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26章 1.2
    &lt;&gt;&lt;/&gt;

    塔砂从沉睡中醒来,觉得某些东西似乎发生了改变。

    魔池上方的红色宝石变得流光肆溢,璀璨迷人,一看相当之前的样子。仔细看,之前裂缝与贴在上面的碎屑都已经不见踪影,石榴石的外壳仿佛被最好的工匠修补打磨过,光滑如镜面。地下城核心在她面前缓慢地自转,像一颗小小的星球。

    不过意外感觉不出增加了多少啊,塔砂想。

    “醒了?你终于醒了!”维克多的声音听上去透着股歇斯底里,“知道你做了什么吗?哦你当然知道!你他妈就是地下城本身!”

    塔砂莫名其妙地心虚了一小会儿,几乎怀疑自己不幸睡掉了半个世纪。她匆匆扫过地下城内部与瞭望塔能看到的地面,一切都风平浪静,里面的人也没比睡下前老多少。

    “你消耗核心之力点燃这里自然意志的残骸……”维克多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塔砂听不懂的术语,“还真往天上放了一发‘我在这里’的烟花!别说德鲁伊,任何自然亲和力比兽人高那么一点的眷族都能从八百里外看见你,人类当中但凡有一个神官……”

    “深渊与天界都被隔离了,而且人类显然不会与异族为伍。”塔砂提醒他。

    “所以你觉得高枕无忧了?”维克多愤愤道,“这么说吧,洞察力稍高的法师就能看到魔力井喷的源头,与自然生物订立契约的召唤师能从魔宠的动向里推测出自然之心的存在,有经验的炼金术师只需要开启他们的罗盘,而大贤者,就是每个大国都会供养的那种高端学者甚至能从中推测出这里有一座伤残的地下城!好极啦主人!等着讨伐你的军队跑到家门口来吧!”

    “那么担心也于事无补。”塔砂说,“除了惊慌失措得大喊大叫外,你有什么有用的建议吗?”

    “我才没有惊慌失措!”维克多坚持道,“我只是强调语气来让你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塔砂不置可否。

    她在维克多吵闹的时候询问了匠矮人与亚马逊人,他们都没听说过法师、召唤师、炼金术师和贤者。当她问及“强大的人类”,匠矮人提到□□与另一些武器,亚马逊战士则不屑地表示人类在堂堂正正的一对一中根本不能与她们相比。哪怕他们孤陋寡闻,提供的信息并不准确,有一件事还是可以基本确定:维克多所说的那些职业,塔砂在梦中看到的种类繁多的冒险者们,如今已经不是人类的常规力量。

    事情没到最坏的地步,塔砂没有“放烟花”的准备,但如果这是地下城的力量对她的目标作出的回答,那她接受这种风险。

    塔砂想要再一次看见梦中的场景。

    她想保存那些或善或恶、或美或丑、或强大或脆弱的生灵,想抓住历史长河中一闪而逝的各色流星。她想到贴满已售罄邮票的集邮册,想到装载着无数灭绝物种标本的博物馆,想到生长着全球各地植物的植物园……她想要建造这样一个地方,这里,各种各样的智慧生物能够共存,不同的文明在此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塔砂的心中一片清明,恰在此时,刚醒来时还有些混沌不清的部分褪去了迷雾。

    仿佛近视的人第一次戴上眼镜,仿佛一双手抹掉了窗户上的水汽,塔砂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她的思维变得更清晰敏捷,管理地下城的部分好像变成了某种智能系统,能轻而易举地将魔力量化,计算收支,模拟出消耗。她之前也可以做到其中的一部分,但现在的感觉就像把xp系统老电脑换成了最新版本外星人,推导过程不费吹灰之力,同时运行多个系统不在话下,她在地下城中不仅拥有全知的视力,还有分析这种“全知”的心力。

