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41章 1.1
    作者有话要说:87的更新在上一章!这里是88日的防盗章,88日晚上八点整替换~每天晚上八点替换当天更新并发明天的防盗,不会出现伪更情况。看不懂也没关系,反正每天更新六千字,买过一次替换完不用重新买,替换字数只会增加哒~

    87的更新是上一章哦,详情见作者有话说和内容提要~

    上一章爆字数爆得太汹涌澎湃,以至于下期预告的内容没能挤进去(笑哭)下期预告今天顺延一下:“这不是展示。”塔砂说,“这只是……再也不必躲藏。”

    毫无疑问,塔砂穿越了。

    眼前是一个非常暗的大厅,没有窗户,四面通道都被坍塌的土石堵死。室内没有一支蜡烛照明,塔砂却能看清阴影当中的每一个角落、每一颗沙尘。她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地上的地砖是什么颜色,大厅里的一切都一目了然,包括被倒塌的柱子掩埋的部分。

    以上这段话有个词用的不太对。

    “眼前”。

    没有什么“眼前”,塔砂直瞪瞪看着大厅起码过了三四分钟时间,半点没觉得想眨眼。她既感觉不到自己的眼皮,也感觉不到自己的眼珠。

    确切地说,整个身体都感觉不到。

    那她是怎么看到的?

    塔砂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在这个大厅当中她好像有了“上帝视角”,就像在玩一盘模拟人生,却没有电脑外那个操纵着视野的身躯。塔砂有着全知视角,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观察。

    塔砂清楚地记得自己已经死了,车祸,没有什么恩怨情仇,就是点子背。死前最后瞬间,她不幸看到了自己半米外的大半截躯干,死成那副鬼样子,以现代科技绝对没救活的可能,现在的处境大概只能用死前幻觉、外星人绑架和穿越来解释,无论哪个都好过死成一团烂肉。塔砂简短地伤感了一下多半再也见不到面的几个朋友、一只猫一只狗一缸鱼几个盆栽等等,整理了一下心情,将注意力转移到现在的处境上来。

    塔砂感觉不到自己的躯体,但她还是能“看”,不知道能不能听,这里太安静了。她所能感受到的全部空间好像只有这个尘封的大厅,依稀能辨别出华美的雕饰,却像遭遇了地震加掩埋,破烂得一塌糊涂。

    大厅非常空旷,接近博物馆正厅大小,没有任何装饰或摆设,只有正中央一个干涸的石头池子,被一道巨大的裂痕贯穿。几根柱子倒在地上,那副样子好像碰一碰就会碎掉。万幸四角最粗大的几根圆柱基本完好,大概要多亏这个,大厅没有倒塌。

    塔砂仔细地检查了大厅,没有找到一具尸骨,也没有找到一个活物,虫子都没有一只——谢天谢地,她觉得自己还不能接受有节肢动物贴着自己的新身体爬来爬去。她觉得这座大厅好像被包裹在土石的茧子里,与外界隔绝,外面的一切进不来,塔砂的感知也出不去。

    池底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

    事后想起来,那根本不是一道闪光,而是某种把注意力引过去的“感觉”,就像水底出现一个漩涡,不往那边漂都不行。塔砂下意识往那边一看,顿时好似一脚踩空,遍布整个建筑物的意识蓦然收束,灌进了池底的一块石头中。

    这感觉像被泥石流掩埋,眼前一片漆黑,半点动弹不得,足以让人窒息的巨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她心中一惊,猛地挣扎起来。

    这是塔砂迄今为止过得最漫长的几分钟,她像条在苍鹰阴影下努力从冬眠中醒来的蛇,调动起全部精神,想要掌控住自己不听使唤的躯体。灵魂之火在强烈的求生欲之下蓬勃燃烧,石块中的光雾左冲右突,拼命击打着四周灰暗坚硬的囚笼,直到肉眼可见的光线从中透出。石头周围的沙尘随着她的努力簌簌落地,这石头如同剥落了石皮的鸡血石,周身沉重的黑色化作一片赤色。沙尘之间生出一枚光彩夺目的石榴籽,晃晃悠悠飘了起来。

