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63章 1.1
    下一年的秋天,昏睡几个月的橡木老人忽然醒了过来。

    那时正值午夜,天空下着小雨,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只有一些昼伏夜出与不需要睡眠的人还保持着清醒。塔砂在训练场中最后一次挥刀,她扇动着翅膀落到地上,目光望向远方,察觉到了某些东西。

    “晚上好,地下城之主。”老树和缓地说,“请替我将德鲁伊们叫醒吧,我的时间到了。”

    树屋中亮起一盏盏灯,顺着藤蔓跳下好些人。有人从安睡的鹿群中一跃而起,他的灵兽若有所悟,迅速地跟上。树杈上的黑豹纵身而下,叼起树洞中的衣物冲向远处,四只脚跑起来会比两只脚更快。住在地下城里的德鲁伊药师披衣起身,开夜车的工匠在途中遇见了他们,于是这消息很快在匠矮人中传开。与此同时,飞龙正在瑞贝湖边上落下,将城里的德鲁伊与学徒们接来。

    巨龙先生难得愿意帮忙,一群小学徒战战兢兢地挂在他身上,像搭乘一条飞在空中的轮船。龙的影子掠过天空,而火把在地面上点亮,来自四面八方的光点在森林中心聚集。地下城的通道直达橡树面前,匠矮人们贴心地分发着灯具,提灯的光芒照亮了小半片森林,人群将大橡树围住,围了一圈又一圈。

    小雨淅沥沥地下着,匆忙前来的人们多半都没带雨具,好在橡木老人长得足够大,他只要张开枝叶,树荫如同巨大的伞盖,阻隔了能淋湿脑袋的雨水。这里围着所有德鲁伊与学徒,匠矮人们全员到齐,刚才担任司机的龙骑兵也聚集在此处,人这么多,又安静得不可思议。

    “啊,太多人了。”橡木老人感叹道,“我本不想如此兴师动众。”

    “我们要是不来,那才会遗憾一辈子!”匠矮人族长霍根说,“您照顾我们这么多年!照顾了我们的父母,父母的父母,父母的父母的父母!”

    匠矮人们附和着点头,橡木老人笑了起来。他环顾树荫下的人群,看过一张张或沉静、或悲伤、或迷惑的脸。德鲁伊的规模几乎与百年前相同,而学徒甚至更多,那里有来自城镇的人类、亚马逊人甚至兽人。能在最后看到这样的画面,他感到心满意足。

    “孩子们,”橡木老人对德鲁伊说,“来吧,是时候了!”

    年轻的学徒脸上还带着茫然不解(有几个七八岁的孩子还没有睡醒呢),德鲁伊们却很清楚要做什么,就像鸽子知道回家的路。其他围观者向后退开,将最接近橡树的空间让给他们。每一个正式德鲁伊都牵起了彼此的手,圆环圈起橡木老人粗大的树干。

    圆环开始旋转。

    这一幕仿佛当初学徒们求雨舞的重演,只是更加……怎么说好,更加震撼人心,让人无法移开目光。无数人的每一个步子都踩在同一个节拍上,如同精心编制的花纹图案,又像来自蛮荒之地的自然韵律。德鲁伊们吟哦着木族语的祷歌,在这双足拍打的鼓点声中,橡树开始发光。

    无数深深深深浅浅的绿色在树冠上闪烁,你能看到春日里第一颗嫩芽吐出柳黄,夏日遮天蔽日的树叶一片苍翠,秋天顽强的枫树摇曳着金红色的衣帽,冬季挺立的常青树泛着松柏绿,一瞬间便是四季。这光辉从橡木深处缓缓点亮,顺着枝条与叶脉输送到每一个角落,荧光将橡树叶照得透亮,仿佛每一片叶子下都藏着一只萤火虫。叶片在雨中摇摆,在这光芒之中远远望去,那些轮廓凹凸不平的橡树叶像齿轮又像手掌,迎风招展,絮语不休。

    很难翻译出德鲁伊与橡树的语言,太多内容都不在人类社会之中,在人类的理解之外,谁能解读一阵风、一阵雨?围观者无从开口,那歌声却渐渐变得响。许许多多的声音加入进来,拾起副歌的声部——森林为这清唱伴奏。

    是谁在歌唱?

