨铁器的火花随之迸射出来。装甲车还没有停,塔砂上升再坠落,一个加速,用力撞上装甲车的侧面。

    那辆装甲车终于偏移了路线,在画出一条圆弧后侧翻在地,完成了诸多任务的长qiang亦寿终正寝,扭曲成一段破铜烂铁。用身体硬撼钢铁巨兽的塔砂在反作用力下飞了出去,她拍打着翅膀稳住身体,抹掉口鼻溢出的鲜血。心脏在不规则地乱跳,告诉她有着龙属性的身躯也并非坚不可摧。搞不好再来这么一下,塔砂的这具身体就要报废了。

    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人类方失去了机会。

    杰奎琳开始歌唱。

    竖琴被弹拨起来,贝齿轻启,歌声唱响。温柔的催眠之声飘荡开来,粘连上紧绷的神经。

    游吟诗人歌曲的强度与范围成反比,要想催眠战场上剑拔弩张、热血沸腾中的战士,歌曲能波及到的范围就会变得很小。声音是游吟诗人使用技能的媒介,战场上的狂呼乱喊、隔音的钢板等等也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可是,在每辆装甲车之间,有着类似对讲机或广播的东西。

    带着魔力的歌声在一辆装甲车内响起,在魔导科技的帮助下准确地传往每一辆装甲车内部。方才这科技帮助人类保持联系,现在它依然忠实履行着职责,尽管使用者是人类的敌人。恶魔的乐曲环绕于狭小的空间,变成避无可避的耳语。驾驶员们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随后他们的眼皮变重,身体摇晃,跌落下去。

    撞击仪表盘的冲击都没能将这些人惊醒。

    装甲车之间终于发生了车祸,睡着的驾驶员让一辆辆装甲车追尾、撞树、开出战场。在车祸中幸存又惊醒的人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很快在耳边的歌声里再度入睡。而塔砂选择了停止在战场中间的一辆,对它使用了游吟诗人附带的技能。

    【加大音量】:加大音量!加快节奏!更响!更强!更远!你能将某种事物的效果放大数百倍数千倍,完全嗨得停不下来!活着的东西,都能增幅到爆棚!死了的东西,一样能增幅给你看!

    仔细想想,这还真是为游吟诗人量身定制的技能。

    广播被大幅度增强,歌声穿透了钢板,回荡在战场上,周围的人都变得昏昏欲睡。多重奏在广播的流转中一次次增强,音浪冲刷过整片荒野,让刚才如火如荼的战场渐渐安静下来。喊杀声停止了,兵刃相击声停止了,战士们困倦地极力睁大双眼,最后还是摇摇晃晃倒在地上,与方才死战不休的敌人相枕而眠。

    这场景壮观极了。

    战场上所有普通士兵全军覆没,进入了梦乡,那些还能动的人飞快地行动起来,此刻才上场的强壮灵兽(当初角斗场的斗兽笼为兽语者提供了不少有力的伙伴)和能变成棕熊、狮子的德鲁伊赶紧推动那辆被塔砂施加了技能的装甲车,推到战场外一定距离,而后地精制造塌陷,树语者的藤蔓将它层层掩埋。推车的人和动物赶紧逃开,在他们跑开后几秒钟,这辆装甲车爆裂开来。

    在爆炸声中,地上的人依然长睡不醒。

    这场战斗比想象中更早地结束了。

    【加大音量】又是个能导致爆棚的一次性技能,哪怕有着泥土和藤蔓缓冲,冲击力还是让刚才的推车人摔倒在地。这一手今后能当攻击技能用吗?塔砂的思维飘飞了一下,很快遗憾地放弃。能量越大爆棚时的威力越大,小件物品用起来没用,把敌人的武器增强则很可能弊大于利。这种程度的魔力消耗不如拿来造炸弹更划算,应急一下还算差强人意。

    职业者们很快打扫起了了战场,捆好敌人,救回自己人——只要不受到伤害,被催眠曲影响的人可以睡上一天一夜。勉强算是法系人员的德鲁伊和梅薇斯前去研究最后一辆车顶上的捕龙网,他们大眼瞪小眼,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巨龙与龙骑兵陷入了昏迷,魔法阵悄无声息地运转,装甲车像个整体,符文无法切割与拆卸,甚至连铁轨也动不得。塔砂试着让体型坍塌或凸起,长长的两条铁轨随之整个上下波动,却不见断裂。

    “你也想不出解决办法?”塔砂看着维克多。

    “我只知道有点像魔锁……我为什么应该想出来?”维克多立刻反驳道,“我也没见过这玩意啊?”

