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40章 1.1
    在安加索森林的两支施工队渐渐开始和对方交谈时,红桉县和鹿角镇的状况也在改变。樂文小说|

    摊位上的食物换了新品种。

    摆放在摊位上的不仅有牛奶、面包、烤肉和白瓜,每一天还会附加一些新的食品。昨天小盒子里装着一排洁白的蛋,个头比鸡蛋大上两圈;今天他们就把处理好的肥美鱼肉拍上案板,鱼皮的色泽新鲜诱人,横切面上的鱼肉有着粉嫩的肌理。矮个子将砧板连同上面的鱼一起举起展示,他的手和身体这么短,就和小孩子抱鱼的效果一样,让那条鱼显得格外巨大。

    不少人都对此垂涎三尺,自从森林被封闭,顺流而下的鱼儿也留在了过去。埃瑞安东南角临着海,但十几公里外的海岸陡峭凶险,渔船扔下去会在暗礁上拍成碎片,最有水性的人也不敢说自己次次能安然上来,更别说礁石附近住的海雕还对所有竞争对手相当不友好了。在过去,大海从不是这附近获取鱼肉的固定场所。

    安加索森林里曾有一片湖泊,有一片能打鱼、摸鸟蛋、摘野菜水草的湿地。一条河流流经森林,在枯水期也流水淙淙。每年夏末秋初,一种红斑鳟鱼会趁着河流的丰水期逆流而上,它们跳跃出海面,跳上在涨潮时显得没那么高不可攀的瀑布,一路游回出生地产卵。这对沿途的棕熊和人类来说,都是一年一度的盛宴。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湿地已与其他废墟融为一体,现在是开宴的季节,但河流与安加索森林一起灰飞烟灭。魔导炮和枯萎诅咒的交替洗礼彻底毁掉了那条幸存过无数干旱年份的河流,沿途准备冬眠的熊注定要挨饿,如果它们还没有死于战火。红斑鳟鱼找不到洄游的道路,带着满腹鱼卵的成鱼无从归去,远方河流中长成型的鱼苗无从归来。至少最近,至少这片地区,这种养活了诸多生灵的美味鱼种销声匿迹。

    也只有异种的神奇摊位上,还能看到这种东西。

    人们以顽强的不信任感控制了自己上前交换的步子,到了第二天,鱼便不出现了,不少人发出了惋惜的叹气。每天增加的食物都不尽相同,不定期重复一轮,这种“限定贩卖”的感觉越发让人心痒难耐。等下次好不容易再轮到鱼肉,挣扎的表情出现在一大片人的脸上。和大减价时一样,感觉不买就亏了。

    可是异种的摊位不收人类的货币。

    他们只收一种被称作“矮钱”的玩意,全是他们在士兵劳动结算时自己发出去的。居民们从一些士兵手中借来看过,这种金属货币只有指甲盖大小,每一个都有着繁复的凹凸纹路,像个奇特的工艺品,根本没法仿造。忍不住想要进行交易的人又被“无法用金钱购买”这事挡了一挡,他们愿意付钱了,却还不太敢或不太情愿参与异种的工作,和异种一起劳动。

    这周过去时,参与异种劳动的士兵依旧毫发无损。本身就干着卖力气活计的人远远看着他们搬东西,不免觉得自己也能胜任。这时摊位上的食物又更新了一次,之前还是最基础的食物和食材,之后,有个胖胖的厨娘卷着袖子来到了摊位上。

    红桉县的人作证,那厨娘是从外面大摇大摆地走进摊位里的。她穿着厨师常穿的袍子,系着围裙,戴着袖套,头上还有顶主妇们烹饪时戴的头巾——这种头巾帽能把头发全部包进去,避免发丝掉进菜里。这位厨娘胖乎乎的,面善得像你从未搭过话的邻居,因此当她一路说着“借过”穿越围观的人群,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的靠近,更别提为她的经过做出什么过激反应。她靠近异种的摊位时,还有人好心地想叫住她来着。

    厨娘在人们吃惊的目光中矮身钻进摊位里面,和那儿的异种们打招呼。人群在吃惊中嗡嗡出声,“这也太像人了!”他们抱怨,“一点都看不出来!装得像个真厨子似的!”