    你无法在大地或树木上找到一张嘴巴,这歌声来自四面八方,演唱者哪儿都找不到,哪儿都甩不脱。自然的气息将整座森林联系在一起,仿佛颜料在水中晕开,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广。单独存在的时候,一株草只是一株草,一棵树只是一棵树,但当这股无形之力将它们联系在一起,一种原始的意识油然而生,化作山崩海啸都无法摧毁的强大存在。这声音是婴儿的呓语,是野兽的高歌,它是低语,是呐喊,无穷无尽。

    几个德鲁伊松开了手,拿起了木杖,橡木铃敲击着杖身,脚步越来越疾。鼓点响起来了!歌声响起来了!耳朵里听到的音量明明没有差别,围观者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这声音震耳欲聋。它在鼓膜上响起,它在脑中响起,它在胸腔中响起,节拍与心跳一模一样。

    噗通!噗通!噗通!

    雄伟的橡树竟然还在生长,人们能听见他枝叶伸展的声音,像一个强壮的人从饱睡中醒来,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头噼啪作响。那光变得更盛了,光柱在黑夜里升起,像一只巨大的火炬,就这么照亮了整片森林。但这光芒一点也不刺眼,围观者们惊奇地看着树冠,仿佛生平第一次直视太阳。

    塔砂觉得自己在看一朵烟花,那灿烂的橡树升到了最高处,蓦然开放。

    橡木老人吐出一口气,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哗啦!所有树叶在此时冲天而起,那半透明的、亦真亦幻的明亮叶片在此刻彻底化实为虚,像一群被惊动的蝴蝶。深深浅浅的绿色分散开来,春夏秋冬的绿意一哄而散。流光四散而去,剩下的橡树迅速地衰败,仿佛火焰散尽的火柴。沉浸在美景中的人们开始惊叫起来,半大不小的学徒发出仓促的哭喊,他们此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是时候了,到时候了,橡木老人与世长辞的时刻。

    橡树火炬已经熄灭,德鲁伊的舞蹈却变得越发热烈,他们手舞足蹈,载歌载舞,仿佛这不是一场死别而是一场庆典。他们当中的佼佼者奔跑向前,将手掌贴在干枯的树干上,仿佛瓷杯碎裂的慢镜头,在哔啵声中,一条巨大的裂缝出现在树干上,由下而上贯穿了整棵橡树。

    宏伟的橡树裂开了,裂口中温润的绿光辉映着每个人的脸。枯木的树洞中长着一颗跳动的心脏,森林享有同一个心跳。

    自然之心不像一颗心脏,它看上去仿佛橡果状的水晶。

    “它是你的了!”维克多热切地提醒。

    在我死后,你将得到自然之心——橡木老人在契约中如此许诺。塔砂能感觉到这个,自然之心失去了守护者,它的权限对塔砂开放,像一道诱人的美餐,散发着怡人的芬芳。

    “对,它是我的了。”塔砂说。

    她站在原地,看着德鲁伊走上前去。

    这里没有大德鲁伊,职业等级最高的几个德鲁伊一道前行,小心翼翼地将自然之心从枯朽的树干中剥离出来。高大的橡树在自然之心离开的刹那崩塌,只是坍塌的朽木在落地前已经化为碎片,像一场温柔的、木质的毛毛雨。德鲁伊挖开橡树的原址,将自然之心埋了进去。

    “你还在等什么?”维克多急道,“快把它挖出来,让地精从下面开挖!自然之心比史莱姆还会长,当心过一会儿它就突然长成树了,你还想等上一千年吗?”

    “它是我的。”塔砂说,“所以我可以对它做任何事。”

    包括什么都不做。

    歌声已经止息,舞蹈已经停止,如今尘埃落定,开始有人哭泣。橡木老人守护了流浪者营地数百年,几代匠矮人都将他视为不会离去的亲长。玛丽昂吸了吸鼻子,橡木老人的树荫之下,她在家破人亡之后首度找到了安身之所。橡木老人是个温和慈爱的长辈,这些年来多少受过他指导和照顾的学徒揉着眼睛,小声问:“爷爷不会回来了吗?”

