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t;/&gt;    第五天,所有参加了那次夜袭的亚马逊人都安静地躺在隔离病房中,从地下城各处抽调来的自然气息覆盖着她们,与那股招致枯萎的诅咒角力。

    德鲁伊们对枯萎公约的诅咒有一些抗性,在他们能调动的自然之力用尽前还不会死去。塔砂这里没有德鲁伊,只能凑合着使用自然气息,它无法根除诅咒也无法中止恶化,仅仅让这一过程变得非常缓慢。在目前看来,这也算好事。安加索森林中已经不剩什么正常生物,要是人类军队能看到林中缓缓徘徊的动物,看着它们旧标本似的外观,他们就能提前知道自己这边的伤员会变成什么样子

    。

    “这就是高阶亡灵法师与枯萎公约合作的结果。”维克多说,“枯萎公约需要让法术效力覆盖动物,亡灵法师则企图增加新的亡灵大军制造方法。他们的确成功了一部分。”

    自带自然气息的瞭望塔暂时没法用(可见地下城目前的微自然属性有利有弊),幽灵在地面上窥视着人类军队。塔砂看到他们释放的诅咒在他们自己身上蔓延,后来军队拔营而起,匆匆向附近城镇撤退。

    调动自然气息对抗过诅咒后,塔砂稍微能感觉到一点枯萎公约法术的痕迹。他们说枯萎诅咒只起效五天,但塔砂依然能感觉到地面上笼罩着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气氛,出于谨慎,她不打算让亚马逊人上去用血肉之躯实验。地面上的人类是绝佳的实验品,塔砂看着他们慢慢变成木乃伊,渐渐确定人类对此并无解决之道。

    另一边,地下城一直没有闲着。

    通道在不断向人类城镇延伸,道路伪装成自然地穴,每一段距离都安置了匠矮人制造的陷阱门,不怕有人挖掘到地下城。这些单向门看上去摸上去都与岩壁无异,除非塔砂自行开启,不然在另一个方向刀劈斧砍都没法打开。等地下城需要向外输送军队时,陷阱门又可以轻易推开,变得畅通无阻。

    第一具异化的尸体被埋进人类的墓园,塔砂已经预见了未来。

    鹿角镇的城市规划还不错,比塔砂以为的奇幻中世纪先进几百年,一些公共设施确实体现出人类文明的发展,地下水道让小镇不被污水环绕,公厕让卫生状况好了许多……不过对塔砂来说,最好的公共设施,显然是墓园。

    就像挖掘到一座矿藏。

    鹿角镇已经在埃瑞安帝国的东南角存在了起码上百年,这期间居民的所有尸骨都被集体安葬在小镇外的墓园底下,感谢人们土葬的习俗。地精咬开*的棺木的底部,这些有组织的盗墓贼对陪葬物不屑一顾,它们寻求的是尸骸本身。

    塔砂在那座墓地下建造了她自己的墓园,尸骸被就近搬运掩埋到那下面。新墓园被塞得满满当当,这场大丰收会让地下城的亡灵军队翻上几翻。当这一边幽灵观察着人类军队撤退,那一边幽灵看着鹿角镇中第一批遣回的士兵僵硬的站起,地下城的兵工厂一刻不停地运转。

    而在第一个被击杀的枯朽士兵埋入已经被塔砂偷偷占据的墓园时,新的提示出现了。

    “你的墓园中出现新亡灵种族,墓园升级。”

    “将皮肉完整度高于60%、骨骼完整度高于40%的尸骨埋入其中,可通过消耗魔力在单位时间内产生品质不等的僵尸(枯萎),尸骨完整度越高,转化成功率越高。”

    “僵尸(枯萎):行动缓慢,经久耐砍,骨架上多了皮肉所以不容易被一锤打散。炮灰中结实的肉盾,肉盾中廉价的炮灰。枯萎公约与亡灵法师合作的产物,此异化版本比常规僵尸保质期更长,但无法通过腐烂□□大范围传播毒素。”

    维克多讲解的僵尸和地球影视中的活死人、丧尸听起来很像,它们到处袭击活物,满足无止境的饥渴与对生者的憎恶。那些常规僵尸会不断腐烂,它们身上滴落的□□是有毒的,会污染水源和土地,进入伤口后有一定几率毒死体质弱的人,把尸体转化为新的僵尸。

    “其实尸毒没多大用。”维克多说,“近战的肉盾们扛得住,最低级的战士都有足以抵御一点伤口污染的抗性,最多受点伤罢了

    。体弱的法系职业更加不用担心,圣职者的范围净化术是亡灵法术克星,各系法师有几个驱逐咒文,就算盗贼这类不能施法的脆皮职业中了招,扛到城市里买点解毒剂就好。枯萎版本的僵尸绝对是改良兵种。”

    枯萎版本的僵尸不是自走毒液炸弹,也不会慢慢烂成骷髅,听上去环保了许多。塔砂手底下还有许多有血肉之躯的正常生命,她可没拥有整片地面的人类那么财大气粗,能控制的区域这么少,污染越少越好。

    说起来,士兵算是战士吗?

