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50章 1.1
    “对,是有这么一回事。”橡木老人回忆着,缓慢地说,“大约三百年前,矮人曾与人类爆发了战争。但我并不清楚内情,德鲁伊并未参战。”

    德鲁伊是一种职业,更是一种信仰。尽管崇拜自然和圣树的教义让他们游离在任何崇拜神灵的教派之外,他们也有着一些宗教人士的共性,能成功转职的德鲁伊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自然和谐之上,并不会参与自身种族或国家的战争。这个包括了诸多种族的群体在绝大多数时候维持着中立的立场,当矮人和人类开战,矮人德鲁伊与人类德鲁伊选择在圣橡树林中闭门修行,其中比较热心的那些,也只是在为战争中破坏的植被四处奔走而已。

    “埃瑞安从不是个和平的世界,大大小小的战争时常在各地出现,唯有与天界和深渊交战得最厉害的那段时间,诸多生灵才暂时握手言和。”橡木老人叹了口气,“在人类和矮人开战时,我们只以为那是一场寻常的冲突,没人想过会有那种后果。”

    理由不得而知,过程亦然,隐居在圣橡树林中的橡木老人只知道此战的结果。

    埃瑞安宣言没能将各个种族的和平维持到永远,却让大部分种族内部变得更团结。矮人氏族联合成一个巨大的王国,人类的战时松散联盟也慢慢形成了一个超级帝国,当双方开战,哪一边都尽了举族之力。双方像对战恶魔时那样对着曾经的盟友下尽狠手,直到两败俱伤,人类付出惨重的代价,将矮人王国连根拔起。侏儒站错了队,与矮人一道销声匿迹。

    “龙呢?”塔砂问,“为什么矮人战败后,龙也离开了?”

    “要是大德鲁伊还在,我们还有与巨龙对话的资格。”橡木老人遗憾地说,“我们只听说熔金之龙做出了某个预言,预言本身就是个强大的法术,连通晓龙语魔法的法师都无法复述。第二天的月亮升起前,大部分龙便失去了踪迹。”

    因为某个契机,德鲁伊说服了龙,中立的森精灵选择参战,矮人从内战中停下,兽人和其他种族联合,混乱无序的人鱼也看到了危机;西边深渊信徒和北边的女巫暗通款曲欺骗了恶魔,同时不需要神的神术正在离经叛道的圣职者中悄悄扩散,在这种背景下,埃瑞安宣言于四百五十年前签订,各族联手。

    四百年前,主物质位面的生物隔绝了深渊与天界,随后发生异变,埃瑞安最后的精灵与大量高阶德鲁伊失踪,将自然之心让渡给圣橡树林中最年轻的橡树,剩下的德鲁伊在埃瑞安继续生活。

    约三百年前,矮人和人类全面开战,人类惨胜,矮人与盟友侏儒日渐被消灭驱逐。此后一条强大的金龙做出了神秘的预言,巨龙退出埃瑞安舞台。

    两百多年前,人类与兽人发生大规模战争,塞缪尔声称此时撒罗的圣职者还在人类的军队中担任要职。

    一百多年前,德鲁伊因被人类围剿与橡木老人失散,德鲁伊传承中断。

    如今,塔砂看到一个非人种族人人喊打、人类牧师和亚马逊人一样要四处躲避、职业者极度稀少、大部分人类看起来完全没生活在奇幻世界的埃瑞安。

    回头看着他们消失的轨迹,就像坐在一艘摇晃的船上,看着其他人纷纷落水。要是全部因为内耗自相残杀也就罢了,至少要防范什么一目了然。但其中的一些种族,却是自己主动跳下船的。

    “也有巨龙留下来了吧?”塔砂问,“我听说巨龙的寿命非常漫长,越年长越强大,除了神魔之外,几乎只有时间能与它们为敌。”

    “不太确切。”橡木老人沉思着,“大部分龙都我行我素,对包括自己的后代在内的同族都漠不关心。年轻的巨龙可能被人海战术剿灭,老年巨龙也可能在传奇职业者的围攻下陨落,尤其在有传奇法师参与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段时间,人类不知为何兴起了屠龙潮,许许多多传奇职业者,几乎所有传奇法师,都在这段时间与巨龙同归于尽。渐渐地,我没再听到巨龙的消息了。”

