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14章 誓言
    那东西抬起了头。

    它其实没有头,只有一个闪着红光的凸起物,据说是上头的人为了他们这群大头兵特意设计出来的,并没有实际用处。曾有一些蠢货把它当成魔鬼,违背命令企图摧毁它,最终自己被军法处置,还连累这些比一个营更昂贵的器械。这种蠢事屡见不鲜,军械部的人只好改变了它的外形,声称这是一种混血猎犬,是征服恶魔之力的象征。

    尽管上士认为这玩意看上去半点不像猎犬,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点子。毕竟,对于一辈子没听说过“机器”的普通兵卒来说,解说红色猎犬到底是什么,实在太过费力。

    红色猎犬抬起了它的头,它的脖子指向一个方向,“双眼”冒着鲜亮的红光。不久前它经历了一次改造,能侦查的范围变得更加精确,下限变得更低。

    换而言之,看上去更像人的杂种们也会出现在它的狩猎名单上。

    改造只是这两天的事情,上士对这不恰当的时机颇有微词。前些日子各地的驻军都收到了剿灭异种的任务,不知出了什么事,上士认为自己这样的底层军官也没必要多想,他很高兴能得到这个端掉安加索荒野上那个毒瘤的机会。那个收容逃犯、杂种和一切垃圾的营地已经困扰士官多时,他从来认为这种东西出现在任何一个军官的驻地上都是奇耻大辱。但有什么办法呢?征讨需要钱,上司认为穿越寒冷的荒野,与气候、地形、野兽和那些贫穷的亡命之徒作战非常不划算,他们没出来惹事,那便姑且睁一只眼闭只眼算数。上士无可奈何,直到新命令下达。

    他们得到了许可与足够的补给,完成剩下的事完全小菜一碟。他们杀了一些杂种,烧掉了营地,可惜大部分居民脚底抹油,逃得比兔子还快。士官让士兵将死者和俘虏的脑袋挂在旗杆上,那些毫无荣誉感的鼠辈全无报仇的心思,一个都没有露面。

    营地永远地从上士的驻地抹去了,这还远远不够。他知道这些杂种就像老鼠,捣毁一个窝不足以杜绝他们死灰复燃。唯有宰杀所有大鼠,溺死所有幼鼠,才能真正杜绝鼠患,让这些来自深渊的该死异族不再污染人类的空间、侵占人类的资源。他率领全军追击,但就在这要紧的关头,上头居然召回了红色猎犬,说要为之升级。

    真他妈是个好时候,他们本该带着漏网之鱼的脑袋凯旋而归,红色猎犬的缺席却让那群人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走。比那更糟糕,有一支小队完全失去了踪迹,简直见了鬼。上士在收到烟花讯号的五分钟后到达了讯号释放地点,然而那里连一具尸体也没有。地面空空如也,某些地方有血迹,仅此而已。

    “我们在追捕食尸鬼,它们吃掉了一整个小队!”

    这谣言在军队中广为流传,军官们不得不用强硬的方式中止它。这位上士被迫承担了毫无缘由的责任,就因为他当时离那边最近,算第一目击者。同事们怀疑地看着他,仿佛他眼花到放跑了敌人还漏看了尸体。

    士官相当恼火,这就是为什么他在这里,带着他的直属部队,在凌晨三点的荒野中四处搜寻。这就是为什么胜利之光照耀着他,红色猎犬的眼睛在荒野中蓦然亮起,宣告着那些突然消失的敌人,此时突然出现。

    “全军听令!”他兴奋地说,“全速前行!”

    追踪用了不到一小时,遭遇战则结束得更快。前方成群的矮子一看到火把就吓坏了,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暴露行踪——他们之前不在红色猎犬的追寻范围,这会儿其中没有一个一眼看上去就不是人类的异种,他们多半以为自己高枕无忧了。

    硬骨头已经在第一次征讨中倒下,机灵鬼则知道别结伴而行,眼前这些成群迁徙的东西又弱又蠢,上士不敢相信他们居然逃脱了之前的追捕。他没有命令齐射nu箭,nu箭是为更严峻的情形准备的,不能浪费在这些人身上。他们只花费了一点功夫,没遇到多少像样的抵抗便轻松地包围了全员。

    士兵们将捕获的猎物赶进圈子里,士官对着这些瑟瑟发抖的流亡者喝问:“你们的同伙在哪里?”

    没有人说话。

    “不承认吗?你们的同伙杀死了英勇的士兵,将你们隐藏起来,没人会相信你们能独自做到这点!”士官厉声道,“快点招认,我会给你们一个仁慈的死法!”

    他听到了一声啜泣,有个孩子哭了起来。他的母亲慌慌张张地去捂他的嘴,上士下令让人拉开了那只手。他指望听见一些招供,但那个孩子只是大哭,哭到开始打嗝。看上去那个母亲的举动不是出于英勇或忠诚,只是害怕哭声招来他们的注意力而已。

    上士开始觉得厌烦,尽管现在还是夏季,安加索荒野的凌晨也相当冷。他需要带一些俘虏回去严刑拷问,这里的人够多了。

    他命令道:“留十个,其他杀掉。”

    士兵们抽出了武器。

    被围在当中的杂种们尖叫起来,他们又开始变得很吵。不少士兵眼中闪着残忍的光,这些大半夜加班的人一晚上都在等着这个,屠杀异种从来是广受欢迎的解压方式,让人愉快还能让人成为英雄。上士乏味地转身走向他的马,他对这吵闹的宴会毫无兴趣,只希望能快点回去,给自己倒一杯酒。

    这个转身保住了他的眼睛。

    上士听见惨叫声,来自他的士兵。他的后脑勺一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切开军帽和头发,一路切割到了头皮。这是什么武器?“寻找掩体!”他吼道,听到狂风的声音和惨叫混在一起。

    马嘶鸣着跑走了,上士幸运地找到一颗树,隐蔽自己的身躯。他从自己后脑勺上拔下袭击他的东西,一片橡树叶?!

