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65章 1.1
    军用飞艇防御力较高,但除了驾驶舱外,其他地方没有观景窗。帝国最年轻的将军站在飞艇驾驶员身后,面容阴沉地望着窗外瞬息万变的云层。

    希瑞尔将军今年才三十五岁,棕发碧眼,仪表堂堂,正是埃瑞安早些年最为推崇的“典型的人类男子长相”。上个时代,金发会被称为“被光明神吻过发顶”的容貌,到了埃瑞安帝国鼎盛的年头,那等与天界亲近的发色便显得不合时宜了。壁画被篡改,招贴画中的人类英雄全被画成一头棕发,这是埃瑞安人类最常见的发色,人们也打心眼里认为,最优秀的人类血统会长成这副标准模样。

    希瑞尔以此为豪,也十分怀念那一个年代。

    时代不同了,金发、黑发与红发被人怀疑是异界遗族的日子已经过去,团结一心的军部中也出现了投机者和软弱者,帝国上层其他部门胆敢对军方指手画脚,这群忘恩负义的家伙完全不记得自己的地位从何而来,埃瑞安可是军队一点点打下来的!倘若换作百年之前,一群异种盘踞的消息足以让警戒升到最高,军队哪怕不倾巢而出,至少也要进入战时状态,全部资源倾向于军方,哪里会像现在这样?——何况对手还是一座地下城!

    哪怕现在想起来,希瑞尔将军也要怒火中烧。塔斯马林州的总督算是他的人,当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异族检测仪响起,直指塔斯马林,无异于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希瑞尔脸上。已经过去多少年了?从深渊因子探测器有所反应以来,希瑞尔没有一天不搜寻着地下城的踪迹,没想到最后竟然后院失火。更可恨的是,这事还不是他率先发现的。

    数年前从权力中心黯然出走的罗伯特上校递交了申请,为自己的失察谢罪,所有罪责都被推到了总督与其副官头上。他做出的详细报告(申明那激活检测仪的并非德鲁伊,而是地下城)足以抵消失察的小小罪过,把希瑞尔恨得牙痒痒。鬼才相信罗伯特真的毫不知情!那该死的混账绝对装聋作哑很多年,眼看出了桩瞒不住的事情,这才上报过来明哲保身。

    希瑞尔将军指责对方知情不报,犯下了叛国罪责,诺曼将军却极力为罗伯特背书,声称他功过相抵乃至功大于过。“若非罗伯特上校及时察觉,不知塔斯马林州还要在深渊的阴影中受苦多久。”这老东西装模作样地看了希瑞尔一眼,“毕竟,接近五年的搜寻都没能找出地下城。”

    就算罗伯特蠢到继续隐瞒,这次巨大的响动也足够希瑞尔找出地下城,只是稍晚一些而已——能够如此快速地做出反应,不正说明罗伯特蓄谋已久吗?希瑞尔将军怀疑他和诺曼在私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也可能没有,诺曼将军便是希瑞尔眼中失去锐气的堕落军人之一,他们作对已久,从希瑞尔升至将军以来就从未止息。

    希瑞尔的确借取了些许家族关系才在这样年轻的岁数爬到将军的位置上,但他自认比那些熬资历熬上去的老东西优秀不知多少倍。他是埃瑞安军校最优秀的毕业生,无论军事理论还是对魔导武器的了解都堪称顶尖,在任何季节任何地方都一丝不苟地穿戴着整套制服、腰带、绶带、领带、马裤和军靴,用对异种十倍百倍的残酷无情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希瑞尔打心眼里看不起军方那些老得失去胆气的家伙,他们不仅畏首畏尾,还碍手碍脚。

    要是罗伯特没有将这事向上汇报,全权负责此事的希瑞尔会直扑塔斯马林在的东南方,以雷霆打击消灭掉深渊余孽。但上校递交了报告,这事在会议桌上流转了几日,最后虽然还是交给希瑞尔处理,却给他戴上了数把枷锁。

    后勤部拒绝了“清洗之刃”炮的调动,声称埃瑞安各处都需要“清洗之刃”坐镇,不能将全部大炮交予希瑞尔。

    “塔斯马林州本地的‘清洗之刃’已经被投入过对东南角地下城的战斗,结果造成了前几年安加索森林的污染,却对地下城本身没有显著效果。”部长翻着罗伯特上校的报告说,“该武器有着平面作战能力优秀、对地底作战能力低下的特点,我不认为调动有什么作用。”

