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37章 1.1
    塔砂有点懵。

    事情是这样的,尖耳朵的婶婶十分主动地跟着玛丽昂去看了地上的橡树,地下的城市和住民,像个拿了请帖的客人一样落落大方。

    她参观了亚马逊人的训练,在她们瞄准时保持安静,射中后热情鼓掌。她并不会射箭,却知道许多箭术相关的小窍门,亚马逊人不知不觉围拢在她身边,里面在进行射术交流,外面伸着脖子往里看。

    她和匠矮人几乎在第一个照面就喜欢上了彼此,那些矮个子拍着胸口发誓马上就能给她定制一套家具,他们拿出小本子争相询问她的喜好。“你会留下来的,是吧?”稍微长点心的人问,“房间都给你准备好了!”尖耳朵婶婶点头,开始从包裹里送出一袋又一袋小茶包,那些玫瑰色的小袋子还未冲水就香气缭绕。

    她给玛丽昂大大的拥抱,后者几乎陷进前者怀里,塔砂能听见玛丽昂在脑袋里尖叫“像被子一样软”。她在休眠的橡木老人旁边坐下,把手掌贴上树干,像在冥想,像在与老友交谈。她用某种半个拳头大的种子收买了阿黄,阿黄明明只能吃魔石,却咬着种子不放,还一路屁颠屁颠跟在她后面,看上去还想继续伺机讨赏。

    她甚至撞见了前来驱逐诅咒的塞缪尔,撒罗牧师正处于刚超额使用完骄阳之杖的脱力状态,没法指着她的耳朵大骂“恶魔后裔”,只能跌跌撞撞跑出几步对她干瞪眼。她对牧师抗争的眼神视而不见,从包裹中拿出一只杯子蛋糕,掰开他的拳头塞进去。

    “可怜的孩子,工作再忙也别饿着自己啊!”她唏嘘道,“瞧你都饿得走不稳了!”

    她嘘寒问暖了一通,挥手离开,把塞缪尔微弱的反驳声留在后面。天生跛脚的牧师与手中的小蛋糕面面相觑,鉴于塔砂为了成全他的气节,在他表示不与野兽为伍后就让上尉停止了救济,对这个可怜人来说,要与这个香味扑鼻、色泽勾人的邪恶诱惑划清界限,实在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抗争。

    最终,尖耳朵的婶婶来到了塔砂面前。她在狼颅骨的身躯面前毫无异色,笑容可掬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梅薇斯,一个半-半精灵。我在远处看到了自然之光,所以我来了,用这双小精灵靴——我妈妈从妖精工匠那里买的,优点是合脚与远距离传送,不过传送次数刚刚被我用完。听说要签个协议?我们签吧!”

    塔砂有点懵。

    这位婶婶的形象和传说中轻盈灵活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大相庭径,要是让她拿上弓在林间跳跃,被她踩中的树枝绝对会立刻垮塌吧。把塔砂的想象与她本人作比较,两者之间的差异之大,就如同魏晋美人图之于盛唐仕女画。

    但话说回来,梅薇斯不瘦不高还上了年纪,却依然十分好看。她长着满月似的脸盘,总是笑眯眯的样子,胖得均匀蓬松,像一只晒过太阳的鹅绒枕头。她没法飘飘欲仙,也因此有种脚踏实地的亲切感,像哪家手工咖啡店的老板娘,只笑着坐在你对面,你就不知不觉把自己的生平和苦恼都对她说完了。这个精灵族裔有种能让人放松下来的舒服气质,最严肃的亚马逊人也在与她的交谈中露出微笑。

    所以说,塔砂惊讶的理由不是梅薇斯的种族。

    看看迄今为止签约的人与族群吧:维克多被她所制,迫于无奈才签了卖身契,没少想打歪主意;玛丽昂和她第一次见面时跑出八百里,面对生死大劫才悲壮地出卖了灵魂;橡木老人一开始对她充满了警惕,连带着匠矮人也举族逃跑;亚马逊人在被打残前根本不想跟她有任何关系,如今依然处于听调不听宣的半自由状况;哈利特上尉的余部先和他们打了一架,事后若非人类猪队友帮忙,将之收入囊中也没那么容易。再加上最近态度坚决的撒罗牧师,一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塔砂觉得长此以往,自己迟早会被培养出七擒孟获的耐心。

    这时候突然有人在露面的第一天求加入,这感觉仿佛推销员刚拿出产品图片,还没来得及发动舌绽莲花的功力,客户就直接掏出了钱包。

    简直顺利得不真实啊?

