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52章 1.1
    东南角的深夜,天空并不空旷。

    深夜与凌晨是龙骑兵的训练时间段之一,他们的训练基本昼夜颠倒。地上的火把与巨龙鼻孔中时不时溢出的火星是仅有的光源。能在这种环境中出师,每一个龙骑士都能在未来适应夜战和光照不佳的天气,另一方面,即便有在这个时间段起床活动的居民,他们也会将天空中掠过的黑影随意当做飞鸟。

    居民们迟早要适应龙的存在,但不是现在——新司机刚上路,交通事故时有发生,倘若人们将骑龙-画8字-撞树的水准当做了龙骑兵们的常态,所有合格的驭龙者都要为这不白之冤痛哭流涕。

    “长官,那是什么?”

    第一个发现飞艇的是一个龙骑兵,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地平线飞来一团形状古怪的云。

    所有将灵魂献给地下城的生灵,都对塔砂交出了身上全部的权限。道格拉斯和玛丽昂一样给出了灵魂,因此当眼前的画面映在他的视网膜上,塔砂也透过他的眼睛看见了那个飞行器。它饱满得像面包,椭圆尖端直指东南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人造物的痕迹。它看上去像出现在一战海报中的东西,辨识度远远高于那个奇形怪状的魔导炮,塔砂不用一秒便意识到那是来自北方的攻击。

    白色的飞艇正向他们的领空飞行。

    瞭望塔的检测范围与它的高度挂钩,塔砂能画出领地沙盘,但这详尽的战场地图局限于平面之上。她没有雷达,没有高射炮——在一个看似没脱离冷兵器时代的地方,谁能想到要准备这个?好在,地下城的领空并非毫无防备。

    接近边境的亚马逊人早早收到提醒躲回了地下,地下城是最好的防空洞。滞留在外的两个少年被救回医疗室,随着飞在最前方的巨龙尖刀般撕开了鸟群的封锁线,这场半空中的战争正式打响。

    飞舞着的“鸟群”并非真正的飞鸟,它们更像遥控无人机,又有着强烈的埃瑞安风格,与红色猎犬、破门蛛如出一辙。这种机械鸟的头颅闪烁着红光,身躯上粘满了鸟羽,身下悬挂着各种锐器,野蛮与科技感在它身上奇妙地融为一体。它们在半空中成行成列,飞行轨迹错开,看似杂乱的攻击中却有着精确的规律,让它们在高效率收割的同时,既不会撞上树,也不会撞上彼此。

    但它们可躲不开撞上来的巨龙。

    道格拉斯骑在红色巨龙的脖子上,不离身的套索担当着缰绳。他趴伏下来,尽可能贴近巨龙的身体,红色微光将他笼罩在其中。龙骑士与巨龙的契约在两者之间产生一种类似魔法的效力,让他们心意相通,彼此相连。道格拉斯的意志与动作在巨龙身上延伸,龙之力分摊到骑士身上,在巨龙高速的俯冲中,为他抵挡足以撕裂身躯的狂风。

    道格拉斯不需要武器,巨龙便是最致命的武器。红龙的头颅上长着可怕的尖角,龙鳞则比最厚实的盾牌更加坚固。尖角撕裂空气,龙鳞龙骨坚不可摧,他们快得像一架喷气式飞机,沉重如一柄铁锤,猛然挥落在鸟群之中。井然有序的队伍被砸出一片空白,带着尖锐武器的机械鸟纷纷坠落,那声音好似雨打芭蕉。

    “来吧!”道格拉斯喝道。龙息随即从巨龙喉中涌出,明亮的火焰还未碰触鸟群,扭曲的气流已经让它们东倒西歪。

    像一道蘸着烈焰的画笔在空中划过粗长的一条,羽毛在第一时间化为灰烬,只留下其中光秃秃的金属。喷吐还在继续,红光在火焰中垂死闪烁,而后机械鸟的外壳开始焦黑,扭曲,变成一只只粗苯的金属坨,直直坠落下去。巨龙飞过的气流、热浪和火焰将一大片布满黑影的天幕清空,清爽如喷过杀虫剂。那张严密的杀戮之网被撕开一道空隙,跟在巨龙身后的龙骑兵队伍乘虚而入。