    好似愚人开了窍,好似婴儿发现了自己的脚,塔砂猛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形式。她渐渐能够操纵自己的灵魂,就像过去操纵自己的身体——说起来玄乎,此时做起来却出乎意料地简单,只不过是将水从一个形状的杯子倒进另一个里。

    她在宝石当中转身,看到水池四面有四个图案。明明只是抽象的线条,她却在看到的第一眼明白了它们象征的东西:一个是火焰,一个是流水,一个是大地,一个是气流。它们精准地占据了东西南北,玄妙得难以解析,怪诞得如同来自异世,光是注视着它们就让塔砂心潮起伏。她感觉到某种感召,感觉到某种归属,好似在无尽的迷途中看到了路标。塔砂屏息凝视着它们,等待着。

    然后……

    然后就没了。

    红宝石气息奄奄地飞升半尺高,无声无息停在了那里。周围依然鸦雀无声,蜡烛都没亮一根,像个才放了个开头就卡bug停住的开场动画。塔砂尴尬地悬浮在一个废弃建筑物的池塘遗迹上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更不幸的是,她突然饿了。

    这饥饿突如其来,转瞬间塔砂觉得自己能吃掉一头牛犊。她伸手去掏口袋,很快意识到手和口袋都是想象的产物,和她的眨眼与呼吸一样,仅能带来一切如常的错觉,并没有任何用处。真的假的?她胃都没有一个,为什么会这么饿?

    塔砂给自己想象一顿大餐,企图以此蒙骗自己不存在的胃,结果对满汉全席的想象让她更加饿到眼睛发红。她试了很多办法,下到对天祈祷,上到用各种电影/小说/游戏里的神棍方法修炼,哪种都不管用。最后塔砂烦躁起来——不能怪她,一个饿成她这样的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开始故技重施,疯狂撞击周围的壁垒,哪怕因此感到疼痛也没有停下。

    宝石上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痕,接着是另一道。两道裂痕汇合在一起,一块砂砾大小的碎片从中掉落下来,滚到了“大地”的符文上。

    那个细小的碎片一下子就融化了,变成一层光晕,融入符文当中。塔砂停下来,向那边看去,发现这场景好似镀金。本来只有凹痕的大地符文透出一层鲜红的光芒,从第一笔的开头到最后一笔的末尾,等凹槽的每个角落都被填满,它猛然爆发出一阵琥珀色的光辉。

    这光芒扫过大厅的每个角落,冥冥中传来一声轰鸣。塔砂从宝石中解脱出来,刚才牢不可破的无形壁垒现在能容她来去自如。她能感觉到金光中蕴藏着什么东西,某种古老的存在,尽管她还没看见对方。出于某种预感,不,出于某种身为主人翁的自信,塔砂知道那会是什么生物。

    该叫生物吗?

    它有着占据整个身躯三分之一大小的利爪,最坚硬的岩石在它面前也像豆腐般柔软。它没有血肉之躯,元素构成了它本身,不分皮肉与骨骼。它横行于地下,漆黑狭窄的坑道是它的乐土。一些模糊破碎的认知出现在塔砂脑中,并非预感,而是记忆。她在此刻清楚地意识到,这生灵由她召唤而来,是她付出代价获得的拥簇,是最忠诚可靠的守卫,是她肢体与意识的延伸。塔砂能感觉到,以她现在的状况,她只能做这一次。

    金光慢慢消退,塔砂的呼吸急促起来,她脑内闪过无数个传说中的怪物,期待和担忧在那一刻达到了最高点。金光消散了!在大地符文上,站着个,呃……

    它的确有利爪,土黄的身体由元素组成。它肯定不怕黑暗,长着小小豆豆眼的玩意怎么看都不像靠视力吃饭。然后它,它长了个尖尖的鼻子,还有胡须,现在正在空气中抖动着,闻来闻去。它身上看不到肌肉虬扎的力量,也看不到轻盈敏捷的迹象,它的身躯事实上……很圆。

    换而言之,很胖。

    如果它不是塔砂唯一的帮手,她会说这还挺可爱的。

    然而,这就是塔砂现阶段能弄到的唯一守护者,她本指望用来脱离困境的救星。

    天啊,塔砂绝望地想,我要一只鼹鼠有什么用?!

