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53章 1.1
    曾是飞艇的大火球落到树林当中,在临时救火队员的抢救下总算没烧掉太多树。当火焰被扑灭,塔砂意外地发现,那里还有些东西留了下来。

    飞艇的操纵者已经化为一把烧焦的骸骨,飞艇内部的精密结果也在龙焰中变成一团几乎无法辨识的金属团块,但居然还有残片能看出原先的样子。幽灵在废铁堆中找出了一些无法穿过的东西,这些金属上雕刻着精细的线条,笔画中透出藏蓝色的微光。塔砂总觉得这让她想到了什么熟悉的物品,开始她觉得像电路板,后来她想起了魔池周围的符文。

    两者皆非,又两者皆似。

    即使只剩下这么一点点残片,它看上去也精美得不可思议,完全不像手工作品。它们不会让人想起戴着厚镜片捶打铁砧的工匠,不会让人想到炉火、小木屋、手工业,森冷准确的线条中透出一股工业时代的味道,细如发丝的纹路像电镀工艺或精密的流水线工厂造物。它看上去不是那种神神叨叨的魔法阵,而是有理有据的电路图。

    但“电路板”中那藏青色的残留物,又与魔池之中的液滴如出一辙。

    把其中蕴含的力量缩小,把液态魔石流动过的时间拉远,这样重复很多很多次,这种痕迹就可以说相差仿佛,差异如废弃的干涸河道之于大河。这当中蕴含的魔力太过稀薄,如果塔砂不是一座对魔力非常敏感的地下城,普通的人或非人,根本看不见、感觉不到那抹蓝色。

    地下城图书馆里地板上的那些符文可能与之更加接近,但当塔砂询问,维克多一口否认。

    “图书馆里的都是魔法符文和魔法阵。”维克多说,“你手上的这个东西根本称不上魔法啊?光是这种程度,无法储存任何法术,只会是装饰性花纹。”

    “它们看起来很像。”塔砂说。

    “人类和猴子在我眼里也很像。”维克多恶劣地说,“你只是见过的东西太少。”

    地下城之书完全不认可她的猜想,或许他说得也有道理。

    塔砂会有这种联想,大概也因为她目前见识到的类似图案不多。同样是意味不明的纹路,幽灵手中的残片与地下城核心的四大符文有着截然不同的氛围。

    魔池四面的符文每一笔都足有一指粗细,纹路走势粗犷而写意,与残片相比便像草书与小楷……不,没准是草书和打印用的宋体。任何看到那四个符文的生灵,都能在看到它们的时候联想到各种颜色各种硬度的土,或流动或沉静的水,可以轻缓也可以暴动的风,从温暖到炽热的火。它是比森林公约抽象的通用语言,是原始的一个音节,是最初的意念。四个符文强大、粗犷而源于混沌,毫无修饰,仿佛开天辟地中诞生的自然痕迹。

    金属残片上的痕迹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它更像一种复杂而严谨的语言,每一笔每一划都有着精准的含义,需要漫长的学习才能掌握。它对缺乏知识的人露出冷漠的脸,你看着它,就像在一台巨大机器中看着无数齿轮的一角,亦或仰望着云中若隐若现的浮空城。

    说得不浪漫一点,地下城一系的符文是艺术,这里的金属符文是高数。

    “最起码它们不是装饰性花纹。”塔砂说,“否则不会有东西留下来。”

    龙焰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火。

    几百年前,那个矮人大师也可以拿着大锤冲进龙穴的年代,“龙焰淬火”一直被视为顶级武器的最高工艺——如果不是用了最最好的原料和最顶级的技法,任何武器都会在龙焰中变成一缕空气,毛都不剩一根。

    地下城制造出的那头巨龙肯定不能和过去的巨龙相提并论,但按照在场两位见过真龙的契约者(维克多和橡木老人)的说法,除了没有巨龙的智慧和龙语魔法以外,这条新生的巨龙和真正的龙已经相当相似了,胜过任何一条亚龙。在正式实战前,龙骑士测试过巨龙吐息能做到什么程度。事实上,道格拉斯根本兴奋过头,像个第一次拿到打火机的熊孩子一样随处点火。