    “有一头通用名叫蓝夜的太古龙,精通法术,庞大如山,是留下来的巨龙中当之无愧的最强者。”他又补充道:“它还未到回归龙眠之地的年纪,我也未曾听说过它被击杀的消息,或许它还在某处呼呼大睡。”

    难道预言内容就是龙会被前仆后继的冒险者剿灭?可要是大部分龙没有离开,再怎么对同族漠不关心,巨龙也不可能任由自己被灭种——人类也做不到。

    这不是唯一的问题,目前知道的内容当中,蹊跷的地方太多。有什么好处能让传奇职业者为了屠龙前仆后继?为此牺牲的是传奇狂战士也就罢了,结果损失最多的反而是以智慧和理智著称的传奇法师?这很难说通。

    说得不恰当点,塔砂想到了地球上东方玄幻里的某个毫无道理的玄学概念,“劫数”。

    理由不明,解决方式不明,她仿佛站在神话时代向普通世界过渡的斜坡上。作为一座与人类如今的画风格格不入的不科学地下城,这情况真让塔砂不安。

    事到如今,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北方边境再一次沉默,那里粗粗建起了防线,两边都保持着暂时对彼此视而不见的默契。一场大战之后,春天降临到了这片弥漫着火药味的土地上,壮劳力忙于春耕的时节,暂时不会有战事。

    德鲁伊的到来,让大片荒地重新化作沃土。

    经过一个冬天的劳动,【再加一勺糖】技能制造的净化剂将附近的枯萎诅咒基本驱散,留下干枯贫瘠的土地。一般来说,起码要到明年这些地方才能重获生机,就像痊愈的病人也不可能一日之间恢复健康时的体格。塔砂已经做好了再提供一年食物的准备,但德鲁伊大大缩短了无法耕种的时间。

    他们用橡树枝做手杖,把一些植物的种子风干,缝进几个小球当中,悬挂在木杖上,这些球在他们行动间悉索作响,像一串小铃铛。所有转职成功的德鲁伊都有着“协调自然”的能力,他们手持木杖走过荒野,若有若无的自然气息便覆盖上那片死地。塔砂很难说出他们工作的原理,只能隐隐感觉到自然气息的流动,仿佛用筷子搅动盖浇饭,把汤汁和肉丁均匀铺到白饭的部分上去。

    树铃响过的地方,土地在复苏。

    顽强的野草从地上钻出来,森林与田野则需要播种,好在德鲁伊们带来了许多种子,四分之一精灵药剂师也有着丰厚的库存。富有药性的那些被种在药园当中,利用药园作弊似的特性快速生长,长到一定程度再移植到别处,换下一批。

    未进阶的德鲁伊学徒也会是极好的园丁与药农,他们与梅薇斯相处得相当融洽,事实上“相处融洽”已经是相当含蓄的说法。大部分德鲁伊都争先恐后地来看森精灵的后裔,像等待明星见面会。他们觉得能看到传说中大德鲁伊的盟友是件非常幸运并且能带来好运的事情。

    “你的手指能让枯树发芽吗?”一个德鲁伊少女满怀期待地问。

    “不能,亲爱的。”梅薇斯不知第几次回答道,“但大概能让你的舌头发芽——想尝点雪梨果冻吗?”

    今后梅薇斯不用一个人管三个地方了,药园由德鲁伊学徒接手,药房中也有德鲁伊帮忙。精灵与德鲁伊的组合在处理草药、制造药剂方面非常有利,药园和药房都升了一级,前者草药生长速度增加,后者中的药剂效力增强。

    当然,除了农民、园丁、药剂师外,新进阶的德鲁伊中也存在战斗人员。

    寻树人父子中的儿子,阿尔弗雷德,第一个得到了自然之心的承认。赤子之心与从小照料寻路树的经历让他拥有很高的植物亲和力,他能听懂树林的低语,还能在短时间内催化和控制植物。刚进阶不久的阿尔弗雷德就可以让地上暴涨的野草缠住一个战士的双腿,让荆棘种子突然长成荆棘路障。

    与他对练的亚马逊人又一次被野草缠倒,挣扎一下没能挣脱,索性坐到了地上。“这些草根本力道不够。”她不服气地说,“我才十五岁,再过几年我就能轻松把它挣脱了。”

    “我才十三岁呢!”阿尔弗雷德骄傲地说,“再过几年,我的‘死亡缠绕’会比现在更厉害!”