    “我还以为大恶魔起码有足够的眼界。”塔砂说。

    “看到过就会处理了吗?那你看到过矮子打铁,你就会打铁了?”维克多抗议道。

    “是啊。”塔砂回答。

    匠矮人说得再怎么玄妙,塔砂眼中锻造器械也就和按照说明书组装家具一样,只要记住步骤就可以完成。她如今有着相当优秀的记忆力,龙属性的躯体足以忍耐高温,抡动铁锤,就算永远无法成为那种凭借感觉经验制造出杰作的大师,塔砂想当个匠人也绰绰有余。她只是心思不在那里,没必要浪费时间。

    维克多噎了一下,又说:“难道你听过什么语言就会说了吗?”

    “是啊。”曾在出差中自学一门外语的塔砂说。

    “……好咯,你厉害咯,给你鼓掌。”维克多干巴巴地说,“反正我不会,你会你去。像魔锁这种东西,等能量用完就会消失,你等着算了。”

    这种情况能安然等着它失效,未免心太大了吧。

    切割破坏的主意全部失败,最后是匠矮人想出了办法。他们没动铁轨,没拆装甲车上的铁板,反而用熔铸魔石的技术往符文上又新焊接了几笔。魔法阵就像个乱加电线的失败电路,闪烁了几下,融化在了空气中。

    巨龙轰然落下,压碎了装甲车的顶棚。刚才剧烈挣扎过的巨龙如今一动不动,双目紧闭,昏迷不醒,鳞片都失去了光泽。龙骑兵道格拉斯从龙身上滚落,他一样萎靡不振,整个人无法自己站起来,却还保持着意识清醒。

    “这东西绝对针对龙。”道格拉斯愁眉不展地说,“否则不该是我醒着。”

    塔砂的手轻轻碰触被破坏的魔法阵,手指传来细微的刺痛,仿佛碰触干冰。她感觉不到更多东西,不知是因为这个要素抽取的身体并非纯粹龙裔,还是因为魔法阵已经被破坏了。

    好消息是,铁轨在魔法阵小时候变得脆弱了许多,地精就可以将之破坏。塔砂操控地精顺着铁轨向前,一路掀翻铺平的铁条。在附近的可以回收,远处的索性完全破坏,地精本身制造所需魔力不多,被人弄坏了也不可惜。

    这场战斗能回收的东西不少。

    机械鸟大部分被炸得破破烂烂,好在目前地下城对无人机的研制已经有了自己的方向,相同的机械鸟只用来回收原料。催眠曲在最大程度上保持了剩余那些装甲车的完好性,一些在战场中间熄火的装甲车,就像送到嘴边的肉罐头,铁皮再怎么坚硬,也熬不过食客慢慢拆解。

    最完好的装甲车只被撬掉了门,连驾驶员都被活捉。

    匠矮人的工坊迎来了大丰收,工匠们对着新玩具摩拳擦掌。塔砂让他们暂且别管车身,优先研究装甲车内的通讯系统。要是能搞出那种大喇叭公放,飞龙在人类聚集地开几场杰奎琳演唱会,搞不好可以兵不血刃地解决好多场大战。

    “你真觉得这样可行?”维克多泼冷水,“游吟诗人的技能以声音为媒介,不代表声音可以传递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塔砂很清楚这点。

    她依然很难理解法术的运行方式,但她感觉得到魔力的波动。真正起效的并非歌声,就像梅薇斯的药剂起效的也不是味道一样——声音,味道,色彩,全部都是某种复杂机制运行后的外在表现。

    但这里的广播使用魔导科技,一种以魔石为能源的科技。

    塔砂直觉上认为两者之间能产生某种联动,就算这种“直觉”判断的结果并非十拿九稳,它也并非无迹可寻。塔砂感到自己对埃瑞安法则的理解,就像蒙昧时期地球人对科学规律的理解,找不出原理却能归纳出规律,只好用玄学来认知世界。玄学这东西,向来很不好说,时灵时不灵。