    “但投向地下城的异种和叛徒显然住在地面上。”希瑞尔将军皱眉道。

    “众所周知,地下城的实力就在本身拥有的大量兵种之上,与之勾结的少部分叛徒,相形之下不值得一提。”后勤部部长为难地说,“而且塔斯马林州本身那门‘清洗之刃’的失踪很可能说明了地下城有着对魔导炮的特殊应对方法,为了对付一小股余孽,将对地面作战能力优秀的国防武器浪费在此事上,恐怕不是明智之举。”

    “瑞贝湖一直是埃瑞安的富庶之地,而塔斯马林州过去两年的税收增长都非常可观,去年的财政收入甚至达到了全国第二的水准。”财政部部长说,“因此,我也不建议无差别轰炸的战术,那会对帝国造成相当大的损失。”

    “是吗?”希瑞尔冷笑道,“我看各位是舍不得用来设宴的黑岩菌吧?”

    搜寻地下城的命令被发布以来,埃瑞安各地的军队多多少少都被调动起来。主要负责这一任务的希瑞尔将军最为卖力,为了能挖出深渊的余孽,这几年他用了不少卫国战争时期使用过的强效兵器,对异种效果显著,对城市和环境的影响也不小。希瑞尔知道这些同僚在背地里对他有不少指责,他们光想着自己的产业,想着被影响到的奢侈特产,怎么就不去想想那些异种继续存在会造成多大危害呢?

    异种就是病菌,随时可能感染埃瑞安的躯体。对付这种最危险的东西,怎么快刀斩乱麻都不为过——哪怕因此切掉一块肉、一截肢体,那也是非常合理的选择。

    不出所料,希瑞尔的指控一出,会议桌上的许多人便嘟嘟哝哝地反驳起来。“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诺曼将军一摊手,“有一只蚊子停在价值连城的珍宝上,难道阻止一个傻瓜——当然,不是说您——没头没脑地用硕大的铁锤去砸蚊子,这就是软弱了吗?”

    会议桌上的其他人纷纷附和。

    看看这群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希瑞尔将军至今为此咬牙切齿,这哪里是软弱无能,根本是腐化堕落!是叛国!

    身后杀气腾腾的目光让前方的驾驶员如芒在背,他第三次紧张兮兮地擦了擦汗,将军冷哼一声,离开了驾驶舱。

    全城轰炸的计划被驳回,但另外一个申请得到了元首的批准。那狡猾的深渊余孽再怎么擅长经营,也只不过是秋后的蚂蚱,它与那些叛徒的死期将至。希瑞尔将军抬起戴着皮手套的手,正了正军帽,理了理一丝不乱的制服领口,大步向船舱走去。

    瑞贝湖快要到了。

    巨大的飞艇群来到了瑞贝湖远郊,不明情况的市民不约而同地仰起头,吃惊地看着不远处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天空中仿佛有巨鲸飞行,这些巨大的东西一旦放低高度,它们云朵般洁白的躯体便变得可怕起来,遮蔽了人们头顶的阳光,仿佛要将这里吞没。

    飞艇下方刷着埃瑞安帝国的徽章,用以说明它属于人类帝国的身份,但成群飞艇的突然造访依然让不少没见识的人陷入了恐慌。市区发生了践踏事件,军队很快介入其中。瑞贝湖存在感稀薄的军方忽然间到处都是,飞艇之中,正源源不断地降下新的士兵。

    来自国都的军队来了。

    这消息很快在瑞贝湖各处流传开来,当面无表情的军人向瑞贝湖的各处扩散,沉重的军靴声敲击在大街小巷上,消息流传的速度就如同墨水在水中晕染。此时正值黄昏,瑞贝湖比平日吵闹,也比平日安静——应当空旷下来的街道上充斥着全副武装的士兵,本该热闹起来的夜场却全部噤声,家家户户闭门不出。

    埃瑞安的人们对着军方有种复杂的情绪,一方面有人近乎狂热地推崇着军队,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军人们可以保护人类的帝国,也为此自豪;另一方面不少人又对他们心怀畏惧,早些年,穿着制服的人不需要任何手续就能破门而入,将被怀疑为与异种有关的人从家中拖走。

