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44章 1.1
    马戏团大篷车到来的第三周,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正轨。

    第一周,繁忙的工作将所有外来者拖在了岗位上。他们没收到什么特殊命令针对,只不过是市场经济的推动。

    直白点讲,钱。

    那位侄子先生可以借住在叔叔家里,但大部分人都没找到亲人。要是你指着一座孤坟说那里埋着你的亲属,在缺乏遗嘱和证明的情况下,墓穴主人的住所可不能作为遗产让渡。旅店本为外乡人准备,干着酒馆的兼职,如今北方被封锁,客源变得相当稀少,适当提高价钱是十分合理的事情。想住回马车里?抱歉,马戏团马车入境的关税姑且看在诸位思乡心切的份上减免,但马车的停泊费用呢?马儿的喂养、收容费用呢?要是你打算盖一间房子,很遗憾,这附近的所有树木都禁止采伐。

    在这个冬天,枯萎之灾的后遗症让野外大部分地方寸草不生,仅存的树木被保护起来,地上的自然草皮亦然,罚金远高于交易所能买到的现成木材与草料。森林不见踪影,马匹不能放养,这里的人也需要聚集起来,更确切地说,需要加入异族的雇佣交易体系才能越冬。塔砂不需要特别针对这些外来者,只要不给他们优惠就行了。居民们觉得异族相当好心,至少最开始,他们还愿意给外来者赊账呢。

    在如今的东南角居民眼中,地下城就像进驻贫穷国度的大型异国公司,异族们是那里的雇员。有人喜欢他们,积极地寻求被雇佣;有人讨厌他们,顽固地坚持着阴谋论。但无论是喜欢还是讨厌,所有人的生活都与地下城密切相关。塔砂的存在,在这些居民眼中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他们知道不同的异族有个相同的头儿,不像埃瑞安首脑一样正式和醒目,更像商会的幕后老板。

    他们能这样理解挺不错,省得又激起无意义的抵触情绪。

    顺带一提,在交流深入后,塔砂发现这里的文明程度颇让人惊喜。红桉县有几间学校,其中最老的足有数百年历史。通过知识提升所属阶层的理念为大部分人认同,读书识字受人尊重,家境好的人都会选择将后代送入学校。红桉县的识字率多达一成半,在一个没有工业化的县城中,这个数据相当了不起。

    塔砂试着看过学校中的历史书,上面大部分是人类光辉史,可信度大概跟朝○的历史书差不多吧。今后的思想/历史教材必然要有所改变,当造纸厂的原料都要靠塔砂这边提供,把印教材的权力捏在手中并不难。

    在北方人类的助攻下,地下城无声无息地将触角伸向了城镇的各个领域。共同的敌人和可能死于资源不足的危机感加快了地上地下居民的融合速度,借着战时应急措施的名义,地下城公司和上尉领导的军队获得了垄断与政治上的权力,后者甚至成功扩招了一次,如今的编制已经超越了曾经的规模。那些失去工作的强健樵夫、猎人很乐意寻求福利更好的出路,而一些对异种抱有疑虑的青壮年认为加入军队有助于对抗异种。竞争激发热情,这感觉就像在背后操控两家政dang,别人投谁的票塔砂都稳赢不输。

    还有一个好处,经过试验,塔砂发现哈利特上尉带来的【军队气氛】(当你用响亮的口号或准确简明的文字传达命令时,得到命令的人会下意识趋向于服从。接受命令者意志力越强、命令发布时间越久、命令内容越招致反感、对同一群体使用次数越多,该效果越弱)技能在军队中能获得一定程度的增幅。

    她在每个士兵都必须学的士兵手册上使用了【军队气氛】技能,它能有效地让新兵在加入的一开始就趋向于服从命令,能消除士兵们对与异族合作的抵触心理。万事开头难,当他们进入角色,惯性和集体氛围本身就能让这些内容持续下去,军队会慢慢变成可靠的、属于塔砂的力量之一。她觉得将最有效的第一次暗示用在此处相当合适。

    控制一片人类领地仿佛养着一台耗油量巨大的机器,塔砂的魔力储备增长得一直很慢。但她认为在此付出魔力很值得,都是长期投资。

    扯远了,继续说外来者的事吧。

    那一天与道格拉斯的会面无果而终,骑手只肯吐露一些似是而非的内容,像一尾滑溜溜的泥鳅。既然他没有交投名状的诚意,塔砂也不介意打太极。

    “这就是全部?”分别时,她意味深长地说,“今后还要找机会交谈可不太容易。”

    “您这样非同凡响的女士总是相当忙碌。”道格拉斯压了压帽檐,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只希望我今晚的表现不太糟糕,还能有机会让您赏光一晤。”

    “我不忙。”塔砂说,“但你会很忙。”