    “是的。”德鲁伊说。

    “那为什么大家看起来不难过呢?”学徒问,多少问出了一些人的心声。

    匠矮人抱头哭泣,玛丽昂红着眼眶,不少学徒开始擦眼泪,连时常见到橡木老人的龙骑兵们也多少神色惆怅,可德鲁伊们,从他那里得到教导与传承的德鲁伊无一哭泣,神情安然。学徒的导师,兽语者普莉玛温和地摸了摸学徒的头,说:“因为自然本如此。”

    枯荣交替,生老病死,循环与平衡乃是自然之道。德鲁伊圣树的种子一千年一枯荣,橡木守卫在此终结,自然之心重新循环,守卫者的死便是它新生的开始。圣树将在种子种下的地方重新生长,在数百年的动荡之后,德鲁伊将迎来新的圣地。

    橡木老人已经歇息了,他的衣钵有无数德鲁伊传承下去。在橡树遗骸掩埋的地方,未来的大德鲁伊将埋下他们的尸骨,新的树木将从他们的墓穴中抽出新芽。有圣树的地方便是圣地,便是德鲁伊的家园,德鲁伊的归处,是他们的终点与起点。所有人都将在泥土中重逢,身体滋养大地,灵魂归于自然意志,无论沧海桑田,白云苍狗,自然意志永不熄灭。

    “我们将会去同一个地方,死亡只是短暂的别离。”普莉玛说,“或许等你理解了这个,你就能成为正式德鲁伊。”

    地面在轻轻颤动。

    人们向后退去,看着刚刚填满土的地面,一棵嫩黄色的树芽破土而出,在几息之内长成胳膊粗的小树。新生的圣树只有一人多高,但它注定在今后的日子里蓬勃向上,长成比橡木老人更加高大的橡树。

    这是死亡,亦是涅槃。

    “真不可思议。”龙骑士道格拉斯在人群边缘嘀咕,“这么大、这么古老的生物,一下子就没了。”

    “没有谁能长存不朽。”他的龙说,“无论是圣树还是龙。”

    道格拉斯终于学会了龙语,交谈不再是问题。他拍着巨龙的翅尖,笑道:“不过对我们这样的短命生物来说,你们的终点在非常遥远的未来。”

    “不一定。”巨龙说。

    “什么?”

    “我曾是一头太古龙的残魂,如今的我既是新生也是延续,我又年轻又衰老。”龙说。

    “难道你活不久了吗?”道格拉斯有点紧张地问。

    “以我们的标准来说,是的。”巨龙看着龙骑士骤然色变的脸,说,“或许只比你的寿终正寝晚上一两年,我也要去龙眠之地。”

    “……哦。”道格拉斯愣愣地说,沉默了一分钟,面色古怪地挠了挠脸,“这还是很糟糕,我总觉得龙最好一直都在,没有你们的世界会有多烂啊。我很遗憾,为你难过,但也不是说我只感到难过,呃,也不能说高兴?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对你撒谎,说我完全没有为此窃喜……我有点得意,对此我非常抱歉……这该怎么解释,人类劣根性,你知道吧?”

    巨龙呼呼笑了起来,把翅膀搭在道格拉斯肩上,险些把龙骑士压塌在地。

    远方飞来了渡鸦。

    曾经的大德鲁伊从风中听取行进的方向,渡鸦知道应当把自然之心栽种在何方。几百年过去,自然之心一直被保存在橡木老人这里,圣树在这几百年间销声匿迹,不知多少代渡鸦不曾见过圣树的光辉,然而它们无师自通地来到了这里,就像每一条巨龙都懂得如何前往龙眠之地。