    “死亡缠绕?”亚马逊人古怪地看了看他,再看了看草,“你确定要叫这个名字?”

    “死亡缠绕有什么问题?”阿尔弗雷德抱着胳膊问,“你又叫什么名字?”

    “亚特兰特。”棕发少女说,蹲下去企图解开野草,没多久就不耐烦地用上了匕首,“你呢,玩草的巫师?”

    “是德鲁伊!未来的大德鲁伊阿尔弗雷德!”

    “行吧,大德鲁伊。”亚特兰特无所谓地说,终于拔出了脚,“你能不能让树直接长出果子?”

    “可以倒是可以……但不可以这么做。”阿尔弗雷德犹豫地说。

    “到底可以不可以?”亚特兰特被弄糊涂了。

    “我可以,但我不会做。”阿尔弗雷德说,“对树不好。”

    现实中的德鲁伊可比游戏里的那些操心许多,他们可以控制树木,却要考虑到消耗的地力与植物潜能。投掷荆棘需要事先准备种子,催化完野草后要将暴涨的草木回复原状。将农作物快速催熟并非不可能,却会损伤现在这片刚恢复过来的土地,所以他们不会这么干。德鲁伊请求自然与他们并肩作战,也承担起保护自然的责任。

    同样的,德鲁伊的“驱使野兽”技能也不能凭空完成。与他们结下契约的动物会拥有更漫长的寿命、更强大的力量和更高的智商,唯有这些进阶灵兽的动物才能与德鲁伊心意相通,勇敢作战。德鲁伊驱使这些灵兽,同时在平日中照料它们,与它们形影不离。

    向“兽语者”方向进阶的德鲁伊目前仅有一个,这附近动物不多,能符合签约标准的更少。那个唯一成功的德鲁伊女性,签订的对象多少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你就这么丢下我跟着这位女士跑了?”道格拉斯怪叫起来,“唉,我知道最近冷落了你,乔伊老伙计,可你至少该在决定前告诉我一声啊!”

    他的马儿蹬着蹄子,咴咴地叫了长达一分钟。道格拉斯眼疾手快压低了帽子,这才没被喷一脸口水。“好吧,我祝福你!”骑手躲闪着叫道,努力维持着形象,抽空对着与乔伊同来的德鲁伊女人露出一个风度翩翩的笑容,“是的,我知道你舍不得我……”

    “‘可算摆脱你的重屁股和没完没了的母人了,真他妈谢天谢地’——请原谅,他是这么说的。”兽语者普莉玛保持着温柔的笑容翻译道,“他还说,‘再也别他妈想在老子背上□□……’”

    “哈哈,哈哈哈哈,他可真会说笑!”道格拉斯僵硬地干笑起来,企图捂乔伊的嘴,没能够到,“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祝你们相处愉快,一路顺风!”

    说完,他脚底抹油,迅速地溜走了。

    龙骑士骑着他的龙,在旷野的天空上飞翔。他把几乎所有空闲时间都花费在龙身上,像个成瘾的青少年,只在工作时间回到城市里。塔砂让德鲁伊和骑手在学校与军营中开了课,这儿有自然之心,有飞龙,有德鲁伊和龙骑士老师,她想不出不将这两种职业者量产的理由。

    孩子们用上课的方式赚取矮钱,一学期课程的收获并不算多,但对于不宽裕的家庭来说,把还没法帮工、整天无所事事的孩子扔去学校就能补贴家,简直划算得不得了,老师是埃瑞安其他地区的通缉犯这种小事,根本无关紧要——黑市还不合法呢,也没见它人人喊打啊。

    冬末春初那场战争引起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大部分东南角居民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反正北边已经把他们打成人类叛徒格杀勿论了,真去做点什么被谴责通敌的事情好活下来,事情也不会变得更坏。

