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16章 森林公约
    满月:你能短暂地拥有狼一样的尖牙利爪,仿佛狼人变身,但是它只能维持三秒,而且会让你的身体超载崩溃。不然还想怎么样?你的契约者只是个血统稀薄的混血种啊。

    ——与玛丽昂的契约达成后塔砂得到的技能。

    墓园:将完整度高于50%的尸骨埋入其中,可通过消耗魔力在单位时间内产生品质不等的骷髅兵,尸骨完整度越高,转化成功率越高。

    ——在尸体与那些流亡者一起进入地下城时,塔砂解锁的建筑物类型。

    这两个新功能在这次战斗中第一次投入使用,两者的效果都挺让人满意。瞭望塔直播了一边倒的战况,骷髅兵还在上头大杀特杀,吓破胆的士兵没给它们带来更多麻烦。至于那些撒腿就跑的人,自有玛丽昂前去收割。她刚刚扑灭了橡树上的火焰,不用塔砂强调,这位杀气冲天的狼人姑娘也不会放任何一个人逃生。

    “很好,更多的尸体。”维克多愉快地说,“你不需要活口吗?别说你对吞噬敌人都有心理障碍。”

    “人类太弱了。”塔砂随口说。

    她其实很惊讶,在亲手撕开那个人类军官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比旁观玛丽昂杀人更多的不适感。是因为适应了一个不受人类法律、道德束缚的新身份,同时站在与过去同类你死我活的对立面上,还是因为新身体压根没有足够多愁善感的能力?塔砂意识到了改变,也接受它。

    但塔砂依然有一些原则。

    她不介意使用卑劣的手段,不介意杀人,但她不会吞噬人类灵魂,哪怕现在他们是敌人。两军交战互相杀伤是一回事,以过去的同类为食是另一回事。塔砂不打算当绵羊,也没兴趣当大魔王。

    说实话,她不打算吞噬任何生物。有契约这条新路可以替代,为什么还要走上取悦深渊意志的老路?塔砂不想在自己羽翼未丰时擅自招惹所谓的深渊意志,她已经看到了向未知强者寻求帮助可能导致的结果。她喜欢自己的意志,不想把生死存亡挂在别人的意志上。或许深渊意志就像一台主机,塔砂这样的盗版去问总服务器讨要升级服务,天晓得会不会被发现异样,直接消灭。

    “这倒是也是。”维克多说,“不过你现在也看到骷髅兵的好处了吧?它们忠诚而不知畏惧,对于凡夫俗子而言无法摧毁,那些碎骨只要重新掩埋催化,又会恢复成可靠的士兵。或许你该多去袭击几个村子,我曾认识擅长骷髅海的亡灵法师,他以一人之力掀起了亡灵天灾。尽管墓园的转化能力……”

    “后来呢?”塔砂打断他,“现在那个亡灵法师怎么样了?”

    维克多漫长的吹嘘被打断,他悻悻回答道:“人人总有一死。”

    满世界杀人造军队的高调大魔王,不被大家联合剿灭才比较奇怪好吗。

    骷髅兵数量多的时候的确用处不小,面对普通人时附加震慑能力。但它们速度不够快,凡夫俗子就能摧毁,摔碎后不能马上重生,只能担当炮灰而已。相对而言,塔砂倒觉得玛丽昂的技能更有效。

    技能说明其实挺鸡肋,放到谁身上都只是一次自杀性袭击。偏偏塔砂是个可以轻松更换躯体的怪胎,每次使用不必操心性命,只要消耗制造一只幽灵的魔力。更重要的是,这个技能让她看到了自己得到正常身体的曙光。

    “满月”的说明相当耐人寻味,“拥有狼一样的尖牙利爪”,听上去只是加强战斗力,但如果使用这个技能的生物根本没有牙齿与爪子,没有半点攻击力,那又会发生什么?实验的结果让塔砂欣慰,它能制造出尖牙利爪,让碰不到活物的幽灵拥有杀伤力——换而言之,有了影响物质世界的能力。

    地下城之躯就是一座建筑物,幽灵分#身像个只能看不能动手的鬼魂,塔砂一度怀疑自己今后就只能生活在与这个世界不同维度的空间里,当一个看客。但现在她不再担心,如果她能拟态契约者的一部分特性,在与主物质位面生物不断签约之后,她总有一天能制造出一具能感知也能行动、能享受过去一切感觉的身体。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新的幽灵出现在大厅里,和上一只看上去一模一样。塔砂向上浮去,穿过地面,前往链接另一头。玛丽昂在呼唤她,语调急切而凄楚。

    塔砂出现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所有士兵已经变成了尸体,之前跑散的流亡者们又聚集到了那棵橡树边上,惴惴不安地看着焦黑的枝干。“大人!”玛丽昂站在橡树边上,不敢碰烧焦的树干,她请求道:“请您救救橡木爷爷!”