    狼首的身躯面对着这位慷慨的客户,说:“你确定?哪怕得到庇护的代价是灵魂?”

    这只是个试探,买卖无非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对方不干再说,条件还可以换嘛。梅薇斯狡黠地一笑,说:“我签橡木守卫者的那种。”

    看起来她真的有办法和沉睡中的橡木老人联系,这次灵魂是坑不到了。

    在契约完成之时,塔砂才意识到那个“半-半精灵”不是结巴。

    “四分之一精灵梅薇斯,在母亲的教导下,她成为了优秀的药剂师兼卓越的厨子,致力于将上万种药材做成美味的药剂,有时可能用力过猛了一点。一位能以各种奇怪药材为食材的药剂师,如果她的药房附近有一些没神经的馋嘴种族出没,千万留心他们的嘴,没病吃药可能吃死人。”

    “没神经的馋嘴种族”下面划了两条横线,指向真够明显。

    这是塔砂第一次看到明确的四分之一血统说明,之前签下的非人类种族,都已经混血混得不知还剩下几分之几。与高等级生物签约的好处立竿见影,光建筑物就同时升级了两个。

    “药房,你的契约者中有合适的药剂师人选,她愿意在药园中工作。药园进阶建筑药房已解锁。”

    “大厨,你的契约者中有卓越的厨师,她乐意在厨房中工作。厨房升级,新品种食材出现。”

    只能供应面包、肉、白瓜和水的厨房一下子增添了一大串新食材列表,有活生生的鸡鸭鱼,有蛋奶蔬菜,虽然也只是普通食物,使用后不会得到任何增益,但多半可以提高那些吃腻了老三样的居民们的士气。药房则与工匠们的工坊一样,塔砂能将这部分权限交给梅薇斯,让她来调控生产。

    药房中有全套处理药材的器具,地下城的医疗系统由生嚼草药的原始时代进展到了处理药材制造成品时代。药房会记录下药剂师制造过的药方,制药步骤和所需药材都会记录在塔砂的药房档案中,只要成功制造过一次,只要药材充足,药房就可以自行生产药品,只是质量比药剂师作品低一到两个等级。塔砂畅想了一下手底下的士兵拿着批量生产的回血药与别人对砍的未来,画面很美,令人期待。

    不过,对塔砂来说,最重要的收获却并非系统提示的东西。

    四分之一精灵意味着祖父母那一代就有纯粹的精灵,与那些从父母的父母的父母……那里得到不知第几手信息的混血相比,梅薇斯已经很贴近亲历者。她是个送上门来的解答。

    “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精灵族裔。”塔砂问出了疑惑已久的问题,“其他精灵去了哪里?”

    “他们走了。”梅薇斯回答。她看了塔砂一会儿,一脸黯然。“恕我冒昧。”她遗憾地说,“你是不是不能吃东西?”

    塔砂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

    “可惜。”梅薇斯叹着气,开始掏包袱,“本来咱们可以一边喝茶一边吃点心一边聊,现在你只能看我吃。”

    ……一脸黯然是因为这种理由吗?!