    她迅速地梳理过已有情报,把契约者卡牌与地下城建筑分门别类,这些信息整理到一起,化作塔砂自己的人物卡。

    残破的地下城-塔砂

    属性:深渊气息断绝-某种强大的力量斩断了你与深渊的联系,地下城核心来自深渊,你却不属于深渊/自然气息亲和-自然之心的保管者与你签订了契约,自然意志曾向你投来一瞥

    拥有人物卡:聪明的地精阿黄、地下城之书维克多、混血狼人玛丽昂、橡树守卫者

    契约族群:匠矮人、亚马逊人

    建筑:厨房、住所、瞭望塔、锻造室-工坊、墓园、训练场、药园

    技能:

    这些技能当中,、和的效果和刚得到时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另外的则出现了新内容。

    :你在地下城中无所不知,良好的城市规划和土质探查能力让你不会造出容易坍塌的问题建筑。你能在地下城中移动任何物品,所消耗的魔力与物品质量成正比——消耗巨大,很不划算,能命令仆从动手就别自己来。

    :魔力只能修复深渊造物,主物质位面的生物想要得到这种治疗?把灵魂卖给地下城吧。

    :自然的气息笼罩着你——在你核心之力的催动下,这股气息在某些群体眼中醒目如灯塔。

    :正所谓知识就是力量!你的力量基本处于冷兵器时代,不过你还懂一点点魔导炮的知识。

    卡片上的梳理出的内容看起来一目了然,归根结底只是过去信息的整理。要说真正的新东西……塔砂把目光移向卡片一角,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内容。

    称号:&gt;

    塔砂不知该怎么解读这个深渊词汇,翻译成英文的“”更合适一点,它能理解成太多意思。保管人,饲养员,守护者,负责人,主人……

    “我觉得是保姆。”以深渊为母语的维克多阴测测地说,“既然你一直在对大地上的生物挥霍着毫无必要的过剩善心。”

    “毁天灭地和过剩善心之间显然还存在一大堆其他东西。”塔砂兴趣缺缺地回答,她向称号下方看去,心脏忽地狂跳起来。

    ,称号效果:抽取从属的要素构成躯体。

    构成躯体?

    塔砂毫不犹豫地发动了称号效果,地下城核心仿佛被抽了一鞭的陀螺,飞快旋转起来。

    魔池中的蓝色液体也在打转,很快变成一个漩涡。地下城中稀薄的魔力在打转,它们向中心汇聚,无数根肉眼不可见的“线”与塔砂相连,仿佛一场隐形的龙卷风。在此刻,塔砂的意识掠过整座地下城。

    *

    成群的匠矮人敲打着魔导炮的残骸,它的动力早被塔砂吸收,其中复杂的内部结构已经摧毁到无法复原,但能工巧匠们依然能想办法修复它的外形。回收过来的破铜烂铁在匠矮人的努力下慢慢恢复成型,不久之后,它大概能重新拥有以往奇特的模样。

    *

    名叫亚特兰特的棕发少女坐在母亲的床边,座位挨着她的父亲。这是亚马逊战士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位,战前跟玛丽昂抱怨过自己只能拿短弓的那个。她手上的胳膊被绷带挂在脖子上,完好的手握着床上母亲的手,这位重伤的女战士仍然昏迷不醒,在与死神角力。

    “你想吃点什么吗?”她的父亲问。

    亚特兰特一声不吭,直到父亲放弃得到答案。他犹豫了一下,说:“你妈妈并不是真认为你没有当战士的资格,她只是太担心你,和我一样……我们从来以你为傲。”

    他的女儿依然一动不动,他无声地叹了口气,习以为常地站起来向门外走去。重新关上门之前,他听见亚特兰特低声说:“我也爱你们。”

    *

    训练场上,朵拉射出又一支箭。她已经在这里待了太久,汗水从她的鼻尖和下颚滴落,酸痛和疲惫感变得越来越沉重,最终它们影响了她的准头。最后一支箭脱离了靶心,朵拉发出一声挫败的低吼,她一把扔掉了弓,抽出剑来,疯狂地劈砍着训练假人。