    可她还真是个厨师。

    厨娘在旁边的水盆里洗了一把手,她擦掉手上的水珠,在人们的窃窃私语中,泰然自若地开始做菜。

    烹饪可以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只要厨子手艺够好。

    她的手指胖得像面团,用起刀来却一点不含糊。刷刷两刀便去掉了蔬菜上不可食用的部分,接着横切,纵切,利落地一抹,下锅,用时不过一两秒。她在罗列着各式厨具的长条案板间轻盈地来回,动一动锅子,拨一下火,搅一搅汤,像只时不时落下的蝴蝶——在她开始烹饪前,你绝对没法想象自己会把蝴蝶与一个两百斤的中年妇女挂钩。

    火舌舔舐着铁锅底部,食材在其中跳跃,发出诱人的声响,油脂从肉块中溢出,在青翠的叶片上染开。土豆和萝卜只用切成大小适当的几块,调味香料则要细切,菜刀扣在案板上的声音连成一片,那不知名的深色块茎便像变魔术似的成了薄如蝉翼的小片,在厨娘收刀完工后才解体分离,变成一种琥珀色的薄片。她将香料均匀地洒在好几个同时开工的锅子里,将巨大的铁锅向上一颠,其中的食材和汤汁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稳稳地重新落回锅中。

    有人忘乎所以地拍了一下手,其他人虽然还没忘形到这种地步,但也在专心致志地观赏,忘了对这个向异种鼓掌的人投去异样目光。有人在下面提醒哪边眼看要烧过头,比厨师本人还着急;也有人对自己的厨艺颇有自信,指手画脚说哪个步骤不对,失了点火候。两种人都在厨娘行云流水的后续动作中闭上了嘴。旁边平底锅里的蛋液吱吱卷起一角,她在颠锅的间隙随手一翻,将煎蛋翻进旁边的盘子里。她好似背后长了眼睛,从不错过一点时机。

    汤锅开始咕噜噜冒泡,奶油融化的香甜与其他菜的香味融为一体,令人食指大动。色香俱全的菜肴被装进足以让数人进餐的大盘大碗当中,在位高权重或家财丰厚之人眼中大概难登大雅之堂,但在场的平民只觉得量多实惠,美味加倍。他们直勾勾地看着厨娘最后将薄荷叶装点到一道汤上,热气腾腾的大碗飘香百里,让因为厨艺展示增加的围观者,又增长到了一个新的程度。

    “有人要来一碗吗?”厨娘亲切地招呼着,用大勺敲了敲锅子,这种代表午餐完工的叮当声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会让这一带居民条件反射地咽口水。厨娘吹了吹餐具上空飘起的白气,说:“这个可要趁热吃呀!我可不忍心看它冷掉。”

    她半点没说空话。围观者们还在进行着常规的挣扎,等食物凉到能入口,厨娘居然开始自己吃了。她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吹一吹,滋溜吸了一大口,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那只是个开始,围观者惊恐地发现,异种们全都拿起了餐具。

    两个矮个子欢呼雀跃地拿起盘子,他们从精美的摆盘中大喇喇挖下一大块,让不少围观者大皱眉头。红桉县的居民们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接着一个上前,几人份的食物越来越少,而排在最后的那个女人,她的胃口一点也不跟她苗条的身材挂钩。她拿了一只很巨大的碗,用的勺子简直是铲子,她挖菜时许多人露出了牙痛的神情,仿佛那只勺子在掏他们的口袋。等披着女人皮的吞噬者从桌边离开,一桌的美味只剩下没多少了。

    “有人要吗?”厨娘又问了一次。

    限定商品的特殊效应再一次笼罩在所有人身上,人们脸上的挣扎几乎可以实体化。但就在厨娘问完话的半分钟后,她迅速地点了点头,于是一个矮子忙不迭把所有菜色分类装好,端进了后头的小屋。

    等等,不是应该摆出来引诱我们的吗?四处响起了哀叹声,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让居民们简直要生起气来。故事里的恶魔,难道不是应该做很多很多美味的食物,免费分发引人堕落的吗?这是来摆摊交易,还是来吃给我们看的啊!