    ——历经数年的恢复,在德鲁伊们的帮助下,安加索森林重新屹立在大地之上。绿草覆盖了地面,各式树种参差不齐地扎根抽叶。啮齿动物和兔子最早归来,飞鸟在某个季度重新来此筑巢,肥美的鹿群带来狼群和其他独来独往的掠食者。挖掘出的溪流连接了上游的通道与下游的海洋,今年夏末秋初的丰水期,消失了几年的红斑鳟鱼逆流而上,再一次跳出海面,游向它们的出生地。新的湿地初现规模,新生的水鸟从远方飞来,棕熊在此留下了足迹。

    此刻,这些归来的住民骚动着,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自然之心正飞快地改变着形态,无数根系在地下蜿蜒生长。塔砂能感觉到森林的脉动与自然的心跳。自然之心归属于她,哪怕没有用地下城核心吞噬这一颗心,影响一样施加在她身上。

    【橡树守卫者】这张卡牌已经灰掉了。牌面变成了灰色,除了名称之外,所有部分的字迹都已经消失。

    地下城的属性这一栏出现了些许改变,“自然气息亲和”这一条维持不变,后面的解说则从“自然之心的保管者与你签订了契约,自然意志曾向你投来一瞥”变成了“自然意志曾向你投来一瞥,你通过契约得到了自然之心的拥有权(控制力随自然之心成长递减)”。

    “你看看!”维克多愤愤地说,自从塔砂拒绝他吞噬自然之心的提议,他就像祥林嫂一样念叨个不停,“融合掉多好!等自然之心长成完整版的圣树,那就是天生的橡树贤者!到时候脱离控制捅你一刀,看你哪里哭去。”

    “你之前跟我说过,圣树需要多少年成熟?”塔砂说。

    “大概两三百年吧……”维克多不太情愿地说,“两三百年怎么啦?一转眼的事!”

    “要是那时候我还可能因为这事栽跟头,那在这两三百年之间,我早就被人类解决掉了吧。”塔砂说。

    她不提还好,一提这个,维克多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原来你还知道会被人类解决掉啊?!”

    维克多刚才已经用了十成力气谴责过塔砂的愚蠢,他反反复复强调,德鲁伊圣树的重生会造成非常巨大的动静,塔砂之前放的那支“召唤德鲁伊烟花”完全不能与此相提并论。“每个千年周期德鲁伊都会严阵以待,请好全部盟友,召集所有成员,准备好跟想掐断德鲁伊传承的对头打一场,我们管这个叫‘千年例架’。”维克多说,“千年必打一次,因为这动静根本藏不住!”

    森林在震动,有自然血脉的人在夜晚惊醒,茫然地望向东南角的天空。地下城模仿红色猎犬制造出的半成品机械嗡嗡直响,恐怕这一次可能没有之前那么好运,人类会发现这里,做出反应。

    “我知道。”塔砂说,“但即使没有这件事,你以为我们还能藏多久?”

    知道真相的只是一支小队的话,还可以灭口。只是一两个村庄与城镇的话,还可以暗通款曲,使用傀儡瞒住上峰。但要是知道东南角异常的是一个繁华的大城市,乃至埃瑞安的一个州?

    死死瞒住绝无可能,不如说想要死死瞒住这个举动,本身就容易被人看出异常。

    还是老样子,使用“闭关锁国”那一套没准可以瞒久一点,塔砂的确可以让所有居民都住在地下,用魔力制造粮食,埋头种田并祈祷人类那边不会有找出她的办法。可是,塔砂并不是那种传统地下城。

    混血异族,从另一方面说就是混血人类,他们中的大部分不能永远生活在地下。他们心理上依然需要地面的空间与阳光,哪怕地下城能包揽他们的消耗,也不能一下子将地上种族转换为地下生物。地下城是塔砂的安身立命之本,却并非茁壮成长之源。无论是想培养地下城中的居民,还是让塔砂的知识有用武之地,扩张和巩固根据地,与人类的交流都不可避免。

    在塔砂选择了收容、定契约而非吞噬路线的时候,这等利弊便已经注定了。

    她需要人类那边的财富、知识技术和劳动力,需要让人类接触和接纳地下城的生物,这些目的其实和“藏匿”相互矛盾。塔砂需要在两者之中制造平衡,在能让地下城高速成长的同时小心地控制消息的流传度,机遇从来与风险并存。

    事到如今,也差不多是极限。按照塔砂的推测,即便没有自然之心这回事,发现总督被顶替也就在这一两年之间——否则人类方也太蠢了,愚蠢成这样的人类怎么可能建设出一家独大的埃瑞安帝国。

    “因为藏不了多久所以公开也没问题?!”维克多挥舞着他的书页,看上去很想敲敲塔砂的脑袋看看里面什么,“两个选项,一个有利无弊,另一个利少弊多,就算你觉得后者造成的影响不是很大,两个摆在一起正常生物也会选择前者吧?你到底有什么毛病?因为天杀的同情心吗?”