    “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试试看传说中的龙炎宝剑和故事里的龙息烤肉……谁能想到两边的炉子都会融化呢?”道格拉斯把他帽子按在胸前,对塔砂语气沉重地说道。他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看上去像毁灭了沙发的哈士奇一样天真可爱。

    失去了夜宵的玛丽昂和为匠矮人们讨回公道的亚马逊人,自会在训练场上教他做人。

    总之,区区钢铁根本没法从龙息中幸存。

    飞艇的外皮已经烧得一点不剩,无从知晓到底用了什么材质。其□□能不明的零件乃至人的骨头却留了下来,必然有什么东西保护了它们。残存的铁疙瘩中甚至有还没有爆炸的哑弹,有几乎完好无损的炸弹保存下来,拿在手中看,好似一台扫地机器人。

    塔砂读不懂其中的半个文字,也没兴趣解密,不过,地下城中有热心于此的成员。

    “我看到过这个!”匠矮人族长霍根说,他粗大的拳头打着自己的手心,为回忆不起来的部分懊恼不已,“我们的祖先,在迁徙到流浪者营地的时候带着类似的东西,但是逃跑路上没了。”

    传承在东奔西逃的种族中遗失得很快,匠矮人与普通人类年龄相仿,最高龄的那些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橡木老人依稀记得有过类似的东西,但指望一棵老树学习高数太强树所难(“请原谅,我一直对自然以外的东西不太热心……”)。

    这些矮个子失去了现成的知识,没失去天赋与对这些器械的兴趣。从东西到手的那天起,他们的钻研日夜不止。比塔砂以为的早很多,她得到了结果。

    “劣化的魔导炸弹:因为年久失修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劣化版本的魔导炸弹会在剧烈水平位移、撞击和高温环境下直接爆炸。它显眼、启动所需时间长、不能剧烈水平位移,但在威力上还可以一看。”

    看起来,这就是北边没大规模在战场上使用魔导炸弹的原因。这种魔导炸弹根本不能用于横向投掷,否则会炸掉自己人。它看上去只适用于安放好的引爆,以及用速度缓慢的飞艇空投。

    魔导炸弹中没有用一点火药。

    它核心所用的能源是一枚拇指大的魔石,周围画满了电路似的纹路,工匠们如今只会复制,还需要更多种样本才能学会分析拆解。真是难以想象,一枚魔石加上一圈鬼画符能产生这样巨大的效果。

    话说回来,核聚变的开始也只是小小原子核的碰撞而已,在知识不够的人眼中,一样与巫术无异。

    塔砂隐隐看见了另一个科技体系。

    缴获的魔导炸弹与机械鸟体内多多少少都存在魔石,而当匠矮人成功将飞艇中融成一团的金属物质拆解开来时,塔砂在第一时间飞了过去。

    那个残存了大量符文的容器被撬开,就像隔离层被打开,她一下子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那里存放着一小块地下城核心,驱动飞艇的能源,是一枚地下城核心。

    塔砂和维克多都没露出喜色。

    “这下好了。”维克多哼了一声,“看不见摸不着的理念可以坚持几代,但要是涉及利益,无论隔着多少代都能让人趋之若鹜啊。”

    就像饿狼在废弃的小屋中看到了同类的肉,那可不止是能填饱肚子的好消息。

    “我现在就融合核心,今后只会越来越找不出机会。”幽灵之躯握住了飞艇中清理出的地下城碎片,“如果这期间有敌人出现……”

    “我知道,应急方案,你说过很多遍了。”维克多催促道,“快点去,暂时没计划弄死你的小猫小狗。”

    “你最好不要。”塔砂半开玩笑半威胁地说。

    红色的碎片飞向了地下城核心。

    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塔砂做过两个梦。

    第一个梦色彩斑斓,以翠绿色为底,在绿草之上绿树之下,各式各样的光斑在跳跃,万花筒般多姿多彩。第二个梦色泽金红,红色的鳞片宝石般闪耀,龙骑士和龙的友谊与阳光一道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哪怕梦境的细节已经模糊,那灿烂的色彩也留在了画板上。

