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59章 1.1
    只剩下几个的商品,不可能构成一种产业。

    距离与兽人的战争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野生的兽人部落越来越少,兽人奴隶贸易也渐渐从“捕猎”进化到了“半捕猎半养殖”。奴隶贩子给受富人们追捧的品种配#种,将他们驯养到可以出栏的年纪,流水线一般直送贵人的府邸。被豢养的异种在此度过他们短暂的人生,一生居住在华丽的笼子里,从未见过部落与森林。

    第一代兽人奴隶魂牵梦萦的一切,在第二、第三代混血眼中只是模糊不清的泡影,自由是窗外未知的世界,不曾见过花园之美的人,又怎么会愿意孤注一掷,从黑洞洞的窗口跳出去?

    “我会让他们看见。”玛丽昂说。

    塔砂在那双苍翠的眸子里看见狼人姑娘的决心,她知道玛丽昂会这么做,愿意为此拼上一生,死而后已。她如此赤诚又如此天真,仿佛只要让同族看一眼外面的世界,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看到牢笼外的天空,真的能改变一切吗?

    塔砂对此并不乐观。

    在为数众多的混血兽人当中,一些人的血管里注定还流淌着森林之梦。就如同流亡百年的德鲁伊,如同抛却少爷身份寻龙几十年的龙骑士,许多天性难以磨灭。他们会渐渐爱上自由的天空与大地,又或者在看见森林的第一眼便对此一见钟情,拥抱自由如游子归家。但也有人会对此避如蛇蝎,他们可能畏惧自由,畏惧那些跑向笼子外面的同族,乃至憎恨他们。

    时间能改变许多事,半个世纪就能改变很多,何况两百年的混乱与流亡?回归的殖民地对祖国投来怀疑的目光,几个世纪后才重新**的国家在接下来数百年都对曾经的宗主国念念不忘。占领区的新居民以曾经的敌国人自居,哪怕统治者将他们视作二等公民。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能怪他们吗?鹿角的男仆从小便被耳提面命种种当仆人的礼仪,在他心中身为主人的财富这事根本天经地义。狐狸尾巴的女仆根本不知道祖先的过去,无根的飘萍随波逐流,她的世界只有一座房屋这么大,外头一切如此让人恐惧。猫耳朵的宠物姑娘自以为已经脱离苦海,她有多大的运气才能脱颖而出,享受到主人的宠爱与使唤同族的特权?这处境来之不易,她可不愿丢弃。

    他们是否知道自己今后的结局?他们可能没见过这间豪宅中老去(或还没来得及老去)的同类有什么下场,但一定看到了人们对他们轻慢的态度,一定知道这儿根本看不见年老的同族。但他们拒绝逃脱的机会,宁可自欺欺人,对一切不祥之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假装自己的生活会与每一晚点起的烛火、响起的乐曲、开起的宴会一起,繁华灿烂到永远。

    为什么?玛丽昂困惑地问塔砂。

    因为他们没看见过自由,塔砂这样回答。

    这答案只说了一半。

    更加冷酷无情的说法是,因为跪在强者脚下哀求庇护比站起来抗争容易得多,保持现状虽然痛苦,却不需要纵身一跃的勇气,没有粉身碎骨的危险。这世上有英雄与小人,更多的却是彷徨无助的普通人。或许,只要一日人类还是埃瑞安的霸主,便总会有异族发自内心想当仆役。

    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玛丽昂一定会失望吧。她可能失望,可能痛苦,却绝对不会坠落,因为塔砂站在她与这个残酷的世界之间,像父母站在学步的儿童身后。

    你喜爱一只小鹰,就要让它学会飞翔。单纯快乐的玛丽昂固然很可爱,可要是只让她当个宠物或一个指哪打哪的打手,未免太可惜了一点。塔砂把狼人少女派出去,当玛丽昂观察外面的一切,塔砂也在观察她。