    梅薇斯招呼塔砂走进匠矮人给她准备的房间,矮个子们超常发挥,大半天就在房间里放进了圆桌和椅子。四分之一精灵用水壶里的热水泡起茶,摆好杯子蛋糕,坐到椅子上,示意塔砂坐在对面。

    “我的外祖父是个森精灵,他在埃瑞安宣言的签订现场见到了我的外祖母。”

    以此为开场白,梅薇斯开始了她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普通的森精灵,既不特别强大也不特别高贵,只是刚巧抽到轮值,作为森精灵公主的护卫之一来到了德鲁伊的圣地。在那里,公主代表森精灵签下了埃瑞安宣言。在那里,普通的森精灵对一位人类冒险者一见钟情。

    随后的几十年里森精灵与人类合作频繁,外祖父先生成功在各族的蜜月期里与外祖母小姐共结连理。梅薇斯的母亲在此期间出生,她的童年故事来自父母的新鲜战报,他们的亲身经历在未来被称作史诗。她相当幸运,还没成年就看到了深渊被放逐。

    当然,这个“没成年”是以半精灵的标准来算的。

    四百年前,深渊被放逐。信仰精灵之神的光精灵与地上各族联手封印了千年前堕落向深渊的分支暗精灵,这些傲慢却高洁的生物为同胞悲伤,在深渊离去后便全族迁入了神国。外祖父先生非常庆幸,因为森精灵不必远行。“再也不用害怕恶魔了!”他这样说,抱住了外祖母小姐,“接下来的事情不关咱们的事,我们已经可以退休了,你想去东方还是西方?”

    梅薇斯的母亲还未成年,作为普通人类的外祖母小姐却已近暮年。她的身体不再适合战场,外祖父先生也回绝了之后针对天界的抗争,决心和妻子在安静的地方度过余生。他们出发后不久,天界一样被成功隔绝,所有正统圣职者都使不出神术。天界和深渊的隔绝暂时让力量与两者相关的职业者手忙脚乱,埃瑞安陷入了暂时的混乱,消息传递不畅,倒是各种流言层出不穷。

    这都与决心退休的那一家子无关,年轻的精灵、年老的人类与年幼的半精灵一路西行,在偏僻的美景中享受宁静。因此,当异状最开始在埃瑞安的东大陆爆发,他们一家对此一无所知。

    也因此,等消息蔓延到埃瑞安的最西边时,外祖父先生只有半天时间用来告别。

    东大陆爆发了各式各样的灾难,有人声称是恶魔的诅咒,有人赌咒发誓绝对是背弃神明的恶果。在传言里,他们说天空龟裂,冰雹与闪电不要钱地落下;他们说东边的海域沸腾如岩浆,海面上的红色不知是岩浆还是人鱼们的鲜血;他们说枯萎遍布大地,死亡如蛇遍地游走……而外祖父先生收到的信要朴实简短的多,只是让他立刻回去而已。

    地上半神的森精灵之王向每一个森精灵传信,德鲁伊圣树的叶片在大德鲁伊的祈祷中飞向每一片森林。没有时间解释也没有时间犹豫,这两个自由散漫群体的领袖头一次发出如此急促的呼声:回去!回去!

    外祖父先生不能带上年迈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他也不能丢下他的族人。“我会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说,“然后我会回来,给你们讲一个精彩的故事。”

    他没有回来,他的族人也没有。森精灵与德鲁伊们“离开”了,并非失踪,因为每一个离开前多少都曾与亲友告别,他们似乎以为自己只是暂离,又或者有朝一日还可能归来。大德鲁伊离去前将自然之心放进一棵幼小的橡树之中,除了那棵橡树外,圣地的整片橡树林都无影无踪——这是橡木老人刚刚告诉梅薇斯的,梅薇斯的母亲当初可对这点毫不知情。半精灵照顾着母亲,直到葬礼之后,她也没等到父亲归来。

    这就是梅薇斯知道的全部。

    “我的母亲没打听到什么消息。”梅薇斯说,“那时候信息不太流通,她又在原地没怎么挪窝。”

    现在塔砂可以大致确定这样的时间表:

    四百五十年前,各族签订埃瑞安宣言。此后五十年间,维克多受创沉睡。

    四百年前,与深渊的位面之战宣告胜利。深渊被隔绝,暗精灵被封印,光精灵去神国,一两年内天界一样被隔绝。

    在那以后的几年间,埃瑞安的东大陆出现了异变。东海域的水族遭遇了灭顶之灾(存疑,人鱼和其他水中异族在此时消失了吗?),各地的森精灵与德鲁伊被召回,自然之心被让渡,接着这两个族群失踪。