    ——————————

    长桌边的高级军官们脸色不佳。

    那个仪器还在亮,上面的红色刺眼得像太阳光。在座的任何人都没见过这玩意亮成这样,倘若预言没错,或许四百年内它都不曾如此明亮。

    在埃瑞安帝国的每个角落,占卜师都被认为是堕落的、反人类的、与恶魔杂交的罪人,但就在帝国的中心,仍有一些预言者的后裔为上层人士预言,以换取家族存续,这在高层军官中被默许。就在半年前,各个家族的占卜师们陆续做出了类似的预言。

    预言说:一座能联通深渊、将招来大恶魔的古老地下城即将苏醒。

    桌上那台宛若火炬的东西是个“深渊因子测试仪”,它能探测出帝国范围内的深渊因子,像血脉觉醒的深渊后裔,打开细小缝隙的法师余孽,诸如此类。在人类帝国埃瑞安繁荣昌盛的现在,它唯一被期待的便是漆黑一片,好让为人类繁荣鞠躬尽瘁的军官们不用再为这堆破事浪费一点精力。可现在它亮着,如此明亮,倘若不是一座地下城苏醒,那就是已经有大恶魔爬到地面上来了。

    深渊与地上的通道被斩断的第四百年,后面那种情况根本不会发生。

    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这并不值得畏惧。”最年轻的那个军官开口道,“数百年前我们能摧毁无数地下城,如今当然能摧毁这一个。”

    他的发言赢得不少赞同声,但坐在他对面的山羊胡军官却皱起眉头,唱反调道:“现在已经不是数百年前了,希瑞尔将军。我们的城市遍布四野,如果与一座地下城开战,您是否想过会造成多大损失?”

    “城市可以重建,邪恶却不能姑息!”年轻的将军回击道,“还是说诺曼将军已经忘了如何出征吗?”

    “智者不逞口舌之快,我想希瑞尔将军还需要更多阅历。”年长的那方意有所指道。

    “我……”

    “很高兴看见诸位充满干劲,但恐怕我们没有太多时间能用于争吵。”

    一只抬起的手制止了希瑞尔的回击,元首扫视在座的诸位军官,直到所有人都恭敬的低下头。

    “魔鬼与神灵早已离开,谁还能制造出新的地下城?在恢复全盛状态之前,那只不过是上一个纪年留下来的破旧残骸。希瑞尔将军,你不会给它恢复的机会,是吗?”元首在年轻军官的保证中点了点头,面容平静地盖棺定论,“那么,我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元首站了起来,所有军官们都站了起来。“埃瑞安之主生生不息!埃瑞安帝国万世不朽!”他们齐声礼赞起来。礼毕,这些掌握着埃瑞安命脉的精英们怀着各式各样的心思,陆续离开了会场。

    (四)

    史莱姆农场长势良好。

    塔砂让鼹鼠们在大厅附近挖掘出一个房间,专门用来放置召唤出的史莱姆。碎石被均匀地铺在史莱姆周围,让这些砂砾都能充分受到它们的影响,这些能点石成金的史莱姆也没辜负塔砂的厚望。在试验出最佳“栽培”方式后,两只鼹鼠就能负责农场事务,不间断地向石池输送转化好的蓝矿石。

    这些能二十四小时无休工作、吃土就能干活的矿工真是可爱极了。

    说起吃土就能干活,塔砂在这些日子的观察中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五只鼹鼠中的四只都相当安分,但第一个创造出的鼹鼠则不然。它对每一块蓝矿石都垂涎三尺,每次运输都把颊囊装载到极限,仿佛多含一会儿能解馋似的。在上次塔砂放任它吃掉了蓝矿石后,它总是绕没必要的路经过史莱姆农场,甚至还会在农场附近放慢脚步。