    玛丽昂的喜怒哀乐纯粹而直白,根本学不会虚与委蛇。她的情感丰富而真诚,她的灵魂像一枚坚硬而易碎的宝石,勇敢、坚强并且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比起勉强适应城市里的条条框框,逼迫自己去压制骨子里的烈性和商人们打交道,玛丽昂显然更适合别的位置。

    在娼妓和宠物以外,兽人奴隶还有另一种处理渠道。

    ——————————

    铁门开了,这里迎来了新的囚徒。那行人被押进隔壁牢房时雅各抬起头来,扫视过他们的面孔,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刚刚沦为阶下囚的兽人总是很好判断,他们的眼睛里有着新鲜的愤怒或恐惧,有人不服输地对守卫张牙舞爪,这样的人很快会吃到教训,遇到卫兵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容易留下致命的伤势——卫兵们不被允许杀死这里的囚徒,但他们能打伤你的眼睛,折断一两根骨头,这种伤势在第二天的角斗场上是致命的。也有人强装镇定,任人摆布但眼神乱飞,到处寻找牢房的漏洞,还怀抱着能逃脱的念头。眼前这几个便是典型的“新人”。

    所以,今晚会有一场“新人秀”,这些没经过训练的兽人是角斗场这一晚的卖点,这意味着雅各能活过今天。

    最瘦小的那个有着一撮颜色鲜艳的头发,眼神桀骜,被推搡着扔进房间时向牢门啐了一口。顶着牛角的大块头沉默地站在那里,双眼谨慎地扫过其他人。年轻的小子焦虑地绞着手上的镣铐,看上去吓得不轻。年纪不小的中年人咳嗽起来,听上去肺里受过伤或者有什么毛病,雅各猜他肯定活不过明天。等将目光投到最后一个人身上,雅各愣住了。

    他不是唯一一个投去惊异目光的人,被戏称为“等候室”的牢房用铁栏隔开,目光能畅通无阻,所有旧人都伸长了脖子。第五个人,是个娇小的女人。

    雅各把额头贴上铁栏,看向不远处那片阴影。要是说他的血统给他带来了什么好处,能在这片昏暗之中看清东西就算一个。他看到一头白色的短发,一张姣好的脸,一对竖在脑袋上的三角形耳朵。那个女人顶多只到雅各胸口,年轻好看,她怎么看都不该出现在这里。

    是那些人想出了新花样吗?观众们的口味越来越刁钻,渴望更多刺激更多鲜血,老板却不可能让每一场战斗都以死亡告终,兽人角斗士经不起那么多消耗。在人们的期待之中,这里增加了更多更凶残的武器,更糟糕的地形,没经过训练的新人角斗,还有一些为了充数量弄来的角斗士——雅各见到过被缝上兽耳的普通人类——因此老板突发奇想要弄个哭叫不休的美女来炒热角斗场的气氛,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白发少女抬了抬头,她与雅各遥遥对视了一眼,仿佛也能在这种环境下看清他似的。那眼神森冷得像野兽,让雅各立刻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那绝对不是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她在黑暗中闪着光的眼睛……让雅各想到一些久远得快要遗忘掉了的记忆。哪怕将这个人撕碎在角斗场上,她的反应恐怕也不会给观众们带来多少娱乐。或许她触怒了自己的主人,才被送到这里?

    冰冷的眼神更像条件发射,它没有维持一秒就软化下来。守卫走出去,关上大铁门,白发少女立刻靠近了她的狱友,说:“我是玛丽昂,你的名字是?”

    “泰伦斯。”牛角大块头率先回答道,不久后,其他人加入进来。

    他们聊了起来,交换彼此的名字,告诉对方自己从哪里来。刚知道自己命运的新奴隶多半忙于咒骂,也有少部分人会像现在这样,在这冰冷的人类囚笼中企图抱团取暖,对着同族掏心掏肺,仿佛这样就有了归属。他们的错觉持续不了多久便会被现实粉碎,那场景多半不太好看。

    但至少现在,他们迅速地熟悉起来,神情在交谈中变得鲜活,脸上的不安被扔进看不见的角落。那个叫玛丽昂的女人仿佛根本不理解自己的处境,她精神得让人吃惊,有股跟别人不一样的劲头,惹得附近的人很难把注意力移开。“会没事的!”她信誓旦旦地说,把这种纯粹的安慰说得像真的。

    这场面在雅各脑中羽毛一样浮动,激起几粒回忆的尘埃。他想起过去认识的人,想起过去的自己,产生回忆但还远远不足以被触动。初生牛犊不怕虎并不是多了不起的美德,这种人来去得很快,要么活不下去,要么改变了,很难说那种更加幸运。

    “你好?”