    他勉强向后看去,整齐的队伍已经七零八落,不少人捂着自己的脸哀嚎,像受惊的马一样乱跑。远方没有敌人,但是狂风带来了一大片树叶,它们的边缘像刀刃般尖锐。

    俘虏们没事,他们刚才被驱赶着蹲下,何况这群矮子站着也没成年男人的胸口高。被怪风裹挟的叶子来得非常巧妙,刚刚在足以攻击士兵又能避开矮个子的高度。开始有聪明些的矮子趁机拖家带口地逃跑,上士皱着眉头,大声命令让士兵们趴下。

    “趴下!立——盾!”他喊道,盾手们竖起盾牌,挡在了最前面。变成瞎子乱跑的士兵被打昏放地上,其他人则重整队伍。叶片的确造成了不小损失,但威力不如弓箭齐射,只要集中精神蹲下便可以躲避。他们很快纠结了队列,上士眯着眼睛望向叶片来的地方,心中再度激动起来。

    那里有一颗大树的虚影,又一个异种,这回看起来是个大家伙。这年头很少有这样异形的异种,它的尸骸会被送进国都展览,为上士的军旅生涯换取一枚重量级奖章。

    “看啊!前面是一个活生生的怪物!”他高声煽动道,“那只是一棵树,它就这么点能耐!风不可能永远这么大!”

    就像在呼应他的说法,叶片真的没刚才那么密集了。

    “士兵们,你们难道害怕吗?我们手中有火把和nu箭,我们是万物之灵,是埃瑞安唯一的主人!”上士说,满意地看到士兵的士气在提升,“来吧,让我们烧掉那棵怪物树,斩断枯枝,再砍掉所有侏儒的头颅!为了我们先祖和同僚流过的鲜血,为了埃瑞安!”

    “为了埃瑞安!”

    士兵们齐声高喊,他们手持利刃与火把,或是举盾,或是弯腰,缓缓靠近了橡树。

    ——————————

    玛丽昂跳了起来。

    她跳了起来,像要拔腿就跑——要是没在转身的同时撞见漂浮在身边的幽灵,她可能已经冲出地下城了。狼人少女的牙关咬得死紧,身躯绷紧,俨然已经进入了战斗模式。

    塔砂能通过瞭望塔直接看到地面,但要让其他人看到,就得用某种类似投影的魔法。魔力消耗不小,但绝对值得。

    投影画面当中,玛丽昂看到一场即将开始的屠杀。

    她根本待不住,她想冲过去帮忙,却在与幽灵打上照面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的所有权已经归属他人。“请让我帮帮他们!”玛丽昂脱口而出,“求求您,请允许我……”

    “为什么?”塔砂问。

    “他们就快被杀死了!只是时间问题!”玛丽昂不停地回头看,“橡木爷爷的叶子快用完了,他现在没法离开!”

    “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塔砂说。

    玛丽昂的表情一片空白。

    “我救你们,招待你们,任由他们不告而别。前者因为契约,后者却只是善心,你该清楚仁慈不是无限的。”塔砂温和地说,“他们既然选择离去,那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而你,我的契约者,你打算以一人之力改变战局吗?你成功,对我毫无好处。你失败,我便失去了重要的财产,事实上为你疗伤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我为什么要为一些不相干的生灵让你置身险地呢?”

    “我可以给您我的灵魂……”

    “你已经把它给我了,你不知道吗?”塔砂看着她,目光近乎怜悯。

    玛丽昂可能不知道,也可能不记得,这可怜的孩子从没看懂过契约书。狼人少女无言以对,塔砂几乎能听见她的脑子飞快转动,竭力思考自己还有什么筹码,可她已经一无所有,正如塔砂所料。

    塔砂觉得自己在欺负小孩子,但她对某些东西势在必得。

    最后一片叶子落了下来。

    玛丽昂抽了口气,她看起来像下了什么决心,又像已经破罐子破摔,再也不担忧。她又露出了那种绝望与希望参杂的神情,绿色的眸子里仿佛亮起一把火焰,能把一切烧尽。

    “只要您救他们……他们会留下,我会说服他们,或者看守住他们。”她说,“您将拥有我的灵魂和我至死不渝的忠诚,即使您要我把刀刃斩向狼神,我也不会犹豫一秒。”

    玛丽昂跪了下来,她的短刀刺穿了手背,完成了狼人中最高等级的誓言。她急促地喘着气,感到自己的肩膀垮了下来,心脏在狂跳,现在她真真正正地,将自己的一切都卖给了恶魔。

    她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我接受。”那个幽灵说,柔和的光在玛丽昂手心亮起,修补了刚产生的伤痕。这恶魔的低语像天使一样温柔,她说:“而我会妥善保管你们,直到我化作尘埃。”