    地下城制造的伪龙以双足飞龙为原型,比起前方威武强壮的巨龙,这些亚龙显得娇小轻巧许多。龙鞍被放置在相对平坦的脊背上,缰绳与镫能让这群原骑兵尽快适应天空中的骑乘。亚龙有两匹马这么大,可以灵巧迅捷如飞鸟,不过中空的骨骼和相对较薄的细鳞也让它们不适合拿自身当攻城锤。龙骑兵的装备更像传统骑士,他们披甲持#枪,骑龙冲锋。

    钢枪相当沉重,挥舞它需要很大的力气,但龙骑兵们并不需要挥舞。坐骑是他们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飞龙俯冲的冲击力与钢枪锋利的尖端足以将正面撞上的所有敌人叉成烤串,飞龙列队,俯冲,他们像一把犁,耙过满是机械鸟的天空。

    利蒂希娅的短弓需要反复对着弱点射击,龙骑兵们的攻击则不需要太大精确度。远在他们进入机械鸟攻击范围以前,机械鸟已经进入他们的范围,带着冲锋巨力的枪尖不一定能将金属外科贯穿,却能折断它们的肢体,破坏它们的螺旋桨。失却平衡的机械鸟摇摇晃晃地坠落,重力与坚硬的大地能完成完成骑兵们没能完成的任务。

    “半死不活”的机械鸟,对塔砂来说还是件好事。

    地精与骷髅兵在地面上来回奔走,将坠落的机械鸟拖进地下城中。没有一只鸟儿能再飞起来,它们会成为塔砂的知识来源与养料。

    只是,战局也并非一边倒。

    巨龙的喷吐消耗不小,两次龙息之间有不短的时间,一次火焰清场后暂时只能用冲撞这一招。第一批龙骑兵仅有三十人,三十条飞龙不足以覆盖天空,而机械鸟遍布整个空间。它们在第一波袭击后改变了战术,不再列队,袭击来得分散又刁钻。

    这不是地面上,骑士不用担心地面有什么糟糕的路况,却要担心袭击从天而降。这个立体的战场一瞬之间千变万化,最聪明的人也不可能预判全局。

    第一个龙骑兵摔下了龙背,从他头顶掠过的机械鸟带着锋利的尾钩,那玩意撕裂了骑兵的肩甲,让鲜血涌出他的肩膀。他在躲避中翻了下去,只有脚还挂在镫上。失去骑手的飞龙开始胡乱飞舞,骑兵挣扎着,头盔掉落下去。

    在视野熄灭前,他再一次看到了袭击他的鸟。

    “让他们别停在空中!”塔砂对道格拉斯说,“掉下去才能活命!”

    第二个坠落者果断地踢掉了马镫,他尽量把身体蜷缩起来,躲开周围飞来飞去的尖刀。骑兵畏惧地向下方看去,树林显得如此纤细,完全挡不住高空坠落。这儿太高了,强烈的风割着luo露在外的皮肤。

    这里的飞行员没有降落伞包,但他们有别的东西。

    树林一角亮起一片绿光,方圆数十米的树开始蓬勃生长。枝干迅速爬升,横向编织,而绿叶生长得更快,一团团绿色就这么在树梢上炸开,像一只硕大的安全气囊。骑兵掉进了这团棉花糖似的树冠当中,横着长的树枝没有刺痛他的身体,富有弹性的枝叶向下弯曲,在一次次断裂中渐渐卸掉他的冲击力。坠落的速度越来越慢,骑兵停留在最后一层枝桠上。

    这庞大的树球只存在了不到半分钟便消散了,骑兵落到地上,头晕目眩但几乎完好无损。戴着头盔和护甲的医疗兵小跑着来到他身边,将他搬上移动担架车。“你感觉怎么样?”他们像演习中一样说道,“哪里特别疼?请保持清醒,马上就能见到医生!”

