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20章 亚马逊
    &lt;/&gt;    亚马逊是人类。

    她们只是个一支少数民族,还是埃瑞安诸多民族当中不算特别少数,也不算特别避世的一支。亚马逊人有自己的王国与女王,却没有恒定不动的国土,持弓的女战士们在一片片森林间流浪,旅行便是她们生存的方式。离开族群冒险的亚马逊女战士是很受欢迎的雇佣兵人选,冒险小队争相邀请这些声名在外的弓箭手。作为一个大部分时候都处于中立位置的民族,她们受到的喜爱与憎恶并不比其他民族更多。

    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大地上的国家只有埃瑞安,主宰者是人类,被狩猎的就是他们所认为的魔鬼。

    塔砂能听出维克多在嘲弄什么,但如果人类军队准备围剿的“魔鬼”真的是身为人类的亚马逊,她也不会觉得特别震惊或失望。在她原来的世界里,智慧生物只有人类,战争还不是一次次打响了吗。

    幽灵继续跟在那位女猎手后面,一路来到她所居住的地方。周围渐渐出现人类活动的痕迹,视野开阔起来,女猎手警惕的身姿也变得放松了许多。林中的村落出现了轮廓,远远的有人快步跑过来,高兴地招呼道:“姐姐!”

    这一声呼唤用的就是通用语,塔砂完全能听懂。来人越来越近,那瘦高的个头与略带稚气的面孔也清晰起来。女猎手柔和了脸色,说:“亚伦。”

    没错,尽管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这个人的性别也完全不会被错认。他的胸口长着胸肌而非ru房,他的面庞稚气却线条硬朗,这就是个男孩子。女猎手的弟弟快步迎上来,为姐姐的猎获吹起了口哨。

    仿佛感觉到了塔砂质疑的目光,维克多争辩道:“我也没说过一定是亚马逊。”

    “亚马逊只有女性?”塔砂问,“男的亚马逊呢?”

    “她们会和外面的男人一起生下后代,但只留下女孩。男孩会被退还给父亲,或者扔掉。男性在亚马逊文明中是低等性别,决不允许在亚马逊聚居地中出现……最极端的男尊女卑社会也不会有她们这么夸张,毕竟男人自己不能生孩子

    。”

    光明正大地和姐姐并肩走回部落的男孩子,显然没被丢掉。

    幽灵盘旋在村落当中,观察起其中的成员。村子很大,背着弓箭的女战士到处都是,大部分都高挑健美,身手敏捷。男性分布在村中各个角落,数量看不出比女性少,但没有一个做战士打扮,大部分干着处理武器和猎物的活。“肯定不是精灵。”看到他们怎么处理猎物后维克多说,“听听那些向猎神致敬的祈祷词,还有柱子上的纹章。”

    但确认对方是不是亚马逊人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塔砂放出的巡视幽灵不止一只,目前只有这一只发现了女猎手的村落。这庞大的村落人数胜过在地下城定居的匠矮人们,如果安加索森林还有比这规模更大的聚落,塔砂不太可能现在还没找到。

    人类军队准备对付的目标,多半就在这里了。

    她没有直接现身与找到的村落领导人交谈,初次见面时玛丽昂的宁死不屈充分说明,一只来历不明的无面幽灵绝对不是理想的交流形象。塔砂刚发现村落的位置,她在地下城中的部分就找到了玛丽昂,让狼人少女带上红鼻头匠矮人出发——能分#身就是方便,省下了来回跑的时间。

    玛丽昂把那个见过森林住民的红鼻头匠矮人背在背上,轻装从简地踏上了旅程。幽灵能指出通向林中村落的最近道路,而玛丽昂的灵活度不比猎手们逊色。有这种开挂的向导在前面带路,在入夜之前,玛丽昂二人便穿过迷宫似的森林,来到了女猎手的村落前。

    亚伦与他的姐姐轻松踏入村落,那时这里看起来连个守卫都没有。但当出现在部落入口的人是两个来历不明的旅人,手持弓箭的护卫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一支箭□□他们前头的地面,玛丽昂跳起来,另一支箭截断了她的后路。

    “我没有恶意!”玛丽昂举起双手,站在原地,“我是西边荒原上流浪者营地的弃民,我有消息要告诉你们的头儿!”

    “拿出你的凭证!”为首的女战士低喝道,“证明你没有说谎。”

    玛丽昂脱掉了她的兜帽,一对毛茸茸的耳朵暴露在空气中。一些年轻的守卫露出惊讶的神情,红鼻头匠矮人从玛丽昂背后跳下来,对着人群挥舞起自己的工具包。

    “咱们几年前见过!我认得你们的弓,都用同一种颜色的牛角来贴弓面!”他说,“我把三号钳子带来了,哦还有这把新矬子,现在我能干的更好!”

