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60章 1.1
    一碧如洗的天空中,几个小点冲破了远方的云层,在身后拉出长长的白色轨迹。仰望天空的孩子手舞足蹈,跟着天上的黑影奔跑。他的母亲眼疾手快地拉住他的衣领,将他从交通要道上挪开。

    “妈妈,是龙!”孩子欢呼雀跃地指着天空。

    “对,是龙和龙骑兵。”母亲含笑复述道,她把跃跃欲试的孩子抱起来,那孩子对着天空用力挥手。

    东南角的居民已经习惯了天空中飞过龙群,惊慌失措已经变成波澜不惊。龙的影子从城镇与郊区的天空中掠过,大部分时间只能看到与鸟相差无几的小小黑点,小部分时候则能看清那双巨大的翅膀,还有长长的脖子和尾巴。故事中喷火焚城的巨兽其实跟牛差不多大,背上背着士兵,从未发生过袭击人畜的事情。

    不过是会飞的马罢了,渐渐有人这样认为。再后来绝大多数人都变得相当淡定,龙骑兵的每日训练变成一道固定的风景。城外的老农看向掠过头顶的成排飞龙,敲着烟杆嘀咕:“现在七点啦。”

    只有孩子们还在继续大惊小怪,他们在骑马打仗游戏中新增了龙骑兵的位置,并为扮演这一角色的人选吵得不可开交。“我今后会成为真正的龙骑兵!”又一次猜拳输掉龙骑兵扮演权的孩子不服气地说。既然弓箭手、工匠、德鲁伊……这些从来没出现过的课程都已经在陆续招生,未来的职业选择中一定也会增加龙骑兵。

    不过,这次天空中的小点可不止是龙。

    塔砂扇动她的翅膀,气流托着她的身体,将她抛向更高处的天空。她调整了一下平衡,向着跟在身后的飞龙冲去。

    硕大的翅膀收缩起来,紧贴着后背,将与空气摩擦的部分缩到最小。俯冲的塔砂像一枚子弹,金属马靴砸中飞龙的脖子,将比她大了几倍的生物踹飞出去——他们的体型差异颇大,但两者的力量其实差不多。另一条飞龙迅速补上了位置,当塔砂的拳头砸上它的胸口,带着倒刺的尾巴甩上了塔砂的后背。皮甲被轻易撕裂,露出洁白的皮肤,尖利的尾勾只在上面留下一道划痕。

    塔砂一把抓住了这根尾巴,双翼拍动,将这头飞龙扔进云里。

    高空凛冽的风不客气地撕扯着其中的所有东西,却不能在她看似娇嫩柔软的皮肤上留下一点痕迹。巨龙的契约保护着龙骑士,甲胄和匠矮人研制的护目镜保护着龙骑兵,而塔砂保护她自己。龙属性强化过的骨骼能承受高速飞行,她的皮肤变得柔韧,眼皮下长出瞬膜,这层透明的眼睑能让她在疾风中视物,在保持眼球湿润安全的同时不遮挡视线。塔砂可以一直睁着眼睛,不必眨眼。

    飞龙没有背着龙骑兵,塔砂也没带武器,他们的交战像半空中鹰隼的缠斗。在天空中战斗有点像在水中作战,攻击可以来自四边八方,退路亦然,飞行生物的搏斗花样百出,战场横陈数百米的高空。空气没有水这么大的浮力,一旦收起翅膀,陨落的速度令人心惊胆战;空气又没有水这样粘稠,你来我往快速得让人眼花缭乱,有时根本来不及用眼睛判断,躲闪与进攻都凭直觉。

    “直觉”并非毫无逻辑的猜测,更像不假思索的战局判断。就好像是大脑来不及分析,于是视网膜倒映出的图像、耳朵里听见的声音、皮肤上感觉到的风压……全部信息直接在身体内交汇,传输到躯体各处,让你挥拳、踢腿或者躲闪。塔砂在此刻什么都没想,战斗打磨着她的身躯,解锁的记忆与学到的战术在这高速运转中消化,成为属于她自己的战斗技巧与战斗本能。