    向“树语者”方向进阶的德鲁伊严阵以待,树球气垫随时会在坠落者身下张开。医疗兵带来的移动担架车由匠矮人制造,它们稳定而快速,不会让颠簸恶化伤情,能尽快将伤员送入地下的医疗室。在这里,药剂师制造的止血伤药已经有了充足的储备,医生们清理伤口,包扎断骨,杰奎琳正唱起治愈之歌。

    游吟诗人的歌声并不能直接对伤口产生效果,但歌声能安抚伤员身上的疼痛和心中的惊恐。亚马逊少年亚伦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要求陪在他身边的利蒂希娅也停止了哭泣和颤抖。前者躺在病床上,后者趴在病床边,都在温柔的歌声中进入了梦乡。

    可惜歌声的范围并不能扩展到天空之上。

    塔砂的大部分兵种都只能在地面上作战,空战让地下城的实力被限制了大半。亚马逊人的弓箭只能在近地区域起作用,射落几只后机械鸟爬升了高度,无论怎么引诱都不再下降。地面上的陷阱不能伤到它们分毫,目前地下城的最强战力玛丽昂焦躁地走来走去,只恨自己没有一双翅膀。幽灵离地的极限只有三米,两米以上便像在凝胶中行走,离开地面的限制好像比水平线上离开地下城核心更加严苛。所能仰仗的兵种,只有龙骑兵。

    失去骑手的龙攻击起来毫无条理,这些亚龙在没接到指令时暴躁愚蠢得与野兽无异,很容易被一群有策略的机械鸟围攻到消失。塔砂召回飞龙,换上候补的龙骑兵。她仰望天空,飞艇越来越近,而机械鸟仿佛怎么杀都杀不完。

    它们当然不可能无穷无尽,终于飞到飞艇边的道格拉斯已经发现了答案。巨大的飞艇底下有一个开口,从开口中源源不断地飞出被激活的机械鸟。飞艇是这群杀人鸟的载具,让人想到航空母舰。

    飞艇比巨龙还要大上不知多少倍。

    道格拉斯驾着龙冲了过去,巨龙的利爪在飞艇身上重重挠下。飞艇的外观看上去明明柔软得像云,充了气的外皮却相当柔韧,利爪就这么从上面划了过去,只留下一道白痕。长满利齿的嘴一样无从咬下,道格拉斯又试了一次,转头撞向那个不断生产机械鸟的开口。这次攻击道颇有成效,刚从开口中出来的机械鸟像刚破壳一样迟缓,巨龙的一次冲击便上一大片飞鸟坠落。

    只是,击落的远不如生成的总数。

    那个开口不大,巨龙无法钻进去。拿什么堵住有用吗?或许这个开口算是这东西的薄弱点?巨龙的身体结构很难悬停在半空中,道格拉斯驾着巨龙盘旋绕开,准备拉开一段距离后对着开口冲锋。他们飞开了近百米距离,转头不断加速向开口冲去。还没有冲到地方,道格拉斯突然产生了危险的预感。

    他的直觉向来准确,和巨龙联系在一起后更加如此。龙骑兵猛地拉紧了缰绳,拉着龙硬生生转向,没再继续前冲。

    就在道格拉斯前方,按照他们本来的速度会撞到的位置,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

    “散开!”道格拉斯吼道,他的声音被风吞得模模糊糊,接着被爆鸣声淹没。

    飞艇下方新出现了一个口子,隔板掀起之后,一连串扁平的东西掉了下来。它们的形状像柿饼,有人头大小,掉得很快,看不清什么样子。这一串东西在半空中散开,下坠,在半空中炸裂。

    龙骑兵们尽力分散开来,好消息是他们本身便相对分散,扁平的炸弹爆炸的时机也不太准,并没有直接炸上过谁。坏消息是,炸弹的范围很大。

    炸弹,当然是炸弹。

    它们造成的效果跟那天马戏团携带的很像,半空中凭空炸开一团团黑烟,火光吞没周边几米的空间,而冲击波的影响比那更远。气浪携带着金属碎片向周围炸开,破片在极快的速度下击穿了龙骑兵的铠甲乃至肢体。一头不走运的飞龙被铁片击中眼睛,贯穿大脑,一声不吭地在半空中消散。它的骑手石头一样坠落下来,细碎而锋利的金属碎片在他脸颊上留下数道血痕。

    那个名为马戏团的雇佣兵联盟中,除了加入地下城的龙骑士和游吟诗人,其他所有人都死在了战争中。道格拉斯一心寻龙,对马戏团本身的事务不甚了解,而杰奎琳几乎是个沉默的影子,塔砂很怀疑她是否有一个完整的人格。他们那条线半途中断,地下城再没了解到那天哨卡爆炸的内情。

    炸弹一直没在对东南角的战斗中出现,在塔砂几乎确定那只是职业者制造出的□□时,它在这里出现了。

    两枚炸弹一直没有爆开,它近乎垂直地安然落地,砸到了地面上。

    轰!