    两百多年前,人类与兽人发生大规模战争。

    这其中有一些解答和太多的留白。

    精灵们去了哪里?德鲁伊们去了哪里?他们离开了。去神国,去深渊,去未知的空间。那个时代没有人以上帝视角书写埃瑞安编年史,难以移动的橡木老人也好,为了等待不知何时归来的父亲而蜗居西大陆的半精灵也好,都只知道拼图的一角。当一个问题得到解答,又有十个问题出现。

    梅薇斯亲族所接触到的史诗在这里终结,在此之后,就只是家长里短的平凡故事。

    为了等待外祖父归来而一生没有离开的母亲,在故事中并不苦大仇深。她快快乐乐地在埃瑞安西陲生活,继承了传奇药剂师母亲的知识与森精灵父亲的自然亲和力,也发扬光大了她自己了不起的厨艺。她和周围的住民相处愉快,那里的人们叫她森林仙女。几百年后,她与一个误入森林的美食家结了婚,生下了梅薇斯。

    “在母亲过世后,我离开那里,去开了一家面包店。”梅薇斯说,“这根擀面杖是圣树的一根枝条,外祖父把它留给妈妈,说无论她选择什么职业这都能成为她一生的伙伴——虽然他当初大概想让她做一把弓或者一根魔杖吧,不过与厨子相伴一生的擀面杖也不错,是吧?总之,这根擀面杖上依然带着一些自然魔法,能给我的耳朵提供伪装,而我看上去就是个面包师的样子,从未有人怀疑过。”

    她自豪地微笑起来,塔砂意识到梅薇斯很乐意当一个面包师。她的精灵血统没让她成为优秀的弓箭手或法师,也没给她轻盈的美貌(考虑到梅薇斯是个好厨子,外加超级大厨和美食家的孩子,她会有这样的体型真的一点不奇怪),但她丝毫没觉得遗憾或浪费——本来就是,谁说有天赋、有血统就必须按照基因决定的那样生活呢?在塔砂看来,她和她的母亲能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便是最优选择。

    “我很遗憾,关于你的母亲。”塔砂含蓄地说,“我曾听说半精灵也有悠长的寿命。”

    森精灵像他们侍奉神或崇拜深渊的同胞一样得天独厚,他们需要一百年才能长到成年,此后七八百年都保持着青春强壮。精灵的寿命长如德鲁伊圣树,若非死于非命,大部分成员其实都不耐烦活到那个岁数,早早去了神国、深渊或化身为树——难怪他们和德鲁伊的关系一直很不错。半精灵的寿命相当于精灵的寿命加上另一个亲族能活的岁数再打对折,按道理说,梅薇斯的母亲能活到现在。

    是什么让她没能继续等下去呢?

    “哦,那只是个意外。”梅薇斯说,“有一天她试着制作一种新的□□,嗯,我猜她不应该加那么多白浆果,那东西还没完成就变得太香了,半个森林的鸟都跑来啄窗户。她只好把门窗关紧,结果香味全堵在了屋子里,她没忍住,就尝了一小口。”

    “……………………”

    “结果药劲很大。”梅薇斯惋惜地说,啜了口茶,“而且味道不够完美,她觉得应该再加点糖。”

    梅薇斯的母亲,半精灵,传奇药剂师,死于自己煮的□□药劲太大且味道太香,享年三百六十一岁,遗言是“该多加勺糖”。

    要是那颗骨头脑袋能有表情,此刻的塔砂一定会是一张一言难尽的脸。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梅维斯附带的技能,会有这样一个和内容八竿子打不着的名称。

    :把锅子架起来吧!美味甚至能感动大地!你制作的美食有强大的药效,能驱除使用者身上一切负面状况。咦?你问为什么有人吃完就喷血而亡?因为药效很强嘛。或许你该选一个结实点的食客,比如一条龙?呵呵。

    知道内情之后,这个技能的说明变得更欠揍了,说明人的表情跃然纸上,让塔砂突然很想殴打维克多。

    (维克多:???)