    这让塔砂想起家里的狗,自从发现任由楼下小孩揉弄能得到狗饼干安抚,它每次散步都往那个小孩门前走。

    姑且把这只聪明的小家伙叫做一号吧。

    塔砂放开过二号到五号的限制,当这些鼹鼠没得到命令,它们会安安静静地呆在原地,漫无目的地动来动去。但要是放开一号的限制,它却会直奔矿坑,挖掘出新的蓝矿石,直接往嘴里塞。塔砂在精神链接中戳了它一下,它惊慌失措地把还露在外面的半截矿石全塞进喉咙里,瞬间蜷缩成一颗球,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充分表明了“打死我也不吐出来”的态度。

    塔砂忍俊不禁,摸了摸它。

    她估摸着,这等异常不是因为一号是第一只就是因为创造它的能量来自她的红色核心——悬浮在石池上方的石榴石还带着那个裂缝呢。鼹鼠一号并没有特殊能力(除非“特别能吃”也算),但既然现在不缺矿石,塔砂完全不介意多出一张嘴巴。她索性创造出了第六只鼹鼠,放开一号的限制,把它当个宠物养着。

    一号大吃了三块矿石,等意识到塔砂真的不追究,它的动作才放慢下来。这只鼹鼠以啮齿动物特有的神经质抖抖索索地嗅闻着空气,塔砂在意识中温和地碰了碰它的核心,它便像得到什么许可似的,缩进了某个矿坑当中,呼呼大睡起来。

    它们并不真是鼹鼠,体表覆盖的不是绒毛,而是坚硬的土石;塔砂也并不能真碰到它们,她又没有实体。尽管如此,在精神中触碰一号还是让塔砂放松下来,好像刚撸完猫猫狗狗。

    有了史莱姆农场,能激活气流符文的时间比预想中快了不少。不久后塔砂做好了准备,催动起第三种符文。

    青色掠过大厅,这颜色很浅,让塔砂想起咸鸭蛋壳上那种若有若无的青绿色。她脑中出现气流,出现各式各样的风,流动的气体能钻入最狭小的缝隙,能掀起最惊人的巨浪。

    塔砂半心半意地听着脑中的信息,之前两个例子已经充分说明,出现在她脑子里的介绍全都夸张到滑稽。召唤出的生物(非生物?)全都相当有用,只是作用还要自己研究,脑中免费赠送的信息只能当成广告词,听过就算了吧。

    风之符文召唤出了幽灵。

    她不确定“幽灵”是不是这东西的正确称呼,也想不出别的名称。悬浮在空气中的青色影子像一团半透明的烟雾,大致呈现人形,脑后丝丝缕缕蔓延又消散的光雾仿佛一头长发,但塔砂并不能找到它的脸在哪里,甚至没法判断它的正反面。她三百六十度的视线绕着幽灵转了一圈,既找不到对方的脸,也看不到对方的手和脚。它像个笼罩在长袍中的无面人,一声不吭地漂浮在半空中。

    这东西活脱脱是故事里的鬼怪,比起先前的鼹鼠与史莱姆,看上去吓人得多。要是塔砂在曾经的某个夜晚撞见它,多半要拔腿就跑,可现在死都死了,也没必要怕个自己召唤出的鬼。

    废墟凝视着鬼魂,看得彻底又深入,不多时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塔砂眨了眨眼睛,忽然发现视野变窄了。

    她被压缩进某个狭窄的地方,发觉天花板比她以为的高上许多。这感觉有点像当初进入红色宝石里的时候,不过现在还能看到外界,尽管只能看到一面。塔砂突然有了上下左右,有了前与后,想看到背面得转身……几秒后她醒悟过来,这不就是正常人的视野吗?