    不规则的圆形在林中炸开,范围内所有的树都被炸成了碎片。泥土被轰然掀起,像被两只充满愤怒的拳头砸开。

    不幸在附近的两个医疗兵被扑面而来的冲击扔出几米远,满脑袋是血的一个尖叫起来,“为什么没有声音?!”他惊恐地喊道,“没了!我听不见了!”另一个人只是呆呆看着数米外巨大的坑洞,从未见过这种攻击的士兵吓坏了。

    有几个德鲁伊被震得无法站稳,摔倒在地,他们的法术因此没能妥善完成。新升起的树球像个没发好的面包,在此期间跌落的龙骑兵摔入了坏面包当中,一路砸穿无数枝条,掉落在地,生死不明。

    简直像个荒诞剧,从科学世界来到魔法世界的塔砂,站在被袭击的位置上,看到了冷兵器时代的士兵对□□的反应。

    仔细看,飞艇下面有为数众多的舱门。它还在一路向东南飞行。

    努力回忆一下,在一战二战的时候,地球上也曾流行过军用飞艇。飞艇庞大的容量可以携带侦察机,也足以携带为数众多的炸弹,一个天空中的炸弹仓库光想一想就让人胆寒。北边那些人也在打着这种主意吧,如果到这边的聚集地一通轰炸,地上设施必定损失惨重,哪怕人能去地下避难,那损失也足以将接近一年的建设化为泡影。但是在塔砂生活的现代,飞艇好像除了用来放置广告之外,已经很少看见了。

    原因是什么?

    飞艇的航行非常容易受风向影响,顺风逆风的时间差巨大,稳定性非常不好。用来货运,飞艇什么时候起飞什么时候到达永远要看老天赏不赏脸;用于军事,路线很难控制,可能偏离目标。

    ——但现在它已经到塔砂家门口了,稳定得不可思议,巨龙冲撞也只是稍微动一下而已。是因为体型大吗?因为其中填充着什么地球上没有的合适气体吗?

    和填充气体一样,飞艇的燃料也是个问题。要让如此庞大一个飞艇从北边一直飞到塔砂的占领区,其中损耗的燃料数以吨计。随着燃料消耗,飞艇的自重理应越来越轻,需要放气才能让它维持在相同高度上飞行。

    ——什么燃料?

    塔砂来到这个世界一年,从未听说过地球上两种重要的工业能源。被称为“工业的粮食”的煤炭也好,被称为“工业的血液”的石油也罢,无论怎么跟人描述都只会得到一脸茫然。地下城的建设挖地三尺,挖到过魔石,从没挖到过煤矿和石油。

    她不是没想过发展工业,但缺乏必要条件,塔砂觉得自己一个从未专攻理工科的地下城还是别白费力气。她曾想过是不是自己运气太糟糕,降生地点刚好没有煤矿也没有石油,后来又想过搞不好是这个世界的规律和地球上不太一样,一个允许魔法存在的大陆,对科学有诸多限制又有什么奇怪呢。而当匠矮人成功解剖魔导科技的产物,告诉她破门蛛所用的能源是魔石时,塔砂有了新的猜想。

    魔导科技中的能源,就是魔石。

    拿这种不科学的东西当燃料的飞艇,再去考虑它蕴藏着的科学道理毫无意义。

    但是,稳定、滞空时间长、不用担心燃料和填充气体的飞艇就无敌了吗?