    第二天,当厚厚的账单放到道格拉斯的桌上,他终于明白了塔砂的意思。

    道格拉斯是个好骑手,他养着一匹名叫乔伊的马,这匹马很合他的口味,颇具灵性和野性。道格拉斯习惯在不骑马时放开乔伊,让马儿自己跑出去浪。等到了需要的时候,他特殊的哨声能让游荡在附近的乔伊向他跑来。

    这把戏相当精彩,曾在道格拉斯一次次的猎艳之旅中担当了重要角色——想想看,英俊的骑手一声口哨,林中跑出一匹健美的高头大马,而后翻身上马的骑士对着你伸出手来……这充满了骑士小说的浪漫色彩,在道格拉斯掳获芳心时屡试不爽,省了每次安置马的麻烦,而且乔伊本身又喜欢。所以,真不能怪他这一次也没拴紧马。

    这附近的野生植物是被保护着的,感受过自然枯萎后果的居民,已经自发地将附近的草皮当做公共财产。

    道格拉斯的桌上堆着厚厚的账单,其中记载着乔伊违法啃地皮的赔偿、在被警告时暴力抗法乃至袭警的罚款、逃脱后啃掉了一名无辜居民手中的水果的罚款、被羁押期间需要付出的草料费用和赎马所需保释金,最后那项后面还有括弧,写着倘若不赎走乔伊,也不愿意让乔伊充公去农场干活的话,每一天道格拉斯需要支付多少草料、清洗和保温费用。小字还有彬彬有礼地告诉骑手,鉴于他的马“分外活泼”,今后可能还要付出服务人员的治疗费用。

    向来潇洒的骑手一张又一张地看过来,数着数字后面的零,烟从他颤抖的手指间掉了下去。

    道格拉斯捡起地上的烟,深深吸了一口。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预算中都不会有烟钱。

    用马戏表演赚钱暂时只是幻想,马戏团团长说过他解散了一批又重招了一批其他人,现在的人员不足以搞出一场马戏。道格拉斯企图独自表演,却被巡警告知街头表演需要营业证,他要么交一大笔保证金,要么在此工作一年获得本地户籍。“光工作一年就可以入籍,已经是相当优惠的条件了。”负责人笑容可掬地说,“今后条件多半会变得更难,可能要在此处买房吧。”

    如果住旅店只是有点贵,长期租房算是可以接受的话,在此处买房所需的钱,绝不是一两年可以攒够的。最麻烦的是埃瑞安的货币在此处非常便宜,汇率还一直在跌,居民们在这里的银行开业的第一时间里争相兑换矮钱,人们彼此交易也不喜欢用埃瑞安货币。就算外面的大富豪来到此处,也要为了赚矮钱从头工作起。

    “其实您可以贷款。”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又说,“我身后的墙壁上就是相关法规。”

    道格拉斯抬起头,看着上面的说明,在一连串的惊吓后总算感到了一点安心。贷款利息并不夸张,这里居然还提供实物借贷,赊账获取食物的利息非常低,可以说只要工作就不怕饿死。

    “也不是非常凶残嘛……”道格拉斯低声说,他几乎要为这意料之外的仁慈感动了。

    “道格拉斯先生,这是给此处居民的版本。”工作人员对他挥了挥手,指向另一侧,“关于还没有户籍的外来人士,这才是目前的适用规则。”

    道格拉斯转了转头,看见了截然不同、高得可怕的利息率。

    你们是强盗吗!他在心中无声地嘶吼。

    “等等,这个……”道格拉斯虚弱地说,“我昨天来的时候还没看见?”

    “因为北方对此处的封锁,红桉县经历了一系列动荡,如今一切百废待兴,因此可能时不时有适合如今情况的条例出台。”工作人员程式化地说。

    这绝对就是刚刚订的吧?针对我们的吧?!道格拉斯悲怆地想。

    “请要不要担心,道格拉斯先生。”工作人员善解人意地介绍道,“考虑到诸位为了寻亲已经做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我们这里也有许多外来务工人员福利。在十八岁和六十岁之间的青壮年只要愿意在我们提供的工作岗位上工作,一年后自动入籍,并且免除所有贷款利息。这其中还有许多岗位薪资优厚且包食宿,本地居民都对此相当眼馋呢!”

