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51章 1.1
    利蒂希娅轻手轻脚地在树林中穿行,怀里抱着把短弓,背上背着小小的包裹。

    这里已经是安加索森林的地界了,换成过去,父母绝不会允许她独自一人跑来这种地方。利蒂希娅只从家里雇工的口中听说过那片黑森林:高大的乔木遮天蔽日,森林深处的区域在夏日正午都显得昏暗阴凉;藤蔓、树根与带刺的野草覆盖了每一寸土地,毒虫与野兽在阴影中对所有外来者虎视眈眈。她还说森林里住着食人的生番,会用箭刺穿所有迷路的好人的脑袋,把一颗颗脑袋挂在长弓上带走。

    很长一段时间这吓人的故事都曾是利蒂希娅的噩梦源头,等长大一些,她暗暗觉得佣人没说真话,否则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猎人在林中进进出出呢?每年恰当的季节,林中母鹿肥美的肉与公鹿头顶精美的长角都是鹿角镇重要的经济来源,也是鹿角镇得名的原因。无论安加索森林中有什么危险,它们看上去都不足以扰乱附近居民过日子。

    反倒是那些宣称要将林中危险一网打尽的士兵,差点毁掉了镇民们的生活。

    利蒂希娅第一次来安加索森林的时候,她既没有看见一望无际的树木,也没有看见奇形怪状的动物。这里只有稀疏的小树正在生长,与其说说是大森林,不如说是小树林。稀疏的小树林中藏不住传说中的大棕熊,仰头张望半天才能看到一两只小鸟。拿着树木手杖的人在树林间行走,时不时用手杖拍一拍树干,像农人检查每一株秧苗。

    “再早上一两个月,这里可是一片空地呢。”亚马逊人感慨地说,“可惜了,要是你去年以前来这里,你能看见遍地的绒绒草,还有大片大片绿凤蝶,它们在阳光下河水一样闪光。现在还是菱尾鹦鹉繁殖的季节,往年它们会在每根大枝桠上喋喋不休,模仿路过的野兽的声音,直到哪只受够了的安加索狮咬断它们的脖子……”

    这听起来让人神往,和利蒂希娅过去听到的安加索森林截然不同。她听着老师讲述的故事,不由得也遗憾起来。

    说起来真不可思议,如今的利蒂希娅正在儿时噩梦手底下学习。

    她猫着腰游过树木间的阴影,在碎石土地和枝干上踏过的脚步悄无声息。这技巧学自故事中的“食人生番”——那些亚马逊人,她们攻击起来凶猛过壮汉,隐蔽起来又轻盈得像鸟雀。第一次看见她们展示这种技艺,利蒂希娅就被迷住了,她模仿得非常努力,最后不知交了什么好运,竟被选中成了亚马逊战士的学徒。父母为此大吃一惊,要知道,他们送她去异族的学校,本来只是想让她学点草药什么的。

    老师夸奖她的进步,不过利蒂希娅心里觉得,要是亚马逊人是林中鹰隼,她便是一只学飞的小鸡。她已经努力学习了有一阵子,现在溜出家门完全不会被抓到,但要在老师面前班门弄斧,她显然还不够资格。

    这就是利蒂希娅选择这种时候游荡到森林中的原因。

    月亮刚刚西沉,启明星在越来越亮的天空中显得没那么夺目,凌晨清醒的空气环绕着她,微凉的风令她精神振奋。驻扎在这里的亚马逊人还没开始一天的晨练,而守夜的卫兵就在刚刚换班,其中有个微不可查的空隙。这是最合适的时机,却不是任何敌人的机会,只有受过亚马逊训练又知道内情的人,才有可能穿过巡逻的人,遛进一片无关紧要的区域。

    利蒂希娅么,她有内应。

    她听见了蓝顶雀的叫声,啾啾——叽——!两短一长,清脆悦耳。自从树木长回来后,鸟雀也来了,蓝顶雀正是这个季节最常见的来客,住在这里的亚马逊人不会为这清晨的鸟鸣投去一瞥,再好不过。利蒂希娅得到了代表安全的信号,三步并两步地跑向前方。利蒂希娅用短弓在树干上敲了几下,这种蓝顶雀敲击树枝的声音在另一个人耳中,有着只有他们知道的意思。

    上头放下了软梯,利蒂希娅把短弓往背上一别,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

    “早上好,利蒂希娅!”