    红桉县与鹿角镇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地方,没有多少与上头有密切联系的关系户,公务员们木着脸继续工作,异族不打算空降什么官员接替他们,那么在谁手下干活都一样是拿工资吃饭。商人们在几个月的动荡后找到了新的平衡,随着新进货和出售渠道的稳定,市场也稳定下来。农民对德鲁伊充满了亲切感,在他们看来,德鲁伊只是有点神神叨叨的同行,远远不到危险分子的程度。猎人、樵夫等等靠着森林吃饭的人已经有了新的位置,他们在训练的间隙看向森林,细嫩的小树苗正在生长。

    不知要过多久,安加索森林才会恢复到过去的模样。但它在恢复了,这总是好事。

    放入墓园的尸体,在一个月后出现了结果。

    “你的墓园中出现新亡灵种族,墓园升级。”

    “将完整度高于90%的骑士(职业者)埋入其中,可通过消耗魔力在单位时间内产生品质不等的死亡骑士,尸骨及灵魂完整度越高,转化成功率越高。”

    “因埋入的尸体缺乏关键部位-头颅,且灵魂处于溃散边缘,转化过程产生变异。”

    刚把圣骑士的无头尸体埋下去的时候,塔砂就接到了墓园的提示,表示圣骑士的转化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十。但世事难料,最后圣骑士的转化成功了,反而是盗贼的尸体转化失败,只变成了结实一点的僵尸。

    幽灵漂浮在墓园上空,看着墓地的土壤被顶起一个鼓包。墓穴轰然开启,土石簌簌落下,一具魁梧的躯体破土而出,和生前一样高大。

    哦,不是一样高大,他已经没有脑袋了。

    “无头骑士:拥有亡灵之中难得的敏捷和应变能力,生前的训练依然残留在骑士死去的躯体中。高尚的美德已经随着生命逝去,但强大的灵魂之火尚未熄灭,这使该骑士获取了以下天赋:召唤亡灵战马(召唤一匹基础属性稍强于普通战马的亡灵战马,每日一次),死亡通报(无头骑士能在开战前报出一个名字,他将追杀名字的主人直到天涯海角)。”

    无头骑士没有了死亡骑士的施法能力,只保留了两个战斗天赋,但这两个天赋相当实用,能有效提高其单兵作战能力。死亡通报这个天赋并不需要知道真名(没有脑袋的人也说不出话来啊),“唱名”只是标记过程,该技能有利于追踪,不过开启后无法取消,会一直持续到目标死亡或无头骑士自身被摧毁,在敌我力量太悬殊时最好别这么干。

    没有脑袋的骑士自带了“取消头部要害”的天赋,他以灵魂之火修补自身损伤。灵魂之火会在非战斗时期缓慢自愈,但要是一次性损耗超过百分之七十,灵魂之火会直接崩溃,无头骑士完全摧毁,不可逆转。

    幽灵站在曾是圣骑士的无头骑士前,这场景仿佛决战那天的立场调转。现在没有头的是亚历山大了,无形的力量给他装上了重甲,手中曾经金光闪闪的战斧如今镀上一层蓝幽幽的黑光。他luo露在外的皮肤上没有一丝皱纹,却有着发霉似的尸斑。他不再是曾经的圣骑士,只是那个骑士的遗留物。

    骑着龙乱飞的道格拉斯撞见了塔砂带出去测试力量的无头骑士,他趴在龙背上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这是老爷子吗?”

    龙骑士这会儿骑着的是地下城后来制造的伪龙,这种以双足飞龙为原型的伪龙比第一头巨龙娇小也听话得多。道格拉斯对待他的龙就像迷弟对待心中的女神(虽然他根本无法判断后者的性别,就管那头龙叫“我的龙”),而对这些智力不高的伪龙,就能随时骑着在地下城中飞行,训练自己的骑龙技巧,摔了也不着急。