    一旁的塔砂看着所有人失望的脸,稍微能感觉到一点各种影视作品里厨艺动人心的可信度。

    厨艺表演进行到第二天,一个忍无可忍的猎户来到了摊位前。

    把这全归结为美食的诱惑未免太过片面,中华○当家的世界里才会发生那种戏剧化的剧情吧。每日飘扬的香气只是助攻之一,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位猎户很穷,他已经快要没米下锅了。

    安加索的森林的封闭给猎户造成了毁灭性打击,樵夫还能在在附近砍树救急,猎人又不能去周围打老鼠度日。他们无非是拿着不算多的补贴,盼望在坐吃山空前森林能重新开放。后来禁令解除了,森林没有了。

    老猎人亨特正值壮年,光棍一条,有着单身好猎人的通病,觉得自己随时能打到猎物,平日里大可以大手大脚,及时行乐。他没有一点储蓄,正准备冬天前大干一场呢,遇到这种事,日子一天比一天难挨。他给人当帮工,赚的钱入不敷出,自从北方封锁和天地枯萎的消息传开来,粮食的价格越来越高。

    亨特已经很久没畅快吃一顿了,他一天只能吃一餐,钱都花到了吃饭上。这一天他刚下工,钱包瘪肚子更瘪,被香味一路勾到中心广场,在异种的摊位前停步。他看着心满意足分食美餐的异种,只觉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凭什么他们天天吃得嘴角流油老子就要饿肚子?吃他娘的!要死也当个饱死鬼!

    猎人亨特是第一个缺口。

    被隔离的埃瑞安东南角,人们的存粮不足以过冬。现在还是初秋,按理说粮食还没告罄——但这是把所有人看做一个整体的结果。你跟马云的财产平均一下还是个千万富翁呢,事情可不能取平均值来算。周边的村民为田地枯萎恐慌,拒绝将存粮再卖给小镇和县城的人。相对富裕的乡绅和大商人迅速地屯够了粮食,开始抬高物价,琢磨着能不能趁机赚一大笔。哈利特上尉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告诉抱怨的人,买不起粮食可以去和好邻居交换啊,军队都在吃他们的饭呢。

    猎人亨特是第一个快撑不下去的人,却不是唯一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

    仿佛破洞的水坝,在第一个平民加入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劳动换食物的队列。依然心有顾虑的人这次也没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其他人与异种妥协,他们需要给自己留下后路,以免今后自己也加入这些人当中时,被过去说过的话打脸。

    被隔离在东南角的人类聚集点,并没有形成一个能自给自足的完善体系。

    小手工业者的生产线出现了问题,一些原料断绝,另一些空有产品却无从卖出。北边的行商不会再来了,村庄、小镇和县城则无力消化完这些产品。一方面没人想要买他们的手艺,一方面他们不能降价,否则更没有能用来买高价粮食的钱。物价每天都在飞涨,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的货币变得越来越不值钱,异种所用的矮钱却成了稳定的保障,有价无市。

    很快,中心广场的摊位前被堵得水泄不通。开始有人发现了新问题:森林中的网格有定数,同时能工作的人数有限制,工具并非无穷尽,因此工作岗位也是有限的。这发现让求职场面变得空前火爆,前些日子观望的人惊愕地意识到,工作岗位马上将变得供不应求。

    这时候,厨娘在工作结束后摘掉了帽子。

    人群一片哗然,所有人瞪着帽子下露出的耳朵,它们和人耳长在同一个位置上,却尖得怎么看都不属于人类。

    “恶魔!”有人骇得喊了出来。

    “是精灵。”厨娘心平气和地解释道,甚至露出了笑容,“确切地说是半-半精灵,我外祖父才是森精灵。”