    雅各的思绪飘飘荡荡地悬浮在半空中,那个声音响了好几次,他才意识到对方是在和他说话。玛丽昂抓着铁栏,问他的名字,进来时带着怨恨与警惕的另外几个人居然也投来了目光,仿佛这是什么交朋友的场合。他们似乎成功催眠了彼此,而雅各,他不想费神玩这种游戏。

    “不必了。”他摇了摇头,“没必要记死人名字。”

    “你什么意思?!”瘦子勃然大怒,扑向了铁栏,泰伦斯抓住他挥舞的拳头——你看,现在雅各知道牛角男的名字了,非自愿地。但愿他能尽快把这个忘掉,别在不久后看着尸体想起。

    “谁都不会死。”玛丽昂说,“我们会活着出去!”

    她听懂了雅各的意思,却吐出这等天真的话语来。雅各毫无笑意地扯了扯嘴角,指向牢房的另一边。

    当!就在此时,钟声响起来了。

    一盏盏灯在他们交谈时已被点亮,室内角斗场变得灯火辉煌。钟声响过七下,地面上的大门轰然开启开启,今夜的观众蜂拥而至。室内角斗场像个被切掉尖头的倒圆锥,很快,上大下小的高台上将会坐满找乐子的贵人们,而兽人奴隶要去的地方是高台之下,从这边就可以看见:牢笼一面邻着到圆锥的底部,那个万众瞩目的角斗场。暂时被关在等候室的角斗士可以看见先上场的同僚如何血洒地面,也可以看到角斗场的另一边,装着野兽的巨大木笼。

    等候时间结束。

    “女士们,先生们!”主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有幸捕获了丛林中的新异种!我们都知道,兽人的血统来自野兽,那么这些来自森林的野生猎手,要是遇见了饥饿的野兽本身,到底哪一边会赢呢?”

    巨大的木笼被推进角斗场,蒙在上面的黑布被揭开,露出一只庞大的棕熊。饿了不知多久的野兽被火光激怒,人立而起,蒲扇大的巴掌拍在粗大的栏杆上,震得整个牢笼咔咔直响。人们为此激动不已,他们在角斗场中脱去了外头彬彬有礼的礼仪,掌声与欢呼压过了巨熊的嘶吼。

    新人的牢笼从另一边打开,卫兵举着利器将他们驱赶出来,与另一边驱赶巨熊的驯兽者如出一辙。镣铐被解下来,新人被驱赶向场内的武器架。斗兽用的武器全是木头制成的,它们会在野兽身上留下诸多伤痕,直到角斗士或野兽中有一方流血致死。紧张再次回到那些新人脸上,等候室剩下的人们麻木地看着斗兽场。

    雅各选择闭上眼睛,等这场血腥的格斗结束。他知道了其中两个人的名字,看见了那样的眼神,重新生出一点点稀薄的怜悯。有什么意义呢?幸存的兽人也会被送去训练角斗士的学校,等变成正式的角斗士再继续上场。玛丽昂说了蠢话,不如说是反话。他们这辈子都别想再出去,而且每个人都会死,不死在这一场便是下一场。

    角斗场突然鸦雀无声,一秒之后,欢呼声冲天而起,伴随着高亢的哨音,快要掀翻角斗场的天顶。

    有人死去了吗?这未免也太快了,而看惯了死亡的观众们也太过热情。雅各犹豫了一下,睁开了双眼。

    角斗场上的五个人都好好站着,倒下的是熊。

    “真是漂亮的一击!”主持人声嘶力竭地喊道,“新来的兽人只用一击就将野兽放倒了!”