    她的小伙伴正在小屋中等她,对她笑出八颗白牙,打招呼的手随便一挥便往前平平伸出。

    “你也早,亚伦!”利蒂希娅回答,接下身后的背包,把里头的书本递过去。

    亚马逊少年接过了书,就地坐下,如饥似渴地www.yuehuatai.com起来。利蒂希娅对他的全神贯注习以为常,绕过他的光源,走向后面的箱子。堆在这里的木箱充当了桌子,上面放着亚伦带来的卷轴。利蒂希娅拿起卷轴,小心翼翼地展开,对着窗口的光看起亚马逊的箭术图谱。

    成为亚马逊人的学徒是个不知是喜是忧的意外,而与亚马逊少年亚伦交上朋友则完全是意外之喜。利蒂希娅第一次去地下的训练场时紧张得险些昏过去——她其实没那么怕考核,但到那天她才意识到自己很怕黑黢黢的幽闭空间——多亏了亚伦把她拉出去吹风分散注意力,她才没给她的箭术老师,也就是亚伦的姐姐,留下胆小无用的印象。

    他们很快熟悉起来,从小心谨慎到无话不谈,等知道利蒂希娅是个商人的女儿,还有个正在红桉县学校里上学的哥哥,亚伦显得十分激动。“要不这样吧,”他说,“我给你带我姐的箭术秘籍,你给我带你家里的书,怎么样?”

    “可以吗?”利蒂希娅吃惊地说,又向往又犹豫。

    “别人不知道就可以。”亚伦狡黠地笑道。

    于是他们的秘密会面便定了下来,亚伦找到了这个树屋,亚马逊人搭来当做瞭望台和储物室用,早晨绝不会有人来这个杂物堆积处。它距离亚马逊人在地上新建的聚落不远,距离战士们训练新兵蛋子的野外训练场也不远,亚伦和利蒂希娅都能方便地来到这儿。亚马逊少年给人类少女带来姐姐的训练笔记和箭术图谱,后者则用父亲的藏书或哥哥的教科书回礼。

    在学习箭术的同时,利蒂希娅也在学习简单的亚马逊文字。亚马逊人的文字相对简单,用于箭术图谱之类卷轴的文字更像符号,看图就能大致知道意思,不懂可以再问亚伦。亚伦以前倒没学过通用文字,不过在亚马逊人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入人类城镇后不久,女王要求所有适龄成员必须学习通用语读写,而亚伦有个聪明的脑瓜,同时充满了兴趣。

    利蒂希娅算是乡绅的女儿,她虽然没像哥哥一样一路读上去,但至少在家庭教师的教导下认识字。她还学过算账,尽管非常不擅长,母亲总为此叹气,觉得她今后嫁到别人家会管不好账,会被人家的账房先生欺骗。利蒂希娅学过点皮毛,因此更为亚伦的聪明惊奇。

    “哎呀,你比我哥哥还厉害!”利蒂希娅看着亚伦写在本子上的算式说,“我从没见过有人能算得这么快呢,爸爸都没有!”

    亚伦自豪地抬起头来,露出一个不太成功的谦虚笑容。“我想当个商人。”他说,“我算得很快,而且擅长讨价还价。等学到更多,我还能做得比现在更好。”

    “那很好啊!你会成为一个很有钱的商人!”利蒂希娅由衷地说,“你该告诉你们爸爸妈妈!要是他们知道你这么厉害,他们肯定会送你去学校的,我哥哥上的那种学校,我听说那里毕业的人今后可以成为大商人或者官吏。那样你就不用偷偷在这里学啦!”

    亚伦扁了扁嘴,说:“你又为什么要偷偷学呢?你可以直接问我姐,战士们授课从来不留一手。”

    的确,教导利蒂希娅的亚马逊战士虽然要求严格,却是个把学识倾囊相授的好老师。

    “我怕问得太多,老师会觉得我很笨。”利蒂希娅说,“我不想被踢走。”

    利蒂希娅也曾正正经经上过学,这里只有男校,因此父母给她请了家庭教师。她在商人必备的课程上十分不开窍,无论怎么努力也只是勉强跟上。老师和她的父亲说了这事,第二天她便不再上课了。那位商人觉得,将金钱浪费在她身上太不划算,还是在家好好养着,学学管家、烹饪和梳妆打扮什么的,也好嫁个好人家。

    “你怎么可能被踢走?”亚伦从书页间抬起头来,看向利蒂希娅,“你是你们当中最棒的学生!她们都夸你像个天生的亚马逊人,在谁来教你这事儿上,我姐还和其他人打了一架呢,打赢才来教你的。”

    利蒂希娅“啊”了一声,受宠若惊地拨弄着短弓弓弦。训练实在非常累人,对一个从小家境不错的商人之女来说,每天的战斗训练足以榨干她的精力,让她除了眼前的靶子,手中的短弓和尖叫着的酸痛手脚以外完全没法关心别的事。她真的做得很好吗?