    塔砂点点头,道格拉斯哦了一声,手指摸着下巴不说话。无头骑士在他们的注视下召唤出亡灵战马,高大的骸骨马从虚空中越出,蹄子踏着鬼火,眼窝闪着红光。

    “老爷子不怎么会骑马。”道格拉斯笑起来,“他说骑手依靠坐骑,骑士则依靠自身,看我干点啥都说我不务正业。我说过没有?刚离家出走那阵子,他帮过我一次,想收我当徒弟,说我是当圣骑士的料子。啧,我可不干,我是要当龙骑士的人啊。”

    他看起来有点感慨,但没对着塔砂义愤填膺,塔砂便由着他在那儿胡侃。

    “老爷子当初追了我好半天,啰啰嗦嗦天天跟我讲大道理,等我后来加入了‘马戏团’他才消停。他是个好家伙,只是死脑筋……”道格拉斯扁了扁嘴,“他见不得别人做坏事,杰奎琳就是他从异种贩子手里救下来的。他们想养大她卖给黑市#妓#院,等发现她长不大,又想卖给那些想青春常驻想疯了的有钱佬。老爷子无法容忍这种卑劣的行为,但又厌恶所有异种,便把救下的杰奎琳送去了马戏团……你看,他觉得把个小姑娘送进贼窝当杀手养已经仁至义尽,我自愿加入,他却气得没把我打死,还差点去找马戏团麻烦,无非以为我是人类罢了。”

    龙骑士耸了耸肩,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来。

    “我希望他还活着,希望他看看我的龙。”道格拉斯说,“但我想,要是知道我也不是个人,他肯定不想见我。”

    这事情无解,圣骑士的意志坚定如钢铁,他能孤独地坚守至今,塔砂完全不认为自己威逼利诱亦或一通嘴炮就让他改变成见。即使亚历山大活到战后,塔砂也没有说服他的信心,更别说收服。

    一个高尚的战士也可能是个不可救药的种族主义,可以是本族的英雄与异族的恶魔。一个最温柔可亲的好人也可能在集体狂热中对他们认为“非我族类”的存在举起屠刀,同时沐浴着自以为的光荣使命感。力量与美德没有界限,拥有它们的职业者却有着各自的立场。好与坏难以定义,在过去浴血奋战守护着人类文明的人们,以相同的热情破坏着异族的家园。

    调和之路,甚至要比称王称霸之路更难走。

    可是,塔砂想,一条自己不想走的道路,即使走到了终点,又有什么乐趣?

    像在为她的决心配音一样,新的提示出现了。

    “你的眷族-匠矮人成功拆解了中阶魔导物品,对魔导知识的理解上升。新物品-破门蛛在工坊中解锁。”

    记得吗,那个盗贼拿出来的奇怪物件还完好无损地留在地下城当中。塔砂将之交给了匠矮人,这些日子来匠矮人一直研究着它的构造。

    破门蛛的功效固然不错,但魔导科技的理解,对塔砂来说却更加有用。她预览着新得到的知识,皱起了眉头。

    破门蛛运行所用的能源——

    是魔石。

    ——————————

    总督摸着他的八字胡,另一只手一下一下敲着桌面。

    这沉默已经持续了很久,房间里的另一个人终于无法忍耐,霍地站了起来。“哥哥!”他急躁地说,“消息已经能够肯定,你为什么还……”

    本森中校的声音在兄长的瞪视中变轻,他咬了咬牙,耐着性子说:“那绝对就是个地下城,只要把这事上报给将军……”

    “他就能知道你之前的瞒报和惨败,而你这辈子都会待在现在的位置上,如果你的中校头衔还没有被撸掉的话。”塔斯马林州的总督冰冷地接道。

    中校哑口无言,他们对视了一会儿,总督叹了口气,站起来拍了拍本森中校的肩膀。“我们没有必要向上汇报。”他宽容说,“这事能在塔斯马林内解决,地下城的存在就不必传出去。我会给你提供帮助……”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在本森中校耳边说了什么,后者猛地抬起了头,惊喜地问:“真的?天啊,这真是……谢谢!”

    “当然是真的。”总督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说,“谁叫我们是兄弟呢?”

    谁叫我们是兄弟呢?他想,有个鲁莽的弟弟在乡下当值有时就会有这种意外之喜。那里的资源,根本不必上报,在塔斯马林州消化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新副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