    他掏出了满满两手的工具,眼珠子转来转去,从这一把弓箭移到另一把。“是你?”守卫中有一个深色头发的女战士说,她在领头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让对方的脸色缓和下来。

    “啊呀,是你!”红鼻头欢快地说,“你还是这么高!那把弓还好吗?”

    “我又不会变矮。”深色头发简短地说,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谢谢,你让它的寿命延长了一年。”

    “那是因为我没有趁手的工具。”红鼻头骄傲又遗憾地说,“如果我带了今天的工具包,我可以让你的弓多服役两三年!”

    对峙双方的气氛因为这翻场合不对的谈话缓和了不少,不久后守卫散开,玛丽昂二人被带进一间小屋,见到了一个大概三四十岁的威严女性。她的棕色头发利落地剪短,一身打扮与战士们没什么差别,只有金色额饰体现了她领导者的身份

    。她问:“异族的客人,你来这里有何贵干?”

    “流浪者营地在大概两周前被烧毁了,人类军队正在备战,准备向安加索森林进军。”玛丽昂开门见山道,“我想,或许你们就是他们的新目标。”

    对方的神情变得更加严肃,“如果这是真的,我也不会感到奇怪,他们并不是第一天看我们不顺眼。”她摇了摇头,说:“谢谢,我们会尽快求证。如果这是真的,你的善良会得到回报。”

    “我并不需要回报,发现这桩事并让我来到这里的另有其人。”玛丽昂说,“流浪者营地的一半居民都被拯救了,他们现在住在安全的地方。我来此是想询问,你们是否愿意搬到我所说的地方去?”

    “一个好心的贵族?”女人讥笑道。

    “我的主人不是人类。”玛丽昂说,“她是一座和深渊断开联系的地下城之主。这不是什么陷阱,如果不相信,您可以派人跟我去看。”

    塔砂隐没身形飘在玛丽昂旁边,契约者可以听见她所说的话,将之转达给这个村落的领袖。地下城这个词没激起特别强烈的反应,因此验证“没有深渊气息”的后续说服方式也没有了用武之地。村庄的领袖只是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

    “谢谢你和你的主人。”她礼貌地拒绝道,“但是亚马逊从来不会不战而逃。”

    还真是亚马逊,维克多难以置信地嘀咕不停,说男性从来不被允许进入亚马逊的国度,更别说生活在那里。塔砂把这个问题转达给玛丽昂,狼人少女将之问出来。对于“我听说亚马逊中只有女性”的疑问,棕色短发的亚马逊女王只是带着嘲讽意味地笑了笑。

    “过去我们丢弃男婴,但是现在,我们没有这种‘奢侈’。”她说,“我们的数量不足曾经的十分之一,每一个成员都值得珍惜,为此某些传统需要作出改变,有太多太多的少数派消失在了历史当中。而且,要是提起亚马逊,人们最先想起的不是我们的箭术,不是猎神指引下的荣光和英勇,不是古老的历史和独特的文明,而是丢弃男婴……对亚马逊来说,简直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了。”

    这个女尊民族在时光流逝中做出了妥协,他们延续至今,尽管风光不再。

    “我真搞不明白。”维克多说,“既然传统能为生存让步,何必再坚持什么‘亚马逊从不会不战而逃’?他们是人类,而且放弃了以前最遭诟病的传统,如果索性居住在人类城市当中,现在根本不会被当成靶子打。”

    “那样的话,‘亚马逊’也就不存在了吧。”塔砂说。

    “‘亚马逊’这个名号不存在而已。”维克多纠正她,“他们会活着,子孙后代也和普通人类活在一起,不用担心哪天自己会灭绝。我还以为加入强者当中获得更好的生活是生物本能呢,啊,去掉那群脑子坏掉的苦修者和狂信徒。”

    “不,亚马逊文明会被吞没,消失,成为传说,那才是他们拒绝的东西。”塔砂摇头道,“不过跟你解释也解释不通,反正你既无法理解当初那些深渊信徒和女巫为什么要反对深渊,也无法理解我为什么喜欢阿黄。”

    “这本来就无法理解,加入深渊明明能得到莫大的好处,无尽的生命和力量啊。”维克多翻了个白眼,“为什么?因为主物质位面的生物喜欢跟自己过不去?因为你觉得老鼠长得可爱?”

    “理由其实只有一个。”塔砂说,“比起待遇良好的傀儡,我们更喜欢自由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