    第三个梦是铁灰色的。

    火炉里的火焰舔舐着炉膛,火光在洞窟中哔啵作响,投射在矮个子工匠的身上。乍一看这里就像地下城中的工坊,仔细一瞧,又有着不小的差距。

    这里很大,但只有一个人在其中工作。塔砂在附近的桌子上看到了机械臂,远方似乎还有更多,静静地伏在背景之中,整个背景都模糊不清,看不清究竟藏着什么。附近平地上摆放着许多一模一样、半人的器械,一路向外延伸,luo露在外的金属外壳描画好了复杂的符文。

    最新一台还敞开着,而那个工匠正从火炉中钳出什么。

    开炉时亮起了极其耀眼的光,塔砂下意识闭上眼睛,忘了自己不会被刺伤。这光芒让她战栗,想起魔导炮爆发的那一瞬间。等看清钳子夹着的玩意是什么,她才意识到本能的恐惧从何而来。

    就是本能反应,那个滋滋冒烟、还亮着灿烂金光的东西,是一枚地下城核心。

    它也不是完整初始的模样,复杂的金线在暗红色核心上发亮,像烧红的铁丝绞着心脏。戴着焊工面具的矮人对着光照了照它,满意地吐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将之放入敞开的器械当中。

    门被撞开了。

    一个年轻矮人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矮人工匠的胳膊,任由发烫的铁钳将外套烫出焦味。他拼命把工匠往外拖拽,喊着:“够了,父亲!快走吧!”

    “我还有事要忙!”工匠粗声粗气地说,甩掉对方,他比年轻的矮人强壮许多,“别来烦我!”

    “没有事要忙了!”年轻矮人尖利地喊道,“我们已经输了!”

    到此时塔砂才发现那是个“她”,不同于能一眼分辨出来的匠矮人,过去的女性矮人看上去相当敦实粗壮,也有着坚实的臂膀。一双防风眼镜遮挡着她的眼睛,反光的镜片像钟表一样圆,塔砂看不到她的目光。

    老矮人固执地摇了摇头,“我们没有!”他嘟哝着,看向地上整整齐齐的机械,“你看!我们还有这么多空艇……”

    “飞不起来的空艇就是石头!”女矮人吼道,她的手粗暴地一挥,指着地下工坊的各个角落,“睁开眼睛看一看吧!我们还有多少可以活动的魔像?还有几个炼金工坊可以开工?这里只剩下你了,父亲!你可以制造出一百一千个动力机,但我们连多余的灯都点不起来!”

    不用看眼睛也能知道她的心情,绝望的声音在地下回响,塔砂猛然发现周围那些挡住视线的并不是墙。那是——数不清的机械。

    机械臂静止不动,无数庞大的机械静静站立在周围,没有灯光,没有动作,沉默地当着摆设。头顶和周围的墙面明明有这么多盏灯,亮起的却只有工匠旁边的那一盏,摇曳的火光还不如炉火旺盛。听到这番怒吼的矮人工匠哑口无言,他掀起焊工面具,茫然四顾,仿佛刚刚惊醒。

    “走吧!走吧!”他的女儿哀求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矮人工匠发出了一声困兽似的咆哮,他突然冲向火炉,举起了旁边一把硕大的铁锤。他举起这把和自己一样大的铁锤,一头冲向他的作品。

    塔砂看到铁锤亮起蓝色的纹路,那多半也不是一把普通铁锤,而是什么特制的武器或工具。矮人工匠在那些机械中挥舞起了巨锤,粗壮的胳膊隆起肌肉,脑袋上青筋毕露。砰!匍匐着的机械核心被轻易砸扁。轰隆!站在旁边的钢铁魔像被一锤打散。闪耀着铁灰色光芒的世界好似纸糊的一样,在制造者的铁锤下分崩离析。

    他呐喊不断,声音到后来带上了哭腔,老工匠嚎哭着将他的作品撕了个粉碎。女矮人在他开始喘息时冲入战团,按住他的锤头。

    “走吧。”她疲惫地说,“留下它们吧。”

    “我们的王国没了!”工匠嘶吼道,“留着它们有什么用!留给敌人吗!”