    要理解这概念对住在埃瑞安边陲的居民来说太难了。过去他们虽然嘴上叫着异种,但心里下意识觉得这些人只是挂着个异种名头,其实就是普通人类。现在尖耳朵戳到了眼前,这特征可比矮个子鲜明得多。排队的人一哄而散,甚至造成了践踏事件,若非有军队维持秩序,场面会变得更加难看。

    “她搞砸了。”维克多说,“你搞砸了,是你告诉她不用法术隐藏也没关系。”

    “的确没关系。”塔砂回答。

    “是吗?看看那些会被混血森精灵吓跑的傻瓜,看起来你几周的工作都泡了汤啊。”维克多讥笑道,看着那些人骂骂咧咧地逃离。

    “会回来的。”塔砂平静地说,“很快。”

    很快,非常快。

    到了第二天,有一半的人重新排起了队伍,其中一些昨日结伴宣称再也不来的人面面相觑,笑容尴尬。的确有很多人在昨晚的酒馆中高谈阔论了埃瑞安的苦难,人类的尊严,异种该死云云,但他们回家后也不免要想,倘若我不去,粮食没了之后怎么办?那时候要是其他人都已经妥协,我不是没有位置,只能饿死了吗?他们又想,倘若别人不去,明天我不就领先了?说不定作为仅剩的愿意交易的人,我还能得到一个好价钱……

    于是,小屋前依然门庭若市。

    “在无从选择时的确会这样,但我还是不觉得‘没关系’。”维克多说,“你已经看到现在的人类有多排外,只要宣称我们不是异种,那只是误会,再把他们的领导者变成傀儡,事情会变得非常简单。你最近一直在选择最吃力不讨好的解决之道。”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塔砂说。

    她知道维克多在说什么,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用魔力转化食物,雇佣人类清理森林,这虽然加快了恢复森林的速度,但在魔力上消耗不小。光以地下城生存的角度看,关照这些人类也好,搞出摆摊这回事也好,其实是件不划算的事情。

    可是,塔砂的目的从来不是生存而已。

    她说:“我倒觉得还不太够啊。”

    接下来维克多知道了那个“不太够”是什么意思。

    求职的队伍仅仅过了一周不到便恢复了之前的规模,大多数能出力气的青壮年都来到了安加索森林的清理现场。已经有不少并不擅长体力活的人也报了名,但如今人员过剩,买方市场,体弱的匠人、孤苦无依的女人和孩子被轻易刷了下去。此时,新的告示拯救了这些快要过不下去的人。

    公告的大致意思是,明天开始将有异族来市场进行边境贸易,以矮钱为货币交易。附表还有矮钱定价建议。

    近来快要瘫痪的集市精神一振,那些不能或不想用劳动换食物的人全都振奋起来了。县长、镇长之类的人物从异族对他们货币体系的推广中闻到了不一般的味道,然而就算看到了对方长期盘踞的野心,他们又能做什么呢?他们没办法控制住这里的物价,威信越来越低,混乱之地谁有兵谁当权,何况当兵的还和有粮的勾搭上了。他们只能埋头干着公务员的活儿,看着民众趋之若鹜。

    地下城的第一支商队,或者直白地说,撒钱购物小队,在第二天的早上来到了集市。他们受到了商家的夹道欢迎,每个商人拼命吆喝,尽力让这些拿着硬通货的客人到自己的摊位上来。在塔砂要求下来到这里的地下城居民被这等热情吓了一跳,他们此前没来过地上,只听说过亲友提及的冷遇,还以为自己也要过个几周才会打破坚冰呢。

