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17章 收获
    整个埃瑞安只有一颗自然之心。

    它是德鲁伊圣树的种子,是那棵大如岛屿的橡树的起源与终结。每一千年圣树都会枯败,大德鲁伊从枯朽的枝干中挖出自然之心,与圣地的所有守卫者一起远行,将自然之心栽种进一片全新的土地。他们从风中听取行进的方向,渡鸦知道目的地在何方。有圣树的地方,就是德鲁伊的圣地。

    在这棵橡树下,第一个德鲁伊参悟了自然之理。在这棵橡树边,每一代的大德鲁伊埋下他们的尸骨,新的树木从他们的坟中抽出新芽,旺盛生长。千年一度的迁徙不会带走周围的森林,但德鲁伊们并不介意,因为新老更替本就是自然规律。历代的德鲁伊都必须受到自然之心的认可,他们以此向自然致敬,如同一场彼此介绍的宴会,在那以后,他们才能得到使用自然之力的资格。

    光是自然之心厚重的历史就足以说明它的珍贵,抛开纪念意义不提,塔砂看着这些解说,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德鲁伊技能大礼包。

    “其实用处也不是很大。”维克多说得很没底气,“地下城运行不需要仰仗自然之力,你这里也没有德鲁伊,没有护卫的自然之心就是砧板上的肉。你看那棵橡树本身,不是连一支人类小队都打不过吗?”

    “我签完了。”塔砂干脆地说。

    “我真不明白,德鲁伊的圣物为什么会在这棵树当中。”维克多痛苦地说,“那群德鲁伊死光了吗?一到地面上就得到自然之心,凡人意#淫的骑士小说都不会这么写。”

    比起说服,这次他听上去纯粹在抱怨,塔砂将之当成耳旁风。她心情很好,在森林公约完成之后,新的卡片出现在了思维宫殿殿堂中。

    “橡树守卫者,一棵凡木却保存着自然之心,也不怕折寿——哦哦,它已经折寿了。自然之力亦无法阻止这棵橡树的衰败,一两年之内它就会死去,给你留下自然之心。”

    即使不用自己的契约,只要签约后也可以得到相应能力吗?这真是个好消息。塔砂目光向下一扫,发现“自然之心”这条技能居然已经出现在了卡牌上,幸运得仿佛提前收到了酬金。

    【自然之心】:自然的气息笼罩着你。

    ……就这样?

    塔砂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含糊的技能说明,她试着使用了一下,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她再定睛一看,只见“自然之心”旁边还有几个小字,小字写着俩补充说明:括弧,伪。括弧,被动。

    【自然之心】(伪)(被动):自然的气息笼罩着你。

    好吧,做地下城不能太贪心。

    被动技能有什么效果可以今后再试,反正塔砂和这棵树签约也不是为了这个附赠的技能。

    森林公约在黑暗的空间中闪光,契约双方都已经签下了名字,契约开始生效了。橡木老人疲惫地长出一口气,空间变得不太稳定,不久后就会自行瓦解。塔砂抓紧时间问道:“开启深渊或天界的通道是什么意思?通道被关上了吗?”

    “确切地说,它们被斩断了。”橡木老人回答,“公约被签下,埃瑞安的各个智慧种族联合起来,向深渊与天界宣战。最终英雄们切割了位面,再也没有通向深渊或天界的通道。”

    “完成了。”塔砂在心中对维克多说,“我答应过你找到深渊出现的问题。”

    “就这样?!”维克多骇然道。

    地下城之书被塔砂的耍赖惊得目瞪口呆,然则没办法找茬,契约中她可不就是只答应了“找到深渊出现的问题”嘛,又没说完成度如何,更没答应解决问题。塔砂真不知道维克多一个恶魔怎么会这么天真可爱,这种业务员真的能在深渊生存吗?她在脑中把这本书合上,手压在封面上,听他像个被捂住嘴的可怜人一样呜呜叫起来。

    啊,耳根清净。

    “所以我愿意相信你。”这一边,橡木老人还在继续,“深渊是最后的底线,只要不会将埃瑞安重新拖入位面战争的泥淖,无论你是什么,我想……现在大地上的非人种族都应该互相关照。”

    橡树的声音里有很多故事,塔砂想,在有充足时间的时候,她会好好问一问。她停顿了一小会儿,开口道:“可我就是深渊产物,地下城核心来自深渊。”

    “那是不一样的。”树简短地解释,“我所说的气息是深渊因子,一种和深渊联系的活动痕迹。”

    “它是一种现象,而不是某种恒定物质,就像风与空气的差别?”塔砂问。

    “很确切。”橡木老人赞同道,“与深渊相连的事物无法在有识之士面前隐藏踪迹,他们身边永远缠绕着深渊因子肆虐的风暴,你却不同。毁灭你前身的一定是一位英雄,他或她的攻击切断了你与深渊的联系,净化了曾经与深渊交易的气息。即便在你苏醒的瞬间有人能发现你的存在,此后他们也无法确定你的位置,因为你是全新的。”

    听上去是个有利于隐藏的好消息。

    地下城之书在此时疯狂地扑腾起来,甚至一时扇开了塔砂的手。“这怎么可能?”维克多难以置信地喊道,“我是个大恶魔!我本身就是深渊意志衍生的一部分!你与我签订了契约,怎么可能没有深渊的气息?”