    “留给后来的人。”女矮人说,“矮人的荣光会永远留在我们的作品上,向来如此。”

    向来如此,将来亦然。

    即使不再有王国,不再有矮人,这神奇的科技与它强大的威力依然流传下来,成为传奇。

    塔砂看到一只沙盘。

    蓝色的大海包围着这片绿色的大陆,无数种族在上面小如棋子。她看见尖耳朵与带着手持木杖的人离去,小矮人和更小的矮人打成一团,之后更小的人被打得四散而逃。像蜥蜴又像蝙蝠的龙飞了起来,渐渐不见踪影。塔砂望着它们飞入未知的虚空,再次回头时,毛茸茸的种族刚被小矮人打散。几次眨眼的功夫,小小的人类建起城池,他们灿烂的光辉如日中天,相同的色彩弥漫到了大陆的各个角落,其他颜色的棋子越来越散,越来越少,被这强光吞没。

    塔砂感觉到一股力量,正将她推向沙盘。

    她是什么?

    可能因为感受过了太多种形态吧,塔砂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她是一个人吗?是一座城吗?是一个幽灵吗?还是别的什么?她晃晃悠悠地飘向沙盘,越接近那里,躯体越靠近实体,而到落下的时候她还没想明白自己是个啥,索性不再想了。

    塔砂看着那些越来越少的彩色小点,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比起沙盘中小小的一切,她显得如此庞大。她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哪怕是人类建立起的铜墙铁壁,也顶不住她轻轻一脚。她是顶天立地的巨人,是跑过海边沙堆城堡的顽童,万物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但塔砂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她在慢慢变轻慢慢变小,她的身躯如她所愿。轻巧的降落没有压扁任何生灵,她将所有细小的光点从人类的洪流中梳理出来,放入自己的城池,在这里,那些不够明亮的光能尽情生长。

    这个美丽的世界,不该只有一种色彩。

    这是你的选择吗?这是你的回答吗?

    无形无质的围观者与她对视。塔砂梳理着人群的双手正变成爪子,她环绕着领土的双臂变得长而广阔,她看到一条巨龙从沉睡中醒来,它的利爪按着它的宝藏,他们对视,宛如看向镜像。

    烈焰焚烧着她的骨骼,这感觉很好。

    地下城核心正在搏动,二次融合后,它的形状不再像一颗星球,更像一颗活生生的心脏。魔力在血管中流动,让核心中的一些部分格外明亮,仿佛有岩浆正在其中流动不息。

    塔砂正躺在某处,身体各处都覆盖着粘稠的液体,清凉的触感渗透了骨骼与肌理。啊,是“那个身体”,之前不是感觉像在母体中一样温暖的吗,现在为什么变凉了?

    变热的是她的身体。

    烈焰熔铸了塔砂坚硬的骨骼,凡铁别再想斩断她的肢体。滚烫的鲜血在血管中流淌,哪怕将火把扔到她身上,也不会给她带来丝毫影响。

    塔砂看到宝蓝色的天空,看到池水上空红色的心脏。新的身体在魔池中孕育,如今,已经到了分娩的时候。

    她从充满蓝色液体的池底慢慢爬起来,蓝色液滴从她赤luo的皮肤上滴落。站立相当艰难,就像蝴蝶刚刚破茧,初生小鹿第一次起身,好在魔池中的液滴不会让她呛水或窒息。塔砂试了好久才勉强保持住平衡,她抬起头,望向核心。

    形状不再规则的地下城核心没能完整地倒影出她的脸,但有一件事已经可以确定——倒印在核心上的不是狼骨头。

    或许该在这里装面镜子?塔砂心想。她倒是能用地下城视角来看,但她不想。塔砂站在能浸没腰肢的池水中低头,从平静下来的水面上,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脸。

    那是一张西式的面孔,并非曾经的脸,但眉宇间有种微妙的相似,不知算不算相由心生。她的头发长到后背,有点卷,依然是黑色的。塔砂撩起头发,看到了普通人的耳朵。

    要素抽取机制到底如何运行的?塔砂想,因为人类比重比较多,看上去也是纯粹的人吗。很好,没长着兽耳或尖耳朵,要混入人群也没有问题。她这样想着,按住魔池的边缘向上一跃。