    她完全投入了战斗。

    你难以学会战斗,因为你无法全力投入——塔砂的亚马逊老师这样说过,这问题在她与圣骑士交战时迎刃而解。老骑士带给她的压力前所未有,当心力和体力都被压榨到极限,“投入”这事变得无师自通。地下城本体一心多用,但在这一刻、这一个身躯、这一片灵魂当中,她全神贯注,全力以赴,所有权衡与算计都被放在一边,所思所想唯有战斗。

    这感觉酣畅淋漓,无比轻松。

    塔砂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上了战斗,她喜欢长久的准备后不费吹灰之力地收获果实,也喜欢全情投入的这种时刻。战斗中能感觉到自身的蜕变,仿佛可以看见的经验值。而游戏中那种单纯的数字增加根本不能和亲身体验相提并论,她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变强的快乐。

    最后一头飞龙被踢了出去,龙群已经不成阵势,难以再组织起有效进攻。塔砂放开了对它们的命令,让它们可以回去。

    塔砂的龙属性直接从巨龙那里得来,而且塔砂能够学习成长,伪龙却称不上智慧生物,事到如今她能占上风并不奇怪。事实上,要不是以地下城之主的权限强行命令它们进攻,这些伪龙根本没有胆子攻击血脉上比它们高级的存在,就像不敢攻击老虎的狗。

    至于与巨龙对练……那位巨龙先生融合了龙魂后,基本就是个**存在的智慧生物,傲慢得至今不鸟塔砂和道格拉斯以外的任何人。你能对着电脑联系八百遍口语,但不会随时随地骚扰你的外语老师,是吧。

    飞龙群解散了,它们盘旋着下降,回地下城休息。塔砂则留在了这里,她拍打着双翼,让自己来到云层之上。

    “你站在这里不嫌晒吗?”维克多百无聊赖地问。

    “还好。”塔砂随口说。

    没有停留在这里的必要,但又不是每个举动都得看是否必要。除了恐高症患者之外,飞行大概是所有人类心底的梦想。

    塔砂的骨头又坚硬又轻,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飞鸟一样骨骼中空。一次次练习以后,她像个天生长翅膀生物一样擅长飞行,塔砂能感应到风流动的方向,让自己乘风滑向,尽可能地减少需要消耗的力气。她已经飞得像鸟儿一样好,然而总觉得还不够。

    塔砂想起那个身为巨龙的梦,和那时一样,她隐约感觉到了某种细微的不快#感,仿佛某个夏日的傍晚,从发闷的胸口感觉到暴雨将至。

    暴雨来自何方?这片天空是否有透明的天花板?塔砂不知道,飞到这个高度已经是极限,再高她就要冷得掉下去了。

    往下看吧。

    塔砂在这个位置理解了巨龙的傲慢,至少是一部分傲慢:当你属于天空也拥有天空,当你能凌驾于青云之上,芸芸众生皆在脚下,你很容易生出主宰者的雄心。

    这是个晴朗的天气,稀薄的云层随着风流动,在塔砂脚下,像被不断拉扯的棉絮。她在云层的空隙中看着这片土地,在这里,许多事情在同时发生。

    连接瑞贝湖与东南角的道路一日日变得热闹起来,几周出现一次的大马车变成了每日来回的几辆小马车,每到接近马车到达的时间,总有人带着大包小包在这里等待,仿佛等待长途汽车的旅客。底层人士带着质量过硬的商品在瑞贝湖打开了通道,一些产品经久耐用口碑良好,另一些则精美易坏,需要不断更新换代,商机便在频繁的交易当中。已经有中层的商人逐利而来,代理商的位置炙手可热。

    东南角的商品挤入了瑞贝湖的市场,商标家喻户晓。魔导工厂的进展虽然依旧缓慢,人类原有的流水线却在东南角运行良好。车床和其他机械被拆分后带回这里,被分解研习,举一反三。东南角工厂的规模不断增加,刚好可以消化掉这里的无业劳动力。

