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18章 专业工匠
    安加索地区有不少肉食野兽。

    天上飞着能叼走山羊的白翅雕,地上有独行的棕熊,成群的野狼,还有神出鬼没的安加索狮。这片广袤的荒野人迹罕至,独行者失踪不是稀罕事,要伪造一个合理的死亡现场因此方便了许多,不用绞尽脑汁去搞地震或山崩。

    骷髅兵拖走了大部分尸体,士兵们的尸体和战役中碎掉的枯骨一起放进墓园,一段时间后又会造出新的兵卒。剩下的小部分尸体被留在原地,军队补给与装备几乎一样没动,除了“红色猎犬”。塔砂第一次见到这玩意时吓了一跳,它看上去和这个魔幻世界画风不符,像个早期的笨重机器。但她没来得及多做研究,玛丽昂一脚将之踹下了山崖,匠矮人在身后欢呼助威,看起来对那东西讨厌极了。

    “红色猎犬可以搜寻异种。”玛丽昂解释道,“它对人类军队来说很珍贵,只在很少的大型围剿行动中才会用到。遭遇战中大家都会先摧毁这个,所以这么做不会让人起疑心。”

    “那是一种狗?”塔砂问,心说你们这儿的狗长得真奇怪。

    “不,是一种东西!”听到她们交谈的匠矮人凑上来,比划着,“就像我们造一个炉子,他们造一个狗!”

    我这是看到了异界工业革命的成果?塔砂心想,要是人类已经爬起了科技树,这边的农耕文明土著的处境就很不妙了,正面掐完全送菜啊。别人去异界搞工业革命,她来异界复兴魔法文明,这是落地位置不正确,站到了历史潮流的对立面上吗?塔砂在心中无语片刻,问玛丽昂:“人类城市里有没有蒸汽机?”

    玛丽昂说:“哈?”

    塔砂换了个说辞:“人类的工厂里用什么东西来工作?”

    “人。”玛丽昂说,“他们不相信任何异族。”

    看起来工业革命多半还没开始,至少没普及,塔砂想,还有希望,没落魔法和工业萌芽,指不定谁能干得过谁。

    尸体与武器被胡乱抛弃在不远处的山坡上,那里时常有狼群出没。玛丽昂是个优秀的猎人,她布置出可信的遭遇现场,引来能进一步加工残尸的群众演员。只过了一天,那些满是动物牙印抓痕的尸体就有了别的死因。

    匠矮人们的努力让这一过程变得更好,他们不擅长狩猎,但很擅长制造出捕猎的陷阱。他们拿出压箱底的宝贝,弄成触发后破坏的样子,散落在战场附近,一些有催眠效果的粉末能解释这一队士兵没有燃放求救信号的原因——事实上匠矮人只用这玩意助眠,它的效力远远不足以充当武器,但人类不知道哇。

    没有真和他们打过照面的人既不知道匠矮人的战斗力有多低下,也不知道他们的武器到底有多大效果,现场残留的药物会给人足够的想象空间。这场消灭一支小队的战斗可以用陷阱、催眠武器和狼群围攻解释,再不然还有各种阴谋论,相形之下,“地下城出现吞没军队”完全像个扯淡的谣言。

    橡木老人陷入了休眠,那棵树牢牢扎根在地上,显然不能移植到没有阳光的地下。匠矮人们收集并加工合适的树叶,将之装饰在光秃秃的橡树上。他们的手艺实在不错,那些叶片牢固得恰到好处,既能好好粘在树上,又能在大风中自然脱落。他们在橡树上使用的化妆术效果极佳,成功将这棵树藏进了树林。

    一切准备就绪,至于最终效果,就要看人类的反应。

    头几天塔砂没允许任何人离开地下城,以免遇到任何军队。匠矮人对在地下关禁闭有些抱怨,但等塔砂对他们开放了锻造室,大部分抱怨都不见踪影。

    一大群匠矮人涌了进去,他们挤满了锻造室的每一个角落,把脑袋伸向每一样锻造工具。铁锤在一双双手当中传来传去,不断有人变着法子赞美这些铁疙瘩。“看看它完美的重量!它完美的形状!这优美的弧度!这么棒的铁锤!”他们激动地说,“巴拉巴拉!叽里呱啦!”

    ——在塔砂耳中他们的话和这种杂音没什么差别,反正她没法对这些工匠莫名的亢奋感同身受。

    他们激动地把锤子到处乱砸,从锤子落地和破空的风声中验证哪一把更加适合自己。有几个匠矮人试出了同一把最佳工具,他们纷纷抓着锤子柄不放,吵吵嚷嚷拉扯起来,但没等塔砂考虑要不要去干预,他们已经迅速分好了工,决定换班使用。一些匠矮人抱住了铁砧,另一些围着魔法铁炉团团转。

    “火!这稳定的火!”磨石族长霍根陶醉地说,他之前声称自己是这儿最好的铁匠,“里面烧的是什么?木炭也没法让火焰的温度这样高,边缘如此稳定,排掉烟气的过程如此完美!我只在故事里听说过这样的炉火!”他凑得太近,险些把自己的大胡子点着。编起的一大把大胡子因此变得焦黄卷曲,让周围的人哄堂大笑。

    “我其实早就想说了,打铁的矮人留这么长胡子,真不会不方便吗?”塔砂自言自语道。她的声音被淹没在大笑当中,旁边的玛丽昂也没听到。

    “矮人有抗高温的天赋。”