    塔砂向后倒去。

    失去池水浮力的那一刻,塔砂猛地感觉到了后背的重量。重心根本不在她以为的位置上,以往灵活轻盈的身躯忽然变得异常笨拙,她的胳膊在半空中徒劳地挥舞,而后一股强烈的气流托举住了她的身体。哗啦!一双巨大的翅膀拍打着水面,反作用力让塔砂骤然双脚离地。

    塔砂背后长着一双红色龙翼。

    “没有‘取消头部要害’,但看上去有巨龙的某些天赋?”维克多惊奇地说,“你的运气真是惊人。”

    “你应该先说‘早上好’、‘很高兴见到你平安无事’。”塔砂冷静地说,落到地上,尝试着站稳,“或者夸奖我的美貌。”

    “这就不在契约要求的服务范围内了。”维克多哼哼了两声,听上去居然有点得意。

    塔砂走向被移到这里的地下城之书,捏住了书页。

    “很高兴在这个早上见到美丽动人的您平安无事。”维克多迅速地说。

    “也很高兴见到你。”塔砂和善地回答。

    插科打诨到此为止,进化完毕的地下城检查着自身,知道目前的状况并非运气。

    “新称号:【龙】”

    “一头传奇太古龙曾在挚友的血脉中留下了它的祝福与部分灵魂,无形的龙魂守护着挚友的子孙,世代沉睡,直到你染指了它守护的灵魂,龙才睁开了锐利的双眼——恭喜,你通过了龙魂的检定,得到了巨龙的认可。”

    塔砂不太清楚检定标准是什么,但横竖已经通过,就别费事后怕要是没通过会如何了。

    塔砂的人物卡也有了一些改变。

    残缺的地下城-塔砂

    称号:keeper(抽取被保护者的要素构成身体)、龙(你守卫着你的领土与领民,如同龙守卫着它的财宝-额外的龙属性加成)

    属性:深渊气息断绝-某种强大的力量斩断了你与深渊的联系,地下城核心来自深渊,你却不属于深渊/自然气息亲和-自然之心的保管者与你签订了契约,自然意志曾向你投来一瞥/巨龙盘踞之城-传奇太古龙残留的意志认同了你的存在

    人物卡:聪明的地精阿黄(?)、地下城之书维克多(?)、混血狼人玛丽昂(自然)、橡树守卫者(自然)、四分之一精灵梅薇斯(自然)、龙骑士道格拉斯(龙)、游吟诗人杰奎琳(魔法)

    契约族群:匠矮人(魔法)、亚马逊人(无)、哈利特上尉的余部(无)、德鲁伊(自然)

    建筑:厨房lv2、住所、瞭望塔、锻造室-工坊lv2、墓园lv3、训练场、药园

    技能:【地下城之主】【可疑的业务员】【魔能治愈术】【满月-野性呼唤】【自然之心(伪)】【咱们工人有力量】【优秀战士预备役】【军队气氛】【再加一勺糖】【龙血浴】【加大音量】

    从“残破的地下城”到“残缺的地下城”,实在是不小的进步。龙属性的功能,就是增强制造的“实体”所拥有的力量吗?人物和族群卡后面新增的括号是在说他们所属的种族特性?那么阿黄和维克多后面的问号,是属性混乱还是无法判定?这些问题,还需要时间慢慢弄明白。

    全新地下城的信息源源不断地涌入塔砂脑中,某些改变让她心中一动。

    之前不可能的事变作了可能,这样的话……或许有些计划能够变一变。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这段时间事略多更新时间不太准抱歉!(滑行跪地)

    塔砂的新身体挺好看的,但她活着的时候就挺好看,有种理所当然的冷静感xd至于维克多,他目前是个心如止水的随身挂件,就别要就他感觉多惊艳了←在场唯二两人十分冷静不怎么在意所以并没有新身体美观程度的描写233

    33=

    zlzcml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19 22:20:31

    s守u护h者o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20 12:19:45

    喵了个咪呀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20 20:26:30

    飞舞的黄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20 20:59:32

    喵了个咪呀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21 20:26: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