    那些因为枯萎诅咒和封锁失业的人们完成了重建森林的任务,接着就投入到工厂当中。说来也是有趣,在敌人的帮助下,塔砂成功改变了东南角的产业结构,农民、樵夫、猎人等等职业被迫从田地和森林中解绑,成为工人和军人。他们转化的速度比大地恢复的速度快,只有一小部分居民在土地恢复后重抄旧业。德鲁伊挑拣出最好的种子,产能更高的粮食品种正在培育当中,不久之后,比过去少得多的农业人口就能生产出足够养活东南角的粮食。

    东南角的封锁名存实亡,边境更像海关而不是哨卡。当初的讨伐没有兴师动众,为了能独吞利益,总督将消息隐瞒得不错,于是人们只听到了零星碎片。他们听说东南角打过几场,听说那边有异种,但既然有这么多来自那边的商品,这些说法大概只是谣言吧。

    大部分人对与己无关的事情都很健忘,人们对远方漠不关心,倒是颇有小市民的智慧,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有利条件抓住再说。瑞贝湖与东南角之间的道路沿途多了许多小店,餐饮,住店,修车等行业兴盛起来。人类那边的管理者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下城则发放着证件。

    开始只是商业上的交流,后来,北边一个按捺不住的士兵混入了马车当中。他偷了一张通行证,但没想到匠矮人制造的通行证有特殊防盗措施,一到地方就被抓了出来。这个名叫丹尼斯的哨兵哭丧着脸,说自己只想来看看远方表亲过得好不好。

    “我表哥在这儿。”他说,“我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上面什么都没说,我就看着那么多人进进出出的……我以为没什么事了,就想来看看。”

    丹尼斯联系到了他的表哥,还有表嫂和素未谋面的侄女。哨兵抱着牙牙学语的侄女哭哭笑笑,说自己做了一年的噩梦,梦里表哥一家都死于他参与这场封锁。表嫂敲着他的脑袋骂他乌鸦嘴,侄女拍着手傻笑,什么都没听懂,只知道给老妈助威。

    表哥忙不迭地垫付了罚金和保释金,念在相关法规在北边不太明确,那些钱基本只是意思意思。丹尼斯带着新办好的通行证与如何办通行证的规则公告回到了北面,在他平安归去后,越来越多在东南角有故旧的士兵与平民开始来此省亲。

    中层商人担当了代理商,道格拉斯联系的底层人士并非再次失去了工作。他们中大概一半开始为东南角打工,作为商业联系人,广告投放者,间谍等等。塔砂并不指望这些没有商业知识的人担当主力商户(当然,其中有一些真有商业头脑的人,那是意外之喜),他们是通向北方的敲门砖,而他们担任敲门砖时的表现则是一场漫长的筛选。

    偷奸耍滑者失去资格,识时务的人得到工作。聪明人有聪明人的用法,只有蛮力的笨蛋也有笨蛋的用处,没有一个一无可取的废物——废物不会来这里冒险,来了也留不下去。对地下城来说,拿一些货物招聘可用人才相当划算,那些因为种种劣迹失去资格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损失有多大。

    将目光向森林移去,安加索森林与德鲁伊都长势喜人。

    德鲁伊到来的第三年,森林在守护者的呵护下慢慢复苏。他们规划最合适的树种,挖掘出河流的位置,安加索森林在曾经的废墟上一点点恢复元气。第三个春天,从寻树人转职为护林人的那个父亲发现了迁徙来此的狼群,他激动的喊声吓到了狼群的哨兵。野兽警惕地瞪了他几眼,最终选择放过这个带着森林气息的两足兽。

    “先有森林,然后是食草动物。”他高兴地解释,“等狼群来了,森林就快痊愈了。”

    安加索森林有了绿树,有了各式各样的动物,向兽语者发展的德鲁伊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们与鸟交谈,与鹿同行,与狼共舞。只是塔砂很怀疑这些德鲁伊与灵兽定契约是否有用,他们对灵兽伙伴的关怀如同道格拉斯对待巨龙,真到了战场上,搞不好宁可自己撸起袖子上,也不要让灵兽伙伴受伤。

    “树语者”德鲁伊数量最多,此后是“兽语者”,“化兽者”则只有个位数。这些能变成动物的德鲁伊施法不需要种子,也不用找到灵兽签订契约,但他们要做的事比前两者更加不容易。他们长久地观察着飞禽走兽,与之同起同居,共饮共食,最终才能成功变化成动物。这导致他们不变成动物的时候看上去也有点奇怪,比如有人喜欢在树干上蹭来蹭去,有人喜欢趴地吃草。