    “可以一试。”塔砂说。

    装甲车在工厂中堆得到处都是,伤员则填满了医院。医院的治疗能力固然有了大幅度飞跃,这回的伤员数量也大幅度提升:除了己方伤员之外,敌方的伤员也被带了回来。

    催眠曲为地下城带来了大量战俘,提前准备好的战俘营几乎人满为患。不屠杀战俘的行为让不少对敌人心情复杂的人类松了口气,也招来了一些不满。

    “不少护工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得照顾敌人。”梅薇斯叹了口气,“姑娘小伙们都没坏心,但照顾过血肉模糊的自己人,不少人难免要对敌人生气。但愿咱们能劝住所有一时想岔的孩子,医生救人,不杀人。”

    “兽人没有留战俘的传统。”玛丽昂说,“仍然有不少兽人认为战败之军最好战死沙场,俘虏可耻又可悲——不过有些人也因此挺高兴,他们想知道我们是不是很快就有人类奴隶了。”

    玛丽昂尽量保持语气中立客观,说到最后依然吐了吐舌头,做了个没辙的厌烦表情。“咱们这里可不会有奴隶啊!”梅薇斯笑着摇起头来。塔砂点了点头,说:“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以日内瓦公约的标准看,塔砂的所作所为已经相当不够人道。那些伤得太重的敌人都被放弃了,医疗资源会被优先用在自己人身上。但那些只有轻伤、不致残的青壮年,塔砂不认为她有放弃和放过他们的理由。

    他们看到敌人,塔砂看到资源。

    “包括我们遇到的这些吗?”玛丽昂想到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头,“他们很……不好说服。”

    “塞缪尔他们干得如何?”塔砂问。

    “还可以吧。”玛丽昂说。

    “那就让他们继续吧。”塔砂笑道,“我们有时间。”

    撒罗的圣子不再是光杆司令。

    身披白袍的人在医院与战俘营奔走,这个以光明和正义为理念的教派依然以撒罗为名,只是可能与任何时期的撒罗教都不太一样。教众当中有人类、有匠矮人、有兽人,新的撒罗教在塞缪尔的摸索中渐渐成型。

    撒罗的牧师们出现在各种公益活动中,一视同仁地照顾那些医护人员不想照顾的敌人,超度所有死者,为濒死的人做临终告解,为悲痛的亲友祷告。他们向孩童与无知者宣讲寓言故事,宣扬善行,陪伴孤独者,开解抑郁者。他们有着无与伦比的耐心和唾面自干的容忍,他们宣扬“神平等地爱着每一个灵魂,所有向善之人都可以被拯救”。

    过去这些时日中,这些滚雪球般越来越大的撒罗教徒已经和东南角的报纸一样,成为了地下城对外的喉舌。

    每一次打击和目睹死亡都会让撒罗圣子有所成长,从这一方面来看,塞缪尔的确有得天独厚的地方。他最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塔砂拭目以待。

    这一场战斗最后那一项收获,乍一看最不起眼。

    机械鸟和飞行器在瑞贝湖与东南角之间的旷野上炸裂,爆炸的装甲车在这里粉身碎骨,两者的金属残骸被收拾起来,能源则多半逸散与空气之中。

    这并非流失。

    它们和上一次飞艇的残留物混合在一起,空气中的魔力变得更让塔砂舒适,不知是不是错觉,飞行起来都比过去更轻松似的。

    “魔力环境的确好了很多,虽然这改变方式够奢侈。”维克多验证了她魔力变动的猜测,“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地上魔力都稀薄得像死魔区,现在这附近的空气勉强和几百年前一样吧。”

    可能还不止如此。

    就在下一个傍晚,紫罗兰色的小小果实出现在了这片战场上。

    妖精灯盏,没好处也没坏处的不起眼植物出现了。上一次的突然出现没造成多大影响(除了从维克多那里挖出了有趣的陈年故事),只有梅薇斯看上去还挺高兴,“是它呀!”混血精灵开心地说,“虽然没有什么味道,但妈妈用它来摆盘,难得有如此素雅的紫色。我只在小时候吃过几次,后来森林里就不长这个了。”