    哪怕在现在,在不怎么受影响的瑞贝湖,人们也记得,这种行为依然并非非法。

    如今的瑞贝湖,很少有人真的敢说自己与异种毫无关系。

    不可说的恐慌在各处蔓延,地上有不少被扔下的菜篮,其中装着今天刚从菜场买到蔬果——这几年来,瑞贝湖大部分蔬果都与东南角有关。在一扇扇紧闭的房门后面,一些人正抓紧时间将食材烧成看不出原型的晚餐,狼吞虎咽地将罪证吃个精光;另一些更胆小的人则将黄油菇之类的典型特产从中挑出来,在炉灶中付之一炬。

    父母从孩子手里抢走来自东南角的玩具,想要叫嚷的孩子却被亲长铁青的脸色吓得不敢哭泣。小件的家具被砸成一堆木头,当成燃料烧掉,大件家具则被磨掉商标。无论廉价还是昂贵,无论常见还是稀有,在这当口没人还敢转手贩卖,更无人会在此时去买。这一天,无数家庭翻箱倒柜,努力将带着某个商标的东西变成与自己无关的垃圾。

    商家更加忙碌,打着东南角正宗旗号的商贩一日间销声匿迹,老板们想方设法和异种划清关系。当军队真的来到了身边,到处逮捕相关人士,没人还想着减少损失,保住性命更加重要。中层阶级没指望能找到□□,而上层那些则在知道来者是希瑞尔将军时就放弃了周旋。谁都知道那是个在异种问题上绝不通融的死硬派,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一时间人人自危,而真正与地下城关系深厚的那些,已经提前得到了消息。

    既然在希瑞尔将军手下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倒不如让指控变成现实,彻底倒向地下城算了。在他到达之前,通过各种渠道提前知情的人们带着消息申请避难,地下城的大门对他们敞开。

    东南商会中一片狼藉,撤离已经进行到了最后时刻。重要的物资全被转移,商会成员与避难者提前通过通道跑进了地下城,等全员撤离之后,这里的地下通道会被完全填上,变成实心的土地。

    “快走!”拉里催促道,“他们人已经到两条街外了!”

    “你呢?”米歇尔急道,“你还在磨蹭什么?”

    东南商会的会长安东尼早已离开,副会长米歇尔坚持要殿后调动物资,一直留到了现在。她站在地道口,提着裙子,胆战心惊地望了望门口,又急切地看向她的男友。

    “我不走。”拉里舔了舔牙齿的缺口,“你这张脸在那些人面前挂了号,我一个当保镖的谁在乎?”

    “那你留下来又有什么用?!”米歇尔怒道,她一着急声音就变得很尖,不配她这身淑女打扮,和过去掐着腰骂街时没一点差别,“谁不知道斯派克保安公司是因为东南角发迹起来的!”

    “明面上咱们可是**公司,跟东南角没关系。何况靠着东南角发迹的人很多,乍一看看不出来,要抓要杀也搞不完。我们还有事要干……”拉里上前推了推米歇尔的背,犹豫了一下,说,“等我干完这事回来,要不咱们就去结……嗷!”

    “你闭嘴!闭嘴!”米歇尔喊道,收回刚刚砸进拉里胃里的拳头,“不要说!你回来再跟我说!你千万回来啊!”

    她红着眼眶用力啃了拉里的嘴,留下一道血口子,头也不回地跳进了地道。

    通往地下城的通道在她身后合拢,地精们迅速地施工,将这里还原成一块平地。拉里摸了摸嘴上的血,咧着嘴傻笑了一下,翻墙从后面跳了出去。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希瑞尔将军的宣言为漫长的黑夜拉开了序幕,他高昂着头站在高台之上,说:“我宣布,瑞贝湖正式启动一级战备!”

    军队在瑞贝湖的街道上穿行,皮靴声、砸门声和哭喊声彻夜不休。代理总督与他的人面如死灰地被挖出来,这些被多方放弃的倒霉鬼在严刑逼供后被吊死在中心广场。随后士兵们从他们家中搜出了东南角的商品——军队直扑这些人的府邸,根本没给他们销毁这些东西的机会。将军轻蔑而厌恶地看了滚到脚边的玩具一眼,宣判道:“通敌叛国,还以此教育下一代,真是人类的耻辱。”