    塔砂的地盘上只有一群混血,要是技能的“药效”连半精灵都能放倒,它大概对所有成员都不适用。但是……技能说明嘲讽归嘲讽,却从不言过于实。

    美味甚至能感动大地?

    试试看吧。

    狼首的身躯走进了厨房,她心念一动,一条肥美的活鱼就出现在了案板上。塔砂等待了一会儿,技能没有操控她身体的迹象,于是她和过去做饭时一样,拿起菜刀去鳞去内脏去腮,做起一锅鱼汤。

    塔砂一个人住了十多年,本来厨艺就不坏,只是既不沉迷烹饪也没有特殊天赋,作品都是些不咸不淡的家常菜。但这回下厨时她如有神助,火候完美,刀工优秀,顺畅得就像一辈子住在厨房——看来和一样属于被动技能,不用特意发动也能使用。鱼汤还没出锅,塔砂周围就围了一群垂涎欲滴的匠矮人。门口时不时有亚马逊人探头探脑,总算脸皮没有矮个子邻居那么厚,晃荡一阵便走了。

    说实话,这味道真的非常好闻,明明只是加了点盐的鱼汤,却奇迹般有着星级餐厅的卖相。塔砂铁石心肠地无视了一片渴求的目光,端着锅子走了出去,她一路走,一路都有人眼巴巴地看。

    最终她来到了地面上,曾是安加索森林的地方。

    枯萎公约的诅咒已经失效,但那种险恶的气氛还留在被污染过的地面上,让塔砂想到被辐射过的大地。前些日子下了一场暴雨,枯树枯草被打成一片残渣,大片土地沙子般随波逐流,没有一片新叶从废墟中重新生长。塔砂站在这一团糟的地方,放下大锅,拿起汤勺,舀起一瓢鱼汤撒到地上。

    鱼汤已经不烫了,然而当它落到地上,汤汁仿佛浇上烧红的铁锅,吱吱叫着沸腾起来。土地上泛起白沫,升起灰烟,乳白色的汤汁迅速黑如墨汁,继而不见踪影。

    “玛丽昂,”塔砂在链接中呼唤道,“那个牧师还在吧?把他带上来。”

    被狼人少女带过来的撒罗牧师一脸不情愿,但等他走过通道来到地上,他的脸色发青,惊骇地环顾四周,险些摔倒在地。“天啊,这是什么东西!”能看到邪恶的牧师喊道,挥舞双手扑打着空气,像个与风作战的唐吉坷德。等他终于冷静下来,他喘着粗气缩到了鱼汤刚才浇过的地方,说:“到处都是树一样高的邪气!就这边,大概直径两米的地方,只有这儿没有而已!”

    果然如此。

    “驱除使用者身上一切负面状况”的效果对没有生命的存在一样有效,大地无疑能承载药效。塔砂满意地收起汤勺,义正言辞地说:“这等可恶的邪恶决不能留在大地上。”

    “绝对不能!”塞缪尔捏着拳头,充满决心地高声应和。

    好了,人形探测器有了。

    直径两米不算太糟,塔砂想,有了探测器,再问上尉借点人,过些日子这片死地又能重新利用了吧。

    这样想着的时候,天空又下起了雨。塔砂向地下城入口走去,塞缪尔在后面难以容忍地抱着胳膊,神经质地抱怨肮脏的邪气如何在雨中流动。塔砂心中一动,转头看向安加索森林。

    失去了草木阻挡,雨水很快汇聚起溪流。这些浑浊的水流肆意流淌,流向地势更低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获得了技能的塔砂,今后再也不能下厨宴请客人了。好可惜哦,大概只能喂喂大恶魔什么的。

    玛丽昂:怎么这样,好想吃大人做的菜……&gt;

    塔砂:没关系,玛丽昂可以做菜给我吃呀。^_^

    玛丽昂:嗯!!\(////)/

    维克多:等下,我并不想吃?为什么塞我??你别过来?!——呃啊!!(休克)

    塔砂(思索):唔,这可以证明恶魔的抗性比龙弱吗?还是因为维克多依然没恢复呢?实验依然不足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