    玛丽昂站在巨熊的尸体边上,从它眼中拔出木qiang。她很快转过头来,对着旁边的人说了什么。

    她看起来眉飞色舞,既没有在说熊的事情,也没有再说空泛的鼓励。她的脸正好对着雅各这一边,雅各读出了她的口型。

    “你们看看台上!”她这样说,“那个人举着赞助商的旗子,他们用的哨子上有着相同的商标,都来自东南边,是我们的同胞制造了它们……”

    那些在神游时流入耳中的话语迟缓地回流,雅各想起她在牢房中说起的内容,她言之凿凿地说起一片安全又自由的美好土地。玛丽昂说东南角有着异族做主的土地,人类与异族和平共处,龙在天空飞行,矮人和兽人都能走在阳光底下。她说只要到了那里,任何愿意好好生活的人都能获得平安与饱足,她说……她说的一切如白日做梦,无稽之谈。

    她说得太多了,故事讲得如此美丽,让根本不想听的雅各也听到了这么多。到此时这些信息凶猛地返潮,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记住了这么多。

    “相信我!”玛丽昂说,“只要……”

    雅各看见希望的火光在那些刚遭难的混血脸上点亮,有着兽人血统、生长在兽人部族中的人们对强大的战士下意识有着几分信任,这些蠢货,难道能打就意味着可信吗?雅各几乎愤怒起来,为他们脸上的希望,为自己心中骚动起来的部分。麻木而贪生的角斗士在这里活得最长,任何不切实际的煽动都会让接下来的日子更加难熬,你要如何带着希望活过无望的每一天?

    “女士们,先生们!今夜的娱乐就到此为止了吗?”主持人拖长声音说。

    “不!!”人们喊道。

    “不!”主持人高声道,“兽人战胜了野兽,那么与他们的同胞比起来又如何呢?笑到最后的究竟是经过严苛训练的角斗士老手,还是野性未驯的新鲜兽人?让我们先从屠熊的小妞开始吧!”

    又一间牢门被打开。

    斗兽表演不是结束,野兽带来的鲜血只是开胃菜。兽人之间的角斗永远是角斗场的固定曲目,受过训练的兽人角斗士将击败新人,杀掉在前一场受了致残伤的人,给剩下那些留下永久性的伤痕,像他们自己曾经遭遇过的那样。人类需要他们教会新的角斗士重要的一课:在这里,兽人注定要为了能活久一些同胞相残,为了人类的娱乐战斗至死。

    “她的对手是——黑熊泰德!一qiang屠熊的小妞是否能将这只人形黑熊也一qiang放倒呢?”

    隔壁牢笼的角斗士走了出去,身体不高却非常结实,他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拿起短剑与厚重的塔盾。那面盾牌能遮住他的脑袋和小腿,重得像一面墙,泰德曾用它把对手砸出脑浆。有人开始喊他的名字,“我赌你获胜!”不知来自何方的声音这样喊道,“砸扁她的脑袋!”

    泰德在人们的要求下浑身披甲,只露出脑袋,被剃光的头皮上竖着一对发育畸形的黑色耳朵,在正常人类耳朵的对比下显得格外古怪。玛丽昂张开了嘴,似乎想说什么,然而泰德已经大吼着开始冲锋,他的盾牌比玛丽昂整个人还大。

    黑熊泰德的资历不比雅各老,但这个浑身伤疤的老角斗士下手更狠,甚至会故意弄残自己的对手,好在未来增加自己的存活率——老板痛恨这种损失,但观众们爱死他了。如果玛丽昂下不了手,她一定会折在泰德手上。

    玛丽昂一动不动,雅各等待着这个天真少女的收场。

    她在被撞上的前一秒弹跳起来,跳过塔盾横扫的范围,蓦然向下挥qiang。口口声声说着没人会死的少女一qiang刺进泰德的后颈,让他一声不吭地向前倒去。他沉重的身躯砸在护栏上,塔盾将之撞出一个不小的凹陷。

    雅各吐出一口气,不知道自己如释重负还是感到失望。玛丽昂活了下来,但她天真的念头没有……等等,地上的人是在喘气吗?