    “可是,”利蒂希娅迟疑地说,“我是个女孩子……”

    她的哥哥对她被选为亚马逊学徒这事漠不关心,他认为这种胡闹不久便会停止,娇滴滴的小妹妹怎么能忍受战士的训练呢?她的母亲也有着类似的意见,“一定哪里搞错了,我可怜的宝贝!”她这样叫着把筋疲力竭的利蒂希娅抱进怀里,认为让一个乡绅家的姑娘去学战士们流汗又残酷又不成体统,要是练得像那些野蛮女人一样又凶又结实,今后还如何出嫁?

    “别哭了,我们现在得罪不起那些异族。”利蒂希娅的父亲不耐烦地说,得到消息那天他失望得多喝了几杯酒。这位商人在德鲁伊的神奇力量之中看到了商机,把家中子侄(除了前途无量的大儿子)全送去上异种开的课程,结果只有女儿入选,选择她的还不是德鲁伊,而是那些舞刀弄枪的亚马逊。他看着利蒂希娅叹气,嘀嘀咕咕地说:“怎么总是错误选择……”

    可利蒂希娅喜欢这里,她喜欢自己能一箭射穿靶心的感觉,喜欢在风中无拘无束地奔跑,喜欢老师赞赏的目光和旁观者的掌声。在这里,她觉得自己找到了位置。

    “什么?”亚伦说,“是女孩子有什么问题?”

    “女孩子可能不太适合当战士。”利蒂希娅老老实实说,“同样是成年人,女人的力气没有男人大,相对爆发力不足,性情比较温和,感情用事,嗯,没有攻击性?”

    她越说越不确定,因为亚伦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看上去像要质疑,又像要笑。“真的假的?”他说,“你知道战士们为不得不教外族的男人这事吵了多久吗?”

    “咦?”利蒂希娅一脸茫然。

    “你难道现在还没注意到?”亚伦合上了书页,比了比训练场的方向,“你看见过一个男的亚马逊战士吗?”

    利蒂希娅努力回忆了一下,还真没有。她小心翼翼地说:“我还以为是为了教女学生才……?”

    她的母亲对这件事唯一的认同就在她的老师也是女人这事上,“虽然不成体统,”她说,“但至少不损伤利蒂希娅的名誉。”

    “才不是!”亚伦叫起来,“我们当中只有女人才能当战士和领袖!因为男人被认为不够敏捷,耐力和承受力都比不上女人,冲动时会被本能控制,缺乏多角度思考的同理心,需要被女人领导和保护。”

    现在换利蒂希娅目瞪口呆了,他们哑口无言地对视了长达一分钟,同时狂笑起来。

    “真奇怪。”利蒂希娅笑得擦眼泪,有什么想说又难以表达出来,只好反复说一个词,“真奇怪。”

    “可不是嘛。”亚伦耸了耸肩,“我爸妈没了,我姐对我保护过度,她才不会让我去异族堆里当商人呢。‘你要怎么保护自己,小亚伦?’”他掐着嗓子模仿道,厌恶地挥了挥手,“亚伦,男孩子不适合做这个,男孩子不适合做那个,巴拉巴拉。要是我是个女孩子,她就会鼓励我去外面乱撞,把那视作成长中的必要历练。”

    “我爸妈也是。”利蒂希娅深有同感地说,“要是我们换个位置就好了。我生在你们这边,你生在我们这里。”

    “是啊……但现在两边被绑在一起,”亚伦摸着下巴,眼睛闪烁着想到什么的光,“你说有没有可能,过一阵子后两边就变均匀了?像面粉和水变成面团一样,谁都可以当战士,谁都可以当商人,爱干嘛干嘛,不管你是什么……”

    在他说完之前,他们同时听到了什么声音。

    在这里偷偷会面的两个少年都非常警醒,一点响动就够他们做出反应。他们飞快地收拾好了背包,把树屋恢复到无人来过的状态,这才偷偷向外探出头。

    不远处,亚马逊人的地上聚集地里传来了骚动。

    发生了什么?两个小脑袋挤在小小的窗口中,看见远方甲壳虫那么大的人影来来回回,快速地进入了地上的一个开口。他们伸长耳朵听去,什么都没能听清。

    “今天是什么你们的特殊日子吗?”利蒂希娅问。

    “什么日子都不是。”亚伦否认道。

    “是啊……”利蒂希娅茫然地说,“本来今天上午还有训练的,有什么事的话老师会事先跟我说?”