    “我只能拯救与我签订契约的对象。”塔砂回答她。

    玛丽昂的耳朵垂了下来,她显然很清楚橡木老人对地下城的态度。塔砂打量长着人脸的橡树,琢磨着等他死后不知能从树中得到什么。

    橡树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没有眼白,整个眼睛都满溢着一种绿色的光。橡树焦黑的枝干光秃秃一片,但那双眼睛却让人想起盛夏阳光下的绿叶,想起一望无垠的森林。忽然间周围的一切暗了下去,好像天空中投下一个大罩子,只将塔砂和树罩在一起。玛丽昂和流亡者们都不见踪影,塔砂面前有一颗苍翠繁茂的巨大橡树。

    “心灵感应,没有谎话的二人世界,树精老把戏。”维克多讥笑道,“别担心,碾碎那棵树,你就能出来。”

    橡树看了塔砂好一会儿,说:“你身上没有深渊的味道。”

    “什么?”维克多在塔砂脑中笑出了声,“地下城的造物没有深渊的味道?树精也会老糊涂吗?”

    塔砂一样摸不着头脑,她没有接茬,等待对方解释。

    “我知道你能听到,地下城的主人。”橡木老人缓缓地说,“我曾以为玛丽昂的幸免只是因为你的狡诈,你还没有污染她的灵魂,只为得到更多。但这些枯骨与这个幽灵身上也没有深渊的气息,为什么?”

    塔砂想了想,说:“我不知道。”

    橡木老人的眉毛慢慢抬起来,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

    “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记忆出现在地下的废墟,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是什么,或者要做什么。”塔砂说,“只有一些零碎的信息教我如何生存,也仅此而已。”

    “废墟……”橡木老人重复道。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闭着眼睛,塔砂几乎以为他睡着了。几分钟后他再度睁眼,说:“那么,你想要什么呢?”

    “把‘统治世界’说成‘建造美好世界’不会被识破。”维克多撺掇道,“事实上毁灭世界也是,只要你真心觉得毁掉的世界更好。语言的艺术,你懂我的意思吧?”

    塔砂说:“不太确定,我还不了解这个世界。”

    维克多啧了一声,嘟嘟哝哝地说她最好只是在套话。

    “那你了解深渊吗?”树问。

    “不会比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多几分。”塔砂说,“我想我所知道的信息可能早就过时了。”

    “但你并不向往深渊。”橡树说。

    “我为什么要向往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塔砂反问道。

    橡树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像一阵松涛。这声音以叹息作结,橡木老人说:“我们来签订契约吧。”

    “什么?什么?”维克多说,“好吧,原来树精真的会老年痴呆。还等什么?快拿出来!”

    契约出现在了他们之间的空间里,闪着生机勃勃的绿色。塔砂还没来得及动作,这张契约书来自面前的橡树。

    “大德鲁伊离开前给过我一些礼物,那时我还是一棵小树。”橡木老人以追忆的语气说,“森林公约不用任何神灵与恶魔做见证,见证者是自然,只要还有一棵树木没有倒下,公约就不可摧毁。”

    契约书是片叶子,笔杆是一截枝条,它们散发着草木的芬芳,闻上去像森林、草地与阳光。橡树的枝干点了点叶片,上面便出现了内容。真奇怪,它不是任何一种文字,好似一串轻快的鸟语或者石头上斑驳的苔迹,塔砂不知道那是什么,却读懂了上面的意思。

    “它是一件珍贵宝物的碎片,上面的文字在所有智慧种族间通用。”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橡木老人说,“不存在任何文字歧义,最贴切、最能打通隔阂的珍宝……在各个种族为了位面的存亡联合在一起时,它曾用来书写埃瑞安宣言。”

    他的话语中满是复杂的情绪,不知骄傲和苦涩哪个更多。解释完这个,橡木老人的声音严肃起来。

    “你是否愿意宣誓,永远不将主物质位面的生灵出卖给深渊?”他说,“你是否愿意宣誓,永远不会毁灭埃瑞安大陆,不会灭绝地上的种族来当做自身的养料,不会开启通向深渊或天界的通道?”

    “开启通道,什么意思?”维克多嘀咕了一声,很快大声反驳:“想得美!谁会签订这种契约?咱们自己能搞契约书,是吧?”

    “……如果你宣誓,”橡木老人继续说,“我将成为你的追随者,而在我死后——就是这一两年的事了——你将得到自然之心。”

    橡树把自然之心的信息直接送进了塔砂脑中,维克多突然变得无比安静,塔砂能听见他无言的震惊。不等这本聒噪的书组织好语言,幽灵拿起笔,飘到了契约书旁边。

    塔砂说:“我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