    黑熊泰德不省人事,他的眼珠泛白,然而胸口起伏。玛丽昂不知何时将木qiang调转了位置,击中泰德的不是qiang尖,而是枪杆。雅各以为玛丽昂会犹豫,但她没有。雅各以为玛丽昂痛下杀手,但她也没有。

    观众席上的气氛变得更加热烈了,只有少许赌输的人还咒骂着泰德的名字,其他人全在高声赞颂着今夜角斗场上升起的新星。主持人给玛丽昂冠上“奇迹小姐”的名字,“一匹黑马!”他喊道,激动得仿佛随时会昏厥过去。雅各的脸再次贴在了栏杆上,他的心砰砰跳着,说不出自己在期待什么。

    玛丽昂的第二个对手也是一名老手,那个人戴着皮质护具,一手拿着网,一手拿着三叉戟。前面两个熊都是力量型选手,这一位则靠敏捷吃饭,他绕着玛丽昂满场奔跑,直到最后被一qiang戳倒。兽人少女对时机的把握无以伦比,像最出色的丛林猎手。看台的气氛为此引爆,倘若视线有重量,玛丽昂一定已经被压进了地里。雅各却只是一直盯着倒地的那个人,一直看着,看见倒地的人呼吸。

    “奇迹!”观众们喊道。

    “奇迹?”雅各低语。

    他摇摇头,眼前牢门开启。

    “最后一个挑战!”主持人声嘶力竭道,“我们的山狮雅各!”

    他的装备是小型放盾牌和一把匕首,观众们不喜欢让他穿皮甲,雅各便赤luo着上身,只穿一条布质短裤。他的新人秀最后的压轴对手,人们欢快地叫他新人杀手。

    事情一般如此运转:老角斗士一个接一个一个打完幸存下来的新人,把他们送下场,送进角斗士学校或停尸间。一般情况下,斗兽总有减员。一般情况下,一个老手会依次打过一个个新手,鲜少有新人能获胜,更别说像这样卡在第一个,一路打到最后一关。玛丽昂像一面盾牌,插在其他新人与老角斗士之间,硬生生让这场残酷的教训变成了她的独角戏,但这事到此为止了。

    人们看完了奇迹,现在他们要看见血。

    他们的战斗在雅各上场的下一刻爆发,玛丽昂是个聪明的猎手,但雅各更富有经验。他的童年在森林里度过,少年时期在严酷的角斗士学校不断训练,青年时代则一直在角斗场上摸爬滚打,幸存至今。他的动作迅速、凶猛、准确,没有一丝花哨,匕首在近身的第一时间刺穿了玛丽昂的侧腹。

    她飞快地向旁边滚去,及时躲避过了接下来的斜刺动作。她的血顺着雪亮的匕首滴落在地,倒映在看客眼中,引起一片轰动。观众们像闻到鲜血的鲨鱼、蚂蟥、苍蝇,他们的眼睛在灯光中一片血红。

    玛丽昂躲开了,但雅各已经近了身,这距离长qiang根本没有用武之地。他不像曾经那样年轻了,爆发持续不了多久,体力注定拼不过新人,可速度与玛丽昂不相上下,技巧更胜一筹。匕首银鱼般贴着狼人的身躯上下翻飞,每次接近注定扯开一道红线,一旦玛丽昂的反应跟不上他,雅各就会让切口变得更大更深。

    那对这姑娘来说肯定是糟糕的体验,这样近的距离之下,雅各能看见她龇出犬齿。他闻到她身上越来越强烈的兽类气息,那股属于狼的攻击性气味刺得他汗毛倒竖,喉咙发痒,雅各险些在玛丽昂低吼时吼叫回去,超出训练,近乎本能。