    塔砂愣了一愣,才发现这句回答来自维克多。在之前的突然沉默后,维克多一直在闷头装死,这还是这段时间以来他头一次主动开口,看起来耳根清净的日子要结束了。

    “不装死了?”塔砂问。

    “我没在装死!”维克多说。

    “之前怎么回事?你被深渊放逐了吗?”塔砂又问。

    “我不知道!”维克多说。

    他的回答简短又烦躁,或许是精神链接着的缘故,塔砂能察觉到一点若有若无的不安。他看起来不怎么想说话,又因为契约要求,不得不回答——这样看起来,之前会开口也是因为塔砂“问了问题”。

    塔砂难得对他有了点同情心,不再问下去了。

    那边的矮人族长为自己的胡子沮丧了几分钟,过了一会儿他自言自语道:“还好我没有吃晚饭,要是胡子沾了油,不就全烧掉了吗?”说着他立刻高兴了起来,哼起一支欢快的小调。玛丽昂看着几分钟内就乱成一团的锻造室,对塔砂困窘地道歉。她说:“他们平时在锻造上非常严肃,只是我们一直没法弄到足够的器械,铁器被限制……”

    说话期间有人高高地抛起了铁钳,险而又险地接住了它。玛丽昂戛然而止的声音和发青的脸说明那并非一次炫技,只是铁匠们忘乎所以的一时兴起。

    “他们真的是很可靠的铁匠。”玛丽昂干巴巴地说。

    塔砂笑道:“我相信。”

    不必玛丽昂努力保证,此时在塔砂脑中新出现的信息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锻造室,你的锻造室中出现合适的工匠人选,锻造可以进行。”

    “工坊,你的契约族群中有大于十人的合适工匠人选,他们向你表达了在锻造室中工作的意愿。锻造室进阶建筑,工坊已经解锁。”

    姑且把每个建筑物的信息归档也叫做建筑物卡牌吧,之前显示为无法启用状态的锻造室卡片已经变得可用,并且出现了进阶建筑“工坊”。工坊中附带更多工具,只要塔砂建造完成就会自行布置好,它能收容另外一部分力气不足却有一双巧手的匠矮人。

    两个建筑下都有许许多多可制造器具,比如“木桌,你的工匠足以胜任该器械的制造,所需原料:木头,可模拟该材料”、“普通带鞘铁剑,你的工匠足以胜任该器械的制造,所需原料:铁矿石,已有;木头,可模拟该材料;皮料,需获取”等等等等。从家具到武器,从普通的大门到听起来挺有意思的陷阱门,大量产品选项都出现在这里,还会贴心地提示需要什么原料。

    虽然不能凭空变出什么东西,但有了匠矮人和这些清晰的说明,塔砂也只需要准备原料然后下指令就好。

    人类的军队没在第二天出现,到了第三天才有探子发现了布置好的现场,回去报告这个消息。塔砂保持着警惕,但人类的调查意外草率,把山下的红色猎犬碎片回收过去了事。塔砂用隐形的幽灵身躯跟了一段路,为避免他们有什么手段发现她,只在城外远远地转了一圈。

    军队的确在忙碌,却不是为了那支折戟沉沙的小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塔砂听到军官打扮的人咒骂道,“该死,我可没脸现在去汇报红色猎犬的损失。等这事结束……”

    他们像在筹划着什么东西,具体内容可能还要再过一阵子才能知道。塔砂让幽灵远远跟着,随时注意情况。

    有了匠矮人,地下城的生活环境改变得很快。

    开始他们亲自在地下城各个角落跑来跑去,后来有人偷起了懒,企图把地精当运载工具,放置做好的家具或者索性自己坐上去。这些矮个子骑着地精,就像普通人骑着马,意外般配,还很可爱,于是塔砂好心地给地精下了配合矮人的新任务。阿黄自发自愿前去帮忙,尽管他时常自己玩耍起来,匠矮人们还是很喜欢他——反正不十万火急的时候,匠矮人自己也会工作到一半玩耍起来。但他们的效率意外很高,大概因为他们喜欢做这个。

    这些小个子把全部热情都投入到新驻地上来,锻造室和工坊时时刻刻有人工作,源源不断地送出全新的家具。他们给每个房间造好门,为门加上锁,配好钥匙。他们制造各式各样的桌子和椅子,床头柜,衣柜,收纳盒,做得又快又好。

    他们会把需要的原料合写在一个小本子上,转交给玛丽昂,玛丽昂再交给塔砂。叫艾拉的匠矮人发现了史莱姆的粘液可以发出荧光,她制造出了一种可以用粘液当光源的灯,申请大量粘液,认为足够的史莱姆灯可以代替走廊灯架上的火把。名叫塔克的匠矮人每天要提三次“请抓几只鸭子,或者羊,或者任何有软毛的东西”,他对住所中坚硬的床板耿耿于怀,宣称只要给他原料,他能制造出比这好上一万倍的柔软床铺。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当他们提出要求,工坊或锻造室的卡片上就会出现新的可制造选项。

    这一周晚些时候,塔砂发觉这里的氛围都改变了。矿道变成了各种走廊,大小不同的洞窟成为功能各异的房间,房间有门牌,岔路有路标,他们用来聚餐的大厅还贴上了自己画出的地下城地图。死板冷硬的地下城出现了生活气息,让兵营似的自带“住所”变成一个新家。

    意外靠谱啊?塔砂看看井井有条的通道,又看看在走廊上蹦跳然后平地摔的工匠,不由得对这些神奇的小矮人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