    他们全都摸不着头脑,但不同于一直被保护的很好的乡绅之女,亚伦从空气中嗅出一丝紧张的气息。他想起之前的几次险境,又一一排除:无论是摧毁森林的枯萎诅咒还是那门撕裂土地的大炮,来时都有很多预兆,如今北方有哨兵看守,地下城的那位大人也不可能发现不了袭击的大军。有什么事情会需要全员躲进地下城?地下城本身有什么事情吗?

    亚伦眺望远方,北边的地平线一片寂静。他再回头望向聚集地的时候,那里已经安静了下来,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下去!”亚伦当机立断地说。

    这片安静的森林让他脑中警报直响,亚马逊少年宁可被姐姐抓到也不想冒险。他们爬下树屋,来到了地面上,此时距离天大亮还有不到一小时,明亮的晨光照耀着树林……

    突然,天空暗了下来。

    他们听到鸟鸣声。

    这声音要如何用拟声词模仿?不是啾啾,叽喳,或者别的常见鸣叫。土生土长的森林住民也听不出这种鸣叫来自什么鸟,倒不如说,会觉得这玩意是鸟鸣,只因为两位少年想象不出什么生物会发出这种尖锐鸣啸。

    不远处遮蔽了日光的东西,是一朵云吗?

    短暂的一小会儿,亚伦以为那是巨龙从天空中飞过,作为住在林中的亚马逊人,他见过骑手出来遛他的飞龙。但只要抬头一看便知道那不是龙,它洁白而圆润,像个有许多小小凸起物的纺锤,尖端直指这边。

    它如此巨大,还未完全移到他们头顶,已经吞噬了一部分晨光。到底有多大呢?没办法判断,因为它飞得很高,云一样高,云一样白,但没有云在目标明确地向前移动时保持如此稳定的身形。光从感觉上来说,它并不算快,可每一次眨眼都能发现它更加接近。利蒂希娅与亚伦同时咽了口唾沫,惊疑不定地与对方对视。

    利蒂希娅快速地说:“我们要不要去……?”

    亚伦飞快地回答:“去!”

    他们撒腿就跑,目标是亚马逊聚集地。

    以往觉得很近的地方如今感觉起来无比遥远,他们跑得飞快,仍觉得双腿太短。但是没关系的吧?利蒂希娅怀着侥幸心理想,看起来这么远,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比它快才对。

    天空中的庞然大物,的确没有那么快。

    尖锐的鸣啸声近了。

    刚才这种声音还像风声,亦或不知何处传来的鸟鸣,如今它越来越清晰,能明确感觉出来自哪里——来自他们脑后。利蒂希娅埋头狂奔,亚伦回头看了一眼,他的瞳孔骤然缩小。

    天空中不知何时布满了“飞鸟”的黑影,最近那一只就跟在他们脑后,近得能看清外貌。它没有拍打双翼,翅膀滑翔般平平伸直,身体下方,有什么尖锐的东西闪着寒光。

    利蒂希娅被推了出去,她一下子摔倒在地,随着惯性滑出几米远,下巴在地面上磕出血来。头顶上有一阵强风吹过,她呻#吟着翻过身来,碎发留在了手背上。利蒂希娅发现自己后面的头发被齐齐斩断了一大截。

    “滚开!”亚伦在后面喊道。

    利蒂希娅照做了,不仅因为对方的提醒,还因为后背上骤然升起的寒意。她一下子抱着短弓滚出数米远,贴着她的右臂,尖锐的金属物刮擦过地面,扬起一片沙尘。利蒂希娅到此时才看清了那个东西:有一只带着尖锐尾钩的怪鸟,大概一人大小,正对着他们一次次俯冲。