    一级战备时期一切以军事优先,将军的话在这里就是法律。

    与异种同流合污的伪政府全部伏诛,因着家中搜出的大量通敌罪证,他们的家人与仆从也难逃一劫。当然,将军是个受到良好教育的文明人,埃瑞安帝国也不是过去贵族倾轧的封建国家,尽管这些人的资产全部充公(为即将来到的战争增加了军费,这些罪恶的死人应当感到荣幸),那些不满十四岁的孩子会被送去孤儿机构照顾,他们将在那里意识到自己的父母有多可耻。

    驱灵符文在这一晚贴遍了瑞贝湖的各个角落,在幽灵的眼中,瑞贝湖仿佛被盖在玻璃罩之中。

    但依然有消息在不断来回。

    当初的黑街大佬斯派克如今是保安公司的头儿,立场中立,手底下的人干着保镖和雇佣兵的活计。瘸腿街中依然住着灰色地带的小人物,出自这里的情报贩子与间谍比老鼠更加灵活。德鲁伊的灵宠渡鸦安静地停在路灯杆上,暗褐色的眼睛倒映着奔跑的士兵。

    于是,双方都知道,战争将在第二天清晨打响。

    最大的那艘飞艇打开了船舱,门占它身躯的三分之一这么大。从中飞出来的不是那种机械鸟,而是比鲸鱼型运载飞艇小上许多的轻型飞艇。

    这些轻型飞艇没有柔软的白色外形,气囊被包裹在一层凹凸不平的金属外壳中,看上去狰狞而怪异。它在天空中没有保护色,一目了然,但速度比大飞艇快了很多倍,三十几只一起飞来,如同一群巨大的甲壳虫。

    它们飞向了东南角,东南方的居民早就躲进了地下防空洞(有地精时要挖掘防空洞实在相当方便),而塔砂不打算等待飞艇飞到地方再迎战。龙骑士率领的龙骑兵已经迎了上去,务必要将这群轻型飞艇解决在根据地外面。

    作为地下城造物,龙和幽灵一样受到距离的限制。巨大的飞艇群飞向瑞贝湖、停留在瑞贝湖远郊时,地下城的空中部队鞭长莫及,但到了这个距离,要想开战绰绰有余。瑞贝湖外十几公里的荒野便是选定好的战场,战斗在此爆发。

    道格拉斯的巨龙一头扎进了飞艇群中,像一支箭,轻易贯穿了飞艇的阵型。轻型飞艇与巨龙差不多大,重量似乎比巨龙还要轻,被撞上的那些全部向旁边飞了出去,像被海豚顶到的气球。只是被撞飞出去的那些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严重损伤,那层金属看上去防护力不错。

    但现在巨龙在飞艇中间了。

    龙骑兵的飞龙还在一定距离外,如今正是不会误伤的绝佳时机。红龙的深深吸气,火星冒出它的鼻子,炽热的龙息随之喷吐而出。

    轻型飞艇迅速地散开,作为飞艇,它们已经灵活快速得不可思议,可依旧没能从范围攻击中幸免于难。火焰遮蔽了天空,其中炸开几朵火花,等它散去,足有十只飞艇不见踪影。

    “漂亮!”道格拉斯嬉笑道,很快沉下脸“咦”了一声。

    明明消失的飞艇足有十只,却只有半数冒着黑烟掉了下去。

    当龙骑士抬起头来,他看到了空无一物的天空。

    不能说空无一物,龙骑兵还在。飞龙与骑手茫然地向前飞行,东张西望,不知刚才的敌人去了哪里。那些轻型飞艇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隐形,不是隐形飞机那种多雷达的把戏,也不是迷彩,它们完全从视线中消失了。

    道格拉斯很快反应过来,指着他们来的方向命令道:“第三阵型,全员冲锋!”

    迷惑的龙骑兵迅速履行了命令,他们排成一字阵型,彼此间隔不到一条龙的距离,猛然向前冲去。开始一小段路毫无反应,数秒之后,一条龙的身体停滞了一下。

    “我撞到了!”那个龙骑兵欢呼道。

    空气波折了一下,仿佛水中无色的玻璃被推动。其他龙骑兵振奋起来,纷纷向那个方向袭去。

    变故就发生在此刻。

    明明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天空中却发出了闪电的噼啪声。塔砂透过道格拉斯的眼睛,看见了一片跳跃的电弧。

    线状闪电骤然遍布了这一片的天空,一瞬间生出的枝杈编织出一片灿烂刺眼的光网。苍白的闪电在晴空中难以看清,但电弧的噪音与惨叫声,还有那弥漫开的焦臭,却清晰得让人作呕。轻型飞艇在此刻现形,每个小点之间有银蛇乱舞,这舞姿狂乱而致命。