    “这不是最不容易的部分。”橡木老人曾说,“你必须懂你要变成的生物,必须懂它们的心同时坚持自己的灵魂。许多化兽者最后会再也变不回来,他们会以为自己就是变成的那种动物,从此遁入森林,只有野性,再无理性。”

    森林开始恢复时,橡木老人被移居回了林中。如今的橡木老人比哪一棵树都高,巨大的树冠高过整片森林。他长得如此快,却又开始时不时地沉睡,不是受了什么伤,只是“快到时候了”。普通的橡木守卫将自然之心保存了几个世纪,那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德鲁伊的到来减缓了他的衰败,却不会阻止时间的脚步。

    大概再过没多久,他就要叶落归根。

    塔砂遥遥望去,她的双眼如今比鹰隼更锐利。她看到橡树之上挂着小小的果实,一连串丁香色的果子一个挨着一个,半透明的,拇指大小,形如水滴。它们在风中微微摇晃,仿佛闪烁着晶莹的微光。

    那是什么?

    开始塔砂还以为这和竹子开花属于同一种现象,但很快她发现果实来自橡木上的藤蔓。透过其他契约者的眼睛,塔砂在森林各个角落都看到了这种果实,隐秘而美丽,静悄悄地落在某一根枝头。

    “妖精灯盏?”维克多惊讶地说。

    “什么?”塔砂问。

    “一种没用的魔法植物。”维克多说,“会出现在妖精出没的地方,长得很快死得也很快,以前到处都是。”

    以前到处都是,但现在早已没有了。

    妖精灯盏和埃瑞安诸多的种族、诸多动植物一起,消失在了过去几个世纪里。它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迟的,没有特别的益处也没有特别的害处,谁都没怎么留意。让它出现的是水吗?是土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无论是德鲁伊还是维克多,全都说不出所以然。

    稍晚些时候他们排除了能验证的所有可能性,最后塔砂和维克多一致认为,反正没什么好处坏处,就让它长着吧。

    “我没感觉到这里有什么魔法生物。”塔砂说。

    “鬼知道。”维克多说,“可能与妖精没关系,只是妖精出没的地方容易长而已。”

    他的语调中带着点难以觉察的怀念,这语气对维克多来说真是难得一见。

    “你和妖精灯盏有什么渊源?”塔砂问。

    “什么?没有!”维克多立刻反驳道,他说得太过绝对,以至于契约的效果开始发动,他不得不补充道:“好吧,只是一点小事,对你又没什么用处。”

    他越这么说,塔砂越好奇了。她戳了戳书页,说:“说呗?”

    “有一个流浪乐团,倒霉到卷入宫廷斗争,唯一活下来的团长也按‘沽名钓誉欺骗国王’的罪名被刺瞎了眼睛。”维克多干巴巴地说,“十年后这个流浪乐手回到了王宫,要求与陷害他的人比试一场。十年的苦练让他弹奏得比过去更好,但那时候陷害他的人已经变成了国王的宠臣,国王听都没听流浪乐手的辩解,下令砍掉了他的双手。”

    “然后呢?”塔砂被故事吸引住了。

    “一个月后,他又回来了,带着一把五音琴——那种要一个乐团的五个人一起演奏的乐器。他脱掉斗篷,用身上的十只手演奏了五音琴。乐曲非常动人,甚至吸引来了爱好音乐的妖精。”维克多说,“我的故事说完了。”

    “你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塔砂问,“是你给了他五双手吗?”

    “是啊,我给他五双手,他给我他的灵魂。”维克多恶意地笑道,“真是个可悲的傻瓜,我本以为他会要求杀掉那个人,他却只要求一场闭幕演奏。弹完这一场,我便拿走了他的灵魂,那滋味……”

    不允许说谎的契约再一次让他停了下来。

    “好吧,我没吃掉。”维克多说,“有恶魔把灵魂当零嘴吃,但那太浪费了。我们会把主物质位面生物的灵魂献祭给深渊,以此博取深渊的眷顾,这才是恶魔使用灵魂的方式。”

    “你把他的灵魂献祭给深渊了吗?”塔砂追问。

    “……没有。”维克多不情愿地说,很快解释道,“深渊更欣赏有野心的灵魂,一个弱鸡流浪乐手的灵魂,就算献给深渊,我又能得到多少呢?”