    如今的士兵是否能与过去的职业冒险者相比,塔砂还不清楚。但有一件事非常清晰明了:鹿角镇的居民,绝对只是普通平民。

    尸毒没多大用?

    塔砂想给维克多介绍一系列影片,名字叫《生化危机》。

    枯萎版本的僵尸没有滴落的*□□,但介绍中也没说它们完全丧失了感染能力。幽灵注视着那些幸存居民身上的伤口,看着他们惊魂未定地回去。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

    等待人类拿出解决办法,然后塔砂会以此治疗地下城中的亚马逊人。或者,要是人类一样束手无策,塔砂会等待他们不战自败,然后用他们的血祭奠地下城中死去的人。

    结局变得越来越清晰。

    如果人类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那些居民和士兵为何对站起来的活死人失声尖叫?如果他们有能解决这个的法师、圣职者、解毒药剂,在第一个被咬伤的人直直站起来之前,那些人和物在哪里?

    塔砂隐约有了猜测,曾经的士兵恐怕大多是有抗性的战士,所以他们才把这种“己方不会被感染”的观念当做常识流传下来——没准后来的人根本不知道被感染者还会变成僵尸。后来德鲁伊、枯萎公约和亡灵法师都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长久没接触过他们的战士,就像不再打某种灭绝病毒疫苗的新生代,在遇到很久以前的病毒重新肆虐时,和他们第一次遇见这种疾病的祖先一样无助。

    二次感染者咬向自己的亲友,缓缓走上街道。军队再次开上大街,只是这一次,他们没能和上次一样慢慢把这些人清理掉。

    小镇外的墓园轰然开裂,那是个很大的洞,其中不断有人影向外爬出。阳光照耀着这些“人”惨白的头骨或干瘪的皮肤,骷髅兵手持骨刀,夹杂在其中的少量干尸似人非人。守墓人吓得魂飞魄散,直到刀刃加身,他都没能喊出“敌袭”来。

    亡灵军队浩浩荡荡涌入大街,军队到此时方发现情况不妙。沿途的居民早就躲的躲跑的跑,没人还有勇气前来通风报信,那些干尸造成的压迫感比骷髅兵更大——他们长着居民熟悉的脸,可能刚被埋下去不久。

    死人与活人的军队在鹿角镇的街道上短兵相接。

    战况激烈而混乱,街道狭小,巷战让nu箭齐射的威力无从展开。人类比骷髅兵结实,比僵尸敏捷,比无脑亡灵更有组织;亡灵则能在足以让人类休克的伤势下继续战斗,前仆后继,征战不休。战况暂时陷入胶着,但明眼人知道,时间越久,人类的赢面越小。

    几个机灵的士兵当起了逃兵。

    他们追砍着一只骷髅跑出同僚的视线,在亡灵接近前躲进偏僻的小道,翻进矮墙另一边。他们注意到骷髅和僵尸几乎不能跳跃,它们愚笨得不会攀爬,也不会破门而入

    。这些士兵翻入一个民居,长驱直入,踢开房门。房间里抱成一团的一家子发出了短促的惊叫,跑在最前面的士兵用刀架住他们的脖子,命令他们闭嘴。

    “引来怪物就杀了你们!”士兵恫吓道,“把……把最值钱的东西交出来,然后带我们去地窖,或者其他最安全的房间!”

    他的同伴们一并抽出了兵器,威胁地瞪视着那一家子。他们已经决定逃离这个地方,谁会在有大批怪物的地方当炮灰啊?去他妈“为了埃瑞安”,他们几个当兵就为混口饭吃,又不是来找死的,捞一笔路费赶快想办法走人。

    或许几个拿着凶器的壮汉太过吓人,这一家人抖如筛糠,双腿发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领头的士兵不耐烦地想用刀说服一下,一家人中当父亲的那个颤巍巍举起了手,指着他们。

    不,指着他们身后。

    站在最后的人咳嗽一声,吐出一口血沫,看着胸口破体而出的刀刃。那把刀一被抽走,他高大的身躯就倒了下来。

    在他身后,站着一个……一个什么?

    那玩意乍一看像骷髅和僵尸的杂交品种,白骨头颅以下是覆盖着血肉的身体。仔细看,它皮甲下露出的肢体光滑而富有生机,那个身躯看上去像个普通女人,可哪个“普通女人”的眼眶中会闪着红色鬼火?那颗头甚至不是人类的骨头,应该挂在哪个好猎手的墙上。

    这手持利刃的怪物看着他们,对视只持续了一秒。

    距离怪物最近的士兵大吼一声,冲了上去,制式长剑用力挥向她的脖子。这一击气势十足,足以斩落纤细的脊椎骨,但怪物轻巧地向旁边一闪,在士兵与她错身而过时挥刀,刀刃斜刺入他的后颈。士兵捂着脖子蹲了下去,怪物歪了歪头,似乎对这被卸掉一半力道的攻击不满意似的。她后退一步,补上一刀。