    连有着巨龙属性加持的龙骑士道格拉斯都在电击中发出闷哼,他的肢体麻痹了一瞬间,险些从巨龙背上滑落。龙骑兵的状况更加凄惨,连飞龙都从天空中坠落,这些只比普通人强上一点的龙骑兵像被闪电击中,全都掉了下来。从地面向上看,他们就像撞上电网的飞蛾。

    地面上的植物在德鲁伊催化下生长,这片选定好的战场有足够护垫,只是不少骑兵在跌落前已经失去了呼吸。

    只是短短几秒钟而已,天空中只剩下一条巨龙。第二口龙息还没到能喷吐的时候,而放完电的轻型飞艇毫无缠斗之意,它们在下一刻再度融入空气。

    一条龙要如何封锁一片天空?

    轻型飞艇比巨型飞艇难对付多了,它们虽然没有巨鲸飞艇的容量,却有着远胜于此的数量和速度,最防不胜防的是能够隐形。塔砂不认为它们可以一直保持隐形(否则来的时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可天空如此广阔,哪怕知道大方向也难以判定它们所处的位置,等它们冷不丁再度出现,她很难在第一时间阻止它们对东南角使用携带着的武器,无论那是什么。

    现在就是最好乃至最后的时机。

    “道格拉斯,回来。”塔砂说。

    选定的战场上站着许多德鲁伊,其中不止是树语者。

    树语者能提供植物护垫,兽语者和化兽者在此处帮不上忙,但除了这三种之外,当自然之心的能量扫过每一个德鲁伊的躯体与灵魂,第四种分支油然而生。

    橡木杖杵地的声音响起来了,这群德鲁伊法杖上系的并非橡果铃,而是槲寄生。这种生长在橡木枝头的球形植物像橡树一样与德鲁伊的力量相容,和橡果不同,通过这种法杖沟通的对象,不是植物也不是动物,而是自然的另一部分。

    晴朗的天空中,云朵在聚集。

    德鲁伊的吟唱流入风中,不可见的风精灵将他们的祈祷带入云层之中。湿气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快过飞鸟,快过飞龙,当然更快过飞艇。巨大的云朵比巨鲸飞艇更大,这一片天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昏暗下去,清晨变作黄昏,继而快要遁入黑夜。一道惊雷在云层中炸开,像一个开始的号角,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骤然落下,天地轰隆作响。

    “德鲁伊-天候操纵者:自然之心的能量冲刷过自然信仰者,为本来只有三个分支的德鲁伊提供了第四种选择——或者说,这将传奇大德鲁伊才拥有的技能经过弱化后教到了普通德鲁伊手中。向这种分支进阶的德鲁伊更加贴近大自然本身,他们能够呼风唤雨。”

    字面意思上的呼风唤雨。

    限制诸多的鸡肋求雨技能被新人物卡本身合并,最受自然之心钟爱的宠儿不会再给塔砂提供技能加成,然而他们本身的力量足以弥补这一点。要是对“天候操纵者”这个称呼没有概念的话,这个职业进阶后的名称便很能说明问题。进阶到大德鲁伊的天候操纵者,被称作“天灾德鲁伊”。

    能隐形、能放电、灵活机动的轻型飞艇群并非毫无缺点,比如说,它们很轻。

    密密层层的狂暴雨点中,轻型空艇摇摇晃晃地现形——开始只能从雨幕中空的部分判断,不久隐形完全失效。狂风暴雨让飞艇在空中剧烈地旋转摇晃,仿佛被台风扔上半空中的塑料袋。骤雨撕扯着它们的外壳,自然界的闪电在空中哗啦啦炸响,而后所有飞艇中亮起了电火花,像在与它共鸣。

    这可不是之前自发自觉的放电,那些电弧混乱、断断续续但相当持久,它们缠绕在飞船上面,舔舐着外壳与内部,像接触不良的电线圈。终于,一艘飞艇上越来越大的白色电弧中透出了火光,下一刻,火光从飞艇的内部炸裂开来,像在**中点燃一团烈阳。

    轰隆!

    半空之中,雨云之下,开出了一朵蘑菇云。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场就没那么好打了,还要打几天呢~=3=

    哇这篇文破一万收藏了!前所未有!蹦跳庆祝一下x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