    塔砂按住书页,警告地瞪了维克多一眼。他闭上了嘴巴,但每一页都闪动着焦躁的花纹。

    “明白了。”塔砂对橡木老人随意地说,“我知道大恶魔是深渊的一部分,如果它们在地面上,是不是会充满深渊的气息,一眼就能认出来?”

    “的确如此。”橡木老人顿了顿,“所以现在的埃瑞安,不可能还有大恶魔。”

    维克多嗤笑一声。

    “‘狩猎’已经持续几百年了,孩子。”橡木老人轻轻摇头,“人类都已经制造出能辨识非人血脉的东西,又怎么可能遗漏埃瑞安真正的大敌?倘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只恶魔,它会在人类的星盘上显眼如太阳,而后全埃瑞安的军队都会向它涌去。不说狡诈的大恶魔在位面断裂前早就离去,即使有一些滞留在埃瑞安,它们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地存活到今日。”

    “有恶魔的地方就缠绕着深渊的气息,包括被镇压的那些。”他总结道,“除非它已经死去,或者被深渊放逐。”

    塔砂点了点头,结束了这个话题。她在心中等待着维克多的反驳,但什么都没有,那一头安静得好似突然断了线。塔砂推了推书脊,书本一动不动,像本普通笔记本。她再戳他,那本书啪地合上了。

    橡木老人制造的空间在此时瓦解,周围亮了起来,重现了几十张焦急的脸。他们刚才谈了这么长时间,在外面好像还没过去多久。塔砂将书置之脑后,连忙对奄奄一息的橡树丢了个治愈术。

    狼人少女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下来,她吸了吸鼻子,冲上去抱紧了不再焦黑的树干。像是个信号,所有聚拢过来的矮小流浪者齐齐扑向橡树,一圈圈把他抱了个结实,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他们的个头在树下显得更矮了,看上去像扎堆的松鼠。

    橡木老人慈爱地抱住了所有人,用他依然光秃秃的枝条——火烧痕迹被消除,可叶片并没有长回来。他安慰地拿几十只手拍拍大家的后背,又从中勾出一个敦实的大胡子,将他推到了塔砂面前。

    “这一位是地下城之主。”他向双方介绍道,“这是霍根,磨石家族的族长。”

    “你好!谢谢你救了大家!”那个胡须浓密的小老头激动地说,甚至伸手想给塔砂一个拥抱,他穿过了幽灵的身体,因为惯性栽倒在地上,向前滚了两圈。

    “如你所知,我们没有多少地方可以去。”橡木老人对塔砂说,“如果你愿意收留他们,他们会给你带来不少帮助。尽管不擅长战斗,但他们比我熟悉附近的地区,其中还有很多优秀的工匠。我可以作为公证人提供族群契约,让他们为你工作,不会对外人泄露你的存在。”

    玛丽昂发出一声欢喜的低呼,她的肩膀一下子放松下来,为这出乎意料的发展如释重负。

    “听上去不错。”塔砂点点头。说实话,要是橡木老人不这样提议,她要采取的保密措施就有点伤感情了。

    “你怎么看,霍根?”橡木老人又问。

    “好哇!”族长拍掉身上的灰,中气十足地说,“早知道之前就不搬了!而且白吃白拿怪不好意思的……”

    他站在身后的妻子踢了他的屁股,霍根干咳一声,连忙转移话题:“太感谢了!你介意我们搬点东西进来吗?我们要找好多火把,哦,造通风口和油灯,做一些桌子和椅子,还有床,柜子,一些好家具!我们会做这个,还有武器,玩具,小玩意,如果你需要请千万告诉我们,这是家族事业!”

    他身后不少人自豪地点头,塔砂觉得遇到过袭击又见过骷髅之后,这群人未免恢复得太快,神经粗大到了不想吐槽的地步。

    橡木老人拿出了森林公约,霍根以族长的名义签下契约,在场的所有幸存者都姓磨石,他们被涵盖在了契约之内。塔砂会为他们提供庇护所,他们以手艺和情报交换,宣誓永不背叛。新卡片相当有趣,包含整个族群,而塔砂终于知道这些矮个子是什么了。

    “混血匠矮人,血统稀薄到失去了天赋能力,唯有个子依旧长不高。他们没有矮人的胆量与战斗力,一定会是战场上第一批逃兵;他们没有侏儒的理财天赋,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口袋里还有几个硬币;他们没有半身人的敏捷和狡猾,过度乐观的精神倒如出一辙。谢天谢地,这些胆小又愚蠢的矮子大部分都是优秀的工匠。”

    技能【咱们工人有力量】:正所谓知识就是力量,虽然你根本不通锻造,但你拥有理解基础工艺品的眼光。例如:当你看到一把丑得不成剑形的剑,你会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一把剑!

    橡木老人没说大话,塔砂脑中叮地亮起一盏灯。她这里不是刚好有个闲置的锻造室吗?睡觉有人送枕头,就算有个鸡肋到搞笑的技能,这一波也不亏。

    第二张森林公约消失在空气中时,橡木老人的脸上出现了显而易见的疲惫。“我恐怕得休息一会儿了。”他叹息道,闭上眼睛不久,他便化作了一棵没有脸的普通橡树。

    玛丽昂有点担心地多看了树几眼,匠矮人们则已经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定居事项。塔砂看着这群不靠谱的人,思索着掩盖痕迹的方法,产生了一种捡回一大群宠物的责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