    的确,这里给外来者提供了高福利的工作岗位,共同点除了薪资优厚和包食宿之外,还有着工作时间长、需要随叫随到的特点。

    真心想在这里住下来的人绝不会过不下去,而无论他们是否真诚,只要还想活着,在开头一年中,每天的工作都占据了他们的绝大多数时间。工作时间被打碎在一天的各个时间段,他们不会太累,但拥有的空闲时间绝对不够他们到处晃荡。塔砂以这种方式,让所有外来者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其他人与瞭望塔的视线之下,既没有捣乱的时间空间,也没捣乱的精力。

    十八岁以下的孩子,外来者中那个叫杰奎琳的小女孩,必须要上学才能获得免费食宿,本质上和全天工作的监视效果相同。当她对“与老师同学呆在一间教室里”这事表现出很大的不安,塔砂取消了她的课程,换成梅薇斯的贴身照顾——四分之一精灵自告奋勇要来照顾她。

    梅薇斯与杰奎琳相处愉快,尽管后者还是不开口说话。塔砂甚至看见梅薇斯抱起杰奎琳,寡言的小女孩长得特别小,瘦得可怜,眼睛在那张小脸上大得怵人,梅薇斯抱起她就像抱一只营养不良的猫崽子。杰奎琳任由婶婶抱着,依旧抱着琴,脸上的神情半是紧张半是神游天外。

    “那是个可爱的孩子。”梅薇斯慈爱地说,她跟塔砂说这话时还在给小姑娘做饮料。肉桂棒搅动着一种浆果与姜茶的混合物,枫糖浆在最后加入,让香甜的液体呈现出樱桃似的剔透红色。梅薇斯将之灌入一只圆底烧瓶里,塞上木塞,看起来有种奇特的可爱。这位药剂师做食物和药物时常会串着用器具,一药瓶肉丸与一碟感冒药都不算太罕见的搭配。话说回来,她做的药剂和食物之间也很缺乏界限,比如眼前这种香甜的饮品,一样可以清热止咳。

    可惜它最终没到杰奎琳手里。

    在这一群人当中,另一个不用工作的人是那个名为亚历山大的老人。他拄着一根很大的拐杖,拐杖和脚步一样沉,轻装能走出披甲的音效。亚历山大自称是个老兵,看上去也像那种会用军队指令教育子女的严厉老头,“儿子受不了管教因此逃跑去别处当兵最后战死”的剧本用在他身上没有一点违和感。有军官在他路过时下意识立正,稍后才为自己的条件反射发笑。

    塔砂曾见过撒罗的牧师冲去找这个老人,塞缪尔兴冲冲地进他的房间,失魂落魄地出来。这位城府不深的牧师把一切都写在脸上,倒是给塔砂排除了亚历山大是撒罗教徒的可能。维克多说那种木杖可能属于武僧,可能属于圣殿骑士,也可能是最近几百年的什么防身工具,这范围广到没用处。塔砂为这位须发皆白的健壮老人准备了养老院,但他坚持住在原处,哪怕要付出劳动换取房租。

    他是杰奎琳的临时监护人,忙于工作的外来者们,包括道格拉斯,都赞同让其中最不忙的大人来照顾小女孩。杰奎琳并不不反对,她白天去梅薇斯那里,晚上被亚历山大接走,梅薇斯送出饮料的那天也是。小女孩笨拙地捧着竖琴和烧瓶,小跑着跟上亚历山大。老人一如既往地大步走在前方,绷着一张脸——他总是如此,无论对梅薇斯还是杰奎琳,塔砂还没见他笑过。

    他在半路放慢了脚步,对小女孩伸出手。杰奎琳慢慢交出了手里的烧瓶,亚历山大接过来,没打开木塞,直接把它扔进了旁边的水沟。

    杰奎琳看了水沟一眼,什么都没说。下次梅薇斯问她要不要留在这儿不回去时,她依旧摇头,低头跟着亚历山大走。

    下一周,终于有人耐不住性子,跳了出来。

    马戏团后来招的人之一,那个独眼龙,跟踪并企图袭击梅薇斯。他是穿着夜行衣晚上乱跑过的人之一,这次行动也一样隐秘又明显。隐秘在跟踪水平高超,明显在既不拿驱灵符文也不知道躲避瞭望塔,在塔砂眼中显眼到可笑的地步。

    玛丽昂在独眼龙动手的那一刻从天而降,夺刀,反制,把这刺客牢牢摁在地上。独眼龙看起来很吃惊,仿佛想不通狼人少女怎么就突然接近了他。他的反跟踪水平固然不错,但玛丽昂有着塔砂在耳中导航,隔着面墙都知道独眼龙的动向。

    那独眼龙在审讯一开始便开口投降,半点都没有要死扛到底的精神。“算我倒霉!”他说,“我就知道……”

    他知道什么呢?塔砂无从得知答案了。

    “知道”一词话音刚落,更多内容还未出口,独眼龙的身体便抽搐起来。士兵掰开了他的嘴,梅薇斯打开一瓶药剂,往他口中灌去,然而一切已经太晚。独眼龙的抽搐不是什么事情的开始,而是猝死的外在表现。他的表情凝固在惊恐痛苦这一档上,残存的眼睛瞪着天花板,就这么死去了。