    “谁告诉你前者有利无弊?”塔砂说,“另外,你挥那几页的意思是不想要它们了?”

    维克多愤怒地合拢,发出好大一声。

    不融合自然之心的理由,只有一半出于对德鲁伊的照顾。

    地下城核心固然能融合自然之心,但后者的历史和分量全都大于前者,一旦完全融合,地下城的属性必定会产生巨大的改变,甚至被自然之心带着跑都有可能。龙属性和自然亲和属性已经给她带来了对两者的天然好感,如果完全将自然之心融合,会发生什么?

    橡木老人当时签下这样的契约,恐怕也有部分出于这种考虑:融合了自然之心的地下城,必然会发自真心地全力庇护自然之民,像德鲁伊保护自然那样。

    如果真是刚刚诞生几年的天然巢母,没准会答应这种条件吧。没有成型的、可塑性巨大的人格加上别的也无妨,和能得到的力量相比不值得一提。塔砂却不一样,对她来说,她的“自我”凌驾于一切之上,多大的力量也无法兑换她的灵魂。

    塔砂死过一次,而她在这里有着各式各样、随时可以丢掉的躯体,那么,如果连人格都被影响,她还是她吗?

    塔砂骨子里有着凉薄的一面,一方面她会在力所能及时庇护诸多种族,照顾和培养他人,为此宁可牺牲自己的利益;另一方面,真到了山穷水尽之时,她会毫不犹豫地断尾逃生,地下城的一切居民,包括玛丽昂、维克多、阿黄,她都可以舍弃。她会逃生,蛰伏,等待东山再起,再去想如何复仇与挽回损失。

    她拒绝了作为天然盟友的深渊,还在企图与地下城解绑,在这种情况下,塔砂怎么可能钻进自然的套索里?

    现在自然之心带给她的好处已经足够。

    【自然之心】(被动):自然的气息庇佑着你,自然能量冲刷过地下城居民的身体与灵魂。该效果持续有效,直到橡树贤者觉醒。

    橡树守卫卡牌消失,【自然之心】的技能却保留了下来,不对,去掉后面“伪”字样的技能可以说是另外一种存在了。

    自然能量的浸润悄无声息,最细心的德鲁伊感觉到了森林的呼吸,大地亲切如家园,而要等今后正式施法时,他们才会体会到发生了什么。玛丽昂还未从方才的仪式中平复下来,在月光之下,她毛发颜色的改变细微得难以察觉。梅薇斯忽然醒来,她莫名其妙地看着天花板,最后决心起床做点吃的。雅各在一场激战的梦中滚到了床下,他的喉咙发痒,骨骼发烫,惊醒又睡去。

    改变在所有带着自然属性的地下城之民身上发生,不过暂时,除了能看到他们属性的塔砂,还没有人对此有一点了解。

    淅淅沥沥的雨已经停下,天边泛起鱼肚白。人们在晨光中抬起头来,一夜小雨以后,天边挂上了一轮斑斓的彩虹。

    又是新的一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请假一天,又快要开一个大副本了,我去理一理接下来的剧情~=333=

    (哇原来营养液是参赛用的吗?!刚知道!)

    感谢小天使们投喂!感谢阿游的浅水炸弹!=333=

    无序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8-30 22:22:28

    骨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30 22:24:07

    猴哥的大胖次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30 22:36:30

    墨玉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30 22:54:23

    3000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31 01:31:00

    阿游扔了1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6-08-31 15:01:58

    玉螭龙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31 17:32: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