    匕首削断了木qiang。

    看台上的观众在惊呼,在尖叫,这一切都离雅各很远。木qiang断裂时,他发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木qiang不是玛丽昂所仰仗的武器,倒不如说,那是野兽穿在身上的皮。

    玛丽昂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咆哮,她迎着匕首扑了上来,突然变长的指甲撞在刀刃上,磕碰出金属相撞的声音。这股大得可怕的力量让匕首脱手,根本不给雅各反应时间,利齿同时压上了他的咽喉。

    他在狼吻之下抽了口冷气,耳朵上的红棕色毛发完全炸开了,浑身止不住颤抖,又像恐惧又像兴奋。雅各完全动弹不得,如同面对食物链的上层。他稀薄的兽人血脉发出警告,他在幻觉中看见巨兽的身影,那是一头极其美丽也极其可怕的白色巨狼。

    在幻觉之中,白狼合拢了牙关。

    但玛丽昂松开了嘴,她喘息着爬起来,牙齿与指甲艰难地收缩回去。她之外的整个世界又回来了,角斗场的声音炸得雅各头疼。玛丽昂对他伸出手,他没有握住,也没有试着自己爬起来。雅各知道一切结束了。

    “杀了他!”

    “杀了他!”

    无数个声音这样喊。

    雅各曾在角斗场上风靡一时,但如今他三十岁后半,过了角斗士的黄金年龄,充当新人秀的压轴人物是他唯一幸存的机会。如果他不能解决玛丽昂,人类会处理他,像处理没用的垃圾。他躺在角斗场的地上,意外不觉得特别遗憾,要是他们中有一个应该活下来,玛丽昂会是更好的选择。

    他在此刻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兴奋什么,在短暂的幻觉中,他感觉到自己身上没被燃尽的东西。清扫场地的卫兵拖起了雅各的胳膊,他想,可惜巨狼没有咬断他的喉咙,那会一个更好的死法。

    “说出你的要求吧,奇迹小姐!”主持人极具煽动性地说,“作为唯一一个在新人秀中走到最后的角斗士,你想要实现什么样的愿望?是休假,财宝,还是——赦免?”

    “赦免!”玛丽昂这样说,指着雅各,“赦免他!”

    到处都传来了嘘声,玛丽昂在嘘声中又说了一次。“你确定吗?你可以要任何东西,甚至赦免你自己!”主持人说,“今后你可以再也不参与角斗,成为角斗场的吉祥物!”

    “我确定。”玛丽昂说。雅各看到她用口型继续说道:“我要的东西你们给不了。”她的表情近乎冷笑。

    雅各活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活下来,无论从什么方面看他都不配得到这种奇迹。奇迹,今晚每个人都在念叨这个词语。等候室里的所有角斗士注视着角斗场,注视着玛丽昂,像看着划过天边的闪电或流星,光线点亮了他们黑沉沉的眼睛。散场的观众兴致盎然地讨论着新杀出的黑马,当做一场趣闻看待。雅各看着那些将被送入角斗士学校的新手,看着玛丽昂挺拔的背影,觉得有什么事即将变得不同。

    或许他可以相信,他忍不住想去相信……这个奇特的狼人少女,不会一闪而逝。

    作者有话要说:爆字数爆得惊天动地,还是感觉这章写得特别不满意,什么时候有空大概会修一下吧……

    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谢黄土炮的连环火箭炮和lena2100的连环地雷!=333=

    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5 23:39:16

    黄土炮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8-26 00:42:44

    黄土炮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8-26 00:44:57

    黄土炮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8-26 00:45:12

    黄土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00:45:20

    黄土炮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8-26 00:45:30

    whitefield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5:18:32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5:59:29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7:03:06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7:30:35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7:36:28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7:46:05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7:51:42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7:57:52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8:05:56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8:14:38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8:23:37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8:32:04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8:38:44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8:42:31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8:47:04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9:38:22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9:45:36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9:51:21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6 19:58:42

    喵了个咪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8-26 21:34:29

    黄土炮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8-26 23:32:15

    30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7 06:14:32

    lena21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7 06:55:26

    1659972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7 22:4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