    大恶魔将流浪乐手的灵魂放进了他在人间的宝库。

    那是一座布满符文的华美城池,各式各样的精美宝物摆满了每个角落,盗贼无法从中偷走一枚金币,死神也无法带走其中的灵魂。死去的流浪乐手重新有了两只手与一双明亮的眼睛,当他在库房中找到一架幽灵也可以弹奏的琴,他欢呼雀跃,给恶魔演奏了长达几年的赞歌——反正在这里他有无尽的时间。

    “你还给他准备了一把琴。”塔砂看着维克多,仿佛第一次认识他。

    “我才没有!那里又不止他一个幽灵!”维克多惊恐地争辩道。

    “你还无偿帮助过别的音乐家?”塔砂惊叹道。

    维克多为她的用词整本书都哆嗦了一下,他竭力反驳道:“什么叫无偿?什么叫帮助?这叫等价交换!”

    被刺瞎双眼砍掉双手的流浪乐手用灵魂换取最后一曲,好为他的乐团正名;人鱼公主用灵魂换取与水上的爱人共度三十年,她的歌喉甜美动人;不得志的作曲家以灵魂换取能挥霍十年的钱财,他不善交际却才华横溢……恶魔的财产在城堡各处自由穿行,出生相隔几百年的艺术家们一见如故,相逢恨晚。热情洋溢的赞美诗惊得恶魔落荒而逃(“是恶心得掉头就走!!”),乐曲飘出城堡,引来仙子与妖精。他们在城堡外久久徘徊,于是紫罗兰色的小小灯盏在此肆意生长。

    “闭嘴。”维克多硬邦邦地说。

    “我还什么都没说。”塔砂客观地说。

    “那就继续保持。”维克多僵硬地说,“……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只是在笑而已。”塔砂扩大了脸上的笑容。

    怎么说呢,感觉恶魔的人设和之前的印象有了微妙的改变。塔砂控制不住自己慈爱的表情,觉得像在看一只用喵喵叫来示威的猎豹。

    “不!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地下城之书的书页都蓬了起来,“这是对一名恶魔的极大侮辱!”

    “原来你是被夸奖会害羞的类型吗。”塔砂说。

    维克多看起来气得要背过气去。

    “好吧,不开玩笑。”塔砂摩挲着书页,“我刚刚发现,我们说不定能在一些事情上达成共识。虽然你依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现在有点喜欢你了。”

    地下城之书摊平了大概三秒,三秒后书脊刷地立起来,只听维克多拿腔拿调地说:“不了,谢谢。”

    塔砂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他们好像有过类似的对话,虽然发言人不同。她无奈地笑起来,说:“你可真是记仇。”

    “那当然。”维克多得意洋洋地说,看起来已经恢复过来,“我可是个大恶魔,才不是你那只小狗。”

    “别总针对她。”塔砂拍拍他的头。

    “我针对所有蠢货。”维克多说。

    塔砂微笑起来,说:“等玛丽昂回来的时候,你就不会再这么叫她了。”

    ——————————

    下一周,一个消息震惊了与奴隶贸易相关的所有人。

    角斗士学校爆发了叛乱,在一场大火之后,所有角斗士不见踪影。

    作者有话要说:在十点前写完了,然而后台卡了打电话给客服才解决,点蜡

    塔砂:啧,十三章的仇记到现在。

    维克多(得意):因为我是个大恶魔!

    塔砂:可是你的灵魂宝库听起来像个艺术家沙龙。

    维克多:………………

    顺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秀逗魔导师(暴露年龄),里面有个非常腻害的魔族,会因为被敌人(主角方)高唱爱的乐曲而浑身鸡皮疙瘩痛苦翻滚……维克多听到以他为主角的赞美诗大概也是这种心情(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