    审讯室一片安静,审讯者面面相觑。他们一开始便彻底检查过了俘虏,从衣服底下到嘴巴里,什么都没有。他死得如此突然。

    抓住间谍的消息被公开,他们没公开他的死讯。独眼龙作为钓饵被摆放出来,但没有任何人来灭口或救人。当晚有人向北边哨卡跑去,那里的哨卡已经重建,nu箭射穿了这个冲关者。

    “他们只是临时加入的人,当你急需人手,筛选不可能太过精确。”马戏团团长弗兰克说,“我很遗憾发生这种事,希望他们不会影响诸位对我们的观感。”

    线索在此中断,不安分的人销声匿迹。

    到了第三周,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正轨。事情似乎一天天变得更好,每一天过去,地下城的力量都变得更加强大。

    这个夜晚和往日一样平静。

    有人无声无息地跳出了窗户,他在阴影中前行,月光也没有捕捉到他的身影。

    他就这么走在街道的边缘,垫着脚尖,缓慢而隐秘。这已经超出了“善于躲避”的范围,他看上去并非躲藏在阴影中,而是与阴影相融,乃至带着黑夜前行。一名巡逻的卫兵在他两步以外的地方走过,提着灯的手举起来,往旁边的角落随意晃了晃,什么都没找到。卫兵离开了。

    要是塔砂能看清这个人的脸,她大概会十分惊讶。那个人不是油嘴滑舌的明星骑手,不是强壮而难相处的老兵,也不是神神秘秘的马戏团长。他是马戏团中普普通通的一员,一个安分守己的雇工,塔砂既没有见过他到处打听,也没有见过他在任何不恰当的时间出现在不合适的地点。

    他叫什么名字?比利?麦克?还是别的什么?他普通到了会被人遗忘的程度,哪怕是塔砂,要将这个人与某个特定的名字对上,也要花费一番力气。

    他有一个烂大街的名字,有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体型,有一张不美不丑、没有刀疤粉刺的平庸面孔。他不走在第一个也不走在最后一个,别人笑他便笑,别人叫嚷他也附和,他的声音会让一大片人以为自己听见了哪个不太熟的点头之交。他就是那种没人喜欢也没人讨厌的家伙,同学会邀请会漏过他,迟到早退没人注意,放到地球上,还能用来说那种“这人走到商店面前,感应门没有开”的笑话。

    普通、平凡、没存在感到这种份上,也是一种本事了吧。

    真的是一种本事。

    普通先生走在红桉县的夜幕中,瞭望塔不曾捕捉到他的踪迹,一如此前的几次。这也是个合适的夜晚,积雪已经消融,没有下雨,大地上没有水渍,因此只要小心一些,普通先生就不会留下任何踪迹。

    当然,普通先生什么时候不小心呢?

    他一路走去了北方哨卡,穿过哨卡,做该做的事,然后回来。他带着新拿到的包裹,慢悠悠穿过亚马逊人巡逻的地段,让目光游移在每个人旁边。直觉敏锐的野兽与战士都有发现视线的可能,脑子简单的生物好麻烦啊。普通先生想,这次居然在这里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真是不走运。

    一开始就很不走运,东南角的情况跟他们推测的状况相差十万八千里,这儿的异种居然在与居民和平相处,而不是两相对峙。中校信誓旦旦地声称墙那边已经血流成河,饿殍遍野,结果呢?食物不是稀缺品,秩序相对稳定,军队已经叛变,跟能从不知哪儿变出粮食的异种狼狈为奸,还会一个个审查从外边来的人。一手坏牌。

    普通先生无所谓谁叛变不叛变,异种不异种,但秩序井然让他头痛。如果死的人多一点就好了,他想,那样的话,事情会方便很多。死得尸体都分不清楚,他们就能轻松找到“在混乱中丧生”的亲人,哪里像现在,只能跟战死的士兵认亲,说服力一下子低得让人侧目。

    一开始想这个,他不由得满腹牢骚。本森中校是个蠢货,他不该把其他雇佣兵塞进来,哪怕签订了契约,外来者还是一样靠不住,勉强能用来转移视线吧——不敢相信他哥哥就这么让他乱来!总督和他们合作了这么多次,还会搞出这种毫无好处的幺蛾子来,唉,早该知道军方的人永远无知又傲慢。

    普通先生比那些鼻孔朝天的老爷谨慎,不然他活不到今天。他也比那些人善于听取建议,哪怕他看那位硬塞进来的骑士老头很不顺眼,他也会参考那个人提出的意见,毕竟,在对抗“那种东西”上,骑士比盗贼更有经验。

    “你不能下去。”老头是这么说的,“你一旦进入地下,他们就能看到你。”

    有几次,普通先生尾随得这么近,几乎可以在那些异种身后地下,但为了老头的话,他放弃了机会。

    不去就不去吧。普通先生想,反正明天便是时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