    问它的来历,梅薇斯说不出来。要问消失的理由,她更加毫无头绪。没人知道妖精灯盏当初为何消失,又为何在数百年后出现在安加索森林。

    现在也是。

    妖精灯盏无声地扩张,静悄悄覆盖了瑞贝湖与东南角之间的旷野。曾经它只在安加索森林露面,这东西是如何一日之内传播到这里来的呢?它没有花朵,只有果实。它没有根须和叶片,只有细小不起眼的藤条。塔砂关注着战场的眼睛看到了它们生长的过程,肉眼看去毫无预兆,露水似的小点迅速膨胀,快如昙花开放。

    而能感觉到魔力流动的塔砂,在它们生长时感觉到了更多。

    “妖精是魔法生物?”塔砂问,“它们会掉粉?”

    “是啊,妖精翅膀上会产生妖精粉尘,用来藏匿踪迹——那是一种奇特的魔法原料,你在看见它的瞬间就会将它的存在忘掉,除了有妖精血统的生物,最高明的法师也需要法阵辅助才能采集。”维克多说,又嘀咕道,“你这说法像在说掉毛的鸟。”

    塔砂忽然明白了。

    地下城迅速吞噬了一株妖精灯盏,将之解构,分析。发现的结果让塔砂惊叹,如果真的要将妖精灯盏分门别类,它恐怕不是植物,而是一种菌类。

    妖精灯盏与妖精共生,肉眼不可见的奇妙孢子混入妖精粉尘之中,会在妖精经常出没的地方出现。但即便妖精消失,妖精灯盏也不会随之失踪。

    就像苍耳搭乘着鹿四处传播,鹿的离去却不会让苍耳销声匿迹,因为真正让苍耳生长的是水与土地。妖精灯盏的孢子一直留存于世,仿佛沙漠中等待着雨季的种子。当死魔区似的干枯天地再一次产生充满魔力,这些消失多年的神奇生物,再一次蓬勃生长。

    它并非毫无用处,这种与纯魔法生物共生的菌类,有着奇特的特性。

    妖精灯盏是绝佳的魔力导体。

    不,不是说它能成为什么了不得的魔法原料,否则过去的法师早就发现作用了吧。妖精灯盏的“魔力导体”特性只对本身有用,让它能无意识地寻找最适合生长的地方。但塔砂作为一座地下城,就想之前吞噬地皮和树木一样,吞噬没有灵魂的生物虽然不能取悦深渊,却能够让她完全拟态出相似的造物。

    她能拥有妖精灯盏的能力和视角。

    地下城版本的妖精灯盏在魔池中诞生,肉眼不可见的孢子在塔砂的催动之下向地上飘去。它们晃晃悠悠地顺着空气中的魔力流前行,前往戒备森严的瑞贝湖。

    瑞贝湖的魔力不足以让妖精灯盏生长,但装甲车上足以困住巨龙的魔法阵曾与铁轨构成一条巨大的魔力回路,在被地精拆掉好大一截的铁轨之中,依然残存着大量魔力流动过的痕迹。妖精灯盏的孢子贴在铁轨表面顺流而上,本能地寻找着上游魔力更充沛的地方。

    铁轨上游的内容,才是塔砂最想知道的东西。

    她的感知顺着小小的孢子一路洄游,速度快得吓人——毕竟是一日之内能长遍安加索森林的神奇物种。塔砂模模糊糊地感觉这两边的风景被拉扯成斑斓色块,世界在妖精灯盏的感官中如此庞大。她向前,再向前,某种巨大的东西、大块的魔力撞上来了!妖精灯盏似乎感觉到了目的地将近,飞速地扑了上去,塔砂在此刻对其中一个孢子使用了【加大音量】的技能。

    狭小模糊的视野在此刻扩张并清晰了成千上百倍,塔砂得以在短暂的瞬间看清楚面前的东西。

    这喷吐着大量白雾、嘶吼着顺着铁轨向这里驶来的庞然大物……是一辆火车吗?

    作者有话要说:好消息是,火车还在不知道几千里以外的地方慢慢爬。坏消息是,火车不止火车本身,它可是个运载工具: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