    有人从她身后走来,踢飞了她手中的剑。“找个能回击的对手。”亚马逊女王说,她看了朵拉一眼,从武器架上抽出另一柄长剑。

    朵拉喘着粗气,捡回地上的剑,咬牙冲向女王。

    疲惫让这位战士的动作变得缓慢,而女王是亚马逊人当中最强的一个,胜负一目了然。这场战斗很快以朵拉的失败告终,她咬着牙第二次冲上去,第三次,第四次,直到女王用脚踩住了她的剑身,让她再也无法拿着剑爬起来。“这就是你想要做的吗?”亚马逊女王的声音极其严厉,“用这种方式自毁,来报答那些为了我们活下来而战死的姐妹?”

    “不是……!”朵拉吼道,她的声音哽住了,“是我,是我才让……”

    “是他们!”女王打断她,“是那些人类袭击了亚马逊,是那些卑鄙者残杀弱者,是他们设计了圈套再对我们挥剑!朵拉,你是要养精蓄锐等待复仇,还是继续在这里自怨自艾,当一个无能的懦夫?”

    她把手中的剑重新丢回架子上,头上的金色额饰在烛火中闪闪发亮。朵拉半跪在地上,肩膀微微打着颤。突然,训练场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有个矮人往里面探头探脑,看到她们,喜笑颜开地小跑进来。

    “晚上好呀!女王大人,还有这位女士!”他快活地说,把手中那个大枕头塞进朵拉怀里,半点看不出这里僵硬的气氛,“他们说你这几天一直没回房间睡觉,我懂你!拿着这个!这是鸭绒做成的枕头,我做的,全地下城最好的枕头——塔克做的枕头比房间自带的棒一万倍!啊,别担心女王大人,我还在赶工做其他人的,请原谅,本来可以提前开工,但是我们不知道新搬进来的会是什么样的人啊,枕头这种东西需要知道脑袋的大小才可以量身订造,没见过床的主人就随便做一个,这可不是好工匠的态度!”

    他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通枕头的注意事项(比如晾晒和如何用拍打保持它的柔软),说完心满意足地走了出去。亚马逊女王微不可见地抬了抬嘴角,看了看朵拉,也离开了训练场。

    朵拉呆滞地抱着那个枕头,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站起来。枕头真的柔软极了,她舔了舔唇边的血迹,开始感到困。

    *

    玛丽昂在地面上。

    看到这里的时候,塔砂的身躯已经完成了。一部分意识被灌入其中,这感觉有点像幽灵,又完全不同。她的双脚踩到了地面,久违地感觉到重力。她抬起手,握了握,能感受到刺着手心的坚硬指甲。这是具女性的身体,和她过去一样高挑,只是更加健康强壮。

    不对,还有个差别。

    塔砂在地下城核心镜面似的外壳中,看到自己苍白的倒影。在本该是人脸的地方,有一颗骨质头颅——看上去还不是人,而是某种兽类的头骨。

    “取消头部要害?抽取要素中得到这种亡灵天赋的几率不到百分之一,你只有骷髅兵而已啊!”维克多羡慕地说,“你可真是个幸运儿。”

    “………”

    塔砂对着临时镜子深深叹了口气,敲了敲骨头脑袋,完全不痛不痒。她摇了摇头,随便找了件衣服,向地面上的玛丽昂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gt;

    喵了个咪呀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21:40:13

    凝冰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 21:45:35

    懒洋洋羔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22:01:36

    希翼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 22:07:59

    香蕉奶昔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22:08:10

    青璃流萤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22:15:23

    熊二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 22:21:58

    墨玉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23:22:01

    无辜的粽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00:16:56

    无辜的粽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00:18:11

    3000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01:59:18

    3000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01:59:36

    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02:08:09

    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02:08:19

    拾荒逸城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05:56:08

    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10:46:50

    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 12:09:06

    晋江来客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 13:11: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