    在意识到这点时她感到一阵奇怪的晕眩感,好像一只眼睛戴上了度数很高的眼镜。塔砂仿佛出现了第二双眼睛,视野被分割成两半,一半通过全知视角注视着幽灵,一半则作为幽灵注视着整个建筑。

    她的一部分灵魂似乎附到了幽灵身上。

    这倒稀奇,别人被幽灵附身,她能附身幽灵,真是比幽灵更了不得的大怪物。塔砂啼笑皆非地踢了踢腿……嗯,踢了踢身体下方那团气流。幽灵的身躯比一朵云还轻,塔砂像个冷不丁登上太空船的新丁,一不小心便炮弹似的弹射出去。她手忙脚乱地想要停下,反应不及,已经一头扎进了天花板里。

    幽灵真的能穿墙。

    她小心翼翼地降低,从黑漆漆的墙里拔出脑袋,现在她贴在天花板上了。塔砂惊叹地看着地下,这座地下建筑很暗,唯一的光源来自她本身。幽灵的身躯在室内散发着珍珠白的微光,行动起来的轨迹又泛着淡淡的青色。以建筑物的视角来看,其中的一切都小得像玩具,用幽灵的视角才能发现这座建筑物究竟有多宏伟。

    简直是一座城堡。

    这座被掩埋的城池如此动人心魄,哪怕光辉不再,哪怕只剩下一个大厅,塔砂也能从中猜想出它曾经的富丽堂皇。数十个人叠起来才能够到天花板,一个大厅就能装进好几间小屋,在其中飙车都没问题吧。塔砂想知道这座建筑物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什么把一座城池埋入地下?天灾还是**?要是在原来的世界,她觉得一定只有天灾才能造成这副景象,但在这个显然和过去不同的地方,她又不太确定。

    塔砂花了好一阵子才适应这个轻飘飘的身体,时隔一周,她终于又能动弹,而且谁不喜欢飞?她轻得像一阵风,灵巧得像只云雀,俯冲时能感觉到气流穿过自己的整个身体——若非飞得太快会把半个身体落在途中,简直完美无缺啦。

    塔砂试着跳进过石池,铺着一层浅浅的蓝色液体的石池无法穿透,比起实体,这东西似乎更接近能量体,与构成幽灵的物质在同一个维度上。她穿过蜘蛛网般的矿洞,凑近看工作着的鼹鼠们。倘若幽灵真的和普通人的大小差不多,那这些鼹鼠可能要比真的鼹鼠大上很多,大得像只绵羊。塔砂的身体能穿过这些鼹鼠,其他矿工对她毫无反应,一号则友好地闻闻她的手心。这只鼹鼠困惑地停了下来,似乎很想不明白鼻子为什么穿透了她的手掌。

    她逗着一号玩了好一会儿,吃饱喝足的一号很乐意追着个影子乱跑。它好像知道她是谁,而且挺喜欢她。塔砂觉得这大概是某种雏鸟情节,不然这只明显记得挨过打的小家伙不至于这么亲近她。幽灵的手能拿起蓝矿石,塔砂把蓝矿石扔出去,让一号给她叼回来,像过去训狗一样。她尝试着分开自己的要求和命令,发自核心的指令必然会被遵守,但操纵一台机器有什么意思?主人和狗狗玩捡木棍又不是真想收集多少木头。

    对于两个不会疲惫的生物而言,他们有的是练习时间。

    几天后他们完成了这个游戏,一号会自发自觉地把扔出去的矿石叼回放到塔砂手心,塔砂则掰下一点喂给它。鼹鼠满足地抖着胡子,把碎屑啃个精光,舔舔自己的鼻子。

    “你合格了。”塔砂说,“我要给你取个正经名字,一号听起来不像样。就叫……叫阿黄?”

    鼹鼠眨着圆溜溜的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

    “你看,这里没有字典可以翻,也没网络可以查找。”塔砂对它摊了摊手,“我自己取名字呢就是这种等级了,要不小黄?大黄?”

    鼹鼠催促地推了推塔砂的手,看上去想再玩一次。

    “就阿黄吧。”塔砂点点头。

    事情就这么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