    断了一半的脖颈再无相连之处,头颅掉落下来。

    那颗脑袋落地的声音惊醒了剩下的几个士兵,他们不约而同握紧了兵器,毫无章法地挥舞着冲上前去。怪物在密实的剑影中蓦地矮身,向前一滚,滚出了攻击范围。一个士兵的长剑在劈砍中卡到了地板上,另外两个急忙反应过来,在怪物站稳前欺身向前。怪物躲过一把钢刀,另一把避之不及,抬手去挡,长剑在全力劈砍下陷入轻便的皮甲当中,鲜血从中滴落。

    “它会流血!”士兵喜道。

    那只手垂了下来,骨头搞不好也受了伤。发现敌人有着血肉之躯让还活着的三个逃兵士气大涨,他们拼命攻击怪物的躯干和身体,对方躲闪过大部分,但伤口越来越多。

    一名士兵成功击中了怪物的肩膀,刀刃重重陷入对方的右肩,发出破开骨骼的咔嚓声。钢刀卡在了骨头之间,但那个士兵咬着牙笑出来。另外两人急忙趁机动手,把武器狠狠刺入怪物的胸口,至此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他们肯定没人能在这种伤势下继续回击。

    没人能。

    非人的怪物猛地向前一扑,带着身上的三柄兵器扑向了在她正面的士兵。刚才三个人围着她进攻,因此有一柄长剑从她后心刺入,尖端刺出胸口。她的合身一扑直直击中前方的士兵,胸口刺出的利剑捅穿了正在迎接胜利的人。

    剩下两人目瞪口呆,为这自杀式袭击向后退去,唯恐被这个怪物拖下地狱。

    这不是个正确选择,他们弄错了一件事:这个怪物还没到强弩之末,她并非打算在死前多拉几个人同归于尽

    。

    她的双手抓住了身上刀剑的柄,低喝一声,将之一起拔了出来,接着是剩下那一把。鲜血随之喷溅,把地面涂抹成一个屠宰场。逃兵惊得目瞪口呆,想不通对方在干嘛,想不通她怎么能在这种伤势下屹立不倒。

    其实这和她的双手又行动自如的理由一样。

    塔砂站在地面上,数米之下就是地下城,魔力穿透土地,修补着她的躯体。撕裂的肌肉和断开的骨头随之愈合,损失的血液得到补充。她在疼痛中嘶嘶抽气,万幸有那样一颗头颅,痛呼会变成威吓的低啸,痛得面目扭曲也不会让人看到。

    看着塔砂恢复如初的士兵一脸绝望,已经不会再造成什么阻碍了。

    “作为你的战场处子秀,这可真够烂的。”维克多点评道,“几个杂碎就能把你逼到这个地步。”

    “没错。”

    “哼哼,就算你否认也……什么?”维克多习惯性反驳到一半,愣在了原处。

    “我说,没错。”塔砂说。

    事后归纳总结起来,塔砂能说出哪里反应太慢,哪里预计不足——真正的围殴可不会像电视里一样人人轮番上场,其他人在旁边手舞足蹈助威。四个士兵就能对她造成不小的威胁,要不是她能自愈作弊,这里躺下的人一定是她自己。

    但是,在初战之中塔砂第一次感觉到了那扇门。

    使用这具新身体到地面上来,大半原因其实是想测试枯萎公约诅咒过的地面如今是否安全,这具身体的状况和亚马逊人相近,而且能够抛弃换新的,受到诅咒也不怕。但在心血来潮试着参与战斗的时候,塔砂第一次真正明白了“战斗”的感觉。

    以往使用【满月】技能的攻击像把身体交给一个攻击本能,如今每一步都是自己的成果,每次失误也是自己的错。她可以发现自己的问题,总结归纳出失误并有信心在今后改善。亚马逊人的对练一直把塔砂压着打,直到第一次和普通人作战,她才发现了自己已经由曾经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进步到了什么程度,才第一次感觉到全力以赴取得险胜的快#感。伤口很疼,刚才的剧烈运动带来一点疲惫,可战斗不止于此,远胜于此。

    那是暂时抛却无数算计,在有限度的躯体中挑战自身极限的酣畅淋漓。

    塔砂发现自己喜欢这个。

    维克多大概只准备了塔砂反驳的腹稿,塔砂一爽快承认,他便无言以对了。等最后一个士兵倒下,塔砂准备离开时,他才重新开口:“喂,后面还有四个人呢。”

    塔砂回过头,只见房间里的一家子抱得紧紧的,抖成一个频率。小儿子在她转头时发出一声抽泣,爸爸妈妈争相把孩子往自己怀里挤。

    “没好处,浪费时间。”塔砂简短地回答。

    她转过头,继续往外走去,顺手关上了房门。在塔砂的指令下,骷髅兵和僵尸都不会冲击民居,也不会袭击不拿兵器的人。鹿角镇如今已被塔砂视为即将到手的财产,她可不打算造成更多损失。

    在外面,大街上,还有很多很多能让她练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