    不对,不止一只。

    天空中有许多这个样子的怪鸟,一群怪鸟飞行的声音带来让人头皮发麻的嗡鸣,像不知放大了多少倍的蜂群,或者能飞的蝎子群。到底有多少啊?比起远在天边的庞然大物,这种接近的成群黑影更加让人毛骨悚然,它们红色的眼睛在天空中发亮,像成群的乌鸦注视着濒死的幼兽。

    亚伦爬了起来,他矮身向前冲,一把拉起利蒂希娅,拼命向前跑去。利蒂希娅被吓坏了,她的包裹丢在了刚才的地方,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着短弓和箭筒,却也只是抓着。她在靶场中可以百发百中,但还从未面对过哪怕一只野兽,如今的场面对她太过头了。

    糟糕的是,他们不能继续刚才的路线。

    在树林与聚集点之间有一片空地,长达数十米。树林中他们还能利用树木周旋,到了那片空地中就完全是活靶子。亚伦咬了咬牙,转身,冲向另一个方向。他记得那里堆着多出来的石料,他们这样的体格能钻进石料堆的缝隙。

    一只从侧翼袭来的怪鸟分开了他们,若非亚伦松手及时,他的右臂肯定会被切掉。他听见利蒂希娅哽咽了一声,然后一个踉跄,更加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亚伦听见了她脚踝发出的咔哒声。

    飞鸟在靠近。

    姐姐在这里就好了,亚伦混乱地想。他用力一甩头,把这徒劳无用的念头甩掉,然后猛吸一口气,把利蒂希娅背了起来。

    利蒂希娅只比亚伦矮上一点,尚未长成的少年根本不可能背着与他同岁的少女健步如飞。他难以保持平衡,速度也称不上快,只能勉强贴着树躲开俯冲的钩子。亚伦远远望见了那一堆石料,他咬牙加快了步子……

    一颗手腕粗的小树被拦腰斩断,树的上半截被撞飞出去,亚伦也是。

    他的头撞上了什么东西,眼前一片漆黑。这段时间就像被什么人偷走了一样,等亚伦再一次睁开双眼,他看到胸口蔓延开来的鲜血,还有另一只正在接近的飞鸟。

    幻觉中,他听见姐姐拉开了弓。

    嘣!嘣!嘣!

    长弓不是这个声音,长弓的射速也没那么快。第一支箭与怪鸟擦身而过,第二支从怪鸟的眼睛上弹开,但第三支箭又射出去了。亚伦艰难地转了转头,他看到利蒂希娅拉开了短弓,一次次搭箭拉弓如行云流水,两箭之间几乎看不到空隙。她的天赋与勤奋在这危机关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人类少女哭得牙齿发抖,但她的双手稳如磐石。

    第三支箭精准地射入第二支箭刚才撞击的地方,第四支也一样。微不可见的裂缝在第三次重击下骤然扩张,怪鸟闪着红光的头颅轰然碎裂。鸣啸声戛然而止,那东西坠落了,一头扎进泥地。

    亚伦笑了起来,鲜血从喉咙里涌出,他将之咽下去,只给他的伙伴一个不露齿的笑容。利蒂希娅勉强抬了抬嘴角,止不住地抽泣,用力抹掉了泪水以免干扰视线。她对着下一只怪鸟举起弓。

    哪怕次次命中,箭筒里剩下的箭也只够再射落一只。

    天空中掠过阴影。

    全力关注着飞鸟的利蒂希娅没注意到,躺在地上的亚伦注意到了。

    鸟群发出了混乱的声音,像一群鬣狗闻到了狮群的味道。强风让它们东倒西歪,接着某个巨大阴影骤然降临,硬生生冲撞出一片清空的区域。刚才强大得不可抵挡的鸟群一哄而散,无数飞鸟坠落在地,头部的红光熄灭。天上中卷过一阵热浪,火焰从天而降,点燃怪鸟们的翅膀。

    “坚持住,小家伙!”那个以往油嘴滑舌得让人讨厌的骑手的声音,在此刻如同天籁,“我们来了!”

    红色巨龙背着骑手冲入鸟群,在他们身后飞着一排排稍小的飞龙。

    龙骑兵们,到场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333=

    刷刷刷万一加更了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7 21:03:50

    幸运蘑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7 21:25:08

    松雪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7 22:19:28

    墨玉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7 23:41:08

    马赛克下的纯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8 08:46:42

    那个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8 12:06:20

    秉烛夜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8 16:57:15

    喵了个咪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9 02:22: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