    对此行抱着最不乐观态度的亚马逊人也硬着头皮看起了商品,最后每个人都在热烈的气氛中买了一堆东西,反正第一次购物的花费有地下城之主报销。矮钱是矮人的货币,工坊中可制造的物品之一,在亚马逊人迁入地下城后不久,塔砂就开始有意识地在地下城中推广这种货币。如今地下的物价已经基本稳定,是时候让它扩散到地上来了。

    第一次购物结束得很快,圆满成功,这消息在更多手艺人和商人中传开。到了第二天,集市上的众人准备了他们所认为的最能获得异族请来的商品,翘首以盼着邻居的到来。

    购物小队没有限定人选,报名就能上去。于是新一批地下城居民来到地上,被群狼看肉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憷,匠矮人都要慌了。流浪者营地的居民哪里见过这么多人类笑脸相迎?有亚马逊人怀疑这是个包藏祸心的陷阱,人类怎么会这么友善呢?矮个子们在商人们殷切的注视下围成一团讨论,觉得这些人和他们印象中的人类长得不太一样。

    “我记得他们都是这个样子的。”匠矮人拉扯着脸做出一个凶恶的表情。

    流浪者营地的成员避世而居,他们见到的人类无非是前来剿灭异端的士兵,长得穷凶极恶张牙舞爪,又凶又可怕——不然你指望战场上的军人对敌人露出什么表情呢?匠矮人们抬头望周围看,对比着记忆中的脸,推测这些人类不是有两张面孔,便是有两种类型,就像公蚊子吃草而母蚊子咬人——哎,这话最好别给亚马逊人听到,他们要是以为自己被讽刺了,多半要揍你的。

    “也可能这才是普通人类?”最乐观的人琢磨,“很凶的是变种。”

    无论如何,交易开始进行,并且逐渐变成常例。

    人类制作的衣物胜过麻布和兽皮制造的衣衫,一些聪明的裁缝招呼客人定制衣物,这些灵巧而有经验的衣帽匠能制作出特别短小的衣裤,也能按照要求缝制亚马逊人的民族服饰。一位手特别巧的女裁缝甚至获得了亚马逊人的友谊——毕竟你是不能在讨论衣服样式细节时保持缄默,而亚马逊人依旧对外族的柔弱女性相当宽容。

    一种玻璃板和彩色纸屑组合成的圆筒状玩具(在塔砂看来和万花筒很相似)大受欢迎,在玩乐方面躲躲藏藏的异族远不如城镇中安然居住的人类。亚马逊的小孩子很喜欢这种玩具,匠矮人则大多数富有童心,他们买来各式各样的玩具,拆解后制造更好的,这让工坊能制作的物品列表中又多了一长串儿童玩具。

    当塔砂不再限制到地面上的人数,越来越多的地下城居民来到地上。摩擦时常发生,但从未发生流血事件。

    事情能进行得如此顺利,也该感谢运气不错。之前和亚马逊人血战溃败的军队不是本乡人,他们的死伤不会让当地居民太同仇敌忾。那支带着魔导炮的军队被塔砂宰掉了指挥官,溃散的残兵大部分被编入了北边那位中校的队伍,只有没多少人在哈利特上尉的军队里,现在东南角残存的军队与亚马逊人之间没有太严重的血仇。此外,亚马逊人特殊的文化让他们尊重战斗与敌手,乃至以战死为荣。他们会为被俘虏的同族追凶万里,却很少会为战死的亲友复仇。

    当异族在人类坊间穿行,当人类拥簇着异族的摊位,而各个种族的施工队在工作中不可避免地彼此合作时,要划清界限变得越来越难。

    作者有话要说:我……这章爆字数爆得太汹涌澎湃,以至于下期预告的内容没能挤进去(笑&gt;

    大概算过渡章,昨天的下期预告今天顺延一下,咳(。)

    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gt;

    幸运蘑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20:37:15

    小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21:18:37

    玻璃杯上的一片柠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21:20:52

    苍璟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02:07:20

    喵了个咪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05:49:16

    娃哈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20:25:11

    娃哈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20:25:30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23:40:25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 23:41:17

    猫团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 09:57: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