    才怪。

    道格拉斯骑着的巨龙盘旋出一道弧线,又一次撞向飞艇。冲撞的力气只让飞艇摇晃,龙的尖角陷入气垫又被弹开,像打在厚实的肥肉上。巨龙一次次在飞艇下方盘旋,消耗着飞艇携带的机械鸟。

    仿佛容忍不了龙骑士的持续骚扰,飞艇下方的隔板又打开了一个。

    道格拉斯一直紧盯着隔板的眼睛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它的动向,他的手一拉缰绳,巨龙默契地仰起了身体。

    第二口龙息,终于蓄能完毕。

    炽热的火焰喷射出来,像融化的金子一样闪亮。龙焰的温度比凡火高上几倍,让附近的空气与云都扭曲起来。短暂的抵抗之后,飞艇的外壳开始融化——不融化也无所谓,选择在这种时候释放龙息就是为了避免不科学的意外,比如看似帆布外壳的东西其实不怕火之类的。重要的是,炙热的火焰引爆了炸弹。

    开始爆炸的是第一个,扁平物体的外壳在高温中歪曲,继而被触发。龙息引爆最接近的那一串,被引爆的那串炸弹像被点燃的引线,将高温烈火和爆炸一路引入飞船内部。仿佛推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巨龙无须将龙息持续多久,它在第一口吐息后便可以功成身退。

    飞艇炸开了。

    外部的爆炸和火焰撕开了一道口子,而内部的连环爆炸才是这个庞然大物的死因。幽灵在三米高的极限位置仰望天空,天边那一连串轰鸣在她耳中就像春节里的鞭炮。洁白的、庞大的、危险的飞艇被它自己携带的炸弹炸得粉身碎骨,那场景好似一个被一枪打烂的哈密瓜,金红色的火焰从中心炸裂,吞没了所有残存部分。

    这飞艇的确比地球上的那些灵活,但只要没灵活过飞龙,它便有了致命的死穴。北边的人真不走运,在他们总算用出飞艇杀手锏的时候,塔砂正巧有了一支飞龙空军。历史早已证明,从灵活的飞行器登上历史的那一天起,庞大、笨重的飞艇便不再是天空之王。

    得到指令的龙骑兵与地上的所有人全部已经撤离,龙骑士骤然向后退去,巨龙的双翼在恰当的时机扇动,借着爆炸的冲击波猛地远离。巨龙腹部的鳞片硬得胜过金石,以前的矮人大师都认为龙鳞龙血制造出的铠甲防御力最高,何况一条活生生的龙呢。这条喷吐烈焰的红龙能在最可怕的烈火中来去自如,爆炸产生的火焰对它而言不过如此,铁片还不足以破甲,冲击波正好借力。

    它竖起的身躯是为了护住背后的骑士,道格拉斯紧紧抱着巨龙的脖子,热浪与狂风在削弱之后依然让他的皮肤发痛。“太棒了宝贝儿!”他亢奋地喊道,大笑起来,硬币落地的这一刻——那枚一面写着死亡一面写着胜利硬币——无比美妙。道格拉斯在这片称不上友好的大陆上四处寻龙,道格拉斯成为龙骑士,道格拉斯出生,不就是为了享受这种时刻吗?

    天空中盘旋着的机械鸟再也没有生力军加入,事实上它们开始没头苍蝇一样乱转,几分钟内就出现了大量空难与坠机。让它们精密运行的东西似乎与飞艇一道坠毁,现在,清理剩下的只是个时间问题。

    曾是飞艇的火球在半空中分崩离析,它距离最近的人类聚居地还有几百米,功败垂成,遗憾落地。德鲁伊们匆忙地在火焰落地的地方催生不易燃烧的植物,附近的亚马逊人匆匆拿出水盆灭火。“就当是一场森林大火吧。”德鲁伊看着烧焦的部分心痛地说,只恨呼风唤雨要求的能级太高,而之前求雨所需的特殊条件,枯萎气息,又已经被他们连根拔起。

    塔砂站在匠矮人身边,看着他用一套精巧的工具打开一只坠落的机械鸟。这位工匠曾参与解剖破门蛛,如今多少有些手熟。在这场空战结束后不久,他成功地打开了机械鸟的外壳,像撬开一颗核桃。

    核桃的中心,果然放着魔石。

    不知为何,脑中响起了一阵慷慨激昂的旋律,塔砂看了看地下城中一大堆缴获的机械鸟,安然地想:那句歌词怎么唱的来着?哦,“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章算过度大概比较无聊,明天就换新身体了~=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